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58年03月22日:几百万美国人没有工作——乔治·米尼在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关于美国经济状况的演讲摘要 投稿:汤涛发

编者按:3月18日的苏联“真理报”发表了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在3月11日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的演讲,同时并发表了“真理报”评论员就这篇演讲所写的评论。米尼在他的演讲中透露了美国目前严重的失业状况的一些真情,但是他同时却又认为美国政府可以用扩军的办法

①海魂②边寨烽火③五更寒④凤凰之歌⑤牧人之子⑥羊城暗哨⑦洞箫横吹⑧乘风破浪⑨群英会⑩珠穆朗玛之歌?一个新足球

编者按:3月18日的苏联“真理报”发表了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在3月11日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的演讲,同时并发表了“真理报”评论员就这篇演讲所写的评论。米尼在他的演讲中透露了美国目前严重的失业状况的一些真情,但是他同时却又认为美国政府可以用扩军的办法来解救这种危机。“真理报”的评论对米尼的荒谬主张作了有力的批驳。我们认为“真理报”的评论和米尼的演讲有助于对美国经济现状的了解,特予转载。

在座的男男女女,是为了我们的国家正在遭遇困难——严重的经济困难而来到这里的。

我想,我们在华盛顿的哪一个人都未必能向你们说出一些你们还不知道的你们家乡的城市的失业现象。但是,失业已不是你们家乡的城市所专有的孤立现象。

这是一种传染病。我直率而毫不含糊地作这个声明。我这样说不是对某一个政党有什么偏见,不是出于恶意,也不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毁灭和黑暗的预言家。我所以说失业现象成了一种传染病,是因为我们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危险点:失业现象本身在产生失业现象。

消除这种现象的时候到了。我们现在必须多做些,只是因为过去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希望我有可能用平静的、充满信心的声调同诸位讲话,这是我们许多选举出来的官方人士在讨论这种情况时所采用的。我希望能满怀信心地告诉诸位,你们在这次会议上所听到的一些统计资料、事实、数字不应当引起惊惶。我希望能对你们说:“暂时还不需要采取什么步骤,可能,这个恶梦会消散。”

我十分诚恳地对你们说,我不能这样做。我之所以不能,是因为我不能在纯粹的统计数字和百分比的表中看几百万渴望工作的人的问题,而且工会也永远不能这样看。在这次会议上我们打算来谈人——谈找工作的人,谈主妇,在她们面前每天都发生怎样用少数钱使一家人有吃有穿的问题。

今天诸位在这里,是因为那些在华盛顿身居高位的人现在已经应该懂得失业对于人们说来意味着什么,并且要从男男女女的命运的观点上而不是仅仅从干巴巴的数字上来看待这个美国当前第一号的问题。

今天诸位在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们选区选举出来的众议员和参议员们,你们家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他们约翰家,史密斯家,已经倒闭的甲、乙、丙工厂,以及正发生经济困难的附近小杂货铺。

今天诸位在这里,是因为使失业问题摆脱政治影响的时候到了,要把经济学家的奇怪的公式的外壳剥下来,用大家都明白的形式,即问题和人们受苦的形式表达出这个问题。

这是有关男男女女的问题。他们之中的几百万人是我们组织的会员。我们有权感到不安,我们有权忧虑,我们有权要求立刻采取行动。而且,作为美国人,我们有权期待着将要采取的行动。

不要让任何一方的政治预言家和熟练的演说家把你们引入迷途。民主党人知道,他们只议论衰退并在这方面很少行动就能获得政治资本。共和党人希望掩饰共和党政府执政时期经济得了险症的事来保卫自己。

我们打算在这里表明我们所指的“事情”究竟是指什么。但是,在开始的时候让我们冷静地、现实地估计一下我们的情况。关于目前失业情况的材料还没有公布。有人对我说,这些材料将在一小时以后或是在一小时左右公布。但是,我可以预先说出,将有近五百二十五万失业的人,而且没有任何必要来更正这个情报。这就是说,在一个月中失业人数增加了七十五万人。五百二十五万,这就是比居住在费城全城的人多一倍以上。这比怀俄明、佛蒙特、犹他、南达科他、罗得岛、北达科他、新墨西哥、新罕布什尔和内华达诸州的全部居民都多。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情况。在2月里,有三百多万人不是由于自己的过错只工作一部分时间——每周工作三四天。如果把他们损失的时间按每周五个工作折合,那么,完全失业的人数还要再加一百三十万人,也就是六百五十万工人没有用他们的购买力支持经济发展。

