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8年08月15日:我的成份是不是富农,封我的门对不对? 投稿:康生鹏

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巩广材编辑同志: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

编辑同志:我有一件事,弄不清,在干部会上很多同志集体扯,也扯不清,请能在报纸上公开答复,这对很多人都是有好处的。中共中央一九四八年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的指示里说:“调整或改订农业税(公粮)负担的标准。这种标准,必须遵守公私兼顾的原则,这即是一方面利于支援战争;一方面使农民有恢复发展生产的兴趣,利于改善农民生活”。对这一负担原则,发生很大争论,有的说应累进,那才公平,那才合于公私兼顾与支援战争的精神,有的说,那不对,目前老区半老区,贫雇绝大多数已翻身,封建已消灭,土地产量已大体平均,不累进中农满意,贫雇也赞成,这才合于刺激生产的原则,这个争执,始终没得到统一的认识与解决。到了六月十二号新华日报上登载了太行行署的命令和农业所得税暂行办法,命令上说:“所有以前实行之累进负担办法及去年之农业税草案着即废除”,看来好象不累进了,可是后边又有农业所得税征收分数表,其中规定从每人平均谷一斗到五斗每斗作一厘,到每人平均谷十石一斗以上,每石作二分,试算一下,累的数目不算太大,但无论如何,还是累啦!因此又发生了争论啦,有的说还是累进对,否则太行行署就会实行这个办法,另一方仍然说:根据目前农村情况以不累进为好,太行这个办法虽然是

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

巩广材

编辑同志:

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亲四十二岁,给人家当奶母,我和大姐、弟弟在外要饭。我父亲看见他自己生病不能去要饭,同时又没有钱不能治病,我们要来的饭自己也不够吃饱,还得要养活他,他自己就寻了死路。留下了我们母子六人。过了几年,大哥赚了一点工钱,给我买了一架织带子的木机,我刚十二岁,就织带子,过了两年头较好,我又种了十来亩地,家里的人也不去要饭了。十九岁时,我到了关东,在黑河卖苦力。过了六年,又到齐齐哈尔磨坊推磨,过二年以后,我自己买了一只船,给别人运脚,过三年,又去嫩江县烧炭二年,以后又拉锯一年。我兄弟十九岁时,也出了门。我弟兄都在外面做工,家里没有男人劳动,就雇了一个长工,二年后觉得困难,不能再雇,只好和大姐夫在一块合伙种地。过了二年,我就回了家,领着我的孩子老婆和我娘种地织带子为业。每年都能余积,就购买土地,到事变的前几年,我已有四十来亩土地,雇了二年长工(一个),事变以后我和巩小歪合伙买了一架织布机,把织带子改成织布。开始家里只有一人会织,后我小子闺女都学会织了,机子纺车整天不停,家里生活从此就好起来,每年还有余积。民国三十三四年雇了个长工,三十三年因我有五分枣林地没报产量,罚了我十一亩六分土地,其中二等地十亩零四分,四等地一亩二分,我自己还有二十九亩四分地。去年把我的成份定成富农,交纳一千一百六十斤小米的公粮,村里的负担在外。去年腊月十三日,村里把我扣起来,把我家的门封了,给我家的五口人留下每天二升高粱,吃几天要几天。今年正月二十一日,把我放了出来,二十七日把封起来的东西拾掇了,一点粮食也没给留,我全家大小只得在外要饭吃,以后叫我出了八亩四分麦子地,五亩四分园子地,五分枣林地,我自己还有三亩三分麦子地,十一亩六分闲地,麦收后我才不要饭了。我村里每人平均四亩五分多地,我家每人只有三亩。我现在要问你,我是不是富农?我自己劳动了一辈子,我家里没个吃闲饭的人,我家里有些余积,叫我帮助穷人翻身,我很愿意,因我出身是贫农,平分土地我极赞成,为什么把我当敌人看待呢?我在外要饭吃的时候,人家别人就不敢给我,给我饭吃要背着别人,亲戚朋友到黑夜里给我送点东西,我老两口子整天流着眼泪,孩子们对我说:“谁叫你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只知道叫我们劳动呢?”“在夏天里我一天织一个布,还说我织得少。”村里的会也不叫我参加,我没个说话的地方,小子当民兵也开除了,这富农帽子我真戴不起呀!现在种地也不够吃,还有一架织布机,织布本钱也困难。

我在地里拾柴火,巩福全对我说:“你再劳动将来要叫你鼻子朝天脊梁骨寸地哩!”他看了我一眼,笑着走了。我现在担心,想起他这话的意思,将来还要拾掇我哩?这些话在我心坎里埋伏很久了,我不敢说。现在有个老乡亲来,他告我说有个人民日报,是咱老百姓说话的地方,说的不好,也害不了事,我就把我心里的话告你,希望给我来封信吧!

巩广财的成份是否错订等问题,我们希望献县县委见报后迅速调查,按照党中央规定的标准予以解决。如确系错订成份,因此而被没收土地财产,应按党的政策规定,改正成份并设法补偿。即使成份仍系富农,按照土地法大纲规定,也只能征收他多余土地财产,如巩广财在土改期间,无破坏土改的行为,把他扣起并封了门,是不对的,可向他解释。若过去所留土地财产相差太远,亦应予以适当补足安置。他的织布机及其他手工业生产工具也应退还他。特别应该向他说明:土改已经完成,以后决不再斗,不必害怕。

——编者

简复
参加临时人代会共商建设大计 华北人民隆重选举代表 选出各阶层暨少数民族代表五百余人
祝贺六次劳动大会成功
文联召开华北文艺工作者会议 商讨成立统一组织
劳大代表资格审查结果显示 全国职工运动益发展

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巩广材编辑同志: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

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巩广材编辑同志: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

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巩广材编辑同志: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A5XIQC5X.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8年08月15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康生鹏)

我们要老百姓孩子们为什么手工业产量长工不要还有有些去年

土改后农业税应否累进?
晋绥政工干部会议确定 贯彻新式整军
太行军区政治部召开组教会议 提倡研究反对盲目 掌握政策原则贯彻民主整党
群众性的战斗动员 广泛宣传劝导启发自觉性解决思想顾虑及家庭困难
最光荣的岗位在前线!西北中央局指示 做好归队工作
《我的成份是不是富农,封我的门对不对?》扫描版PDF下载:我们要,老百姓,孩子们,为什么,手工业,产量,长工,不要,还有,有些,去年,到了,不是,穷人,只有,我的,过去,这些,不能,现在,没有,他的,等地,了一,因此,哈尔,及其,其中,民国,麦子,觉得,老婆,分地,弟兄,予以,朋友,种地,兄弟,家里,织布,他说,赞成,行为,学会,事变,标准,期间,应该,贫农,粮食,劳动,平均,以后,每人,已经,完成,同时,一天,时候,每天,出来,规定,调查,同志,敌人,地方,政策,帮助,解决,民兵,土地,我们,起来,参加,自己,生产,翻身,问题,中央,生活,今年,开始,东西,人家,财产,负担,麦收,村里,男人,孩子,日报,知道,破坏,困难,希望,特别,富农,大小,迅速,别人,老乡,不起,县委,村人,公粮,解释,心里,几年,想起,将来,一块,我不,不好,母亲,我是,十岁,留下,从此,工具,答复,愿意,就不,购买,走了,人民,小米,的意,给我,第七,家的,地里,全家,还要,除了,我在,决不,看见,是否,不得,高粱,编辑,父亲,不够,适当,我说,纺车,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