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5月12日: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胡宗南 投稿:段环泽

新华社记者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

【本报太岳九日电】屯留二区克服怕发财思想,生产运动蓬勃发展。春耕开始时,领导上发现群众普遍的存有“怕差务”、“怕发财”、“怕互助不自由”、“重副业轻农业”的思想障碍。针对此种情况,采取了以下办法:首先进行差务的整顿;王庄、曲庄等村,除成立后勤委员会整顿差务领导生产外,并对优军代耕做了新的规定:凡无劳力、畜力之军属所有土地全部代耕,而有畜力或人力之军属,接每个全劳力扣除耕地十五亩,每头甲等牲畜扣除二十亩,乙等扣除十五亩,剩余之土地每亩全年优待人工四个,畜力一个。军属如能节省应优待的工,可向村公所兑米。应用这些办法,曲庄较往年节省优军劳力一半。全区经深入宣传组织起来,大部妇女儿童均参加主要劳动,各村参战民夫走后,丝毫未影响生产。其次是解除“怕斗争”思想。此种思想主要存在于中农间。路村中农杨九祥去年怕斗争把毛驴也卖了,庄稼马马虎虎种上,村干部召集了个贫雇中农“表心会”,大家“当面锣鼓对面敲”,把问题提出解决了,才都歇心闹生产,杨九祥重新买了一头驴。在互助上提出自愿结合,自订制度,等价交换等口号,群众才打破互助不自由的疑虑。曲庄五天组织了五个互助组,参加人数占全村百分之八十以上,路村、碛石等十二个村都是如此组织起来的

新华社记者

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在占领延安时,蒋介石着实高兴了一番。三月召开的国民党三中全会,还拍了一个“嘉奖电”,把胡宗南捧得上天。然而不到两个月,事实证明蒋介石所依靠的胡宗南,实在是一个“志大才疏”的饭桶。

从蒋介石背叛大革命开始,胡宗南一直是蒋介石的内战工具。靠了打内战,胡宗南成了蒋介石的“得意门生”。蒋介石对他的信任甚至超过陈诚。但是胡宗南在内战(以及“抗战”)中却总是打败仗,是有名的“常败将军”。一九三二年至三三年,胡宗南在鄂豫皖首先出马与红军作战,立即被徐向前、蔡升熙、陈赓等将军所部的人民军队击败。一九三五年在川陕甘边作战时,又曾被红军一、四方面军困于川西北的松潘地区,几乎全军覆没。一九三六年陕甘边山城堡之役,胡军又被红军消灭了一个旅。这是十年内战中的最后一仗,胡宗南随红军转战数千里,一直以红军手下一员败将的资格充当红军的运输队。

抗战后,胡宗南的第一军在上海愚笨地损失殆尽。以后日军进攻南京,胡宗南逃到浦口。一九三八年防守平汉南段之信阳一带,又是连战连败。从此躲入潼关,远离抗日战场,徘徊陕甘宁边区门外。直至抗战末期(一九四四年)汤恩伯在河南惨败,洛阳等地所谓“第二线”的胡宗南军,又是一触即溃,望风而逃。

从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后,到现在十个年头,胡宗南一直躲在西北,专门压迫人民制造内战。他曾经发动了五次反共战争:第一次于一九三九年夏,向我关中解放区进攻,先后侵占了淳化、枸邑、正宁、宁县、镇原五个县城,诚为抗战中挑起内战的第一人。第二次于一九四三年七月向鹿县进攻,立即受挫败退。一九四四年第三次向关中进攻,又败于爷台山。一九四六年第四次进犯关中,但亦被击退。今年三月的倾巢进入边区,是第五次了。这次规模较历次为大,动员其嫡系部队二十个旅,还配合宁夏、青海、甘肃、榆林等非嫡系的十一个旅,共达三十一个旅之众。胡宗南不自量力的企图捕捉中共首脑部与西北人民解放军主力,还大言不惭对记者团说什么“建设”延安。现在坐在延安的胡宗南,对于这一次军事冒险滋味大概会尝到一些了。单在陕北,胡宗南两个多月内牺牲了四个旅长,一死三俘,被消灭了三个旅(三个旅部,四个整团,一个保安团,另个整营。其他零碎消灭敌五千人以上不计),平均约二十天被歼一个旅。至于晋南,胡宗南一年多经营已经大部完蛋了。其老巢关中则空虚万分,随时可以发生巨大变化。

