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9月14日:南京的“花子队” 投稿:熊奇菁

木石提起“花子队”,南京市民没有一个不头痛的,尤其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饭馆、咖啡店、戏院子、窑子的老板们最怕他们光顾,往往被“花子队”的老爷们搅扰一场,还得打躬作揖,向他们赔小心,否则,“祸从天降”,说不定会吃到什么苦头。“花子队”能

【本报阳城九日电】蒋军侵入曲、翼后,大肆掠夺屠杀,群众扶老携幼纷纷逃亡,第二专署,顷指示曲沃、翼城两县政府,抽出专门干部,组织难民安置救济委员会,除拨粮二百石实行急赈外,并贷给棉花、粮食帮助安家,进行生产,洪洞民主政府,为救济新解放区贫苦难胞,亦将此次缴获之小麦二千石,发给新区饥民,并另外将一千石麦子,提奖励这次参战有功之群众及民兵。

木石

提起“花子队”,南京市民没有一个不头痛的,尤其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饭馆、咖啡店、戏院子、窑子的老板们最怕他们光顾,往往被“花子队”的老爷们搅扰一场,还得打躬作揖,向他们赔小心,否则,“祸从天降”,说不定会吃到什么苦头。

“花子队”能在堂堂首都如此横蛮无理,自有他的来历,这里尽我所知道的写在下面:

“花子队”,并不是他原有的名称,这是南京市民赠给他们的尊号,他们是蒋记特务,是戴笠的徒子徒孙,为了便于潜伏在老百姓群里,特别设计了一身奇异的服装——棉军服,上面不知有多少窟窿和油污,旧棉絮像肠子似的,一串一串吊在衣服外面。难闻的臭气,从绽缝里散发出来,使人作呕。另外,还有两件随身宝贝;一支自动步枪和一支左轮枪,一长一短,都是美国造,他们这一身打扮,配上那种跟叫花子一样无赖的作为,南京市民给取名叫“花子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去年八月中旬,正是日本投降的当儿,“花子队”被派到南京来工作,不料这些“花子”们一到南京,自以为负有“特种使命”,便在街上大摇大摆,抖起威风来了。

有一次,一大群“花子”走进一家酒馆,猜拳行令,大吃大喝,临了,拿出一百块钱说是算小账,饭钱叫记上账,日后再说,老板着了急,一把拉住一个“花子”的破军衣,把棉衣扯了一大块下来,这一下,可火了“花子”们,大伙儿揍了老板一顿不说,非要把他捆起来送走,宪兵来了问他们是那一部分,他们拿出“军统局××行动大队的符号,宪兵也不敢多加追问,只好从中解劝,结果是老板再三哀求,陪罪认错,才算了事。

又有一次,好几个“花子”去逛窑子,把一个妓女耍得莫可奈何,无法应付,他们便在不会招待客人的名义下,将妓女毒打了一顿。当时,有一个人出来说了几句公平话,结果便在“不良分子”的罪名下,给带走了,据说是被活埋了。

像这类事情,在南京已经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但却没有见到当局对“花子队”的恶行有所制止,不过,目前,这些“花子队”在南京已经匿迹了,也许是因为他们隐伏的技巧不高明,暴露了自己的“特务任务”,而被他们的头子,叫了回去,重新改装。

但无论他们怎样变,终久会露出狐狸尾巴,何况吃人的豺狈,它本身就是一副难以乔装的兽相。

刘善本上尉 电候蒋机驾驶员李乐年
全区军民两月自卫伟大胜利 共歼蒋阎伪军十个师 缴山炮十四门轻重机枪千二百余挺解放县城十三座控制铁路八百余里
勿傲勿懈继续打击进犯者 中央局电勉前线将士
蒋军必败
刘伯承司令 往访赵锡田将军 垂询伤势颇详宾主极欢洽

木石提起“花子队”,南京市民没有一个不头痛的,尤其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饭馆、咖啡店、戏院子、窑子的老板们最怕他们光顾,往往被“花子队”的老爷们搅扰一场,还得打躬作揖,向他们赔小心,否则,“祸从天降”,说不定会吃到什么苦头。“花子队”能

木石提起“花子队”,南京市民没有一个不头痛的,尤其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饭馆、咖啡店、戏院子、窑子的老板们最怕他们光顾,往往被“花子队”的老爷们搅扰一场,还得打躬作揖,向他们赔小心,否则,“祸从天降”,说不定会吃到什么苦头。“花子队”能

木石提起“花子队”,南京市民没有一个不头痛的,尤其在新街口,夫子庙一带比较热闹的地方,饭馆、咖啡店、戏院子、窑子的老板们最怕他们光顾,往往被“花子队”的老爷们搅扰一场,还得打躬作揖,向他们赔小心,否则,“祸从天降”,说不定会吃到什么苦头。“花子队”能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0D8VQ201.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14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熊奇菁)

老百姓他们的怎样还有投降去年不是多少就是这些没有

太岳蒋军劫掠屠杀我政府安抚难胞
松江教育
中秋余韵
阎伪步步逼人死八路军济世活人
国内简讯
《南京的“花子队”》扫描版PDF下载:老百姓,他们的,怎样,还有,投降,去年,不是,多少,就是,这些,没有,他的,有的,来了,了一,为了,作为,制止,一下,不会,月中,招待,重新,棉衣,下来,因为,行动,已经,南京,目前,自动,一带,步枪,出来,特务,地方,分子,他们,美国,工作,起来,自己,什么,当局,日本,一次,当时,头子,市民,知道,一样,特别,结果,任务,大队,无论,无理,宪兵,活埋,另外,往往,尤其,比较,不过,如此,公平,以为,院子,走了,那一,一家,不敢,衣服,回去,无法,这里,事情,一大,不知,名义,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