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52年01月07日:读了斯大林“十月革命底国际性质”以后 投稿:姜旭凤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黎锦熙这是一篇明确地说明客观世界根本转变的文章。读过之后,首先要把我们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错误看法从头检讨一番: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的认为是“改朝换代”,有的认为是改革政体(辛亥革命时)或打倒封建文化(五四运

电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亲爱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全体指战员:你们这一队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最勇敢的战士,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光荣称号,出现在朝鲜战场,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打击了帝国主义阵营强暴的侵略军队,保卫了祖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和平。这种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时时刻刻鼓舞着我们在海外的侨胞。我们决心以努力加强我们自己的工作,来积极支援祖国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今天,在巴黎中国学生会全体大会上,我们代表全体留法爱国同学,向你们致最崇高的敬礼。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九日巴黎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

九三学社中央理事

黎锦熙

这是一篇明确地说明客观世界根本转变的文章。读过之后,首先要把我们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错误看法从头检讨一番: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的认为是“改朝换代”,有的认为是改革政体(辛亥革命时)或打倒封建文化(五四运动时),以及没有认识抗日战争的反帝国主义反法西斯战争的性质,这一连串错误的看法,都应该根本清除。必须认识三十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就是和十月革命有同样的“国际性质”的,就是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真理来改造客观世界的一个伟大的实践活动。

我们精读这篇文章,就是要从理性上彻底“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同客观世界的关系”(实践论)。

这篇文章为着表明十月革命对于全世界革命运动发展的影响,指出了四个基本问题,我们可以把自己过去的(最近的过去)看法逐条检讨:

(一)十月革命冲破了世界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战线,而顺利地建立和巩固了一个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政权,剥夺了地主资本家的生产工具和资料,使变成社会公有财产。这就具体地击破“被剥削者非有剥削者不行,正如头脑和其他肢体非有胃部不行一样”的“旧理论”。我们过去虽相信将来是社会主义的世界,但总当它是理想世界,并不正面地重视苏联十月革命后所建立和巩固的新政权,不能真正地认识它就是这种理想世界的具体表现。因之对于那种已受“致命的打击”的“骗人的”旧理论总在徬徨迷惑中。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新政权,对于十月革命的科学真理更加证实,不能再没有坚定的信心了。

十月革命和以前所有的革命究竟有什么根本不同呢?“它的目的并不是以一种剥削形式代替另一种剥削形式,用一个剥削者集团代替另一个剥削者集团,而是要消灭任何人剥削人的现象,消灭所有一切剥削者集团,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我们现在既也建立了自己的新政权,就得巩固起来,特别要警惕:世界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在远东的战线被“冲破”了,它们是决不甘心的;因此,我们对于“镇压反革命”应该毫无疑义。新政权自身的任务,首先就在逐步“消灭任何人剥削人的现象”,我们对于“土地改革”就应该毫无疑义。

(二)十月革命打击了帝国主义后方和外藩,震撼了帝国主义在各殖民地和依赖国里的统治;先自己“以身作则”地在国内“实行了民族殖民地革命”,苏联“不是为着民族主义,而是为着国际主义”,“无产阶级除非同时解放被压迫民族,就不能解放自己”,所以先使国内各民族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平等,互相信任和亲近,这就大大地影响全世界殖民地和依赖国里被压迫民族革命运动的发展,截止了帝国主义“安然剥削和安然压迫殖民地依赖国的纪元”。过去一般中国人对于苏联一连串事实问题的误解和怀疑,只要读破此条,应该从根本上“涣然冰释”。

在这里,我们还可以就目前国际形势讨论一个问题,就是对于“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资本主义国家制度的和平共存”应当有个明确的具体的理解。十月革命既然“开辟了一个新时代,即世界各被压迫国家中与无产阶级联盟并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所进行的殖民地革命底时代。”这个时代延展到现在,资本主义国家所倚靠的殖民地,其革命斗争更加尖锐化了;在目前国际形势下,两种制度要怎样才有“和平共存”的可能呢?去年十一月在维也纳开的“世界和平理事会第二届会议”,在八项政治性的决议中,就有五项是解决这种症结的“区域问题”,议决了两项原则,就是“民族自决”和“撤退外国军队”,并主张“以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我们学习斯大林的“十月革命的国际性质”,读到这一条,似乎可以把这个国际纠纷最多而又关系世界革命原则性的问题,结合有关文件作个讨论,同时对于两种制度在什么条件下才可能“和平共存”,可以获得较明确而具体的理解。

