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1日:控诉“马公馆” 投稿:于羽昌

志奋小年步出晋城东关,走过东大桥五六十步远,八座巍峨的大洋房,南北对峙,夹道而立,这就是著名的大汉奸、大回奸马骏(己死)的住宅。五月份以前,被压迫的人民,如像称马逆为“马厅长”、“马参议”一样,把这宅子称做“马公馆”。马家的人,被称为“马老太太”、“

【本报荷泽十六日电】陇海沿线我军解放兰封后,城内人民纷向我军哭诉蒋军打内战带给人民的巨大灾难,一致要求我军继续前进解放全线。驻于该城之黄委会河北修防处公务人员,向我军联名控诉蒋军横蛮无理,强迫占领黄委会驻地,作为战场,把测量队及技师张森荣等二十余人,囚禁起来,怕他们“通匪”走漏消息。他们说:“你们来了,我们才有了自由”。其中有一位职员被蒋军击伤,我卫生队立即予以医治,黄委会全体人员对我军保护了他们的安全,表示衷心的感谢。又行总河南分署仓库主任张英俊等二十余人,亦以我军保护他们安全表示谢意。【本报荷泽十七日电】十四日,记者走访在兰封放下武器首批到达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招待所之原西北军三十八军五十五师七十四旅二百二十团团长许支庆等五位军官,许团长沉痛地说:“抗战八年,始终在第一线与敌作战,胜利之后盼有一独立、和平、民主之新中国出现,结果被蒋介石欺骗北来,进行卖国反共内战,违背自己良心,打自己同胞,故一经战斗即行放下武器”。继谈渠驻兰封城内,目睹人民怨声载道,甚至以为不如往日日寇统治时期,街头巷尾到处是不愿打内战的呼声,在此情况下,部队士气沮丧到达极点。末后,许团长说:“放下武器,是我们早已预料的事,也是我们唯一生路,

志奋

小年

步出晋城东关,走过东大桥五六十步远,八座巍峨的大洋房,南北对峙,夹道而立,这就是著名的大汉奸、大回奸马骏(己死)的住宅。五月份以前,被压迫的人民,如像称马逆为“马厅长”、“马参议”一样,把这宅子称做“马公馆”。马家的人,被称为“马老太太”、“大少爷”、“三少爷”等。谈到马家的发迹,便说“马家坟里有脉气,福份大”。稍知“外事”的,关于马逆本人,也只敢谈谈人家的“光荣”史迹:“人家在袁世凯坐皇帝那时候,就成了红人,当了河东观察使;后来跟着阎督军,当山西军警执法处长、河东道尹、实业厅长、民政厅长、教育厅长、禁烟拒毒会长,高级参议。”关于他在民国三十二年投敌以后的事情,虽然人们知道的并不多,但也有个共同的说法:“变来变去,反正总是大头儿吧!”

五月,晋城东关起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三十年来没敢说过马家一个“不”字的劳动人民。连续二十余日地进行个别的、小组的与大会的控诉,把马家三十年来暗无天日的统治与滔天的罪恶统统揭发出来。马家的高贵华美的外长与面幕被撕裂了,包脓里血的丑恶原形,毕露于睽睽万目之前。人民依照着多年来内心的强烈要求,将“马公馆”改称“阎王殿”,“马厅长”改称“老阎王”、“死阎王”。马家的人,则改称“大阎王”、“二阎王”、“母阎王”、“小鬼”(用人)、“判官”(管家)。

“马公馆”是怎样建造起来的呢?马家的邻居回民陈进孩、陈银狗、陈其蛋、汉民杨松女、刘根根、张群旦、孟泰义等是深知底细的。他们流着泪,当众诉说出自己祖上和自己好多年省吃俭用,修盖了房院,而被马家无理霸占,把自己和全家老小撵到龙王庙、奶奶堂、三官庙,以及又连这些庙宇统统霸占,把他们撵到露天,啼饥号寒的全部冤苦史实。他们说:“马公馆呀马公馆,你是从穷人的骨头上架起来的呀!”马逆为建造自己的洋式“公馆”、炼钢厂、打蛋厂(这二厂归“大少”),强霸民房庙宇竟达三百间以上。修盖时,匠人不给工钱,拉砖不给脚价。中后河油匠×小旦激愤的控诉:“咱给人家油了整整一冬天房子,冻得手上脚上都张了嘴(裂了缝),可是人家一个工钱都不给!这还不算;有一回咱冻得实在吃不住啦,偷去烤了烤火,偏叫大少爷碰见啦,好打!打了还不行,罚咱跪在雪地整冻了一天,害了一场大病,差一点没病死!”当时东关有句民谣说:“宁愿邻居买条驴,不盼邻居中个举!”即是反映这数不清的冤苦的。(按马逆是留英学生,东关人民称之为“洋举人”。)

