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7月15日:南京的歪风 投稿:郝厚风

长江在南京住了一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迹印。可是从政治的南京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

【本报阳城十二日电】太岳军区发言人,顷就国民党军向我晋南解放区进犯事发表声明称:在停战谈判中,国民党不仅一贯拒绝我长期全面停战之意见,反以谈判为掩护加紧调动部署,作全面内战之准备。本月初,国民党当局一面在人民压力下,答应继续停战谈判,并延长停战令,一面又调集大军,向我晋南及同蒲沿线解放区大举进攻,于此更可见其毫无停战诚意与积极扩大内战之阴谋。同蒲沿线广大地区,为我区年来从敌伪手中所解放;晋南解放区,系我抗战以来坚苦缔造赖以抗击敌伪保卫晋南人民之基地,且平陆、夏县与运城之盐池,系我从敌伪手中夺回又被国民党军侵占者。停战以来,我军为求和平团结,始终恪守协定,停止恢复该地之行动,而国民党军则从未停止进攻,且较停战以前更加疯狂。五六两月曾以两万大军侵占我汾南解放区,并向我同蒲沿线全面进犯,今则又向我晋南解放区与平遥、霍县等地发动进攻,目前进入晋南地区之蒋军,即达两万余人。而胡宗南系之第一师新二师集结黄河以西之朝邑一带,九十军之六十一师,亦开始自白坡渡河,进入豫北。一周以来,晋南国民党军已侵占我运(城)茅(津)公路全线,及平陆、安邑、运城、闻喜、夏县大部地区,当地群众均遭空前浩劫。阎锡山又结合杨逆城部伪军,侵占我平遥七

长江

在南京住了一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迹印。可是从政治的南京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

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盛气凌人”等等“气概”,使过惯了解放区平等自由民主生活的人,感到很不舒服。国民党的代表们到我们解放区,我们是以上宾之礼相待,给他们以物资上的优厚的待遇,人情上以必要的照顾,工作上于应有的便利;然而,我们的代表团在南京,住的房子不如国民党七十四军一个营部,交通工具只有了一部吉普车。民主同盟的办事处,房子更少。谈判也不很好用协商办法,动辄单独下命令,不是互尊互让,而是要我们“最后觉悟”。不允许人家出报纸、杂志,封了人家嘴,还说人家“造假”。迷信美国武器,动辄就要“戡乱”。

第二股大歪风,是奴风。把美国人奉为太上皇,美国顾问薪水,比百把个中国公务员还大,见了中国人也以说英语为荣。内河航行权自己奉赠,海关又交给外人管理,美军无条约根据,驻在中国领海、领空,让他们任意横行。更出人意外的,是对于中国内政问题,要把“最后决定权”交给美国人。这不仅出之于口,而竟正式出之外交文件!中共和各界人士都不同意时,竟再三用备忘录来催促,要中共赶快承认这断送主权的办法。最后遭到大家反对后,国民党报纸上竟拿“马帅”来吓人,说马帅都已同意的事,中共竟敢反对,好像“大逆不道”!

第三是打风,“六·二三”下关惨案,就是代表。上海有一家报纸说:“打风还都”,确是一针见血。打手们越来越有进步,几百个人可以围殴十几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与妇女,连打至四次之多,自由打人可达数小时之久,可见“勇气”与组织均很可观!手法上也高明多了,打手们可以自称“苏北难民”,打了也可以不负责。打人的调查研究也有进步,打大公报高集先生的人说:“我晓得你是大公报记者,你在重庆的言论就是吊儿浪当”,意思是早就该打。而打新民报浦熙修先生的打手说:“你民国廿六年进新民报时,我就认得你浦小姐了!”可见他十年前已经在下关作“难民”(?)苏北未建立民主政权时,他已经预作“难民”,以便打人了!六月二十五日,上海人民代表在南京的招待记者会上,打手们也布置得很好,总算简延芳老先生等修养好,没有打起来。“难民”们本来还决定在六月二十六日大游行,声言还要打几家报馆和中共人民盟的机关,后来各方坚决反对,而且他们也集合不起太多的人,才算决定延期游行。

南京的歪风正吹得起劲,从华盛顿那边也正吹来了不正当的气流,它更加重了南京的歪风。这些歪风不制止,中国要遭大殃!纠正这些歪风,主要只有依靠解放区,因此保卫和平与解放区,成为目前全国最主要的工作。(七月一日自南京)

蒋介石加紧法西斯恐怖 国特杀死李公朴 陕甘宁及本区各界电唁李氏家属
沪文化界二百六十余人 发表反内战争自由宣言 要求中共努力争取永久和平实现
热河省李主席谈话 严斥蒋介石无理要求 沈阳国民党当局积极征兵
阎锡山不顾军调部命令 继续进攻我解放区 东沁线形势更趋紧张
大同大学学生反战拒考 吴国桢指挥军警制造流血惨剧 徐州国民党军枪杀学生全市罢课抗议

长江在南京住了一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迹印。可是从政治的南京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

长江在南京住了一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迹印。可是从政治的南京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

长江在南京住了一月,这是紧张的夏天。六月,大自然界虽然大体上平静,六月下旬曾经到过福建的飓风,只有它的边缘震荡过南京的上空,没有给南京人留下翻天覆地迹印。可是从政治的南京说,几股大歪风却从南京吹到四方。到南京第一个印象,是当局的骄风,“唯我独尊”、“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C8PIYCHN.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7月15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郝厚风)

保卫和平人民代表于中国吉普车大公报解放区美国人华盛顿我们的代表团老先生

太岳军区发言人声明 誓为人民利益奋战 坚信久经锻炼的晋南军民,有力量打退任何反动派的进攻。
金元帝国野心毕露 着手建立世界基地网 菲岛反动当局摧残人民抗日武装
比利时 内阁总辞职
国际零讯
林彪总司令电贺刘善本等 号召空军拒绝内战
《南京的歪风》扫描版PDF下载:保卫和平,人民代表,于中国,吉普车,大公报,解放区,美国人,华盛顿,我们的,代表团,老先生,在中国,办事处,备忘录,国民党,中国人,承认,不仅,杂志,紧张,可是,不是,上海,给他,只有,就是,这些,主政,没有,以便,共和,有的,来了,以上,了一,因此,而且,惨案,民国,主要,进步,同盟,布置,新民,苏北,依靠,主权,会上,制止,言论,重庆,曾经,招待,内政,房子,最后,自由,可以,已经,南京,建立,人士,目前,报纸,物资,研究,谈判,根据,外交,坚决,调查,第二,武器,全国,先生,反对,大家,他们,美国,工作,代表,民主,我们,中国,组织,起来,自己,问题,政治,机关,决定,当局,美军,妇女,记者,办法,生活,中共,第一,交通,人家,后来,同意,觉悟,协商,民盟,正式,虽然,条约,管理,成为,命令,各界,照顾,难民,更加,第三,小时,负责,很好,顾问,延期,感到,不起,内河,领空,下旬,老人,集合,留下,自然,工具,一家,游行,公务,海关,待遇,还要,打了,交给,然而,文件,允许,下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