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6月08日:从一个人看蒋管区民心 “小快乐”揭穿怪现象 投稿:杨晨昌

上海专唱社会新闻的艺人小快乐,最近遭受了特务的迫害。五月八日,一群暴徒把他的妻子和小孩打伤,并把家中一切物件捣毁。原本企图将小快乐当场打死,幸亏小快乐外出,得免于难。小快乐原是一个被上海人称为“滑稽家”的卖唱艺人。自去年六月一日起,在上海民营的凯旋广

乔勇涉县一区工作曾经沉闷了一个时期,一切工作走到村干部身上,很多村干部不执行,或者按着他的想法去做,不管对不对,区干部说服也不听。区干部只能从这村跑到那村,由村干部随便说些情况,抄些不确实的数字带回来,就算完事。有时就是做了工作,记了一大堆事实,也研究不出来啥问题,啥是经验教训,工作搞不起来时,也想不出办法,对工作失掉了信心,没有兴趣。于是有的想回家,有的一天昏昏沉沉,有的埋怨上级领导不具体。怎样打开这种局面呢?根据三个月来的领导经验,有下列几点:一、肯定干部的工作热情,不作消极的责备,从一点一滴的实际工作中,具体帮助他们吸收经验教训。一般工作同志都是愿意把工作做好的,不是故意逃懒,大家经常为工作吃不好、睡不好,常是满头大汗,想做好而又做不好,是不能责备这些同志的,而是领导同志没有尽到帮助的责任,帮他找到门路,长期打不开局面,失掉了工作信心,而工作任务又是一个一个往头上压,越发做不出成绩,积极性就越发一天天减低了。这时领导同志必须具体帮助,在工作上和他研究想办法,提高他的能力与勇气。不是摆在那里不管,到时候要任务。如李文德同志在赤岸工作,打不开局面,领导上即派同志和他一同去做,做一点让他明确一点经验,做完一段

上海专唱社会新闻的艺人小快乐,最近遭受了特务的迫害。五月八日,一群暴徒把他的妻子和小孩打伤,并把家中一切物件捣毁。原本企图将小快乐当场打死,幸亏小快乐外出,得免于难。

小快乐原是一个被上海人称为“滑稽家”的卖唱艺人。自去年六月一日起,在上海民营的凯旋广播电台播唱一些社会新闻。唱词都是他根据各种流行歌曲与民间小调用通俗口语填写的,每天播唱极受欢迎。他唱过“停止内战曲”“还我自由”“粮贷案”“玻璃世界”“中国市场的末路”“大国民风度”等。和其他一些同行的“滑稽家”不同,他不学猫、狗、火车叫等口技。而只唱社会怪现象。他说:“胜利之后怪现象,一时岂能道端详,敝人也是国民一分子,骨梗在喉喉咙痒……但愿确立民主国,勿愿再见怪现象。”(见小快乐著《社会怪现象》第三页。)

小快乐因此为社会制造怪现象的集团所痛恨,经常受到威胁和利诱。

蒋记上海市首届参议会上,走狗参议员陆克明提出:上海市民营电台播音节目应该审查,并特别指出“社会怪现象”等节目含有“政治作用”,应严加取缔。小快乐听说以后想:“何必不真正的征求一下民意呢!”于是在播音台上把陆克明的提议转播一番,接着便向听众征求意见:“诸位对陆先生的提案赞成不?”

小快乐的征求意见一出,听众(包括公务员、学生、店员、教师乃至退伍军人)都纷纷给他打电话、写信,到广播台来:坚决反对陆克明的提议。百分之百的热烈拥护小快乐唱社会怪现象!电话铃不断的响,每天有百余起电话来慰问,并声称愿意作他的后盾,千万不要被恶势力吓倒。外埠听众的快信,电报也如雪片飞来。一封来自宁波的电报,文为:“拥护小快乐,反对取缔”等几个大字。具名是某镇全体镇民。苏州寄来的有一封慰问信,说明自己(发信人)是陆克明的亲戚;并附上陆克明的照片一张,供他做识别的参考。还有人来信请他编唱“自来火洋腊买来的参议员”,信中愤慨的指出上海蒋记参议员,大都是拿自来火和洋腊贿赂选民买来的。有不少人投函报纸,代抱不平。还有一位热情的听众,到电台上大吵大闹,一定要亲自到播音机前去发言反对陆克明的混蛋提案。——这,就是上海的民意。然而另一面,国民党社会局来人找他谈话。

官说:“你的唱词虽然根据报上的社会新闻,但是你该看清楚,是那些报纸,不能随便作为根据的。”

小快乐说:“我所根据的是大公、文汇等报,都是经过政府核准过,登记过的合法报纸。”

官又说:“你不能任意攻击,否则你要负法律上的责任。”

小快乐说:“先生我不曾读过法律书。………但是说我有政治意味,给我戴大帽子,真是悬天八只脚,不知道话从何谈起!”

同时狗腿们也用电话警告他:“识相点!性命堪虞!”有的直接跑到他家里,对他的妻子粗声粗气的威胁:“阿是伊还要唱呵?伊到底性命要不要?”(意即:他可是还要唱呵?他到底要命不要?)

