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0月25日:神枪手魏来国 投稿:卢才静

曲中奕魏来国是胶东×师×团四连排长,现已被师长嘉奖左轮枪一支,并号召全师开展魏来国射击运动,他最出色的一次是在蒋军五十四军进攻南泉车站时,以一百三十五枪击毙一百一十个敌人。事情是这样的:天刚发亮,蒋军五十四军的各种美式大炮又轰响起来,炮弹在我军阵地周

杨朗樵苍茫的暮色已经淹盖着大地,×营长隐约看见东边陈堰村的田野间有一长串的人向西蠕动着,便命令通讯员即刻去和他们连络,这时战斗刚开始,营长就未想到蒋军就已有人开始逃窜出来了,还以为是自己的人,第七连两个年青的通讯员——宋开方和秦小墩,放开腿目不转睛的盯着向那群人奔去,距离渐渐近了,迎面仿佛有马蹄声,他们吃了一惊,像是谁在腿上敲了一下,急忙地卧倒在地上:“七连没有带牲口呀!”他们怀疑地从腰里取出四颗手榴弹,拉出了火线等待着,人影已经逼近了,穿短袄戴大帽的蒋军轮廓也看清了,两个通讯员也没有料到战斗刚开始他们就会偷跑的,立刻把手榴弹投放过去,蒋军资上这迅雷不及掩耳的轰击,没有来得及抵抗,甚至连眼也没瞪就扭头飞跑起来,惊恐的马把人也翻下,哮着从跌倒的人身上扑过去,人和马都在混乱的践踏着。宋开方和秦小墩像个皮球似的从地上跳起来,勇猛的赶上去,他俩没有想到自己才两个人,并且手榴弹都用完了,而对方则是带有充足武装的一大群。他们甚至没有想到这时营长和教导员正焦急的等待着他们,他俩遇到这样难得的冲锋机会,兴奋极了,决心要夺得一挺机关枪,所以就不顾一切的跑上去了,沿路丢弃的背包他们不要,看见在田边跑着。用鼻子喷着气的牲口也不要,

曲中奕

魏来国是胶东×师×团四连排长,现已被师长嘉奖左轮枪一支,并号召全师开展魏来国射击运动,他最出色的一次是在蒋军五十四军进攻南泉车站时,以一百三十五枪击毙一百一十个敌人。事情是这样的:

天刚发亮,蒋军五十四军的各种美式大炮又轰响起来,炮弹在我军阵地周围爆炸着。躺在战壕里的同志们被炮火惊醒,大家习惯地迅速投入阵地,隐蔽在工事里,准备狠狠的打敌人一顿。

排长们都已经开火了,被炮弹震聋了耳朵的魏来国同志还镇静的蹲在地堡里,排副赵喜连急的把他推了起来,他顺手在身旁捞起一支才纵即墨城里缴来的大盖枪,向本排的阵地巡视了一下,便向着东南坟地里跑去。

老远的地方约有七八个敌人像老鼠似的小心翼翼的向这边行动着。魏来国迅速倒在战士潘云亭附近的一个坟堆旁,把枪放在坟堆右面已经筑好的工事上,很快的便把标尺定到五百米远处,左眼一闭一闭的开始射击起来。潘云亭在旁边看的最清楚,一点不含糊的一枪一个,一转眼十几枪便撩倒了十几个敌人,打得敌人乱嚷嚷的向附近高粱地里窜去。

“你看!你看这些傻瓜,高粱秸子还能挡住子弹吗?”他微笑的向大家打了个招呼,回手又把大拴拉开,押了几排枪弹到枪膛里,又迅速的推上子弹,慢慢的向混乱了的敌人队形准确的射去。潘云亭像个孩子一样,抓了一把小石子在魏来国身旁,给他数着打死敌人的数目,打死一个就加上一颗石子,一气数了四十多,剩下的二十来个敌人弓着腰拚命向后逃跑,丢下一堆横七竖八的尸体。

敌人恼羞成怒,开动了所有的火器凶狠的向这突出的五六个坟堆轰击,子弹像西北风似的呼呼的在坚守坟堆阵地的五个同志头上啸叫,炮弹在他们身前身后不停的炸爆,石子沙土都随着飞舞起来。

敌人在一阵激烈枪炮响过以后,又开始向前运动。魏来国像先前一样无情的向敌人射击,敌人便迎着子弹一个个倒下去。潘云亭也和先前一样用石子一个一个记着打死的敌人。当二百多敌人渐渐靠近了,魏来国便命令全排猛烈射击。敌人终于又被阻击在半路上,卧倒不敢前进了。敌人的指挥官气得肚子鼓@@的,把小旗一摆,轻重美式机枪又猛烈的开了火。子弹就在同志们的眼前爆起一股股的黑土来。魏来国迅速的又移到另一个坟堆,他仿佛不是在战场上打仗,不是在经受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像平日打靶一样,把子弹推出来,给大盖枪滴上几点油,继续向着射击的目标。他的枪口瞄准了正在咋咋呼呼的那个指挥官。飕的一声,那指挥官就再也没爬起来。

