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2月23日:沁县樊村查减 诱导中农诉苦 投稿:卢可梦

【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

【本报太岳十八日电】我军在绛垣公路作战时,由于军政领导方面充分注意爱惜民力,树立起战争是为了人民。为了长期战争必须克服民力浪费和疲惫,因此,此次总计节省民力两万,并顺利完成了支援前线的任务,有以下几点经验:第一、政府对于民力动员,是在服从支援战争前提下节省民力,战争所需要的民力做到充分的计算和准备。例如响导,政府事先就找好七十五个对道路地形最熟悉的农民,分配给各个作战部队,既不使军队感到行动上的不便,又避免临时乱找乱派,克服混乱,实际上便是节省民力。第二、军队发扬了爱民的优良传统。在军队进攻出发前,全体指战员自带一部干粮,就节省民力两千,如军政首长做到亲自检查。孙主任在部队出发时检查直属队可节省三个民力,立刻让三个老乡回去。四○九部队,李广夫营长为了节省民力把牲口给病号骑,还将病号的行李驮上。第三、使用民力要很科学的计算,首先是阳城改良了担架,用木棍缠上绳索,此种软担架每付可节省一个民力,还有三个好处:携带容易;抬时轻便;伤员舒服。两次担架队开赴前线,从后方把弹药及作战工具带上,未另派民夫,即节省民力一万零五百个。关于军用器材的搬运是按器材大小、重量,路程远近,精确计算后,所需的民力,不是笼统的提出一个平均数

【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村中农倾倒苦水,形成一个中农诉苦会议,如史二和说:“咱听人说算账要算九次,想着用不着三次就轮到咱中农头上了,因此咱想参加斗争干什么?现在检讨起来,实在是多疑。”史二有说:“咱过去与贫农一样的反对封建地主的剥削,只是脑筋未通,这在大清算运动中误了翻身,现在再不能犹豫了。我租种地主吴贵二十年的地,每亩出过四斗租子,今年还给人家担水、拉煤,吴贵过生日还得在吴家祠堂支十个工,劳动一年吃不饱、穿不暖。”王蓬来想起父亲曾被地主要粮逼死,现在正是翻身复仇的机会,为什么自己还犹豫不决呢?激愤中落下泪来。接着便有温水和、温来兴、温富和、温水志、温水生等数十个中农要求翻身,现全村正酝酿组织全体农民,开大规模的诉苦复仇翻身大会。

井陉金柱学区 推行小先生制
北方大学文工团 拟赴冀鲁豫劳军
豫苏皖我军举行反击 杞太公路上歼敌五百
主动反击歼敌有生力量 太岳太行我军三战三捷 军区通令表扬号召全军学习
我军某部开群英大会 奖励英雄开展为人民立功运动 交流经验发扬革命的英雄主义

【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

【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

【本报太岳十九日电】沁县樊村在查减中发现中农还在斗争圈外。反奸清算大会上虽有大部中农参加,但多系完全是应付与观望,有人问到中农有什么问题,答:“咱是帮助别人来了!”实际上樊村历经敌伪横征暴敛,绝大部分中农遭受浩劫他们也有许多苦。后在干部思想诱导下,全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B6ZVS5TK.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2月23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卢可梦)

为什么规模复仇遭受过去不能现在要求来了因此主要

太岳我军精确计算 一次节省民力两万
比较会和大检查
泰西分果实经验
前线文化简讯
“国大”拾零
《沁县樊村查减 诱导中农诉苦》扫描版PDF下载:为什么,规模,复仇,遭受,过去,不能,现在,要求,来了,因此,主要,酝酿,三次,种地,有人,会上,沁县,检讨,贫农,劳动,诉苦,全体,许多,完全,实际,剥削,大会,思想,中农,反对,帮助,他们,运动,组织,起来,参加,自己,会议,翻身,斗争,问题,农民,地主,干部,什么,封建,全村,清算,本报,今年,人家,发现,一样,大部,太岳,别人,机会,形成,头上,实在,想起,只是,算账,接着,父亲,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