“马公馆”建成以后的事,也让人民控诉吧。位于下东关南头大路边的“大少爷”的炼钢厂(即其公馆)竟连大路也据为己有,不许行人通行了。牛匠村李唯土因为不想绕路,偷着由此通过,被“大少爷”碰上了,说是惊了他的午睡,立即喝令四个“小鬼”捉着两腿两臂打起“游”来。“游”了个七死八活,最后一摔丈多远,摔得唯土胸开肺裂,不治而死。高都李小四因在人家门前避了几分钟暴雨,被推在泥里饱打一顿,东西也没收了。他连夜带伤爬到七岭店,雇人抬回家去,花了三串六百钱、卖了仅有的三亩地才治好。父亲气死了,一家人散啦!中后河马疙瘩因类似事故,被“游”成拐子,残废了。被“游”过的不知有多少,光“游”死的就有十七人。

东关陈化民老汉的闺女陈桂英被“大少爷”看上了,立逼着要她当小老婆,老汉、闺女都不愿意,结果把老汉送到县府,押了半个月,打了个半死,终于把闺女给了人家。不过半年,这闺女又被扔出门来,还不准在晋城找婆家,最后被逼得嫁到潞城去了。“三少爷”看中了十七岁的姑娘达银的,逼着叫嫁给他孩子,银的觉得人家官大门楼高,攀配不起,他孩子又太小,不愿意去。三少即将她奶奶送到县府,扣了七天。无可奈何,也饮泪屈服了。做买卖的小伙计刘小法,因为聪明机警,“三少”要他当勤务,他不愿意,“三少”即通知他家:“若是小法不来,你家全不得安生!”小法的母亲哭着把小法送走时说:“孩呀!咱惹不起人家!去吧!好好伺候人家!”小法在马家住了半年,受了不知多少气;后来“三少”叫他去买金丹,小法说:“这几天太紧,怕出事!”“三少”把眼一瞪:“不去我就打死你!出了事你就说给我三少爷买的!”小法果然被查获,送到了县政府。“三少”却着人去威吓他说:“打死也不能提我姓马的一个字!提了就要你脑袋!”小法害怕,便一手包在自己身上。连过几堂,打了几个死,始终没变。谁知人不吃狼,狼要吃人,马骏为维护自己禁毒会长的名誉,竟密令县长张鸿惠设法将小法枪毙,“以正国法”。

马家的几十个丫环和老妈子,更是过着非人的生活。丹毛氏侍候“老太太”,因为给人家梳头发梳掉一根,被打得死了三四次。马富女看小孩,因小孩哭了一声,被“老太太用马鞭子打得满地滚,还被锁起来饿了两天,在雪堆里跪了一天。三天连水都不准喝一口。“老太太”因打富女累了,富女还得去搓腿捶背。另外有个丫环,被虐待到投尿坑自尽。

群众诉说着一百多件“马公馆”制造的人命血案和无数件被打、被“游”、被霸占、被敲诈的伤心冤事,院里屋里在哭,会场在哭,东关的街道上也在哭。十号的大会上,刘小法妈哭的量过去了,回民郭亚红老婆哭断了气,刘占元和他的孩子刘小升,也一先一后哭死过去。全场群众流着同命运的兄弟之泪,抢救着自己的兄弟。当被救活的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连声喊着“报仇呀!报仇呀!”的时候,群众的铁拳立即暴烈地挥向阎王和判官们。

民主政府完全依照被压迫人民公意,宣布了没收马逆全部财产,抚恤被害者,偿还群众被强占的三百多间房子,被敲诈掠夺的三百亩土地和二千二百石粮食时,群众立即狂欢地喊出“民主政府万岁!”“毛主席万万岁!”并纷纷向会场正中间的毛主席、朱总司令巨像鞠躬行礼,发誓说:“俺们老百姓跟着你老人家干到底!”七十多岁的陈喜孩老汉拄着拐杖挤到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自言自语说:“给你老人家磕头也应该!”

