《人民日报》1946年09月04日:“救救安阳老百姓”!——蒋家“德政”录 投稿:朱固康

滕立公安阳顽占区的人民,一年来受尽了蒋介石暴政与内战的灾难,现在他们已在那里紧迫而悲惨地呼出“救救安阳老百姓”的伸诉,兹将八月四日至十五日安阳民间日报上的《救救安阳老百姓》一文摘录如下:一、“安阳民众负担不起了!”蒋介石于去年九月窃据安阳之后,就百端

八月十九日,我在荷泽城附近的一个乡村里,访问了几位在兰封及柳河车站放下武器的西北军军官。一位是五十五师七四旅二二○团三营九连排长张云生君、一位是八连连长王国兴君、还有一位是五五师七四旅八六团四连连长刘治国君。我正在阅读一张中国时报,上面写着:“中央社南京三十日电:‘政府军’复员整编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中,……前曾有何成浚将军自请退役,此次复有上将冯玉祥、万福麟、鹿钟麟、李济琛等十五人,中将段樽华等二百一十七人,少将刘炳寰等五百七十六人,共八百零八人,连同中下级干部达一万四千余人。”我被这个消息吸引住了。这时张云生君来了,他听了这个消息,脸上现出了一种阴沉表情,他低头沉默了好久,不禁慨然叹息,他说:“这个名单中一部分是西北军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东北军的将领,如万福麟等。但他们的命运都是一样的,现在都逐渐的被国民党蒋介石消灭了。“我们西北军过去侥幸没被完全消灭,是因为还有个冯玉祥在。弟兄们都说:‘只要冯玉祥将军有饭吃,西北军就还能有碗饭吃’。他要一走,大家也就完了”。“西北军都不满意老蒋,但谁也不敢说出口来,老蒋的嫡系部队不断扩充,享福的是他们,受罪的是咱西北军。打仗时把西北军放在前面打冲锋,发军服时蒋介石的军官是很漂

滕立公

安阳顽占区的人民,一年来受尽了蒋介石暴政与内战的灾难,现在他们已在那里紧迫而悲惨地呼出“救救安阳老百姓”的伸诉,兹将八月四日至十五日安阳民间日报上的《救救安阳老百姓》一文摘录如下:

一、“安阳民众负担不起了!”

蒋介石于去年九月窃据安阳之后,就百端掠夺与敲榨安阳顽占区的人民,到十一月在一次欢迎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委员王幼侨侨氏的席上,张尚德老先生哭着说:“希望王委员把家乡事情办好再走,安阳负担现在已摊派到了十八万万元。”他说着哭不成声,在当时粮价每市斗五百元,十八万万元的摊派可也就真够瞧了,……今年三月,郭监察使来视察安阳,在欢迎会上有人代替民众诉苦说,安阳民众实在担负不起了,由“光复”到现在已出到五十万万元,可是所说的十八万万,与五十万万元都不是确实统计,而不过是大约估计罢了。我们要把安阳人民在“光复”后供出的人力物力及目前可能统治区域里的人口数目,用除法除开要把人骇死了。据我们知道,安阳自去年“光复”到三十五年六月底止,安阳人民供出粮是二千七百四十八万三千五百七十七斤,每斤市价二百元,合洋四十四亿九千六百七十一万五千四百元,供出烧柴数为二千三百十五万七千二百三十二斤,每百元三斤半,合洋六亿六千一百六十三万五千元,供出谷草三百三十一万八千一百零八斤,每千元七十五斤计算,合洋四千四百二十四万一千五百元,供出麸料一百五十三万五千八百三十二斤(麸料各半),每斤一百五十元,合洋二亿三千零三十七万五千一百元,以上粮、柴、草、料、麸五项合洋五十四亿三千三百九十六万七千元,上述五项供出大部分为“国军”所用。……………除此而外,还有县级的经费及服装,县级经费及专署令摊经费以及其他的临时费用,由三月份到七月份共摊了三亿三千零三十五万一千二百零一元。此外,专署令摊土布六万七千二百五十尺,本县夏季服装摊六万六千六百五十八尺,每尺按四百元,总计摊布十三万三千九百零八尺,该合洋五千三百五十六万三千二百元。以上所说经费三月至七月计五个月即有如此大的数目,而由去年九月至今年三月计六个月,想消耗的数字亦决不能再低过一亿三千万余元吧?

