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6月23日:哀号无济于事 投稿:顾飘振

蒋介石十六日对他的军校学生发了一篇《训词》,要他们拿出二十三年前黄埔军校创办时的革命精神,来挽救“国家之忧患”。他的文告隐瞒了一个主要的关节,他没有提到黄埔的革命精神是怎样来的,又是怎样去的?在国民党实行联苏、联共、联工农三大革命政策的时代,黄埔军校

【本报太岳二十日电】晋南著名商业区新绛,解放两月中日趋繁荣。新绛战前为晋南三十六县货物集散地,共有商店两千余家,所谓“南绛北代”,向与晋北商业中心代县同享盛名,然在日伪蒋阎暴政下逐年萎缩,商业残存的仅四分之一,阎顽横征暴敛,今年初三个月已向城关商民勒索两亿一千四百余万元,外加征兵,(去年向商户征壮丁一百名,“买丁”一名一百五十万蒋币。)蒋币狂跌(百元、二百、四百、五百元蒋币皆已作废)等影响,商民困苦不堪。四月初旬该县解放后,最初一些大商号因受蒋阎反动诬蔑所惑,怀有疑虑,但据在绛经商三十年的商会会长张书田先生(积荣福京货庄老板)及许多商民谈:他们一与解放军接触,便什么都明白了。民主政府除将阎伪公营的“合联社”“实物准备库”“油脂食盐铺”等七家商店,与大益纱厂,荣裕纱厂,电磨等工厂依法没收外,立即宣布保护民商政策,所以全城五百五十家私商在解放之次日——四月八日即大部开门,我贸易公司并运售粮食六千石,食盐三万斤供给群众。老解放区商人纷来采购布匹及各种必需品,带来大批铁货、丝线、药材土产,萧条的市场立即活跃,解放后物价稳定,粮食等皆有下跌,麦价跌至百分之十五,高粱仅及原价四分之一,食盐跌至百分之卅,(麦子每大斗一千二

蒋介石十六日对他的军校学生发了一篇《训词》,要他们拿出二十三年前黄埔军校创办时的革命精神,来挽救“国家之忧患”。他的文告隐瞒了一个主要的关节,他没有提到黄埔的革命精神是怎样来的,又是怎样去的?

在国民党实行联苏、联共、联工农三大革命政策的时代,黄埔军校曾经是中国青年的圣地;黄埔学生军在两次东征中,留下了不朽的历史。但到民国十五年蒋介石制造三月二十日反革命政变以后,黄埔军校就因驱逐共产党员而受到严重的打击。革命的黄埔青年军人联合会分子,虽然继续与反动派斗争,终于不能挽救黄埔的没落。在北伐战争中,刘峙、王柏龄和汉奸缪斌等所指挥的黄埔第一军,战功最微,而且打了多次败仗。民国十六年,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指挥黄埔军在江西和上海屠杀工人和其他革命群众,从此黄埔更由革命的旗帜一变而为反革命的旗帜。所谓黄埔系,成为法西斯团体复兴社的大本营,成为人民唾骂的目标。黄埔的革命精神,既是随着国共合作而来,随着人民立场而来,在国共分裂以后,在背叛人民以后,这种精神就必然从蒋介石的队伍中一去不返,好比刻舟不能求剑。蒋介石今天的哀歌,当然也不能替黄埔招魂。其实黄埔的魂并没有死,它活在林彪、徐向前、陈赓等等黄埔前身的忠诚革命军人的身上,它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及其军校的身上;它也活在今天各大城市中为反内战、反饥饿、反暴行而奋斗的青年们身上。黄埔军人中,现在正发展厌战情绪,其中有些人正在酝酿反蒋、反战,投奔人民解放军。这种情况,随着今后蒋军的失败,必定会有可观的发展;中国人民衷心欢迎这一发展。真正的黄埔革命精神,仅仅属于站在人民立场上的革命军方面,这就是事物的根本变化。

蒋介石的文告,因为隐瞒历史上的这个根本变化,所以一切都是颠倒着。他所谓要他的学生“革命”,就是要他们反革命。但是蒋介石能隐瞒一个变化,却不能隐瞒另一个变化:他声明他的所谓“革命”,现在是已经变得非常危险了。而按照他的理论,他的命应该愈革愈危险,将来自然是更加危险了。他承认人民之困苦已经回复到北洋军阀时代,他并且说:“革命环境之险恶,反革命势力之增张,主义之晦实否塞,人心之散漫彷徨,视当时乃尤过之”。由此他得到结论:“吾人今日之地位,为孤臣孽子。”他的话初看有些难懂,翻译出来倒是好懂的:反革命环境的漆黑一团,革命势力的光芒万丈,反革命宣传的到处碰壁,统治者内部的分裂苦闷,大都超过了第一次大革命时期。蒋介石投希特勒为臣,不幸他短命死矣;丢下个孤臣投杜鲁门为子,宗族上又不甚合法,只算个孽子。蒋介石还一套悲观腔调,以前也是有的,但都不公开。到了最近,“国大”也开了,“宪法”也立了,中共代表也赶了,延安也占了,政府也“改组”了,学生也捉了杀了,报纸也封了,人民“抗战胜利之成果”被他抢劫完了。正在这时,他看到变化到来了,人民被迫无路可走时,决心死里求生,决心向蒋介石反攻。人民反攻的冲锋声,有如排山倒海,逼得蒋介石不能不公开提出“抗战胜利的成果能否保持”的疑问,以及“孤臣孽子”呀、“最后奋斗”呀等等倒霉话。