(三)十月革命使整个世界资本主义存在本身都发生了问题,因为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而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大屠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由最高峰转入下坡路,走上腐朽和衰亡的过程,正当此时,一个大国把脱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事实具体表现出来,就加速了这个过程;同时一方面给世界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运动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公开的中心基础,使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围绕着这个中心团结起来,组成革命统一战线来反对帝国主义,所以,整个世界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基础从此根本动摇,不再能“安宁”和“稳固”,“补缀”无效,“比重”渐轻。十月革命实在是开了资本主义灭亡的新纪元。我们学习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的,对于这条应当能有深入而翔实的理解。但从一九五○年八月抗美援朝运动展开的时候起,一般人对于美国仍存在着错误的认识,那些因有亲美、崇美、恐美的思想而不愿“仇视”的现虽减少,但对“蔑视”和“鄙视”总还有些怀疑,还没有认清它已在走下坡路。再往前回忆抗日战争胜利时,我们对于美国的认识更完全错误,对于战后国际政治中两个基本方向形成的两大基本阵营的了解太不够,其实这两个阵营在这篇文章的第三条中已经分析得很清楚。这篇文章是早在一九二七年发表的,我们至迟在抗日战争时期(一九三七年以后)也曾看到的,当时竟漠然无动于中,以致到了抗日战争胜利时,竟如毛主席所说,“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的意义估计不足,将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见“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我们处在三十年来中国革命的过程中,就因为不了解这两大基本阵营的根本性质和对于我们的关系,不决定自己应站的立场,以致模糊了敌我的区别,早就犯了“极大的错误”;到抗日胜利时,错误的看法更加严重。直到解放后,抗美援朝运动展开,才从学习中渐次觉醒过来,今读此文,更该猛省。

(四)这一点更重要,即:马克思主义战胜了改良主义。这“又是‘智慧’中的革命”,在当时的苏联,则是工人阶级思想中的革命。一般改良主义者也可以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但对于反动阶级并不进行革命斗争,丝毫不肯设法促进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实现。像当时的社会民主党,表面上可“与马克思主义混合着”,但对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

“是没有任何危险的”。等到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无产阶级专政胜利了,他们的面前就隔着一道“深渊”,而且逐渐地跑入敌人的阵营,做了反动派的

“思想支柱”。所以列宁当时骂社会民主党“政治家”,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真正走狗,是资本家阶级在工人中间的代办”;“在无产阶级反资产阶级的国内战争中”,他们是必然会站在“凡尔赛派方面反对巴黎公社社员”的。

三十年来领导中国革命的中国共产党,建立在苏联十月革命以后,一开始就照着列宁的原则,直到现在,思想上和组织上都没有受到欧洲社会民主党第二国际的影响,也没有经过欧洲那样的资本主义和工人阶级在议会里和平斗争的时期,也没有欧洲那样的工人贵族阶级(据刘少奇同志一九四一年论党内斗争)。到了全国基本解放,革命胜利,反动政权被打垮的时候,社会上却留下一批站在反动阶级立场的知识分子——改良主义者。当我们没有精读这篇文章时,还不能感觉到自己正是斯大林同志所说的这第四点里头一路的人,虽然情况跟苏联的社会民主党之类不尽相同。列宁也说过:“一般改良主义底实质,就是只去鼓动实行那些不必消灭旧有统治阶级主要基础的变更,可与保存这些基础相容的变更。”(见列宁的“几个争论问题”)像我自以为三十多年来专心搞“中国文字改革运动”的,对于社会发展总起了些一定的进步作用,撇开了政治的立场而把“革命”和“改良”孤立地用在技术上和社会运动方式计划上;经过学习,才确认自己在历年的北洋军阀和国民党反动统治下,居然能够“和平相处”地进行文字改革运动,真是从头至尾不折不扣的“改良主义者”:明知这种“变更”是不成功的,那就是“失败主义”;假如这种

“变更”果然成了功,那就更是进一步的“帮凶”。特别是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任职也继续了三十多年,在九三学社组织活动以前,可以说,完全是替反动统治阶级服务,对于青年们起了很多的坏作用、恶影响,这是连“改良主义”都说不上的。现在我们应当深切地认识:中国的解放,就是马克思主义战胜了改良主义,这不仅是经济关系和社会政治关系方面的革命,同时也是“智慧”中的革命。

为什么中国革命在“十月革命”以后就变成了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因为“十月革命的胜利是人类史中的根本转变,……是全世界被剥削群众底斗争方法和组织形式、生活方式和传统、文化和思想体系中的根本转变。”而“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新民主主义的革命就是根据马列主义的科学真理,顺着全世界的这个根本转变而又适合中国国情的。