二、“把汗、把血、把命都拿出来了!”

其次建碉筑寨挖沟,我们安阳的人民,亦尽了最大的努力,亦可以说安阳人民把汗、把血、把命都拿出来了。

关于建碉的原料,木板、木棍、砖瓦、人力、民夫等项,据可以打到籍簿可查的数目字可得如下:(但木板木棍尺数因长短不齐无法计算)据收木料经手的人说:木板木棍估价是八千一百万元,砖瓦估价为二千万元,民夫出了二十八万,每夫日以二千元给资,该洋五亿七千二百万元,这三项的开支总计洋六亿七千三百万元,但上面的计算是不确实的,只以民夫一项来说,县政府摊夫是各部分征工的日数,有的征了二民夫做工二十天,有的征夫一千名,做工三十天,这样计算起来,我们就没法计算了。记者前些日到崔家桥去察看水灾,道经马村,保长说:他们村中在阴历四月中旬出夫十三名,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还没有回家,每日村中给工资小麦一斗,我们看厉害不厉害呢!

谈到了出民夫的数目,这是一笔糊涂帐,要想算清颇费年代,不过我们还可以拿民夫做出来的成绩去推想民众供出劳役力的惊人。

我们安阳由“光复”到现在,挖了护成河三道,内沟长九里,外沟长约十里,最外沟长约二十余里,护铁路沟三十余里,护飞机壕沟约十余里,其他宗村、七里店、大坡、小坡、邵村、梅元庄、司空村、王度、十里铺、范庄、辛店集、崔家桥、太保、菜园等等地方,沟长之总计约在二百余里,沟是挖而再挖,寨是修而复修,劳无休息,役没停止。…………

再说到建筑碉堡一事,建筑一个碉堡,确确实实要开支几许钞票,暂时难能详细计算,但在毛仪涧筑碉六个,据该村保长说:“六个碉堡花了一千六百万元。”照这样计算,数目亦着实不小,何况碉堡又有所谓子碉母碉之分呢,母碉的建筑费,据一位亲民的镇长说:要二倍于子碉,我们安阳是建筑了子母碉一百五十余个,这个花费数目让关心民膜的人们自己去计算吧!

三、一个镇公所的统计:

这样沉重的负担,轮到每个老百姓身上该是多少,作者没有精确计算,但有一个村的统计,是可以概见一斑的:

“军粮一三二八·○○○○斤;木柴一三二四、○○○○斤;谷草三三二、○○○○斤;麸料三三二、○○○○斤;款项一、五四五九、三二○○斤;木泥工一、五○○○斤;民夫一六、六七○○斤;架车七○○辆。”

这个摊派的统计表是镇公所有条有据奉命令照摊,其他没有命令而必须得开支的,较有可靠可证的数目恐怕亦不少,比如前些时记者给韩陵乡乡长谈话,他说:“现在的公事真没办法了,乡公所三个月客饭吃了一千九百个。”四壁乡乡长说:“我们乡乡公所一个月吃了一千二百个客饭。”像这样的既没命令又无条据,只因催粮草、催款项、催民夫的老总们就得招待,照常地要有三班两班的催粮草的老总们聚集等着。记者曾于六月十七日到广润乡公所,当天晚了就留宿在那里,吃晚饭的时候,看乡公所的院子里扰扰嚷嚷,好像闹什么婚丧事似的,就问乡长,“今天为啥这样热闹?”乡长回答说:“时常这样,今天客还不多,连你们三位,十四个,都是催粮草催民夫的,有几个村庄民夫割麦没回来,现在还来催,每月招待费算不清………今年二月我到这里招待几百万元了。”

四、逼命

从以上的摘引中,不难看出蒋家暴政是在怎样的吮吸安阳顽占区老百姓的血汗,接着就是逼命了!

