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6月17日:一个知识分子的道路——访山东教育厅长杨希文先生—— 投稿:邹浩亨

李普杨先生是山东民主省政府中我所见的唯一穿长袍的人,他的宽大的皮袍上面罩一件蓝布衫,挺着两撇八字胡,戴一顶皮帽子,因为身体残废,手杖总是不离身的,说起话来更是斯斯文文,修辞美好确当,又很幽默。这一切使人觉得他很潇洒舒适,心安理得,和他的出身性格和工作

【本报邢台讯】高邑疏浚济河第一期工程已完成。十五里长的一段河身已加深达三尺,宽两丈五尺,共耗工七十多。济河发源临城西部山地,流经赞皇、高邑、柏乡、隆平等县入宁晋泊。河入高邑即为平原,连年淤塞,河床几与地平,每届夏秋水涨,高邑、柏乡、隆平三县沿河村舍即遭水漫,高邑境内南塔庄、安家庄、留村等十八村,每年必遭水灾,农田每年被淹没万余亩,疏浚该河即为高邑等县今年建设计划主要内容之一。上月十八日,高邑县府建设科由邯郸聘来曾毕业于土木工程学校之水利专家李同志,实地勘察后,于二十四日动工,八天即告完成。沿河人民兴奋异常,参加做工者达九百余人,现以农忙,其第二期工程决于秋后实施,明年三月可全部竣工。届时河身可深达七尺,宽五丈,历年水患,当可根绝。又柏乡、隆平亦在疏浚中。【新华社齐齐哈尔十一日电】位于嫩江省西北部,北满最大水利工程,查哈阳水闸,在民主政府领导下从今年二月十九日起兴修,历时两月,已于四月三十日正式竣工。该水闸可灌溉田一万五千垧以上。该闸日寇于一九四零年起,即开始经营,每日强拉苦工万余,计划由查哈阳直通泰坠之间,挖掘一条主干水堤,沿途各村分掘支器,总长三千六百里左右,但直至去年八月十五日尚未完成。民主政府为免使努敏

李普

杨先生是山东民主省政府中我所见的唯一穿长袍的人,他的宽大的皮袍上面罩一件蓝布衫,挺着两撇八字胡,戴一顶皮帽子,因为身体残废,手杖总是不离身的,说起话来更是斯斯文文,修辞美好确当,又很幽默。这一切使人觉得他很潇洒舒适,心安理得,和他的出身性格和工作,尤其显得很调协。他现在是教育厅厅长,抗战前从青岛大学教育系转入无锡教育学院,毕业之后从事教育,曾经做过山东省第二民众教育辅导区的主任,至今仍是无党无派。

他说他出身于一个经商地主的家庭,有一个哥哥曾被国民党逮捕过,使他对这统治的作风很有点不满。但是出身于一个温情家庭,有回环余地,即使对革命有点儿同情,自己对斗争却是怯懦的,抱着逃避的态度,他选择了教育做他的事业,他说:“自己觉得这样清松点,总还不致于做很多错误的事情,做乡村教员,更可以自恕吧”。

和所有善良的知识分子一样,他的脚步是十分沉重的。在抗战初期,他找过韩复榘,找过张礼元、找过沈鸿烈、找过范筑先,为的是找一个合法的权力,使他的抗战工作合法,使他的抗战主张能够实行。这当中我想还应该分为两个阶段,找韩张更偏重于找合法根据,找沈范更偏重于找一个军事力量。因为韩张时期的经验使他的法统观念自然而然渐渐减轻了一些,而客观的需要更迫切的倒是打仗,倒是军事,使他自然而然的想望着去找一支现成的力量,这两者失败之后,他的抗日的志愿却没有丝毫动摇,他要抗战,那么怎么办呢?这时候他才在实际上和共产党合作起来,眼睛真正转向于广大的老百姓,不倚靠法统,不倚靠别人,不倚靠现成的力量,而倚靠人民和自己,大刀阔斧干起来。

