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6月08日:“打回我家乡……斗争分田……” 投稿:丁月琼

张勃“二排长呢?”满脸血迹的朱如茂同志,躺在草地上,微弱的声音在叫唤着他的排长。二排长三步并两步的连忙跑到他的跟前。“二………排长!我不行了,我来了四、五个月……替革命供献不大”。他断断续续的说。二排长一面给他缠着左额上核桃大的弹孔,一面把水壶送到他

乔勇涉县一区工作曾经沉闷了一个时期,一切工作走到村干部身上,很多村干部不执行,或者按着他的想法去做,不管对不对,区干部说服也不听。区干部只能从这村跑到那村,由村干部随便说些情况,抄些不确实的数字带回来,就算完事。有时就是做了工作,记了一大堆事实,也研究不出来啥问题,啥是经验教训,工作搞不起来时,也想不出办法,对工作失掉了信心,没有兴趣。于是有的想回家,有的一天昏昏沉沉,有的埋怨上级领导不具体。怎样打开这种局面呢?根据三个月来的领导经验,有下列几点:一、肯定干部的工作热情,不作消极的责备,从一点一滴的实际工作中,具体帮助他们吸收经验教训。一般工作同志都是愿意把工作做好的,不是故意逃懒,大家经常为工作吃不好、睡不好,常是满头大汗,想做好而又做不好,是不能责备这些同志的,而是领导同志没有尽到帮助的责任,帮他找到门路,长期打不开局面,失掉了工作信心,而工作任务又是一个一个往头上压,越发做不出成绩,积极性就越发一天天减低了。这时领导同志必须具体帮助,在工作上和他研究想办法,提高他的能力与勇气。不是摆在那里不管,到时候要任务。如李文德同志在赤岸工作,打不开局面,领导上即派同志和他一同去做,做一点让他明确一点经验,做完一段

张勃

“二排长呢?”满脸血迹的朱如茂同志,躺在草地上,微弱的声音在叫唤着他的排长。

二排长三步并两步的连忙跑到他的跟前。

“二………排长!我不行了,我来了四、五个月……替革命供献不大”。他断断续续的说。

二排长一面给他缠着左额上核桃大的弹孔,一面把水壶送到他的嘴边。

“朱如茂,那没啥!喝口水吧!将来还可以替老百姓服务;还可以为革命出力呢?忙啥!不要乱想,担架马上就来了”。

“二排长………我自从在亳州解放后,北上一过了黄河,我心里就很感动,我从前听你说解放区实行耕者有其田,人人有饭吃;我还不相信,后来咱们在朝城整训,我亲眼看见斗争会,老百姓分田分东西………”。

说到这里朱如茂兴奋起来了,精神也显的特别焕发,似乎打算把头抬起来,但是终于又垂了下去。

我时常想:“总有一天我也回广东去斗争,去斗争我村里老财恶霸,丢那妈(@他妈的意思)!分几亩地,我恨不得一天把三天活都一齐干完;我天天盼望快打到我家去,现在我不行了,不能再革命了,我希望革命永远不要忘了我呀!”

朱如茂兴奋的一口气说了下去,眼巴巴的望着二排长,好象在等着排长的回答。

“老朱!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们会打到你家乡的!斗争,分田”。

殷红的血,已经浸透了绷带;朱如茂的嘴唇虽然还在蠕动,但是,再也听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了。淡白色的月光下,隐约的可以看见朱如茂的微笑的面孔。

朱如茂是今年一月在亳州解放过来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一过黄河,北上后,他就转变了,变得格外的积极了,啥事都抢先干,无论行几天军,一挺机枪永远放在他的肩上,说啥也不肯叫别人替换。打汲县外围和汤阴时,土工作业,他总是第一个拿起锄头,最后一个放下锄头。

