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9月23日:我对美国的印象 投稿:冯竹明

爱伦堡编者按:游美的苏联消息报记者爱伦堡,在离美返苏时,曾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我对美国的印象一文,历述观感。兹将该文刊载,以飨读者。几小时后,我将离美赴欧,我在美勾留两月,承美国同业邀请,极感愉快!我生平已见过许多事物,但不访美国,实在说

越南是和菲律滨完全不同的一个新生的独立国家。它的独立是帝国主义国家的“恩赐”,而是越南人民在越南共产党领导之下,用自己的力量建立起来的。越南人民政府主席胡志明,是越南共产党的领袖,他所领导的越南人民政府,系由越共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越南民主党、越南革命同盟及无党无派人士组成。这一政府控制了越南五邦中的三个最富庶的邦,就是东京、安南的全部和交趾支那的绝大部(乡村和中小城市);人口约占全越二千四百万人中的四分之三。越南的五十万华侨,大部就住在这地区。越南的绝大部分城市,包括首都河内,都在人民政府手里(法军暂时驻有一部分),全部铁路线也在他们管理之下。远在一九四○年日本侵略越南以后,越南人民就在共产党领导下,对日寇进行了整整四年的残酷的游击战争,创建了广大的解放区和民主政权,建立了拥有三十万人的解放军和百余万人的民兵队伍。日本投降后,法国的野心家戴高乐,也曾经和蒋介石一样,命令日军不要向人民的军队缴械,还要日军配合英法军队攻打解放军,但越南解放区军民经过数月奋战,消灭了一切顽抗的日军,又拦住了进入解放区的英法军队。在这种情况下,三月六日法政府与越南政府签订了停战协定,答应停止军事进攻,承认胡志明政府及其在上述三邦中

爱伦堡

编者按:游美的苏联消息报记者爱伦堡,在离美返苏时,曾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我对美国的印象一文,历述观感。兹将该文刊载,以飨读者。

几小时后,我将离美赴欧,我在美勾留两月,承美国同业邀请,极感愉快!我生平已见过许多事物,但不访美国,实在说不上了解世界与人类。

我在纽约看到过一种雪茄,售价二百元,只供几天抽吸;我在密士失必河三角洲又看到一个八旬园艺家,只赚二百元一年。

我在美国看到过许多理想主义者,也看到了一些真正奴隶驱使者;我看到庄严伟大的大学,也看到“狮群”俱乐部主持的宴会,席间那种吊裤带或电灶商人,对仆役们咆哮如雷,其威武又如雄狮。

在密苏里州罗克逊城,我有一次想买杯酒,有人对我说:“酒是禁止的”。另外有人劝我驾车到邻州去买,当我们车到达两州边界时,有人招呼我们过桥,要我们付一元半钱,因为桥是私桥,而人们对我的解释是“我们尊重私有财产”。由此可见,在有些情形之下,美国联邦或州的权力极大,但在另一种情形之下,政府竟毫无权力。

如果不是美国记者老说美国自由而苏联缺乏自由,我想不提起下面这一事实:我曾在田纳西州居住,那里竟禁止讲解达尔文《进化论》;至于在我们苏联,反犹宣传是禁止的。

那一种做法对呢——禁止进化论,还是禁止反革命的行为?………

我还记得南斯拉夫大选时,有些人因为视颜事仇,被剥夺了选举权,美国报纸曾对这事情大表不满,我可在密士失必州住过,那一州有一半人口没有选举权。

那一种做法好?取消黑良心的人的选举权好?还是取消黑皮胃的人选举权好?……

我在美看到许多基督的事物,例如使生活舒适的几千种东西,纽约的壮丽景象,第特律的工厂,巨大的田纳西水电工程,以及高度的物质生活水准。但是,我们看到的最美丽的东西,还是美国人民精神上的可塑性。

美国人民年青,它有时使人想到少年,它已经实现了技术上伟大的成就,我想信它一定能创造一种新的人类文化,它赋有一种真正的智慧,它有好几种高尚的特质,直率而刚毅,勤恳而有力,它勇敢向前,但不取直径,有时不免兜圈子、走冤枉路,但它始终在前进。这对于我们正是一种鼓励。美国人将协助人类共抵康乐之门。

我在美国看到过许多我所喜爱的事物,也看了许多我所厌恶的事物,我回国时决定加以严格的批评。我对于批评我们苏联的美国人,也并不反对。

有人说他们的所以造谣生事,是因为据说苏联不许他们入境,不过我确实知道,莫斯科驻有许多美国记者,有的据实报导,有的报导歪曲,有的抱怨着自由受了限制,常说他们“战时”在苏境游历,总有苏联外交委员会的代表奉陪。