我知道所谓经济缓冲,这种经济缓冲是在国会关心社会措施并且通过相应的法律的那些年代为我们的经济制度所采取的。坐在这个大厅里的我们中的许多人曾坚决为通过比如失业补助金法而斗争,并且在许多年间力求其改进。遗憾的是,我们的斗争并没有获得成功。如果这一斗争是成功了的话,我们现在就不会陷于困难的境地了。

现在请允许我先描述一下我国现时经济情况的情景。这里是一些统计资料,虽然我是不爱引用这些资料,但它们却能描绘出一幅情景。

我们有25%以上的生产能力在闲置着。在某些工业部门里,例如,在炼钢工业部门中,生产能力只利用了50%。一月份工作小时的数量是从1951年以来这一月的最低数量。货物运输比一年以前少25%。输出比1957年3月减少了25%。

让我们看看,我是否能把这些统计资料中的一些数字说得更鲜明些。你们知道钢的生产的缩减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在上一个月我们损失的钢要比苏联一个月平均产的钢还多。如果我们听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怎能在生产和物质水平上保持优势呢?这就是最近的,但是非常重要的统计资料:二月份十七万工人失去了获得失业补助金的机会。请你们想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在二月份里每星期都有四万多工人失去他们有权享受的一切失业补助金的机会,到二月中旬,所有有权获得失业补助金的那些人有7.5%得到了补助金。这是登记数字中的最高数字。

我们是怎样陷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中了呢?我想,这要追溯到1954年,当时美国国会对大资本家表示好意,不理睬工会的要求。经济政策是一个关键,这个政策鼓励并且给工业投资以补助金,同时却减少消费者的购买力。结果我们创造了巨大的生产能力,然而,没有注意到国家的消费能力。

1957年初经济中出现了疲弱征象。工业投资的景气失去了过去的力量,消费市场也没有扩大。尽管有某些明显的危险迹象,去年夏天政府却实行了两项有致命后果的重大决定。联邦储备系统管理委员会再度缩紧信贷条件。决心削减预算的政府在国会两党议员的赞助下削减了防御合同。

八月间,劳联—产联曾警告,我们已面临真正的危险。当时华盛顿却一笑置之。去年九月,即在一个月以后,经济衰退开始了。这次衰退没有停止。目前对于我们所有在座的人,对于整个美国说来,面临的问题很清楚:即在这方面我们能做些什么?

劳联—产联要声明,我们能做很多事。我们要声明,期待的时间已经过去。联邦政府采取果敢行动的时刻到来了。可以说,联邦政府同衰退作斗争的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减税。这会给经济以新的购买力。它做起来很简单,只要把最低免税工资额由六百美元提高到七百美元,效果就很快看到了。实际上也许还需要比七百美元再提高些。目前如果停止收税,就意味着使每个美国工人的购买力立刻提高。

让我们首先看看现时减税的公正和合理。目前有五百二十五万雇工连一分钱的税都不缴,理由很简单:他们一分钱的收入也没有。只有为经济提供了新的购买力并让人们回到工作中去,我们才能创造出税收,但这件事实显然被那些保守的经济学者忘掉了。

为什么我们不提高最低免税工资额呢?为什么六百美元就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数字呢?1948年国会在确定六百美元是最低免税工资额的时候是根据下列前提和确信:即六百美元是一个人为取得最必要的基本物品所需的最低收入。当时政府决定,它没有权力对在这一水平以下的收入去进行课税。

这是1948年的事。从那时起生活费用已大大提高。现在一年要用七百多美元才能买到1948年六百美元所能买到的东西。提高最低免税工资额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一年收入在三千一百美元或更少些的四口之家可以不付税。既然劳工部的材料也说,现在四口之家为维持最低的、可以过得去的生活一年需要四千四百七十二美元左右的收入,难道这又有什么不公正合理?

我们也能够、并且也应当取消或削减联邦政府对某些日用品所课的消费税,使物价降低来刺激购买。

如果国会中有人宣称,政府不能削减自己的收入,那么应当提醒他,最重要的事是给人们工作。

如果这会造成赤字,那么就让赤字出现好了!

