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2日:幼儿之家 邯郸“福利托儿所”访问记 投稿:梁霭霞

到幼儿之家去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拜访了邯郸北门外的“福利托儿所”。当我轻轻推开栅门,通过一段孩子们的游戏场之后,在右面的耳室里便见到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另外几位同志,他们正忙着筹划所里新的建设。我纵目四望,院子里的秋千、滑梯、摇船,屋子里

白面一斤四三.○○小米一斤二七.○○玉米一斤二○.○○黄豆一斤二四.○○大米一斤五六.○○净棉一斤三○○.○○土布一尺五○.○○白洋布一匹一四○○○.○○毛巾一条一八○.○○海盐一斤四二.○○火柴一包一五○.○○煮青一厘一○四○○.○○猪肉一斤一二○.○○煤一斤三.六○

到幼儿之家去

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拜访了邯郸北门外的“福利托儿所”。

当我轻轻推开栅门,通过一段孩子们的游戏场之后,在右面的耳室里便见到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另外几位同志,他们正忙着筹划所里新的建设。我纵目四望,院子里的秋千、滑梯、摇船,屋子里的桌椅、板凳……一切都是那么矮小伶俐得可爱。这些家具的主人,现在是四十个二至六周岁的幼儿。听说,不久将要增加到一倍,以后,还要增设乳儿班,甚至一直扩大到能收容所有的幼儿。让我们热情地期待着这么一天吧。

我去的前几天,有一部分小孩害麻疹病,没有害麻疹的,大多由父母暂时领回去,现在才陆续送来。小孩虽然不多,却到处都是他们的声音,一群幼儿围着叫“姐姐”的那个小女孩,听说是他们幼稚班(三周岁至六周岁)的班长,她把一个跌倒的幼儿搀起来,便又温文地坐在屋角里,愉快地哼着小曲。在她下面有三个小组长,每个组长带领三个组员,“这也是从摸索中想出来的办法”,周所长解释着说。他们三月初创办的时候,小孩少,好管理,后来孩子们越来越多,便不好办了,不是吵架,便是睡懒觉,甚至砸玻璃、乱撒尿。想来想去,便想出这个编组,比赛的办法,孩子们真高兴极了,谁都愿意把“一朵朵红花挂在胸前”,都学乖了。小琳过去好睡懒觉,现在当了小组长,不睡懒觉啦。不讲话的小磊也讲话啦。继华自动替婴儿班的小弟弟,小妹妹们穿袜子,也肯在大家面前唱歌跳舞啦。怕上课的建国,现在一听到钟声,便尖着嗓子喊:“上课罗!”要撒尿的时候,便规规矩矩地站起来说:“报告,我要上茅房!”……这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从小便养成一种团结互助爱群的习惯,在未来人民的集体事业中,毫无疑问,他们是会起到更大的作用的。

在战争中生长的孩子们

这里的幼儿,有着所有敌后解放区孩子们共同的特点,都是在战争和灾难中孕育生长的。并且他们的父母过去在炮火下坚持了抗日斗争,现在也还是全心意地献身在人民和平民主的事业里。就单就一般的人道观点来说,也要求社会首先把这批幼儿养育好。

当我们走到后院的幼儿食堂门口(现在是十三个害麻疹幼儿的隔离室),已经开始恢复健康的孩子们,都争着把脸贴到玻璃窗上,睁大着眼睛在看我们。经过医生的允许,我们推门进去。五周岁的黎洋,坐在装着栏栅的小木床上招呼着黎指导员说:“妈妈,这是谁?”经过他妈妈的介绍,小黎洋马上就很亲昵地“杜叔叔,杜同志”地呼唤着我。还问我知不知道他伯伯,他伯伯为什么不来看他等等,他母亲说:“伯伯在东北,国民党正打他们呢!”小黎洋便不高兴起来了,努着嘴说:“国民党,真坏蛋!一心一意打内战!”这五周岁的小生命,却已渡过敌人六七次的大“扫荡”和奔袭,又曾在游击区里渡过了严重的荒年。他出生的时候,母亲吃着黑豆,没有奶喂他,才六天便碰到敌人的“扫荡”,那时父亲忙着指挥队伍打仗,只丢下劳累的母亲把他藏在冀西的大山里,渴了便喝着坑里的臭水,这样,小孩子便开始发起虐疾来。四三年大灾荒的时候,还害过一场黑热病。打罢仗,母亲又要照常的忙碌着工作,孩子便从炕上跌下来,哭饱了又睡去,弄得混身是土。……小黎洋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生长起来的。他的小邻居红骑,也和他有着同样的经历。现在小红骑还能模糊记得,敌人四三年五月的大“扫荡”,奶娘被杀死了,他和姐姐(奶娘的女孩)躲在柴里,敌人晃着刺刀咕噜噜地吼叫,却没有找到他们。后来便随着爸爸和妈妈,在长治敌人老顶山据点附近住了一年半,认了四个干娘,敌人出发的时候,爸爸和妈妈都打仗去了,留下小红骑跟干娘过活。……

说着说着,一个孩子闯进来了,所有的小孩便都齐唱起来:“小东平,真捣蛋,打了玻璃还不算………”。这是一纵队陈司令员的小孩,严重的年份里(四一年六月),他生长在动荡的冀南平原上,使他养成一副粗野放任的性格,这责任固然在于残暴的日本法西斯身上,但是过去终于是过去了,对于这些受尽摧残和折磨的功在国家民族的干部孩子们的抚育,应该是大家的责任,这问题长久地在我脑子里萦绕着,今天已开始得到解决。并且,我坚信在我们民主政府和大家支持下,我们解放区的保育事业,将会大大地发展的起来。

