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0日:掀石碑——淮安石塘区佃户翻身记 投稿:汪富月

顶在头上的千斤闸淮安城里臼街衙门里面有一个大石碑,是在前清道光七年五月立的,迄今有一百二十年。淮城的封建地主就是照碑上的话来“严惩恶佃霸田抗租”,碑上写着:“嗣后倘有不法佃户仍蹈前辙,一经业户呈控,定即严拿,依照详定规条从严惩办,按律治罪,决不宽贷,

【新华社邯郸讯】抗战前拥有四十余万工人的晋城、阳城、高平的铁业。在日寇八年残酷摧残下。仅除两万工人,后四年完全没有换上新衣。经我军解放后,由于我民主政府积极从事和平建设,照顾劳资双方利益,现已有十万工人复工,今夏有百分之八十的工人换上新衣,工人们欢呼着:“民主政府领导下,自己好好干,生活就有办法。”其他铁业工人亦正在积极复工中。

顶在头上的千斤闸

淮安城里臼街衙门里面有一个大石碑,是在前清道光七年五月立的,迄今有一百二十年。淮城的封建地主就是照碑上的话来“严惩恶佃霸田抗租”,碑上写着:“嗣后倘有不法佃户仍蹈前辙,一经业户呈控,定即严拿,依照详定规条从严惩办,按律治罪,决不宽贷,尔等佃农,慎勿以身试法,致干罪泪。”碑上并记载着佃户的罪状,“顽佃”“刁佃”“狡佃”等。多少佃户在“以身试法”下,被无辜处死,或被迫离乡背井,多少佃户不敢“以身试法”而被吸尽了血,养肥了“主人”。一个姓帐的农民指着石碑说:这是顶在我们头上的千斤闸。

向秦老板算帐

淮安石塘区佃户占了该区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业主多是淮城的大地主。新四军去秋解放了石塘区以后,民主政权建立了,群众在反奸斗争之后,卷入了清算的热潮,首先是教场、各里、龙堤、鹅钱、四乡,一百六十多家佃户,和地主秦士良清算过去违法剥削的旧帐。秦“老板”是石塘区的头号大地主,有田六千亩,佃户有一百六十多家,除正租外,他要向佃户“借”麦,每年每亩三斗,叫做“预借麦”但这个“预借”从来不曾还过。水田一般春季出产东西不多,但要照例每亩送三升给秦“老板”做酱,叫做“酱卤”。“老板”家还用了许多管事先生和仆人。这些人的开支也要出在佃户身上,每亩田每年要纳粮三升,通叫做“小租”。秋天管事先生下乡看稻收成,佃户要送钱给他。每石稻要出五斗“倍头”,这叫做“看稻费”,每季管事先生下乡收租,佃户们要轮流办莱请他们吃饭,菜一定要上等的。收租计算十分苛刻,连河界岸界都算在内,照数纳租这叫做“虚田实租”。如果佃户的家长死了,由子孙继承,要换纸,换纸还要出钱,这叫做“写田轴”。收租时老板的斛子,要量佃户的一石二斗才合到他家一石,此为秦家惯例,叫“大斛大斗”。敌人在时,一切老板负担的伪费,逼着每家佃户代出。这些费有几十种,这叫做“代出伪费”。佃户王鼎三,种三亩地,只有二亩六分,去年收四石,交租就去掉三石;加上大斛一量,去掉六斗,又被“供饭”花去十二张储备票,结果只剩一斗自己吃了。这一次,石塘区佃户们派代表到城内请秦老板下乡,十里附近的佃户先和他清算,由于秦的蛮横无理没有结果。次日乃召开了四乡三百余人的佃户算帐大会,在会上大家一个接一个吐出压在心里的话:

“民国二十六年,你每亩加二斗,错不错呀?”“你用十二斗一石的大斛收租,错不错呀?”“你又叫我们挑沟挖圩,不拿钱,错不错?!……,……,……。”佃户们连续不断的提出质问,要求清算,每当提出一项质问时,人群中即发出“不错呀!”“对呀!”雷一样的高呼,从来不敢在人前说话的老奶奶,也在人堆里向前直挤,颤巍巍的说:“为供一次饭,我花五斗米,我家供饭,管事的还嫌鸡鸭小,要掀桌子。”大家异口同声的发出巨大的怒吼,“把剥削的粮食拿出来!”佃户周虎除正租不谈,几年来,额外剥削的粮食就有二十六石六斗:佃户,要求秦老板限日期拿出额外剥削的粮食,一个佃户在人群中高叫:“他们吃的猪肉白米饭,我们吃的稀汤,经不起饿呀!他三天内拿出六百石粮来。”在佃户的正当理由与强大压力下,秦老板终于低下了头,承认将过去非法剥削退回给佃户。先付出部分粮食,不够并自愿以稻地折算。由于佃户多,来不及一一细算,当场成立下算帐委员会,进行算细帐。

掀掉镇压佃户的石碑

石塘区佃户开了这个大会后,大家要讨论怎么进城请地主算帐,一天清早四千多佃户在龙王阁会齐后,为使行动统一,各乡分别设立指挥部,又成立了总指挥部,宣传队、通讯组等,区农会在指导着群众,十余亩的广田都被站满了,还组织了专门从城内到城外报告消息的“得手”,这声音从这一角传到那一角,大伙儿听了全部骚动起来了!四千余人心在动荡,急急要冲进城去,十时左右,队伍从南门进城,浩浩荡荡如同一条龙,前面是两幅“石塘区农民联合会”,“请地主回乡算帐”的巨大横额,紧接着两面大旗,是“反对无理剥削”,“彻底减租减息”。进城后,佃户们即行分散,分别至业主家请出老板,立刻城内响起了震天的锣鼓声,几幅大旗在空中飞舞着,红绿色的标语,也在大街墙壁上出现了。宣传队在街头上向观众们解释着请地主下乡减租的意义,有几十处地主的住宅,人群围着。各乡并在城内设立了“招待所”,专为被请下乡地主休息的,地主们接连不断的被请到招待所,锣鼓声又响起来了。大旗下边,全城著名大地主在几十个群众的簇拥下,亦被请到招待所去休息了。