今年出现赤字和将来出现繁荣,总比今年有一个平衡的预算明年却有更大量的失业要好些。

现在已经该让人们看到,当我们声明一个不是由于自己的过错而失业的人,他的家庭应当、而且也有权力生活得不坏的时候,我们是严肃认真地说到这点的。

从1954年2月起,艾森豪威尔总统和劳工部长密契尔每年总要向几个州建议确定一些标准,以便保证那些不是由于自己过错而失业的工人能得到至少等于他们失掉的工资一半的补助金。

但是在四十八个州中还没有哪个州接近这个标准。

原因十分明显。如果部长不怪罪我的坦率直言,那么我认为我应当告诉他,一些州的立法机关对于美国总统和劳工部长的号召,远不如它们对本州实业界的政治势力来得尊重。

米尼在表示了工会支持参议员肯尼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人)和众议员尤金·麦克锡(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人)所提出的立法草案以后继续说道:“我们认为,如果联邦政府应当付这笔账,那么联邦政府便应当就付给失业工人补助金的适当数字以及关于付给补助金的条件,说出自己的意见。”

和这种情况相反,政府在上周末提出的一些建议,仍然未改变各州的方案中多年来存在的基本的不公平现象。不过应当高兴地指出,目前政府已承认了行动的必要性,而且(这点更重要)承认应当在联邦的水平上采取行动!

但是,无疑地,在总统给参议院和众议院的领袖的信中所谈到的那项政府建议,决不能代替为使将来的失业补助金大大增加所应当采取的措施。它也不能代替目前为解决因这次衰退引起的实际问题所应当而且必须采取的行动。

对于立法计划中的第三点,我建议增加国防方面的开支。

简单的数字说明,如果我们在国防上花用我们所必须花用的钱,这样我们就能创造更多的工作,更多的开支和新的财富,于是我们同时也会创造新的收入。对于这种收入就可以依据按能力付给的理论,抽取公平的税。

换句话说,我们既能有适当的国防,我们也能有繁荣的国家。它们并不是互相排斥的。它们实际上是携手并进的。

在这以后——我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提出问题是根据非常现实的理由——才能谈到关于各项公共工程的全部问题。

各项公共工程对于克服这次衰退具有很重大的意义。

米尼认为,公共工程能给经济以它所需要的持久力,能够帮助延缓这次危机。

那么我们缺少什么呢?例如,缺少住宅、学校、公路、医院和机场……。

在住宅建筑方面我们需要什么呢?在很长时期中我们将需要每年建造二百万所新住宅。你们知道不知道根据最近的人口调查材料,在1956年12月有一千三百万家庭住在不合乎一般标准的房子里。有一千三百万家庭!而根据人口调查材料所显示,这个数字实际上从1950年以来就没有改变过。

住宅建筑会给建筑工人和所有在建筑材料工业部门工作的人带来工作。

谁都不能说,美国不需要学校。我们缺少成千成万的教室。今天我们工会会员的许多孩子在一种比鸡舍强不了多少的建筑物中上课,在一些既陈旧,又无人整修,从防火的角度来看也是很危险的建筑物中上课。目前,成千的儿童都是在轮班上学。但是后来人们却为我们在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方面同苏联相比感到不足而奇怪。

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学校的统计数字。根据最谨慎的估计,仅是为了补充不足,我们现在就需要十四万零四百个教室。

在最近五年中市立学校的学生增加了五百万人,在今后五年中还将增加六百万人。顺便说一句,这并不完全是假想;这是对已经出生的,在未来五年中就会入学的儿童的统计的结果。

仅仅由于人口的这种增长我们每年就需要四万五千个新教室。或者说五年内就需要增加二十二万五千个新教室。每年都有成千的教室由于房子老朽,火灾和水淹而废弃。这样在最近五年中我们就应当总共建筑五十万零二千九百个教室。

请让我用实例向你们描述一下这件事。

如果把我们所需要的全部教室建成宽五十九英尺的平房,那么这些教室会从纽约一直伸延到旧金山。

当然,没有联邦政府的帮助,这些教室是无法建成的。今年,州以及较小的行政单位,为了满足这方面的需要,正在采取英勇的努力,支出了一百二十亿美元的教育费。

据我看来,这是对美国未来最明智的一项投资。但是州和市还不能完全靠自己办到这一切。为了使我们获得必需的教室,是需要联邦政府的帮助的。

关于公路的情况,也同我所谈的住宅和学校一样。请看一下,我国目前的公路是一种什么情况吧。诸位中有汽车的人都会知道,多么需要新的公路。也需要医院,诸位中间近年来如有亲友住过医院的话,一定都会知道这一点。

把工资的最低标准提高到一元二角五分,并保证数百万工人都能得到这种保证,如今怎样了呢?现在数百万工人甚至连每小时一美元这样少得荒谬的工资都在失去了。

改善社会保险立法,使我们的老年公民能够在晚年有较好的生活条件,不受贫困之苦。这件事情又怎样了呢?