我们过去对于十月革命的性质认识模糊,因之三十多年来对于苏联和中国革命的正确方向认识也模糊,不了解或者不确信改造客观世界的科学真理,处在这三十多年的革命过程中,竟不分清敌、我、友,堕入改良主义,站到反动的阶级立场而不自知。现在惟有从头学习,彻底检讨,认清昔日之“我”就是今日之“敌”!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 周恩来副主席作重要报告 号召工商界人士积极参加反对贪污浪费的斗争进行自我改造
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筹备代表会议组织条例
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决定 展开思想改造的学习运动 目前以反贪污浪费反官僚主义为学习内容
美方理屈词穷竟捏造谣言以拖延和破坏谈判 我方揭穿美方欺骗世界人民阴谋 第四项议程小组委员会上我痛驳美方荒谬提案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黎锦熙这是一篇明确地说明客观世界根本转变的文章。读过之后,首先要把我们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错误看法从头检讨一番: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的认为是“改朝换代”,有的认为是改革政体(辛亥革命时)或打倒封建文化(五四运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黎锦熙这是一篇明确地说明客观世界根本转变的文章。读过之后,首先要把我们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错误看法从头检讨一番: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的认为是“改朝换代”,有的认为是改革政体(辛亥革命时)或打倒封建文化(五四运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九三学社中央理事黎锦熙这是一篇明确地说明客观世界根本转变的文章。读过之后,首先要把我们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错误看法从头检讨一番:过去对于中国革命的性质,有的认为是“改朝换代”,有的认为是改革政体(辛亥革命时)或打倒封建文化(五四运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3IQAU0LG.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52年01月07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姜旭凤)

资本主义土地改革战争胜利帝国主义世界和平十月革命团结起来于中国殖民地进一步全世界

巴黎中国学生会全体会员大会 电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大家来参加春节前后优抚工作的检查
优属模范刘德有
山西出现许多代耕工作的模范村和模范组
给志愿军叔叔做口罩
《读了斯大林“十月革命底国际性质”以后》扫描版PDF下载:资本主义,土地改革,战争胜利,帝国主义,世界和平,十月革命,团结起来,于中国,殖民地,进一步,全世界,一方面,第一次,还没有,理事会,民主党,毛主席,斯大林,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反动派,第二次,法西斯,的一个,资本家,共产党,国民党,中国人,制度,重要,改造,怎样,不仅,最高,还有,时期,相信,去年,到了,不是,外国,侵略,得到,之后,过来,我的,过去,就是,对于,这些,这个,不能,现在,和平,没有,有的,了一,因此,而且,基础,大学,方式,一条,变成,首先,主要,进步,一路,以及,远东,强大,了解,错误,也是,表现,新民,第四,看到,会上,必然,能够,伟大,失败,明确,阶段,目的,公开,检讨,今日,军阀,压迫,转入,应该,改革,因为,其他,学习,民族,青年,以后,抗日,革命,实现,获得,结合,指出,自由,一定,可以,已经,同时,建立,关系,活动,完全,决议,主任,目前,剥削,后方,主张,时候,打击,谈判,根据,严重,出来,展开,发表,情况,可能,第二,全国,领导,同志,敌人,主义,战争,方面,工人,思想,胜利,一切,分子,反对,解决,他们,美国,运动,解放,群众,我们,中国,组织,反动,起来,进行,自己,会议,生产,斗争,问题,地主,政治,消灭,世界,中央,彻底,什么,经济,继续,国家,力量,决定,统治,计划,封建,社会,国内,苏联,讨论,发展,经过,生活,军队,认为,实行,文化,开始,必须,影响,条件,中心,那些,理事,具体,深入,财产,政权,知识,当时,真正,形式,作用,联盟,技术,形势,国际,虽然,巩固,屠杀,服务,统一,任何,阶级,巴黎,最近,议会,认识,年来,一样,撤退,发生,事实,一般,特别,一种,以前,方法,所以,原则,组成,集团,更加,任务,第三,信心,或者,于中,决了,纠纷,并不,大地,正确,成功,形成,根本,打垮,转变,中间,区域,资产,战线,保存,脱离,真理,方向,为三,打倒,实在,专政,走狗,有关,危险,立场,将来,真是,存在,意义,留下,从此,欧洲,人类,减少,现象,传统,所有,工具,应当,时代,只要,基本,大战,战胜,中的,孤立,同样,战后,说明,逐渐,两大,不愿,这里,决不,整个,代替,估计,文件,促进,不够,科学,过程,正是,性质,一声,镇压,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