胡宗南是决心拿西北起家的。西安事变后胡宗南即乘机把持西安,从此不肯放手。抗战初期虽曾一度调至东战场,但接连三次惨败后,他又赶快钻进潼关,再也不肯出去了。

在胡宗南的心目中,西北五省(陕、甘、宁、青、新)都是他要霸占的地盘,山西也在其范围之中。故过去蒋介石在西北的大员如朱绍良、蒋鼎文之流,对于胡宗南都是支配不动的。蒋介石派这些人的目的,也是为了掩护胡宗南的成长。

胡宗南要作西北王,他首先要消灭的并不是共产党,因他已经深深尝过“剿共”这“长期苦刑”的味道。他首先要消灭的还是陕西的杨虎城、高桂滋,甘肃的邓宝珊、鲁大昌,青海及甘肃西北走廊的马步芳、马步青,新疆的盛世才,宁夏的马鸿逵。这些人没有不吃过他的苦头的。杨虎城将军旧部已弄得支离破碎,盛世才、鲁大昌已根本垮台,邓宝珊空守榆林,等于充军沙漠;高桂滋的部队已被改编,马步青的部队已被充军新疆,永远不得回来;马步芳被逼缩回青海。只有马鸿逵、左协忠占点地位便宜,还保持苟延残喘的局面;不过胡宗南已把他们的得力部下分化收买,马鸿逵、左协忠也不是那样自由自在了。

胡宗南之图新疆?为时已久。他培养回教徒杨德亮的用意在此。当盛世才公开背叛新疆人民向蒋介石投降时,胡宗南乘机派了李铁军、杨德亮两军先后开入新疆,逼走了盛世才。胡宗南正洋洋自得,那知已逼成新疆西北一带的民族自卫战争。李、杨两军连战皆北,几乎全军覆没。于是胡宗南的左手便断在玉门关外。

胡宗南心目中自命是“蒋介石第二”,西北还不是他最后的目的,只是他的起点。因此日本投降后,他的野心转向华北。他把基本部队第十六军伸入北平,第三军控制平汉与正太交叉点之石家庄,而以其最精干之第一军及第九十军(现均改师)控制晋南。一军、九十军调回进攻边区后,还将三十师三十八师留在那里。成为进可以制平津,退可以夺阎锡山之太原的形势。胡宗南的野心甚至在一个时期扩展到东北。他原想作西北、华北、东北三北之王。蒋介石把杜聿明调去东北,曾使胡宗南极为伤心;但更伤心的是他连华北王也做不到。现在平汉、正太、同蒲都被解放军控制,他的右手又切断在黄河以东了。

胡宗南靠扩充吞并起家,内部派系复杂,而蒋介石的阴险权诈也毫不例外的为胡宗南所承袭。胡宗南虽然是黄埔正牌,但他却最怕陕西黄埔自成一系。在这方面他不仅与杜聿明、关麟征(均陕西人)有矛盾,而且对董钊也极不放心。他把董钊的第十六军调到华北去,却把自己的嫡系第一师及九十师要董钊去带领。至于杂牌则全遭胡宗南分化解体。过去的十七路军即曾被其分化;后来由孔从周将军率领举行了反内战起义。高桂滋的一个军初被改编为师,再改编为旅(八十四旅);对于这个旅还不放心,又将其中一个团调到山西运城,另一个团则被调到陕北。刘茂恩部下的一个军也被其缩编为师(十五师),再缩为旅(六十四旅)而另以胡之一三五旅(现已被歼)编入该师,实行监视。榆林之邓宝珊部队更被调得稀烂。最近胡宗南深怕邓部“作战不力”,又空运两个团到榆林,并且把邓部由榆林城内赶出城外。