改善那些经常设备不良的城市的情况,又怎样了呢?诸位会记得,现在的衰退每增加一天,这些城市的数目就增加一些。

换句话说,你们应当向你们的参议员和众议员问一下,现在要怎么办才能使美国摆脱这种危机?

这就是美国劳联—产联的结束这次衰退的纲领……当然,法案现在是不能够对这个问题做出详尽的答案来的。

这个答案可以通过集体谈判或提高工资来部分地得到。因为提高工资事实上就是增加消费者的购买力。

如果企业主能改变价格政策并能了解:如果降低个别商品的价格,虽然从个别商品所得利润较少,但由此而扩大了贸易额,归根结底,他们仍会得到更大的利润。这样,答案也可以部分地得到。

当你们同你们的企业主进行谈判的时候,不要听他们说什么现在需要把工资保持在目前的水平上,像胡佛所曾说过的一样。

工资越高就表示购买力越高;而购买力越高,工资也越多;工资越多,生产也越多,而生产如果越多,就业率也就越大,胡佛先生也许还不知道这一点,但我们则是了解得很清楚。就业率越高也就会越繁荣,而且不仅对我们是如此,对农场主、企业主、任何一种职业的代表以及我们社会中的每一分子都是如此。

我们打算在这里做的,也就是诸位到华盛顿来的原因,就是讨论这种情况的立法方面。同时,由于诸位要到国会去,请允许我提醒你们两点。

第一,可能他们会向诸位中的一些人说,这些建议太过激,会造成联邦政府干预国家经济生活的一个完全新的概念。

首先,这些建议不是过激的。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国家的法典,十年来我们有一个1946年雇佣法案。根据这项法案,美国总统有责任每年向国会报告一次经济状况,而在必要时,政府每一次都应当干预使我国保持全部就业,这就是它的国务工作。

现在我们建议政府和国会执行自己的职责。

第二,我愿意警告诸位必须考虑情况的迫切性,不要受到乐观的预言的迷惑。如说一个月后将颁布关于失业的统计数字,情况将会大大好转等。

作为一个建筑工人,我知道每年在2月和3月之间,即冬季结束的时期要发生的事。正是在这个时候,建筑工人们才会重新找到工作。

如果在这个时期,失业人数不至少缩减二十万人,那么我们就会有更大的衰退。

不管有人说什么,我也是这样看。也不管这些声明来自如何高的地方,我仍是这样看。如果失业人数不在最近一个月内至少缩减二十万人的话,我们的困难不会减轻。

在目前的状况下,无论我怎样想办法,也无论我们工会的经济学家和研究人员怎样想办法,而如果国会(这是重要的)不注意我们的建议,不认清自己的责任,不从人民的角度,而从统计材料和法案的角度来考虑衰退的话,我不能认为情况会好转。

我们应当使美国转回到工作中来。

这就是对于这次衰退的答案。这是对我国今天所遇到的经济危机的唯一可能的答案。(附图片)

申请失业救济金的队伍

等候登记的失业工人

向“红透专深”的目标前进
云南盘溪糖厂过去摇摇欲坠如今蒸蒸日上 管理权下放 生产力如骏马奔腾
会期定得好 会址选得妙 在油菜丰产冠军县开油菜生产促进会
毛主席和周总理电贺巴基斯坦国庆
三门峡进入施工高峰 拦河大坝开始浇灌混凝土

编者按:3月18日的苏联“真理报”发表了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在3月11日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的演讲,同时并发表了“真理报”评论员就这篇演讲所写的评论。米尼在他的演讲中透露了美国目前严重的失业状况的一些真情,但是他同时却又认为美国政府可以用扩军的办法

