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30日:石塘人们的新生——新华社淮安通讯 投稿:吴伯行

淮安石塘区群众运动,本社前已有报导,这篇通讯系叙述群众运动后,人民如何选举政府、如何加紧生产的情形。——编者天大的喜事在石塘区这次减租惩奸运动中,许多大地主算退租帐时,因退不出粮,自愿以一部田地抵算,因此佃户获得了少数土地,这在大地主们是无足轻重的,

【本报长治讯】襄垣兴民村,在今年大生产运动中,创造了一种劳力合作社,以解决翻身后上升中农及贫苦农民生产劳力的缺乏。该村为襄垣生产模范村,往年全村劳力即感缺乏,特别是减租减息以后,新升的中农,和取得土地的贫苦农民劳力更为困难。为此,该村合作社特出资雇长工六人,并吸收附近村庄之短工参加,举办劳力合作社,使缺乏劳力的翻身户和上升中农,均可随时出资,向合作社雇用劳力,使生产能适时进行,所费工资,一般还较雇用短工为低。此种办法实行后,极受全村劳动人民的拥护和欢迎。

淮安石塘区群众运动,本社前已有报导,这篇通讯系叙述群众运动后,人民如何选举政府、如何加紧生产的情形。——编者

天大的喜事

在石塘区这次减租惩奸运动中,许多大地主算退租帐时,因退不出粮,自愿以一部田地抵算,因此佃户获得了少数土地,这在大地主们是无足轻重的,但在佃户却是件天大的喜事。

佃户们几十年来,不,甚至几百年,几千年来,就不曾有过土地,他们的父亲、祖父乃至曾祖,一直是种人家田的,正如许多佃户所说:“连登尿马子的地方都是主人的,也要包租。”

但是现在呢?许多佃户有了屋基,“登尿马子的地方”再也不是主人的了。

色桥西徐庄佃户们开胜利翻身大会,鞭炮连天响,花船高跷子浪过来又浪过去,他们热狂地为他们这件天大的喜事而庆祝。

“恭喜!恭喜!”佃户们一进会场,都拱手笑着互相道贺。

杨柳唐过去受苦弄了些钱,想买二亩屋基,但穷人是买不到田的,终于给地主刘鸿如垫价买去了。刘鸿如对他说:“你有命买田,无命买天!”(意思是说穷人有钱买田,但天下不是穷人的,田仍旧买不到的),这次算退租帐,刘愿以田抵算。

地主们给佃户做了新“契”,佃户们拿着新契都讨论着如何等到麦收下来以后到政府去“税”,他们把“契”当做一份珍贵的天书藏起来,有的佃户把“契”拿给这个人看看,又拿给那个人看看,逢人就说:“现在可翻身啦!”那些年纪大的老爷爷,激动地说:“我们那一世有过田的啊!”

他们第一次做主人

选乡长这在石塘区鹅钱乡还是从古到今第一次!

老百姓过去根本没听说过选乡长这件事,以为“乡长就是上面派下来的官。”

但在这次减租以后,老百姓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们想:“现在民主来了,人民自己要做主,要想彻底翻身,就要有老百姓自己的带头的乡长。”

八十几个代表,他们带着全乡人民的希望,带着一双锐利的眼睛,在舒大庄选乡长了。

代表们很多是妇女,她们今天特别高兴,因为她们也参加了选举。

代表们的眼睛像透视的镜子,钉住他们提出的候选人转,选那个好呢?

七个行政委员选出来了,是非常郑重地选出来的,其中贫农两个,抗属、士绅、工人、中农、富农各一个,赵必文做了乡长。

新选的委员站在台前忸忸怩怩的,代表们像看新娘子似的,贪婪的看着他们新选出的领袖,掌声与欢笑混成一片。

“你们以后要好好帮我们办事,”代表又当场对新选的委员提出意见,“要领导我们求得彻底翻身,有什么事不能独断独行,要通过大家商量,这是我们的希望”……

“我是个泥腿子(苏北土语,意即农民),大家既然选举我,我要给大家好好地办事。”赵必文代表全体委员接受了意见,说话脸红红的,像个大闺女:“以后希望大家多帮助,若我们有不对的地方,各位马上提出帮助改正,若对我们不提,害了我,也害了大家”。

代表们离开会场回去,走在路上还在谈,还在笑,因为他们今天是第一次做了主人。

下劲闹生产

石塘区邱大庄二十一个乡民,在二字沟挖沟,他们全是刚翻身的农民,他们想:“今年一定要栽秋,可不能像去年一样的荒下去”。

有些人站在沟底,有些人站在沟沿下,淤泥从沟底上用锹向岸上传送着,传送着,沟底的人裤管卷在膝盖上,两脚满是泥浆,像穿了一双长统乌黑的皮鞋。

他们在笑,他们在工作,心里的欢悦止不住从他们的笑声中泄露出来,温和的春风吹去了他们脸上的愁苦。

这条沟二年没有挖过,再不挖还想栽秧吗?

真的,二字沟的淤泥已积了二三尺深,这条沟是通过河的,每年两岸的田都是指望它的水呢!

“自从共产党来,”魏景元一锹把泥摔到岸上,“人民就有了日子过,领导人民翻身,领导人民生产,全是为人民啊!”