纯真的呼喊

在托儿所里,有一件事使我不敢多问,也不敢多去想它。真的,谁敢相信在这些天真无邪一式一样地跳跃着的幼儿里,还有什么不幸呢?然而,现实却是那样地残酷无情!在抗日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我们可以不多提了,但是抗战胜利后的今天,国民党反动派却用内战的炮火,强夺去孩子们的双亲!理性驱使我,要为孩子们作一次纯真的呼喊:“我们不要内战!我们不要内战!!”三周岁的李小中,每当看到他妈妈的时候,联想到他爸爸,母亲便含泪地告诉他:“爸爸是国民党反动派杀死的!”这个永恒的仇恨,已经深深地刻划在这稚小的心灵里!现在国民党反动派内战的炮火,正对准东北、中原和豫东………好多孩子们的父亲,就在那里,让我们再替孩子们作一次纯真的呼喊:“我们不要内战!我们不要内战!!”

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托儿所其他的工作同志,好几次都谈到这个问题,并且表示她们愿意为革命后代的保育事业而献身。关于这,我在太行保育院那里也听到过同样的表示。因为她们都是从战争与灾难中过来的母性,她们懂得保育事业的重要,也会把这工作作得很好。而她们只有一个要求:除政府定额经费外,希望各方面多多给予她们以帮助。她们需要别的东西,尤其需要药品,她们还得用一大笔建设费。现在,让我把这些从幼儿挚友们嘴里说出来的话,记录在这里,一并转给联合国救济总署,以及一切社会慈善机关和热心公益事业的人们吧。

边区邮务职工会 抗议国民党活埋我邮工
南京商谈黄河归故 我代表力主全力复堤 国民党仍不放弃修堵并进
汶上县大队第二连 协助开展廿村群运
晋绥等三解放区 风调雨顺夏收有望 察南旱象已成政府号召防旱备荒
边区文协举办 延安木刻展览

到幼儿之家去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拜访了邯郸北门外的“福利托儿所”。当我轻轻推开栅门,通过一段孩子们的游戏场之后,在右面的耳室里便见到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另外几位同志,他们正忙着筹划所里新的建设。我纵目四望,院子里的秋千、滑梯、摇船,屋子里

到幼儿之家去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拜访了邯郸北门外的“福利托儿所”。当我轻轻推开栅门,通过一段孩子们的游戏场之后,在右面的耳室里便见到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另外几位同志,他们正忙着筹划所里新的建设。我纵目四望,院子里的秋千、滑梯、摇船,屋子里

到幼儿之家去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拜访了邯郸北门外的“福利托儿所”。当我轻轻推开栅门,通过一段孩子们的游戏场之后,在右面的耳室里便见到幼儿们的挚友,周所长、黎指导员和另外几位同志,他们正忙着筹划所里新的建设。我纵目四望,院子里的秋千、滑梯、摇船,屋子里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5NWJMRIJ.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2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梁霭霞)

国民党反动派司令员解放区联合国他们的孩子们为什么法西斯指导员国民党重要

本市物价表(五月廿日)
瑞华银行正式成立 胡竹轩当选董事长
山地平原雨水调匀 边区洋溢丰年景象 若干地区小麦发现黄疸,收成可能稍减
邢台市成立 各业职工联合会
吉林蛟河等县 敌占土地分给贫苦工农 政府确保他们的地权,发给土地执照。
《幼儿之家 邯郸“福利托儿所”访问记》扫描版PDF下载:国民党反动派,司令员,解放区,联合国,他们的,孩子们,为什么,法西斯,指导员,国民党,重要,集体,不要,还有,相信,不是,人们,但是,得到,之后,只有,过来,过去,就是,对于,这些,这样,这个,现在,主政,和平,没有,要求,他的,有的,来了,了一,关于,新的,讲话,需要,带领,首先,甚至,以及,队伍,也是,一倍,摧残,班长,看到,月初,还是,于是,到处,下来,应该,抗战,因为,民族,以后,今天,抗日,恢复,建设,革命,表示,可以,邯郸,已经,自动,一天,事业,时候,长治,增加,严重,出来,太行,指挥,同志,敌人,战争,游击,方面,胜利,团结,东北,一切,大家,帮助,解决,他们,内战,工作,民主,政府,我们,起来,斗争,问题,干部,什么,机关,国家,互助,社会,救济,发展,经过,办法,日本,一次,开始,小组,通过,东西,报告,后来,共同,那里,豫东,组长,主人,作用,纵队,虽然,孩子,她们,管理,扩大,支持,冀南,中原,据点,知道,坚持,一样,希望,一般,一种,建国,附近,很好,刺刀,打仗,给予,身上,那个,访问,福利,大地,收容,面的,一群,平原,高兴,敌后,药品,医生,便是,解释,眼睛,扫荡,经费,杀死,另外,不久,当我,总署,一直,我不,观点,当了,我要,和他,听说,不好,母亲,尤其,组员,留下,介绍,所有,愿意,灾荒,院子,热情,告诉,责任,人民,不敢,同样,大多,小孩,回去,发起,还要,这里,我在,去了,出发,并且,打了,生命,那时,一大,然而,允许,父亲,声音,马上,成一,炮火,暂时,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