指挥部请佃户立即到体育场集合,不到一小时,已集结佃户二千余人,一个佃户站在高堆上激昂的说:“县衙门那块石碑我们要去扫掀掉,这是地主的法宝,是镇压东南乡种田人的,叫佃户不得翻身。”“对!”“对!”“去!去!去!”下面的佃户,齐声的喊,二千余佃户哄动起来了!象人山人海倒压下去,年青人在奔跑,年老人、妇女也快步走着,拥到了县衙门口。有的在找绳子,有的找石锤子,有的抓住碑的顶上在念着什么“顽佃”“狡佃”“恶佃”,群众怒气冲天,一个佃户指着石碑说:“你压在我们头上一百多年了!”当愤怒的农民将套在石碑上的绳子一拉,淮城封建地主为镇压佃户而建立的满想“永垂久远”、千斤重的“石碑”轰然倒下来了!鼓掌好似雷鸣,喧天的锣鼓又大声的响起来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毁了,被压迫者翻身了,狂呼声纵情的欢笑声,历久不绝。佃户中一个姓张的老头子几乎感动得流出泪来说:“在头上的千斤闸可毁啦!”四千余佃户胜利了!巨大的行列,敲着胜利的锣鼓,拉着地主下乡去了。到乡后,各乡佃户,即分别组织算租账代表团或小组进行结算。在算账时,还是以讲理方式进行,佃户表现得很宽大。在二十多宗超额剥削中,只选出三五种至一二种与老板结算,但其数仍甚巨大,可见地主过去对佃户剥削之惨重。佃户们在地主认错后,又作了重大的让步。

国美两方代表避谈受降问题 永年伪军猖狂益甚 保持民族尊严我代表坚主驻地应在解放区 城内伪军竟仗势猛烈射击我防地
新乡小组视察安阳冲突 证实国民党军违约攻占我村庄
豫东我军自卫战告捷 击退国民党军进攻 毙伤伪六十余缴机枪一挺
顺应人民请求 我军进驻泊头镇 执行小组同意交河保安队驻泊镇
贪婪!残暴! 西康国民党军与民争烟发生激战民众死伤廿万

顶在头上的千斤闸淮安城里臼街衙门里面有一个大石碑,是在前清道光七年五月立的,迄今有一百二十年。淮城的封建地主就是照碑上的话来“严惩恶佃霸田抗租”,碑上写着:“嗣后倘有不法佃户仍蹈前辙,一经业户呈控,定即严拿,依照详定规条从严惩办,按律治罪,决不宽贷,

顶在头上的千斤闸淮安城里臼街衙门里面有一个大石碑,是在前清道光七年五月立的,迄今有一百二十年。淮城的封建地主就是照碑上的话来“严惩恶佃霸田抗租”,碑上写着:“嗣后倘有不法佃户仍蹈前辙,一经业户呈控,定即严拿,依照详定规条从严惩办,按律治罪,决不宽贷,

顶在头上的千斤闸淮安城里臼街衙门里面有一个大石碑,是在前清道光七年五月立的,迄今有一百二十年。淮城的封建地主就是照碑上的话来“严惩恶佃霸田抗租”,碑上写着:“嗣后倘有不法佃户仍蹈前辙,一经业户呈控,定即严拿,依照详定规条从严惩办,按律治罪,决不宽贷,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7RKNFVPT.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0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汪富月)

减租减息动起来指挥部我们要联合会新四军委员会代表团被迫承认去年

晋城铁工十万复业
华中耋老张建邦 惨遭国特暗杀
解放区各地继续复员 边区上月一万三千人回乡生产
解放区工合联办在延正式成立
全体员工积极抢修下 锦承铁路通车 山东铁路学校开学
《掀石碑——淮安石塘区佃户翻身记》扫描版PDF下载:减租减息,动起来,指挥部,我们要,联合会,新四军,委员会,代表团,被迫,承认,去年,到了,多少,给他,之后,只有,过去,就是,这些,这个,主政,没有,要求,有的,来了,由于,方式,一条,民国,怎么,指导,首先,重大,三天,强大,队伍,下去,表现,会上,还是,的说,招待,压迫,召开,行动,粮食,如果,以后,成立,一定,宣传,立即,许多,建立,剥削,一天,通讯,出来,提出,大会,敌人,先生,胜利,一切,反对,大家,他们,代表,解放,群众,我们,组织,进行,自己,翻身,斗争,农民,地主,彻底,什么,封建,讨论,清算,妇女,全部,农会,一次,小组,东西,报告,负担,头子,连续,主人,消息,至一,人口,统一,年来,一样,非法,一般,结果,佃户,小时,附近,自愿,吃饭,身上,不起,无理,愤怒,面的,收成,分散,立刻,热潮,头上,全城,大街,前面,解释,心里,感动,城外,出产,在内,休息,淮安,终于,和他,老人,意义,集合,开支,设立,分别,下乡,那一,算账,让步,不断,不敢,计算,还要,接着,东南,决不,去了,不到,不得,集结,左右,著名,声音,发出,不够,子一,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