此文作者引证北强报的记载:“大寒镇许保长,因缴款不齐,被迫毙命,又西柴村刘保长亦因催不齐款,投井殒命,中艾亭李保长家种地二百余亩收麦八十石,保要讨麦款一百二十石,被迫无奈,投井身毙。又施家沟户民李姓,收麦六斗,保长要讨麦七斗,当时李某与保长好商量,暂交与三斗,保长不肯,李某一时心狭投井寻死,幸被得救,未死。”

吕梁太岳自卫再捷 我军解放汾西县城
彼特森声明赤裸暴露 美不顾一切助蒋内战 中共代表团声明坚决反对
孔从周将军告记者 蒋介石已丧失民心卖国内战一定失败
新华社记者评王震将军突围 乃人民军队光辉胜利
开平蒋军排长郑菊新等 携带美械投入我区

滕立公安阳顽占区的人民,一年来受尽了蒋介石暴政与内战的灾难,现在他们已在那里紧迫而悲惨地呼出“救救安阳老百姓”的伸诉,兹将八月四日至十五日安阳民间日报上的《救救安阳老百姓》一文摘录如下:一、“安阳民众负担不起了!”蒋介石于去年九月窃据安阳之后,就百端

滕立公安阳顽占区的人民,一年来受尽了蒋介石暴政与内战的灾难,现在他们已在那里紧迫而悲惨地呼出“救救安阳老百姓”的伸诉,兹将八月四日至十五日安阳民间日报上的《救救安阳老百姓》一文摘录如下:一、“安阳民众负担不起了!”蒋介石于去年九月窃据安阳之后,就百端

滕立公安阳顽占区的人民,一年来受尽了蒋介石暴政与内战的灾难,现在他们已在那里紧迫而悲惨地呼出“救救安阳老百姓”的伸诉,兹将八月四日至十五日安阳民间日报上的《救救安阳老百姓》一文摘录如下:一、“安阳民众负担不起了!”蒋介石于去年九月窃据安阳之后,就百端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03C5KXS9.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04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朱固康)

还没有我们要蒋介石老百姓省政府老先生国民党这样的被迫人力怎样

八路军救活了我们!——陇海前线通讯
重要更正
本报暨新华总分社纪念“九一” 热烈座谈今后工作 太行分社暨新华日报加紧工作支援前线
警惕!警惕! 严防国特扰乱后方
蒋军到处暗无天日奸杀劫掠涂炭人民
《“救救安阳老百姓”!——蒋家“德政”录》扫描版PDF下载:还没有,我们要,蒋介石,老百姓,省政府,老先生,国民党,这样的,被迫,人力,怎样,谈话,月底,还有,可是,去年,到了,不是,多少,人们,之后,就是,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他的,有的,来了,等地,以上,了一,关于,及其,每日,作者,成绩,回家,公安,种地,小麦,至今,河南,有人,会上,民众,他说,月中,招待,其他,今天,诉苦,可以,停止,你们,已经,目前,时候,出来,月份,飞机,可能,他们,内战,政府,我们,起来,自己,委员,什么,统治,国军,记者,办法,今年,一次,必须,工资,那里,欢迎,回来,负担,安阳,当时,临时,统计,人口,年来,日报,铁路,知道,碉堡,希望,命令,大部,所谓,村庄,努力,千名,身上,不起,面的,区域,日至,摊派,经费,实在,比如,蒋家,休息,视察,此外,民夫,开支,所有,不过,如下,数目,建筑,如此,一时,院子,最大,人民,数字,军粮,计算,无法,接着,这里,事情,公所,上述,十天,乡长,专署,市价,土布,代替,估计,民间,不少,保长,掠夺,原料,暂时,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