蒋介石的宣传,近来完全乱了,其特点是向各方面乱叫救命。第一是向国民党乱叫救命。三月二十九日向青年团叫,五月二十八日向参政会叫,没有几天,就又向军校学生叫。这是蒋介石宣传的第一个特点。第二是向所谓公正人士乱叫救命。以前的所谓“公正人士”,一定是要完全拥护国民党的,否则不为蒋介石所欢喜。现在为了救命,急不暇择,尺度是大大放宽了。同情学生运动,但不赞成罢课,这也就算“公正”了。说蒋介石不对,但中共也有不是处,这也就算“公正”了。说“蒋介石好比白衣奇士王伦,中共好比豹子头林冲”,这也就算“公正”了。蒋介石的宣传机关听了这些话,非但不觉得犯讳,而且如获至宝,拿来大吹大擂,要求普天下人都能学这些所谓“公正人士”的样子,出来替他们“主持公道”。这是蒋介石宣传的第二个特点。第三是向外国乱叫救命。美苏战争太渺茫了,就是借款也来得太慢,于是左一个“韩共”如何如何,右一个什么“社会主义第三局”如何如何;左一个“北塔山事件”如何如何,右一个“察北”如何如何,胡言乱语;整个蒋介石机构,一齐变成了造谣公司。目的都是叫给美国人听,请他们出来救命。这是蒋介石宣传的第三个特点。但是,一切这些乱叫,到底达不到救命的目的;会有一天终不免大叫三声而亡。蒋介石宣传方面的这些特点,标志着蒋介石航船快要沉没。

总而言之,蒋介石的溃亡局势是确定了,蒋介石正在为此哀号,并且今后一定还有更多的哀号文告发表。但是大势已去,不能挽回了。蒋介石的全部本钱,是他的正规军八十六个师(军)——二百四十八个旅(师)——其中有七十五个师(军)——二百十八个旅(师)——,是进攻我解放区的。三个师(军)——八个旅(师)——,是进攻我湘鄂及华南游击区的。所有这些进犯军队,在去年七月至现在将近一个年头内,已被人民解放军歼灭九十多个旅(师)。今后的任务是: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一切蒋介石进犯军。只要这批匪军歼灭干净了,中国人民就胜利了;蒋介石一切哀号都是徒然。(六月二十一日)

陇东我军追击环县逃敌大捷 蒋军八十一师全部溃灭 关中游击队解放@州东北永乐镇
平汉北段支离破碎 我军攻克松林店南岗洼车站
大石桥之捷 歼敌六百余 我军主动撤离本溪
华东两个月综合战报 我军歼灭蒋军七万
滨海区爆炸队 两月毙敌七百

蒋介石十六日对他的军校学生发了一篇《训词》,要他们拿出二十三年前黄埔军校创办时的革命精神,来挽救“国家之忧患”。他的文告隐瞒了一个主要的关节,他没有提到黄埔的革命精神是怎样来的,又是怎样去的?在国民党实行联苏、联共、联工农三大革命政策的时代,黄埔军校

蒋介石十六日对他的军校学生发了一篇《训词》,要他们拿出二十三年前黄埔军校创办时的革命精神,来挽救“国家之忧患”。他的文告隐瞒了一个主要的关节,他没有提到黄埔的革命精神是怎样来的,又是怎样去的?在国民党实行联苏、联共、联工农三大革命政策的时代,黄埔军校

蒋介石十六日对他的军校学生发了一篇《训词》,要他们拿出二十三年前黄埔军校创办时的革命精神,来挽救“国家之忧患”。他的文告隐瞒了一个主要的关节,他没有提到黄埔的革命精神是怎样来的,又是怎样去的?在国民党实行联苏、联共、联工农三大革命政策的时代,黄埔军校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8QLPVBGQ.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6月23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顾飘振)

中国人民共产党员第一次联合会解放区蒋介石美国人解放军正规军希特勒反动派

新绛商业日趋繁荣 棉织品等供不应求
英勇果敢保卫群众 张华同志荣获表扬
平顺整顿村财政经验
组织辅助劳力的研究
几点经验
《哀号无济于事》扫描版PDF下载:中国人民,共产党员,第一次,联合会,解放区,蒋介石,美国人,解放军,正规军,希特勒,反动派,杜鲁门,法西斯,国民党,革命军,被迫,怎样,承认,还有,时期,有些,去年,到了,不是,上海,但是,外国,得到,就是,这些,这个,不能,现在,没有,要求,他的,有的,来了,了一,为了,而且,正在,及其,其中,决心,民国,变成,主要,以及,觉得,更多,队伍,暴行,酝酿,也是,内部,一团,看到,奋斗,必然,失败,改组,赞成,目的,公开,曾经,今日,非常,于是,到处,军阀,应该,抗战,因为,声明,其他,青年,以后,今天,革命,最后,一定,宣传,已经,人士,完全,报纸,一天,打击,超过,公司,宪法,严重,出来,发表,坚决,情况,指挥,第二,提出,主义,战争,游击,方面,工人,胜利,进犯,一切,分子,政策,他们,蒋军,内战,运动,代表,群众,政府,中国,延安,进攻,斗争,彻底,什么,机关,继续,合作,国家,汉奸,统治,歼灭,国大,社会,学生,发展,全部,军队,中共,第一,实行,欢迎,制造,如何,当时,拥护,真正,反攻,虽然,屠杀,军人,最近,历史,成为,今后,情绪,事件,以前,势力,团体,所谓,精神,所以,更加,任务,第三,城市,国共,地位,文告,身上,局势,确定,吾人,根本,同情,江西,危险,立场,将来,终于,造谣,当然,留下,从此,自然,所有,大大,时代,机构,人民,只要,冲锋,合法,不到,并且,打了,借款,整个,三大,两次,保持,一齐,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