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1月17日:“啊呀!地雷!” 同蒲前线通讯 投稿:邱芝世

地雷、石雷已经把深入洪洞的胡宗南官兵轰得神魂不安,他们每踏进房子或走在路上,总是左顾右盼的找寻游击队埋雷的地方,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他们的士兵谈话时,提起了地雷,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当游击队退出洪洞城时,在县

【新华社延安十三日电】据本月二日天津大公报透露:上月底,上海暴露一桩五百亿元的隐匿敌伪物资巨案,隐匿者为国民党第三方面军(汤恩伯部)军品接受委员会物资组长吕师尚,与前任上海市政府车务股长沈文元等。彼等于去年十月间,先后盗沪市延庆路三六○号及欧嘉路二九号之大批火油、柴油、自行车胎、糖精大部敌伪物资。此件大贪污案早于发生之时,第三方面军当局即已得知,却未过问,直至目前始由行政院下令“审查”。

地雷、石雷已经把深入洪洞的胡宗南官兵轰得神魂不安,他们每踏进房子或走在路上,总是左顾右盼的找寻游击队埋雷的地方,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他们的士兵谈话时,提起了地雷,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

当游击队退出洪洞城时,在县府里里外外埋上许多地雷。六日,一队胡宗南军开向县府,可是头前两个人一踏进大门,雷就从地下开了花,两个士兵被炸得断腿没胳膊,旁边的士兵和官长,你看我我看你,在门口站着进不敢进。退又不好意思,最后还是一个官长叹口气说:“等工兵来吧!”后来蒋介石的县政府,只得设在商会里,一直到现在工兵也没有来,原县府一直静悄悄的,由地雷在看守着。

后泉村有家姓贾的,在门窗里外都按上石雷。原来胡宗南军每到一地,就要把老百姓的门窗拆下作工事和烧毁,可是当他们去拆姓贾的门窗时,轰隆一声,就把一个士兵炸死了。所有胡宗南的士兵,吓得目瞪口呆说:“这家的门窗不好拿。”到现在姓贾的门窗还是完整的。

沙庄村西北有块高地,预料胡宗南军到沙庄时,先要在这高地上放哨。××是个埋雷的名手,就在这高地上先挖了工事埋上石雷,又铺上麦秸,旁边又埋上炸弹,粗看起来好象是游击队的放哨地方。二十日这天,胡宗南军出犯沙庄,头里有个排长带两个兵士就上高地去放哨,排长看到挖的工事说:“这是游击队的工事,占了它!”说着自己跳下去一下踏响了石雷,把排长轰得半天高,两个士兵慌忙说:“啊呀!地雷!”烟消以后,两个士兵上前去瞧瞧排长的尸首,不料又踏上了炸弹,又是一阵爆炸,把两个士兵炸得躺在地上喊:“啊呀!地雷!”后面的胡宗南军,就像染上了传染病似的“啊呀!地雷、地雷!”

(太岳分社)

菲人控诉美军暴行
蒙古共和国盛祝苏联国庆
武乡人民战斗回忆
杜鲁门向反动派妥协 美产业工联主席予以痛斥
英国会议员六十人 抨击英国对外政策 警告政府不做美国尾巴

地雷、石雷已经把深入洪洞的胡宗南官兵轰得神魂不安,他们每踏进房子或走在路上,总是左顾右盼的找寻游击队埋雷的地方,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他们的士兵谈话时,提起了地雷,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当游击队退出洪洞城时,在县

地雷、石雷已经把深入洪洞的胡宗南官兵轰得神魂不安,他们每踏进房子或走在路上,总是左顾右盼的找寻游击队埋雷的地方,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他们的士兵谈话时,提起了地雷,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当游击队退出洪洞城时,在县

地雷、石雷已经把深入洪洞的胡宗南官兵轰得神魂不安,他们每踏进房子或走在路上,总是左顾右盼的找寻游击队埋雷的地方,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他们的士兵谈话时,提起了地雷,没有一个人不头痛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当游击队退出洪洞城时,在县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5V38EZI8.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1月17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邱芝世)

胡宗南游击队蒋介石老百姓他们的谈话可是现在没有分社下去

上海发现贪赃巨案
蒋区经济拾零
蒋方编余军官流离失所 持荣誉证明书讨乞街头
梁漱溟氏在平宣称: 国民党无谈判诚意 仅对伪国大感兴趣
检阅斗争力量巩固翻身胜利 沁县两千英雄集会
《“啊呀!地雷!” 同蒲前线通讯》扫描版PDF下载:胡宗南,游击队,蒋介石,老百姓,他们的,谈话,可是,现在,没有,分社,下去,炸弹,工事,看到,一下,还是,房子,以后,最后,已经,许多,爆炸,通讯,退出,前线,地方,他们,政府,起来,自己,什么,办法,西北,后来,深入,排长,士兵,官兵,地雷,太岳,地下,完整,面的,石雷,一直,不好,一阵,所有,不敢,洪洞,家的,路上,商会,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