国民党CC派迫害文化的特务头子潘公展也急得跳起来,向报界发表谈话:“参议员在会场发言,依法对外不负责任………该剧团公然侮辱,妨碍名誉,可依法控诉。其节目内容确应注意负责审查,倘有违背法律之处,当可依法取缔。播音剧团如有不合举动,主官当局谅亦不致坐视也。”

然而小快乐还是在唱,唱,直到现在。

他唱了四大家族手造的黄金潮。

他唱了蒋管区民不聊生的米荒。

于是在本月八日特务公然手持武器一拥而入:殴打,捣毁………。但是小快乐并没被吓倒,他知道他应该依靠的是谁。下午的暴行,当晚他就把被难经过编成唱词,在播音机对听众们播唱了。结果是还不到半小时,打电话慰问的有数十起。各工会、商店及各界人士纷纷声援,一致要求彻查此案并严惩暴徒。

在去年十月里与陆克明斗争时,他曾沉痛的说:“要取缔我播唱也好,给我戴大帽子也好,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是一个‘吃开口饭”的人,无财无势,我的最后一着是‘集团自杀’。一方面是因为全家人都靠我活命,饿死一个等于饿死一家。一方面呢!以‘集团自杀’来控诉这充满着怪现象的社会!我这样说不是故作危词。我有这个‘种气’与准备。再如果禁止播唱之后,社会上就此没有怪现象了,就此大放光明了,我可以立即停止。但是我不唱,社会上仍是充满着黑暗的怪现象,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真是一针见血的话,蒋介石和四大家族天天制造不完的怪现象,可怎能叫小快乐不唱呢?这不是一个人在唱,小快乐,他是多么广大的蒋区各社会阶层共同的一个喉咙啊。

(简辑)

向蒋管区发动猛烈攻势 豫皖苏克临泉沈邱 永城亳县间收复@县城
华中敌后蒋伪人员 渐呈土崩瓦解之象
关中人民游击队 解放太堡子 歼蒋记@邑县府
提高战斗力准备大反攻 豫北我军加紧练武
给正面反攻以有力配合 安东敌后我克岫严 大连北克普兰店 宽甸东克太平哨

上海专唱社会新闻的艺人小快乐,最近遭受了特务的迫害。五月八日,一群暴徒把他的妻子和小孩打伤,并把家中一切物件捣毁。原本企图将小快乐当场打死,幸亏小快乐外出,得免于难。小快乐原是一个被上海人称为“滑稽家”的卖唱艺人。自去年六月一日起,在上海民营的凯旋广

上海专唱社会新闻的艺人小快乐,最近遭受了特务的迫害。五月八日,一群暴徒把他的妻子和小孩打伤,并把家中一切物件捣毁。原本企图将小快乐当场打死,幸亏小快乐外出,得免于难。小快乐原是一个被上海人称为“滑稽家”的卖唱艺人。自去年六月一日起,在上海民营的凯旋广

上海专唱社会新闻的艺人小快乐,最近遭受了特务的迫害。五月八日,一群暴徒把他的妻子和小孩打伤,并把家中一切物件捣毁。原本企图将小快乐当场打死,幸亏小快乐外出,得免于难。小快乐原是一个被上海人称为“滑稽家”的卖唱艺人。自去年六月一日起,在上海民营的凯旋广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846GDB5X.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6月08日(第4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杨晨昌)

一方面蒋介石参议会参议员的一个国民党电话包括谈话不要遭受

分委会怎样领导工作——涉县一区分委三个月的领导经验总结
保证邮递迅速邮件安全 边府颁布暂行条例
往来敌后传递邮件 冀鲁豫邮工立功
游击区政权建设与发动群众经验
五百余人相互串连 平定城关开展诉苦
《从一个人看蒋管区民心 “小快乐”揭穿怪现象》扫描版PDF下载:一方面,蒋介石,参议会,参议员,的一个,国民党,电话,包括,谈话,不要,遭受,还有,可是,去年,不是,上海,但是,给他,之后,我的,就是,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要求,他的,有的,因此,登记,控诉,剧团,市场,暴行,也是,提议,家里,依靠,作为,亲自,会上,一下,管区,还是,他说,的说,赞成,商店,于是,直接,内容,应该,教师,因为,其他,新闻,如果,以后,企图,最后,指出,自由,一致,全体,一定,广大,立即,可以,停止,同时,人士,意见,报纸,每天,根据,各种,发表,热烈,坚决,武器,提出,特务,先生,胜利,一切,分子,反对,大家,内战,国民,民主,政府,中国,起来,自己,斗争,政治,世界,什么,准备,当局,社会,学生,一面,经过,办法,工会,文化,那些,共同,广播,欢迎,制造,威胁,下午,头子,拥护,真正,作用,虽然,军人,注意,市民,最近,慰问,知道,各界,特别,结果,纷纷,本月,发言,势力,集团,第三,小时,一些,经常,负责,法律,选民,警告,狗腿,一群,自杀,审查,禁止,火车,走狗,电台,真是,我不,听说,我是,退伍,文汇,现象,家人,饿死,一时,愿意,暴徒,热情,责任,不断,一家,大公,给我,公务,合法,说明,小孩,阶层,提案,还要,接着,不到,你的,会场,然而,民间,不少,民营,攻击,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