由于胡宗南对于西北人民的横征暴敛,过去几年中陕甘各地民变蜂起,这一民变曾一直发展到胡宗南统治最强的陇海线上。这种潜伏的仇恨,一旦当胡宗南失败就会立即喷发出来。那时不仅陷身边区的胡军难得逃脱歼灭之网,其后方的老巢亦必为此种喷发的仇恨怒火所烧尽。

胡宗南“西北王”的幻梦必将破灭在西北,命运注定,这位野心十足、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常败将军,其一生恶迹必在这次的军事冒险中得到清算。而这也正是蒋介石法西斯统治将要死灭的象征。

晋南我军打下茅津渡 平陆外围肃清残余之敌七百多 垣曲蒋伪北窜遭夏县民兵截击
正太线阳泉寿阳大捷证明:人民解放军无坚不克 阎日军联防也不顶事
“踏雷先锋”徐世昌梦想不到就回了家
微山湖西游击区我获战争主动
晋南七百解放战士自动要求参加我军

新华社记者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

新华社记者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

新华社记者蒋介石的最后一张牌——胡宗南,现在在陕北卡着了;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胡宗南现在是骑上了老虎背。蒋介石培养胡宗南作他的忠实走狗、恶毒爪牙已经廿多年了,满心希望在最困难时用他来救驾;蒋介石在走头无路之后决定打延安,才使用了胡宗南的全部兵力。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48AMYX2A.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5月12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段环泽)

陕甘宁边区自卫战争人民军队胡宗南保安团新华社第一次解放区蒋介石解放军阎锡山

屯留二区排除生产障碍 突击下种造成热潮
武乡四区一类村 复查完成开展大生产 士敏六区复查中树立发家思想
清丰大张庄组成生产队 分果实不误下种
鸡泽小寨翻身农民 全数互助犁地下种
左权七区农民普遍参加互助 突击种地千三百亩
《志大才疏阴险虚伪的胡宗南》扫描版PDF下载:陕甘宁边区,自卫战争,人民军队,胡宗南,保安团,新华社,第一次,解放区,蒋介石,解放军,阎锡山,他们的,第二次,法西斯,的一个,共产党,国民党,掩护,不仅,规模,控制,战场,时期,投降,不是,上海,但是,损失,放手,得到,之后,只有,过去,对于,这些,这个,现在,没有,他的,等地,以上,由于,了一,为了,因此,而且,其中,决心,带领,第十,首先,黄河,甚至,以及,随时,使用,进入,也是,三次,内部,第四,收买,河南,依靠,经营,八师,这次,失败,还是,目的,嫡系,培养,公开,曾经,先后,华北,于是,事变,太原,压迫,抗战,其他,召开,民族,作战,平均,以后,抗日,企图,起义,主力,建设,革命,动员,最后,自由,立即,可以,已经,南京,兵力,举行,后方,一带,超过,北平,占领,出来,第二,配合,部队,战争,方面,发动,进犯,东北,内战,延安,边区,自己,路军,进攻,地区,消灭,什么,侵占,军事,决定,统治,歼灭,各地,清算,发展,全部,记者,日本,中共,第一,今年,实行,将军,一次,开始,西北,民变,后来,那里,回来,旅长,制造,长期,证明,晋南,西安,形势,击退,山西,虽然,最近,成为,困难,希望,县城,发生,事实,大部,所谓,运输,第三,牺牲,一些,日军,地位,根本,教徒,高兴,出去,以东,嘉奖,城外,几年,实在,打败,走狗,改编,一直,复杂,于一,从此,全会,不过,只是,工具,六军,平津,正太,走了,陕甘,人民,基本,中的,战后,红军,家的,不到,并且,十天,全军,第五,不得,陈诚,那时,杂牌,然而,永远,局面,范围,保持,成一,所部,矛盾,正是,忠实,率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