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1月22日:“戏还是不唱的好” ——杨主席和王村长的谈话 投稿:钱娟亨

毛茂春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村招待

从台湾远道赶至鱼台放下武器的蒋军十七师一四○旅旅长谢懋权,二八○团团长周觉,已于日前抵达晋冀鲁豫军区总部。在一间幽静而暖和的屋子里,记者会见了他们。谢旅长和周团长都光着头,围在火盆旁边,阅读此间出版的人民日报。他们戴来的宽边美式军帽,已远远的躲在门后的墙壁上了。他们说:“此次虽骤从暖和的南方来到天寒地冻的北国,但八路军一视同仁的亲切招待,和崭新的棉裤和棉鞋的发给,又使自己深深的感到温暖。”谈话中,我看着招待员殷勤的替他们换洗长满了虱子的衬衫,不由得想到这支远驻台湾的部队,在蒋介石火急的内战军令迫使下,所遭受的灾难:他们由台湾开到鱼台,昼夜行军,半个月来官兵早已疲惫不堪,但蒋介石的军令,却是火速增援金乡,进攻常胜将军刘伯承司令所统率的人民解放军,结果战斗只进行了八小时,一四○旅全体官兵就遭致了无谓牺牲和全军覆灭。想到这些,谢旅长是很愤激的。他说:“十二月十九日,我们由台湾奉命回国,原想是和国内的部队换防,那晓得部队星夜开抵徐州后,上级即命令我们把家属撇下,部队继续北上,归方先觉指挥。这时大家才明白是参加打内战,全体官兵的心情顿时冷了。”“而最痛心的”,谢旅长说:“当我们在石屯(徐州附近)集结时,已经是离开徐州的

毛茂春

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

村招待所的同志给拿来柴,杨主席的警卫员把火生着,饲养员和别的几个同志都烤起火来。警卫员放亮了嗓子给杨主席说:“把衣服脱下来换一换吧!把鞋也烤烤!”杨主席说:“这不要紧,还是先找村干部谈一谈吧!”

村长来了,他的名字叫王强,他说话的声音很响亮,正适合杨主席听。

王强并不知道和他谈话的是谁。杨主席很详细的问着村里的情形,还问到这会老乡一天三顿吃的是什么饭。王强从敌人统治说起,说到咱们的军队解放神头岭,群众翻了身,直到搞生产、运输,全村赚了大洋二百多万元,买了十一架轧花机………越谈越高兴,高兴的发出哈哈的笑声。

王强说:“微子镇和周围四五个村子翻了身,都叮帮叮帮的唱戏;这村的群众都说:光他们能唱!?咱也唱。翻了身啦,赚了钱啦!还能不好好乐一乐?黎明剧团要从这里路过到府(潞安府),我们已和他们订好了,戏价三万块,不是下雨时今天就唱呀!”杨主席仍然是笑嘻嘻的,两眼盯着王强,但是额上却轻轻地集起了些皱纹。这时候他轻轻地开口了:“戏还是不唱的好。你算一算吧!戏价三万块,连吃带喝又得三万块吧?这村唱戏别村一定要来看,差不多就得家家待客,待客又得吃好的,这又得三万吧?你想:这十来万拿去作运输又能赚多少?”王强说:“老百姓见别村唱就非唱不行,要不是翻了身吧,谁还有这心思!?”杨主席说:“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就说:咱们要和别村竞赛生产。竞赛节约,不要竞赛唱戏。等咱们自己搞起了村剧团,再好好唱。现在他们唱戏,我们去看看就可以乐了。我们把这笔款拿去生产、生产、再生产,等大家丰衣足食的时候,那就真乐了。让大家想想看那个合算?我想:你给大家好好说一说,要从远处着想才对。”王强满口接受。

杨主席又笑着说:“这是我个人意见,如果大家一定要唱,那也就算了。你不认识我吧?我姓杨,你把我的意见给大家说一说。”

说到这里,王强不自然起来,他立起来看了一下墙上的一张边区政府的什么布告,然后带着一种惊奇的样子说:“啊!你是杨主席吧?”杨主席笑了,屋里的人们都笑了。王强说:“这………咱就不知道,看着实在和民校挂的那像一样,可是没敢说。我给你去做点面吧!别吃这小米闷饭啦!你看这下雨天,连些豆腐也割不上,……”他把最后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大家让他还是坐着,他刚坐下又站起来。他的话停止了,杨主席说:“不要这样,我吃这个就好,我和大家一样,大家吃啥我吃啥,再说,拿上米票兑面是不允许的,执行制度应该从我先执行起。”

鲁南我军收复枣庄 蒋军五十一师被歼 赵鎛滕县人民大力支援前线
蒋美布置“和谈”新骗局 全国人民当嗤之以鼻 解放日报发表社论痛斥
破坏停战令的责任 完全在于蒋美两方 中央社妄图狡辩推卸,新华社记者列举事实予以痛斥。
蒋方压迫长春中共人员 我提严重抗议
莫斯科少共真理报 同情中国学生运动 东北妇女领袖电慰沈女士

毛茂春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村招待

毛茂春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村招待

毛茂春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村招待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43M180QM.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1月22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钱娟亨)

老百姓村干部制度接受谈话不要还有可是去年到了不是

访谢懋权旅长和周觉团长
安阳蒋家官员 到处拉卖壮丁
抗议美军暴行声援爱国运动 太行文联发起签名运动
张秋各界三千余人 隆重追悼哈里逊 阿克瑞先生说:“哈大夫安息在他最心爱的地方,他可以瞑目了!”
冀南银行贷二十万元 组织浮山灾区生产 二百余户无粮灾民得救
《“戏还是不唱的好” ——杨主席和王村长的谈话》扫描版PDF下载:老百姓,村干部,制度,接受,谈话,不要,还有,可是,去年,到了,不是,多少,人们,但是,竞赛,我的,这样,这个,现在,他的,来了,了一,剧团,情形,还是,他说,曾经,招待,村子,好的,下来,应该,如果,今天,最后,一定,可以,停止,意见,一天,时候,同志,敌人,大家,主席,他们,解放,群众,政府,我们,起来,边区,自己,生产,什么,统治,全村,军队,执行,节约,村里,山西,村长,认识,据点,知道,一样,一种,运输,咱们,老乡,家家,然后,那个,给你,并不,好好,高兴,好了,解释,实在,和他,容易,自然,就不,警卫,走了,仍然,小米,衣服,这里,是我,周围,潞城,能不,允许,声音,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