魏景元抹掉了头上的汗,望着紧靠邱大庄西边的西刘圩,他说:“听说刘圩子各家已订出生产计划,买猪、割草、挖沟、修车,预备下劲闹生产啦!”

“我们要走在头里下劲闹啊!我们邱大庄,挖沟还想带朵大红花呢!”魏景元是队长,他笑着鼓励大家,他们在大会上曾提出比较,谁好谁快就带大红花。

“头子沟和三子沟规定别的庄子挖,为什么,还不动工呢?”“我们闹好推他一把,不愁他不挖呢!”

金步云向南望了一望,忽然说:“喂马庄村也动工了,头子沟是马村负责的,”大家听他一说,头都抬起来向南望,果然从碧绿的秧浪上望过去,远远的沟沿上露出几个人头,一块一块的泥土正在规律地从沟底飞到岸上。

现在提到生产那个不高兴,现在大家苦都苦得有劲,大家看到马庄村也动了工,都兴奋起来。

“那个不高兴,现在苦也苦得有个盼头。”李凤英站在沟底下挖了一锹泥,她跟男子汉一样地在挖沟。

“好,三年以后,看我们这里是怎样的一个地方。”魏景元骄傲地说着,大家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一幅非常美丽的远景,他们都笑了。

傍晚太阳还有丈把高,大家坐在河岸上休息,抽着旱烟。

“今天闹好了三十丈了!”

“怎么样歇工吧?”

“不再闹一小段?”

“好,就再闹一小段。”

大家又跳下沟。几十个小孩子、大姑娘在麦田里抢着拔青草,准备回去作肥料,闹嚷嚷的远远地传来了一片欢愉的笑声。

捷克大选胜利结束 捷共荣膺首席大党 英共总书记波立特盛赞捷共胜利 意义重大将影响于意法国会选举
法国竞选运动展开 三大政党公开募集选举基金 社会党右派乞灵华盛顿
意大选行将举行 意共对选举深具信心能够满足人民的欲望
京都大学生举行大会 反对吉田反对政府 要求教育制度民主化
英索伦煤矿工人二千五百人罢工

淮安石塘区群众运动,本社前已有报导,这篇通讯系叙述群众运动后,人民如何选举政府、如何加紧生产的情形。——编者天大的喜事在石塘区这次减租惩奸运动中,许多大地主算退租帐时,因退不出粮,自愿以一部田地抵算,因此佃户获得了少数土地,这在大地主们是无足轻重的,

淮安石塘区群众运动,本社前已有报导,这篇通讯系叙述群众运动后,人民如何选举政府、如何加紧生产的情形。——编者天大的喜事在石塘区这次减租惩奸运动中,许多大地主算退租帐时,因退不出粮,自愿以一部田地抵算,因此佃户获得了少数土地,这在大地主们是无足轻重的,

淮安石塘区群众运动,本社前已有报导,这篇通讯系叙述群众运动后,人民如何选举政府、如何加紧生产的情形。——编者天大的喜事在石塘区这次减租惩奸运动中,许多大地主算退租帐时,因退不出粮,自愿以一部田地抵算,因此佃户获得了少数土地,这在大地主们是无足轻重的,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41OYTGA2.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30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吴伯行)

群众运动新华社第一次我们要老百姓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的一个共产党年纪

解决农民劳力缺乏困难 与民村创办劳力合作社 随时可以雇到短工,全村称便。
太行棉苗动锄 平、潞妇孩捉虫保苗形成运动
莒南区十余万群众 积极疏渠防止水患 苏皖区一分区筑堤近二百里
巨大浚河修堤工程未竣 大名邢台河泛成灾 冀南太行两行署进行急赈组织灾民生产自救
太岳新华日报著论 立即动员起来保卫边沿区的麦收
《石塘人们的新生——新华社淮安通讯》扫描版PDF下载:群众运动,新华社,第一次,我们要,老百姓,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的一个,共产党,年纪,怎样,接受,还有,有些,去年,不是,人们,但是,穷人,过来,过去,就是,这个,不能,现在,没有,有的,来了,了一,因此,正在,其中,怎么,情形,甚至,加紧,抗属,新生,下去,鼓励,民生,办事,苏北,看到,会上,这次,还是,他说,非常,下来,因为,贫农,以后,今天,获得,全体,一定,你们,许多,意见,领袖,通讯,出来,规定,领导,提出,大会,工人,地方,思想,中农,胜利,大家,帮助,他们,土地,工作,运动,代表,民主,政府,我们,起来,参加,自己,生产,翻身,委员,农民,地主,彻底,什么,准备,计划,讨论,妇女,今年,通过,人家,互相,那些,如何,麦收,头子,少数,主人,庆祝,孩子,她们,年来,选举,一样,希望,为人,发生,特别,开会,佃户,富农,行政,队长,负责,一片,自愿,那个,好好,根本,高兴,好了,头上,两岸,心里,眼睛,郑重,休息,一直,淮安,一块,终于,我要,听说,我是,一小,兴奋,比较,就不,以为,那一,人民,日子,回去,这里,去了,不到,乡长,候选,路上,会场,动工,父亲,马上,太阳,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