突然一颗子弹从魏来国的头顶飞过去,接着又一颗子弹落在魏来国的左方,他飞快的探了一下头,见四百米远处的小丘后面一个敌人的枪口正对着他,他明白这是敌人的射击手,专来对付他的。“好,咱们就比赛一下吧!”他很快的又移到后面的一个坟堆,枪口瞄准那个敌人,只是一枪,那个家伙好像乌龟一样早把头迅速的缩回去了。魏来国正要推上第二颗子弹,飕的一颗子弹,正好从他右耳边飞过去。当魏来国第二次扳动枪机时,敌人移动了位置,魏来国滴溜圆的眼睛睁得简直叫人害怕,他机灵的瞅着敌人的动作,当诡诈的敌人刚一探头,魏来国的子弹早飞过去了,马上,敌人就仰面朝天,回西天了。这次敌人又丢下四十个死尸,狼狈的逃回去了。可是不久,在一阵激烈炮火射击后,千多敌人又蜂涌的冲上来了。魏来国高兴的大笑起来。

“那有这样好的机会,这样多的活靶,同志们,打呀!打呀!”他的枪扳机比任何时候都动的快,敌人迎着连续的枪声,一个个的栽倒。炮手小宋打的也特别准确,炮弹连珠似的在敌人群里爆炸。高副连长一气撩倒四十多个敌人。潘云亭激动的忘记了数石子了。

“排长!一挺重机枪。”魏来国顺着指的方向瞅去,敌人一个重机枪射手把枪尾挖成掩体准备射击,魏来国端起枪只听一声枪响,正得意的开动着重机枪的敌人一蹬腿就僵直了。

敌人几次的冲锋,都没有成功,结果还和来时一样,退潮般的滚回去。而那七八个坟堆后的四五个英雄们,仍安然无恙。

夜半两点钟,骤然下起倾盆大雨来。西南角魏天宝方向的战斗紧张了,魏来国便神速的作侧面射击,刚把枪口伸出枪眼,敌人已经冲来距地堡只有三十几米了。双方的火力像决了口的怒涛似的响成一片,魏来国没有半点慌乱,沉着地寻找敌人的指挥官,五六个指挥官都给他清脆的子弹射倒了。在四十米远处,出现一个敌人高个指挥官。魏来国推上第一百三十五颗子弹,也是最后一粒子弹,枪声一响,那个指挥官的匣枪落在地上,人也栽倒了。敌人没了头目,都在泥泞中撞撞跌跌地滚了回去。(新华社山东通讯)

国际简讯
刘伯承司令警告蒋介石 如不退出侵占地区我决予更沉重反击 蒋越高唱“和平”我更须警惕其血腥屠杀
林彪将军揭穿蒋介石和平烟幕 号召东北军民坚决抵抗把进犯者打回原来位置
巨野城郊毙敌盈千 我军主动撤出巨野嘉祥挺进敌后作战蒋伪军进犯回龙集遭我阻击狼狈窜回 豫北我克宜沟车站歼蒋军两营
胶济线及鲁南边缘区民兵展开地雷冷枪战

曲中奕魏来国是胶东×师×团四连排长,现已被师长嘉奖左轮枪一支,并号召全师开展魏来国射击运动,他最出色的一次是在蒋军五十四军进攻南泉车站时,以一百三十五枪击毙一百一十个敌人。事情是这样的:天刚发亮,蒋军五十四军的各种美式大炮又轰响起来,炮弹在我军阵地周

曲中奕魏来国是胶东×师×团四连排长,现已被师长嘉奖左轮枪一支,并号召全师开展魏来国射击运动,他最出色的一次是在蒋军五十四军进攻南泉车站时,以一百三十五枪击毙一百一十个敌人。事情是这样的:天刚发亮,蒋军五十四军的各种美式大炮又轰响起来,炮弹在我军阵地周

曲中奕魏来国是胶东×师×团四连排长,现已被师长嘉奖左轮枪一支,并号召全师开展魏来国射击运动,他最出色的一次是在蒋军五十四军进攻南泉车站时,以一百三十五枪击毙一百一十个敌人。事情是这样的:天刚发亮,蒋军五十四军的各种美式大炮又轰响起来,炮弹在我军阵地周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CUD00R50.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0月25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卢才静)

同志们新华社英雄们重机枪第二次的一个这样的紧张战场可是不是

通讯员回来了
增产运动中的有力贡献 武昌海 王飞发明新工具
停止八年的华北驰名胜会 鲍店骡马大会复会 药材大会亦将开始
简讯
黎城三区合作会议 大力准备冬季生产
《神枪手魏来国》扫描版PDF下载:同志们,新华社,英雄们,重机枪,第二次,的一个,这样的,紧张,战场,可是,不是,给他,只有,过去,这些,这样,没有,他的,有的,来了,了一,正在,美式,炮弹,下去,一挺,也是,猛烈,火力,工事,这次,一下,击毙,好的,行动,以后,西南,最后,已经,时候,爆炸,通讯,山东,各种,出来,指挥,第二,同志,敌人,地方,大家,他们,蒋军,运动,起来,进攻,战士,继续,准备,开展,号召,机枪,战斗,第一,一次,开始,西北,排长,师长,车站,前进,连续,孩子,任何,连长,子弹,一样,命令,特别,结果,双方,阵地,咱们,迅速,附近,了的,一片,打仗,逃跑,那个,决了,阻击,明白,射击,成功,胶东,机会,高兴,即墨,投入,头上,眼睛,方向,嘉奖,很快,突然,对付,不久,终于,一阵,只是,数目,大炮,不敢,冲锋,回去,地里,接着,东南,事情,打了,路上,高粱,周围,马上,子一,炮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