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7日:死亡线上的河南人民——蒋家暴政实录 投稿:邱兰富

晓琹“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

太行时事研究社所编辑之《文摘月刊》于十五日创刊。该刊为干部研究国内外时事问题之重要参考读物,专选辑国内外各大杂志的时事论文。创刊号内即有斯大林爱国战争总结,苏联新五年计划全文、邱吉尔反苏演说及斯大林之驳邱演说等。×××武安民教馆于本月初召开时事座谈会。到会者有各个小学教员、义务教员、知识分子、店员等四十余人。张馆长报告当前时局后,号召大家随时随地做宣传工作。并勉励大家在各街头建立活动黑板报识字牌,推动小学生顺便做卫生检查工作。×××涉县固新镇干部与小学教员,创立儿童午校,使生产与学习相结合。每天午饭后校外贫苦儿童及因农忙不能上学儿童可自愿到校上课一小时,并领识字牌到地里自学。经过试验成绩很好,影响青年妇女也涌进午校。现全村以各街各巷口为单位共建立午校十九座,参加儿童妇女三百六十八人。第四街刘桃杏领导的女儿童午校,两天中还积极修理校舍,妇校主任领导的午校有三十多个青年妇女,都是一吃午饭马上自动到校。该镇附近小车、原曲、黄岩等村,亦均仿效普遍成立上午校。政府正积极继续推广中。

“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食,连树皮、草根、泥土、鸟粪都作了食品。抗战八年中,除了共产党八路军解放的地区外,河南人民的灾难是与日俱增的。

去年八月,敌人宣布投降后,人们喘了口气,眼睛里放射着欣慰的光芒;大家都庆幸着祖国的胜利,祈求着战后安定的生活。

但是,胜利带给河南人民的是什么呢?是大军云集,是军粮就地征购,是流亡出去的人回来没法过日子,只好在一片荒土上,渡着原始人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在抢窃、勒索、奸淫、辱侮,重重负担的威迫下,离开家园,连开封出版的中国时报也这样说:“胜利后百万大军不能立即复员,且军纪不成体统,征军粮,急如星火,辗转中饱,黑暗无穷,缴尽了农民收获,抽干了农民血液,尚不足供应。过去是人民生活赖土地,现在是土地征课逼走人民”。这正是很好的写真。

×

×

×

“捐项太大了,人都不能活了,青年人都跑到外边去啦,我们年老的只有等着死”。这是汲县某老先生的忿慨之词,然而这也是全县人民的哀语。仅据该县粮食科的材料:公粮从去年十月到今年三月共一百五十万斤,军粮更不计其数,去年八月到十二月一共四百万斤,今年三十军借军粮五十六万斤,三路纵队借粮二十万斤,屯积兵粮五十四万斤,共七百万斤,除掉这些经国民党县府征借的,还有许多是军队直接向保甲要的,这个数字较前者还要多,从去年胜利到今年五月,汲县国民党区人民所出粮食总数在一千五百万斤以上,人口以十万计算,无论男女老幼,无论贫富平均起来,每人要负担一百五十斤粮。这还不算,粮食之外,每天要送一百八十万斤柴火,最近又要修碉堡一百六十个,每座三万元计算,合起来就是四百八十万的支出,加上“办公人员”的从中渔饱,老百姓的血汗也就榨得可以了。

汲县如此,别的地方也是一样,修武是灾情很严重的地区,别的负担不算,只驻军强索的衣服鞋袜,即价值一千二百九十万元。全县三十八保,一保就出一百万。辉县红庙靳村史恒田有地一百二十亩,平常年景,一年两季才能收入八十石,而从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三月即出粮食八十四石。

城市里的情况,也使人难于乐观:安阳城里,一个资本仅十万元的小卷烟铺,一月到六月,即出小夫洋五千,保款一万,卷专费五千,每份丁洋又是二、三万,再加上下层人员的勒索,以及门牌、户口、电灯、灰渣、煤炭等捐税数目字就相当可观。尤其给商人威胁最大的,是官僚资本的垄断市场,操纵物资,通货恶性膨胀,于是弄得大小买卖都是摇摇欲坠,不可终日。现据调查:半年来花布杂货店关门的有二百多家,占百分之二十;缩小营业,兼并门面的二百多家,而坐贾改为行商,行商改为小贩的为数尤多。

×

×

×

听说要发救济物资,大家像大旱望云雨,眼巴巴的等待着,但是事情往往出乎人的意料之外,救济品发下了,真正衣食无着的人却依然哭丧着脸,没有得到一点东西,物资救济谁了?五月四日,安阳行总豫分署急赈三组解答了这个问题:据调查,林县难民领回面粉后,县长程万宝又派人每户追回半袋,说是要抵地方团队的军粮。该县干事张伟登记难民时,每人勒索登记费百元或千元,也有缴好几千的,钱多了就可以捏报户口或多报人口。这还不算,程万宝在分配面粉时,临时顾了好多人冒名顶替,把救济物资稳稳当当入了自己私囊。林县难民一二三户中,某报记者给做了个统计:百分之二十是公务员,百分之四十是捏造户口,百分之三十是殷商富户,里边有十几户是拥有妻妾的。更离奇的是某县县政府竟把自己团队的士兵化装成难民,赶着几十辆大车浩浩荡荡的去领救济面。某专署的副官也被造在难民册子里,县党部书记长的老太爷,县长的弟弟也列到难民队里领救济粮,所以老百姓说国民党的所谓救济,实际都是“救己”。难民只有望梅止渴。