班里开诉苦会,他激昂愤怒的,带着浓厚的广东口音,对大家说话。辟头一句话就是:“丢他妈!我家八口人,才三亩地;三亩地打的粮,还不够交租和他妈的税;我家欠地主的钱,是一年压一年,一年比一年多,民国二十八年,我十七岁的时候,地主不答应了,罚我全家八口人,给他做了整整一夏天的工——盖房;三十二年欠的钱更多了,老财硬叫保长把我哥哥拖去卖壮丁,顶还了他一部分钱。我知道,再过几年又该轮到我卖壮丁还账了,想不到,我出来还不如我哥哥,三十三年,我东家——老财当了保长,把我抓来当兵,说什么算是利钱………。”

这次汤阴战斗,外壕离敌人只十几米达远,他为了有力的掩护大家突破前沿,勇敢的把机枪拖到外壕边上打,一挺机枪打得通红,消灭敌人一百四五十人的大反扑,他左臂和脖子一连挂了两次彩。连长上来替换他,他说:“我怎么能下去啊!过去我当顽军,对不起革命,我替喝我血的地主蒋介石出力,我多悔呀!现在我一人要顶三个人打仗才对!”

第三次子弹终于不幸打穿了他的头,核桃那么大的洞,他倒下了。是的!革命永远不会忘掉朱如茂的,总有一天我们要打到广东去,满足朱如茂斗争,分田的志愿。

向蒋管区发动猛烈攻势 豫皖苏克临泉沈邱 永城亳县间收复@县城
华中敌后蒋伪人员 渐呈土崩瓦解之象
关中人民游击队 解放太堡子 歼蒋记@邑县府
提高战斗力准备大反攻 豫北我军加紧练武
给正面反攻以有力配合 安东敌后我克岫严 大连北克普兰店 宽甸东克太平哨

张勃“二排长呢?”满脸血迹的朱如茂同志,躺在草地上,微弱的声音在叫唤着他的排长。二排长三步并两步的连忙跑到他的跟前。“二………排长!我不行了,我来了四、五个月……替革命供献不大”。他断断续续的说。二排长一面给他缠着左额上核桃大的弹孔,一面把水壶送到他

张勃“二排长呢?”满脸血迹的朱如茂同志,躺在草地上,微弱的声音在叫唤着他的排长。二排长三步并两步的连忙跑到他的跟前。“二………排长!我不行了,我来了四、五个月……替革命供献不大”。他断断续续的说。二排长一面给他缠着左额上核桃大的弹孔,一面把水壶送到他

张勃“二排长呢?”满脸血迹的朱如茂同志,躺在草地上,微弱的声音在叫唤着他的排长。二排长三步并两步的连忙跑到他的跟前。“二………排长!我不行了,我来了四、五个月……替革命供献不大”。他断断续续的说。二排长一面给他缠着左额上核桃大的弹孔,一面把水壶送到他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AX4VGVTM.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6月08日(第4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丁月琼)

我们要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掩护不要相信但是给他过来过去

分委会怎样领导工作——涉县一区分委三个月的领导经验总结
保证邮递迅速邮件安全 边府颁布暂行条例
往来敌后传递邮件 冀鲁豫邮工立功
游击区政权建设与发动群众经验
五百余人相互串连 平定城关开展诉苦
《“打回我家乡……斗争分田……”》扫描版PDF下载:我们要,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掩护,不要,相信,但是,给他,过来,过去,就是,不能,现在,他的,来了,为了,民国,怎么,黄河,更多,三天,下去,一挺,三次,这次,他说,的说,不会,诉苦,革命,最后,可以,已经,一天,时候,担架,出来,同志,积极,敌人,大家,工作,解放,我们,起来,自己,斗争,地主,消灭,什么,一面,机枪,战斗,第一,今年,实行,恶霸,东西,后来,排长,村里,虽然,服务,放下,连长,子弹,知道,希望,特别,精神,咱们,别人,汤阴,打仗,耕者,无论,不起,愤怒,顽军,哥哥,转变,奋起,心里,一口,感动,几年,从前,将来,当兵,终于,我不,当了,和他,广东,兴奋,的意,全家,壮丁,这里,不到,看见,不得,两次,有力,永远,行了,声音,保长,马上,不够,子一,一齐,一句,回答,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