当我此番在美国游历时,我也有国务院的代表陪伴,我们不仅不怨自由受拘束,并且对于关切之情,无限铭感。

双方当局对于外来记者态度,显然与对他们国家与人民的态度并无多大关系,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访美,专来观摩与求知,但是在有些到过莫斯科的记者中,显然有不少是苏联的仇敌,他们在未入苏境以前,对报导些什么,早已胸有成竹。

我打算谈一谈报纸,因为我对于他们的态度深感遗憾,大而严肃的报纸为了耸人所闻,大登关于苏联的虚伪报告,企图叫人相信美苏两国不免战争。

我要大声吁呼,战争不会发生,莱茵河与易北河上的兵士们、以及在斯达林格勒与诺曼第牺牲的英雄们,都可以为它保证。

在我访美的两个月中,美国反苏运动正掀起了高潮,我真想一怒而去,但是我不仅看到了报纸,也看到了他们的读者,我知道美国人民并不要战争,他们记得斯达林格勒,他们对苏联人民并无恶感。

我们这两个大国人民都伟大而高尚,为什么要争吵呢?我们的利益真有尖锐的冲突吗?没有,使我们隔阂不是别的,就是那些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诽谤者所制造的一种迷雾。

此刻我将向我的美国友人道歉,我要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两国人民能相亲相爱,什么时候那种愚蠢而厌恶的关于三次大战的言论会终止,什么时候我们再会像兄弟一般重逢,我不知道时间,但确知其地点,即在法西斯思想的残骸之上。

我相信不久美国人民会制止暴虐的法西斯党人及妄想发动打到莫斯科的十字军的人们,同时我要亲爱地告诉美国,谢谢它友善的招待,谢谢它的好意,谢谢它的坦率诚恳!再见!

川陕等省水灾严重
蒋区加强特务统治 大批进步教授无故解聘重庆长沙实行警管区制
沪市长钱大钧吴国桢 盗卖巨量接收物资
南犯灵石阎军窜回介休 我军恢复庙圪塔 进犯晋北傅军被逐返原防
新华社记者评内战形势 我军大量消灭蒋军乃是蒋方致命弱点

爱伦堡编者按:游美的苏联消息报记者爱伦堡,在离美返苏时,曾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我对美国的印象一文,历述观感。兹将该文刊载,以飨读者。几小时后,我将离美赴欧,我在美勾留两月,承美国同业邀请,极感愉快!我生平已见过许多事物,但不访美国,实在说

爱伦堡编者按:游美的苏联消息报记者爱伦堡,在离美返苏时,曾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我对美国的印象一文,历述观感。兹将该文刊载,以飨读者。几小时后,我将离美赴欧,我在美勾留两月,承美国同业邀请,极感愉快!我生平已见过许多事物,但不访美国,实在说

爱伦堡编者按:游美的苏联消息报记者爱伦堡,在离美返苏时,曾于六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我对美国的印象一文,历述观感。兹将该文刊载,以飨读者。几小时后,我将离美赴欧,我在美勾留两月,承美国同业邀请,极感愉快!我生平已见过许多事物,但不访美国,实在说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82B3GP7V.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23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冯竹明)

南斯拉夫英雄们莫斯科在美国国务院美国人委员会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法西斯

新生的越南
评提高汇率及免征出口税
简讯
美英玩弄外交把戏外次会议流于空谈
保宣布共和 废王流亡埃及
《我对美国的印象》扫描版PDF下载:南斯拉夫,英雄们,莫斯科,在美国,国务院,美国人,委员会,我们的,他们的,为什么,法西斯,不仅,不要,相信,有些,到了,不是,人们,但是,我的,就是,对于,没有,有的,为了,关于,新的,大学,情形,两国,以及,了解,鼓励,联邦,三次,朋友,取消,兄弟,读者,看到,有人,冲突,制止,伟大,言论,还是,不会,行为,月中,招待,因为,工厂,如果,企图,革命,实现,自由,一定,宣传,可以,已经,许多,同时,关系,纽约,报纸,时候,工程,保证,利益,外交,发表,主义,战争,发动,思想,反对,他们,美国,国人,运动,代表,政府,我们,世界,什么,国家,决定,准备,当局,苏联,记者,生活,文化,一次,东西,那些,报告,那里,财产,制造,前进,真正,消息,技术,人口,选举,知道,商人,发生,事实,一般,双方,一种,以前,精神,所以,时间,小时,牺牲,一些,批评,创造,态度,基督,并不,高潮,边界,例如,解释,禁止,成就,实在,另外,奴隶,不久,当我,我不,我要,造谣,有时,显然,我是,反苏,人类,战时,不过,缺乏,早已,加以,那一,协助,告诉,人民,大战,我在,大选,事情,并且,回国,有力,不满,不少,掀起,正是,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