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0月13日:邢市解放周年一周间 投稿:魏慧致

牛信几天前,往往在深夜,还能听见练习扭秧歌的锣鼓声响,使人体味着市民的光景,真和一年前大不相同。在敌伪统治着这座城市的日子里,曾经当过邢师教务主任的王先生,二十四日吃早饭时,对我说:“去年,真不知道八路军是干啥的,都怕得很,一个邻家的老人叫我穿新衣服

【本报长治十日电】太行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将军,日前由前线返抵军区,太行新华分社记者,于六日趋谒,叩询太行前线战况。秦将军当即发表谈话如次:八月初太行军民展开自卫作战以来,均获辉煌战果,其中先后进行较大战役三次,即八月三日至七日的孟县战役;三日至二十五日的正太战役;二十日至二十二日的辉县战役。(一)孟县战役:孟县本为我反攻后从敌人手中夺回来的地方,蒋军竟违约于元月十四号抢占白坡、冶戍两地,以作其进攻我整个豫北的桥头堡垒。并东西扩展了二十多里,向北扩展了十里,占据了河岸及山地五六个村庄,七、八月来强征民力,修建了二百多处堡垒,挖了许多封锁沟墙,建筑成以白坡为核心、以山地防线为外围的强固桥头堡垒。该地蒋军原为九十军五十三师,七月中旬,该部调往进攻我中原军区后,由三十八师之十七旅(原为师)接防,加上伪军张伯华部,总兵力三千多人。我们为了打击顽军蚕食,配合各解放区自卫作战,乃发动自卫攻势,采取了釜底抽薪,摧毁其主要据点,包抄其沿山碉堡。在三日晚开始时,我们东西两线主力部队,以迅速突然动作,突破缺口,猛攻其冶戍、白坡旅团部指挥机关;四号晚,打进冶戍、白坡,俘其十七旅副旅长,攻克了店上、清庄、横涧、顺涧等主要据点;其山地防地

牛信

几天前,往往在深夜,还能听见练习扭秧歌的锣鼓声响,使人体味着市民的光景,真和一年前大不相同。在敌伪统治着这座城市的日子里,曾经当过邢师教务主任的王先生,二十四日吃早饭时,对我说:“去年,真不知道八路军是干啥的,都怕得很,一个邻家的老人叫我穿新衣服去接八路军,我去了,被民兵怀疑我一定不是好人。”而现在呢,心头的阴影早连半丝儿也不存在了,他作了邢师的校长,还兼着庆祝邢台市解放一周年劳军委员会的委员。

的确,在真正属于人民的军队,还没涂抹掉人民对旧日敌伪或军阀军队那种错误观念的时候,人民的军队和人民之间会存有一些隔阂的。二十五日下午,四区南头村李村长在他家门口就说过这样的话:“全村的群众都翻身了,有地种,有房住。可惜,刚解放的时候,群众不了解八路军,没展开斗争,叫几个汉奸恶霸逃跑了。要是现在,有多少恶霸、汉奸、地主,也会被斗掉的。他们是永远回不来了”。是的,地主、汉奸、恶霸是永远回不来了,因为人民和人民的军队结合在一起,谁也无法战胜。

四四年的初夏,在重庆的民族路,我亲眼看见市民们的募捐行列过来了,川盐银行的老板叫仆役抱了一元的单张法币从洋楼的顶上层撒了下来,让满街的市民弯下腰,一张一张的拾起,好象在跪拜谁似的。现在,在邢台,正发生着和蒋管区完全两样的事情:医生吴梦林和他的老婆竞赛劳军,男人捐一千,女人拿出长期积蓄的五百元;一个卖油条的老太婆也捐了一千元;街头黑板写着花市街同兴李拥军十五万元,……

一周来,我们很多时间用在各个大街小巷和一些群众汇聚的公共场所。我看到西关街的群众组织得好,每一个秧歌队在那里表演过了,他们便大伙集体讨论秧歌的内容。我看到有人在邢市农校农业展览的批评簿上写着:“请到农村中展览。”我看到市府门前的照片展览室里,有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太婆指着毛主席的像片对儿媳说:“看呀,看咱恩人毛主席的脸像,就是好人!”又有一个年青小伙子指着平汉战役缴获的一大堆美国武器说:“叫老蒋来吧,又来给咱送枪炮啦!”还有,在纳凉园的宣传棚下,我听见一个朴实的庄家汉问一个小宣传队员:“美国比日本坏的多狠?”在市商联会的土货展览室里,在郭镜兴新近发明成功能纺二十二支线的纺线机旁,我听见一个中年妇女向观众又兴奋又愉快的解释着:“俺是穷工人,可穷的很,他(郭镜兴)做了几次,都失败啦!要不是民主政府帮助,自己没钱,一辈子也发明不了纺线机。政府借给九十万作本钱,区上还说,做吧,赔了我贴补你,他才做好这一架机子。”在南城门底下,有两个年青的妇女显然是出于意外的相遇了,我听见其中的一个说:“俺婆子不打我了,从解放以后,她一直没敢打我,我来街上,她也不管啦!”还有,北大街店员工会编演的“店员难”,中国大戏园改编又演出的“血泪仇”,南关商场邯郸大众艺术研究会说书班自编自唱的“大斗胡同公”,使我懂得了人民创作能力的高强。同时,最值得宝贵的人民文艺的创作过程被我在一个夜晚无意中学到了。那时,夜已经很深了,我经过文庙附近的一条小巷,黑暗里有一堆人又说、又唱、又笑,起先不明白是干啥的,后来才知道是群众在集体创作秧歌小词,一个人一面编一面唱,其余的人是听众也是批评家,谁听着那一句不合适,提出意见来修改,直到大家都同意了,才继续的编下去,唱下去。