控诉运动的最后一天——五月二十八日下午,群众抬着一百多个昭雪了的冤死者的灵位,和六桌祭礼供食,举行送葬大游行。示威行列的前面是“申冤复仇”的大横匾,后面民兵自卫队背着步枪和刀矛,妇女儿童都罩着白手巾,摇动着各色小旗。上面写着:“马家一窝鳖,天大喝人血!”“马家一群狼,每天把人伤!”马家的“阎王”、“判官”们,依照着群众的命令,披麻带孝、拄着哭丧棒、“爹呀!”“娘呀!”的在扯灵。但这完全不能减少冤死者亲属们的悲伤。这些亲属被载在十来辆大车上,一路放声痛哭,整个示威行列闻声落泪。大队进至城内十字街行祭毕,转向南关进发,路经小字街、横街,举行又祭、再祭。整个城关居民与乡下进城来的老乡都参加了。五六丈宽的街道上,塞满了黑魆魆的人群里,笼罩着酸泪与唏嘘啜泣之声。一个老者擦着眼泪和鼻涕说:“鲜血积成千年恨,此仇不报待何时?被马骏害死的,何只这一百多人呀!不说山西省,光咱晋城县也数不清!”

游行的行列最后行抵南教场举行“化灵”时,祭者集结得更多了。鼓乐声、哭声、申冤报仇的口号声,搅成一片震撼出岳的轰响。(太岳通讯)

云南主席卢汉氏承认 东北滇军厌战思乡 国特拟一网打尽云南地方人士
蒋介石的所谓“新舰队”
东北各省代表联席会 通过民主施政纲领 对实现“耕者有其田”曾热烈讨论
东北各省市(特别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纲领
苏联战后第一个空军节 苏京人民狂欢庆祝 万众仰头争看空军表演各共和国首都鸣炮示庆

志奋小年步出晋城东关,走过东大桥五六十步远,八座巍峨的大洋房,南北对峙,夹道而立,这就是著名的大汉奸、大回奸马骏(己死)的住宅。五月份以前,被压迫的人民,如像称马逆为“马厅长”、“马参议”一样,把这宅子称做“马公馆”。马家的人,被称为“马老太太”、“

志奋小年步出晋城东关,走过东大桥五六十步远,八座巍峨的大洋房,南北对峙,夹道而立,这就是著名的大汉奸、大回奸马骏(己死)的住宅。五月份以前,被压迫的人民,如像称马逆为“马厅长”、“马参议”一样,把这宅子称做“马公馆”。马家的人,被称为“马老太太”、“

志奋小年步出晋城东关,走过东大桥五六十步远,八座巍峨的大洋房,南北对峙,夹道而立,这就是著名的大汉奸、大回奸马骏(己死)的住宅。五月份以前,被压迫的人民,如像称马逆为“马厅长”、“马参议”一样,把这宅子称做“马公馆”。马家的人,被称为“马老太太”、“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20SJASUM.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1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于羽昌)

朱总司令老太太袁世凯自卫队毛主席老百姓的一个国法日下怎样本人

兰封城内人民 控诉蒋军内战罪行 蒋军许支庆团长慨谈内战痛苦
十七师组织慰问团 慰问辉县起义官兵
去打敌人,不要管我! 追念武保林同志
苏皖人民奋起自卫 淮海万四千人自动参军 如皋驾南乡民兵俘蒋军千余山东各地民兵广泛开展麻雀战
支援陇海线反攻胜利 冀鲁豫人民踊跃上战场 炸弹厂工人展开多造炸弹竞赛慰问前线荷市半天捐款二百万
《控诉“马公馆”》扫描版PDF下载:朱总司令,老太太,袁世凯,自卫队,毛主席,老百姓,的一个,国法,日下,怎样,本人,示威,复仇,县长,可是,到了,多少,人们,给他,穷人,过去,就是,这些,不能,主政,要求,他的,有的,以上,了一,关于,控诉,民国,观察,一路,以及,觉得,更多,回家,三天,老婆,城东,兄弟,会上,他说,的说,改称,口号,城关,房子,压迫,应该,因为,粮食,劳动,以后,最后,立即,外长,完全,举行,一天,时候,每天,步枪,通讯,出来,月份,大会,教育,他们,民兵,土地,运动,群众,政府,起来,参加,进行,自己,汉奸,统治,学生,妇女,全部,生活,小组,通过,宣布,东西,人家,后来,共同,财产,居民,制造,当时,光荣,连续,山西,虽然,孩子,年来,知道,一样,参议,命令,结果,纷纷,儿童,以前,太岳,大队,老乡,了的,一片,身上,分钟,他在,不起,无理,伙计,给你,万岁,全场,并不,即将,好好,一群,南关,中间,皇帝,处长,头上,东大,前面,一口,实在,另外,强占,个别,终于,当了,母亲,军警,俺们,回民,减少,家人,不过,民政,愿意,老汉,人民,游行,给我,大车,罪恶,家的,一手,晋城,小孩,全家,去了,事情,实业,高级,厅长,打了,通知,行人,整个,不得,会场,潞城,不知,集结,著名,买卖,行了,父亲,反映,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