编者按:3月18日的苏联“真理报”发表了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在3月11日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的演讲,同时并发表了“真理报”评论员就这篇演讲所写的评论。米尼在他的演讲中透露了美国目前严重的失业状况的一些真情,但是他同时却又认为美国政府可以用扩军的办法

编者按:3月18日的苏联“真理报”发表了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在3月11日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的演讲,同时并发表了“真理报”评论员就这篇演讲所写的评论。米尼在他的演讲中透露了美国目前严重的失业状况的一些真情,但是他同时却又认为美国政府可以用扩军的办法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17HHDZXL.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58年03月22日(第6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汤涛发)

美国政府还没有我们要民主党美国人委员会华盛顿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参议员

图片
向内地观众介绍西藏
银幕新人
苦中有乐——放映员生活点滴
电影“群英会”看后感
《几百万美国人没有工作——乔治·米尼在劳联—产联紧急会议上关于美国经济状况的演讲摘要》扫描版PDF下载:美国政府,还没有,我们要,民主党,美国人,委员会,华盛顿,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参议员,共和党,的一个,资本家,这样的,制度,重要,怎样,承认,不仅,集体,美元,不要,改善,医院,造成,以来,最高,时期,一方,去年,到了,不是,多少,人们,但是,损失,得到,只有,我的,部长,过去,就是,对于,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要求,以便,他的,有的,来了,以上,由于,了一,为了,关于,新的,而且,正在,讲话,需要,登记,方式,法案,合理,大量,决心,家庭,市场,草案,国会,怎么,首先,失业,国务,甚至,政党,以及,重大,更多,单位,评论,为一,收入,危机,队伍,分地,了解,下去,改变,鼓励,联邦,也是,一倍,公共,取消,公布,作为,看到,不可,有人,这次,能够,一下,某些,不会,贸易,月间,月中,重新,非常,方案,于是,房子,国工,好的,引起,标准,下来,应该,因为,声明,工厂,行动,平均,如果,以后,今天,资本,表示,获得,人员,指出,一定,可以,停止,你们,已经,许多,同时,人士,完全,意见,学校,以下,实际,目前,建议,纽约,一天,主张,时候,研究,每天,工程,领袖,保证,增加,谈判,根据,会员,严重,出来,月份,发表,坚决,情况,调查,可能,第二,武器,提出,教育,方面,工人,先生,地方,一切,分子,政策,大家,帮助,解决,主席,他们,美国,工作,代表,政府,我们,组织,起来,进行,自己,会议,生产,斗争,问题,政治,什么,机关,经济,继续,国家,力量,决定,计划,社会,提高,学生,救济,号召,保卫,苏联,讨论,发展,全部,办法,生活,工会,第一,今年,认为,实行,执行,工业,一次,开始,必须,通过,影响,条件,东西,互相,那些,报告,工资,后来,利用,英勇,居民,汽车,如何,采取,当时,维持,总统,真正,少数,冬季,明年,形式,纲领,结束,技术,才能,统计,虽然,孩子,她们,人口,管理,任何,扩大,支持,注意,紧急,最近,年来,选举,知道,一样,困难,今后,希望,劳工,参议,发生,事实,一般,结果,一种,儿童,以前,势力,所谓,议员,所以,行政,时间,运输,第三,小时,城市,一些,经常,公路,努力,创造,附近,唯一,法律,警告,产生,了的,信心,优势,确定,或者,之间,感到,无论,迫切,人为,并不,明白,成功,必需,机会,企业,男女,高兴,不管,设备,中间,立刻,中有,好了,杂货,立法,措施,的情,全城,例如,真理,产的,比如,很快,有关,危险,支出,将来,一直,繁荣,至少,个别,观点,当然,显然,我是,加一,存在,意义,众议,再度,减少,开支,现象,家人,所有,不过,当前,利润,只是,数目,大大,建筑,如此,应当,公平,倒闭,宣称,愿意,星期,补充,购买,职业,机场,取得,材料,克服,接近,侵犯,告诉,责任,仍然,人民,只要,人数,基本,演说,数字,中的,孤立,物价,原因,说明,家的,国防,部门,还要,无法,这里,去了,事情,输出,并且,实业,公民,货物,整个,得不,麦克,商品,水平,那时,代替,估计,情报,考虑,左右,有力,然而,永远,投资,允许,保持,得了,价格,适当,改进,科学,所得,正是,雇工,我说,用品,官方,暂时,人都,一句,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