邢台市解放才一年,虽然仅仅是一年呀,人民的思想和从前已完全不一样了。让反动派在白天做着扭转历史的梦吧,人民是很尊重现实的。人民知道解放前的生活不能和现在相比,在解放前,乡下人担来的粮食,非在粮行不能卖,现在,只要往大街的路边一放,随便买卖,不出佣钱,没人干涉;在解放前,穷人们生了婴孩,养活不起,便偷偷扔掉了,现在,足足有一年的样子,北关孤儿院没有拾过一个弃婴;在解放前,不管进出城门,不管街上行走,随时都会遭遇祸患,现在,太自由了,太自在了。假如,有人要把解放前的日子带还市民,市民将怎样办呢?李副市长三十日在庆祝解放支援前线大会对万余市民说的一句话:“全市的捐款已达一千万了。”这就是人民的力量。这就是很好的答复。

保国公布新宪法
日本社会党开全代大会左右派斗争空前激烈
响应美军退出中国运动 延安万人举行大会 要求美军退出中国去要求蒋军退出侵占区
让蒋贼多吞一颗炸弹! 我军暂时放弃张垣 今后将更可行动自如痛快歼敌
太行军区发言人 揭露美方借名调处制造烟幕助蒋进攻

牛信几天前,往往在深夜,还能听见练习扭秧歌的锣鼓声响,使人体味着市民的光景,真和一年前大不相同。在敌伪统治着这座城市的日子里,曾经当过邢师教务主任的王先生,二十四日吃早饭时,对我说:“去年,真不知道八路军是干啥的,都怕得很,一个邻家的老人叫我穿新衣服

牛信几天前,往往在深夜,还能听见练习扭秧歌的锣鼓声响,使人体味着市民的光景,真和一年前大不相同。在敌伪统治着这座城市的日子里,曾经当过邢师教务主任的王先生,二十四日吃早饭时,对我说:“去年,真不知道八路军是干啥的,都怕得很,一个邻家的老人叫我穿新衣服

牛信几天前,往往在深夜,还能听见练习扭秧歌的锣鼓声响,使人体味着市民的光景,真和一年前大不相同。在敌伪统治着这座城市的日子里,曾经当过邢师教务主任的王先生,二十四日吃早饭时,对我说:“去年,真不知道八路军是干啥的,都怕得很,一个邻家的老人叫我穿新衣服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5H283HJH.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0月13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魏慧致)

支援前线在一起毛主席委员会八路军反动派的一个这样的日下怎样集体

太行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将军 纵谈太行两月自卫战概况
各村群众热心照顾 阳城荣退军人欢欣安家 积极参加生产练武群众更加爱戴
文教简讯
千里跋涉寻求真理 新疆成都学生抵太行 对解放区民主自由至为赞佩
明确土地改革方针 炉耳庄清算迅即获胜
《邢市解放周年一周间》扫描版PDF下载:支援前线,在一起,毛主席,委员会,八路军,反动派,的一个,这样的,日下,怎样,集体,还有,去年,到了,不是,多少,人们,竞赛,老蒋,过来,周年,就是,不能,现在,主政,没有,他的,来了,了一,其中,一条,银行,农业,一周,随时,秧歌,老婆,了解,下去,错误,北大,也是,公共,劳军,看到,有人,四区,失败,管区,大众,重庆,曾经,军阀,好的,内容,下来,因为,粮食,民族,以后,结合,自由,一定,宣传,邯郸,已经,同时,完全,意见,主任,时候,研究,缴获,战役,展开,武器,提出,大会,工人,先生,思想,大家,帮助,他们,美国,民兵,解放,群众,政府,我们,中国,组织,自己,翻身,斗争,委员,地主,继续,力量,汉奸,统治,全村,讨论,妇女,一面,经过,生活,军队,日本,工会,恶霸,后来,那里,老太,同意,长期,真正,文艺,庆祝,男人,虽然,村长,干涉,市民,知道,历史,一样,发生,农村,邢台,时间,城市,一些,批评,附近,市府,演出,值得,逃跑,之间,不起,明白,成功,校长,不管,市长,南关,医生,大街,解释,改编,从前,联会,一直,显然,往往,存在,老人,练习,兴奋,进出,修改,答复,那一,创作,人民,只要,队员,衣服,战胜,法币,家的,女人,日子,无法,中学,我在,去了,事情,看见,土货,那时,一大,永远,买卖,捐款,得了,街头,听见,观念,过程,表演,我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