×

×

×

民间流行着一段“县长的天地”,颇能反映出一般官僚群的荒淫无耻和所谓“吏治”,现录如下:

未上任,穷天穷地。

一上任,欢天喜地。

上任后,花天酒地。

吹牛皮,谈天说地。

办事情,欺天骗地。

发脾气,咒天骂地。

要贿赂,瞒天瞒地。

对百姓,凶天恶地,

动公愤,哭天泣地,

请你走,谢天谢地。

从四,五月间河南的参议会的质问中也可以看到那些自称“民之父母”的老爷们在干着什么勾当,上下层之间又是如何狼狈为奸,互相包庇,勾结。在四月三十号的会议上参议员郭海长说:“有许多县长或因贪污有据撤职,或因控告而押解来省,只说一解到省了,也就没有下落了。如前获嘉县长张某,四区专署秘书,都解来了,可是现在他们那儿去了呢?……沈化南参议员说:“前光山县长,沦陷时,有渎职守,被撤职查办了,也不知真的办了没有,现在却又委为商邱县长,而且是大县。”参议员张××说:“县长交代不清,前任影响后任,这样下去,如何了得!前夏山县长庞某擅离职守,自田粮处提款数十万,现在不知去向,也没人追问。”由于吏治不清,相互纵容包庇,毒品也因而充斥,参议员苗某提出:“乡镇长有抽老海的,县政府科长有抽老海的,甚至连省府派出的禁烟委员也有抽老海的。这毒品是那里来的?是走私商人运来的?乡镇长包庇他们?公安局长包庇他们?国军比较好些?”白宗德接着说:“毒品充斥全省,它来自开封朝鲜人手中,朝鲜人大多与省垣要人有关。”另外某参议员提出各县买卖乡镇长情事,据说贫乡二十万,肥乡有到二百多万的。这些发言,自然还不足以暴露国民党官场的千分之一。但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为什么胜利后,国民党区老百姓仍过着使人难以置信的痛苦时光。

×

×

×

有个署名苦水的写了一首诗,题名“饥饿线上”主要叙述胜利后河南人民在国民党统治下的惨状。兹抄在下边,作为本篇的结尾!

水灾、旱灾、蝗虫,

苛捐、杂税、兵差,

忍饿受饥。

在敌人的刺刀下,

这不是人间;

这是地狱的生涯!

如今,

河山已光复,

物价应下跌,

负担应减轻,

民生应安定,

那知道?!

粮价如往。(其实反攻后粮食已涨了四五十倍了)

百物高昂!

那知道?!

要款又要粮,

摊派仍照常!(事实上,何止“照常”!)

修堡又抓丁,

城乡受灾殃,

“朱们酒肉臭,

路有饿死骨,

老弱转沟壑,

壮者跑四方。”

问苍天,

那里是我们的生路?

波驻英大使馆 斥英干涉内政
国民党优容汉奸
半年来的上海工人运动
太行区党委发出紧急通知 号召全区立即准备自卫
晋城万余积极分子集会讨论 自卫战中要贯彻群运 群众翻透身是胜利的有力保证

晓琹“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

晓琹“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

晓琹“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CBTXM6QH.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7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邱兰富)

官僚资本老百姓我们的参议会为什么八路军老先生参议员共产党国民党祖国

文教简讯
国民党坚不开坝阴谋昭然 运河续涨部分地区成灾
邯郸市工商局施行外汇管理
抚今思昔 岂非以怨报德?
晋察冀纺织渐足自给 部分地区已大量输出
《死亡线上的河南人民——蒋家暴政实录》扫描版PDF下载:官僚资本,老百姓,我们的,参议会,为什么,八路军,老先生,参议员,共产党,国民党,祖国,县长,贪污,遭受,还有,投降,可是,去年,不是,人们,但是,徐州,得到,只有,过去,就是,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有的,来了,以上,由于,了一,而且,登记,市场,黄河,主要,甚至,该县,以及,无耻,书记,收入,了解,下去,公安,民生,营业,也是,痛苦,办事,面粉,河南,作为,看到,不可,儿子,四区,官僚,月间,于是,好的,直接,抗战,粮食,青年,平均,资本,每人,人员,立即,百姓,可以,许多,实际,物资,时候,每天,全县,严重,情况,调查,提出,敌人,地方,胜利,大家,帮助,他们,土地,解放,政府,我们,中国,起来,自己,会议,委员,问题,农民,地区,什么,统治,国军,当局,救济,记者,生活,军队,今年,分配,影响,宣布,东西,互相,那些,那里,回来,老太,负担,如何,威胁,安阳,真正,临时,驻军,反攻,才能,统计,纵队,人口,士兵,最近,年来,出版,知道,一样,商人,碉堡,事实,一般,发言,所谓,朝鲜,难民,所以,大小,城市,一些,刺刀,一片,之间,决了,大军,无论,省府,面的,男女,林县,出去,离开,自杀,杂货,公粮,卷烟,走私,干事,眼睛,摊派,拥有,供应,改为,奸淫,几年,黄水,有关,支出,足以,另外,保甲,蒋家,通货,听说,往往,尤其,三路,科长,比较,自然,勾结,因而,地一,如下,数目,复员,垄断,如此,秘书,饿死,抓丁,材料,局长,最大,人民,的意,数字,衣服,公务,物价,大车,战后,军粮,大多,日子,全家,计算,还要,除了,接着,收获,去了,事情,修武,开封,电灯,专署,不顾,两次,不知,死亡,然而,买卖,民间,反映,办公,正是,辉县,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