战事一开始,他准备在青州一带搞抗战。韩复榘的态度是大家了解的,他曾跑到邹平找梁漱溟先生,梁到济南,觉得韩复榘不好。他说不管韩怎么样,也要抗,他要梁先生帮他搞合法。他回到青州,行政专员张礼元组织政训处,他合法的去当处长,首先办训练班,后来他发现张礼元已经接受了韩复榘的命令,准备逃走。张对他批评鲁西专员跑得太快,没有打就走了,他自己是要打一打才走的。杨先生回答他说:我来是抗战的,训练班的学生也是要抗战才来的,你带不走。他和张的关系从此搞坏。后来韩复榘枪毙,他跑到蒙山,带了三四个干部,买了几支枪。他说:“办教育的人,和青年学生总容易接近”。他和青年学生来往,想自己搞部队,这是他想自己干起来的第一次。

但是他不知道怎么个搞法。蒙阳县长搞了一些土匪部队,说是和什么人学来的。他和杨先生开玩笑,说杨先生一辈子也搞不起来。杨看见那些游击队尽吃大烟,不象样,总不相信他们搞得对。他到临沂,听说徂徕山有人起义(记者按:领导人就是现在山东民主省政府主席黎玉先生,那时候他是共产党山东省委书记),杨先生看了一些材料,觉得那是正式搞法,便写了一封信去,不久秦启荣同他们开始磨擦,杨先生说:“秦启荣是根党棍子,我是很知道的”。杨先生到蒙阴新泰,找到了现任民政厅长的梁竹航先生,同办鲁南抗敌自救青年学校,蒙山人民几乎家家有枪,他们就搞起八十几个学生,二十几支枪,渐渐有更多的学生来,学校里一概称为校友,不能来的称为校外校友,在抗战中学抗战。

“但是我不会办”。他说:“没人管饭,我也参加,推沙、站岗、作饭,什么都干,但一不知道如何弄到饭吃,二不知道如何打仗。书生无能,感慨甚多。我们深觉敌后没人管,除零星土匪之外,空隙很大,而自己政治经验差,很苦闷。大家商量一下,要搞一个会打仗的人。”杨先生便从临沂到徐州,徐州失守,听说沈鸿烈从曹县到了东阿,便去见他,觉得他这个人不是实在搞抗战的,只想派自己人,派杨先生做秘书。杨先生要回鲁南,沈鸿烈说他空想,他便到鲁西聊城看范筑先老人,范是旧识,看了之后印象不坏,尤其称羡这位老人家的行政能力,他就留下给范先生编小学教材,不久,沈鸿烈到来,挑拨范先生的部下,关于教材,沈鸿烈一定要由省政府编,杨先生主编的社会科,始终一本也没有印。正巧他的朋友们在鲁南组织了一个抗敌工作团,负责人就是现任山东大学副校长田佩之先生,梁竹航、李澄之等先生也在那里,他们打电报来叫他回去。他们又派人来和沈鸿烈联络,他就以沈的代表的资格回到鲁南。李澄之先生奉沈命令办鲁南第四联合中学,杨先生便去帮他,还是想把他自己那一套合法化。——那已是二十七年了。

那时候他们正在莱芜,有一天晚上,敌人来了,杨先生说:“不打是不行的,但是不会打,我们商量商量,守守城吧。”就在那次,他受了伤,子弹打进脊椎骨,倒在城边麦田里,过了两个白天,一个晚上,老百姓才把他救出来。李澄之、梁竹航两先生把他送到济南齐鲁医院,住了一年,那是山东大变化的一年,沈鸿烈打起反共的旗帜,泰和事件等等,都是那一年里发生的。沈鸿烈的面目毫无掩饰地暴露出来之后,杨先生的那批朋友们如李澄之、梁竹航、范明枢、田佩之等先生就离开了他们,组织了抗敌协会,在实际的行动上和共产党团结在一起。二十八年冬季他们把杨先生从医院接出来,是非是很明显的,杨先生坚决地走上了一个善良的爱国的知识分子所应该走的道路。他的身体残废了,但是他的气魄更加壮阔了。

到二十九年,山东爱国的正义的人民建立了临时参议会,杨先生也是参加的一个,“我要求沈鸿烈来报告工作”。他微笑着向我说,还是那样地平静潇洒,这个抗战以前逃避斗争,抗战初期追求传统的合法化的人,从此高举着人民的权力,人民的法的旗帜,做为一员战将而出现了。这又是他生命史上的一个关键,但是他还是一点也不激动,还是一样只现出心安理得神气。

他的伤主要在脊椎骨腰旁,下肢曾经完全失去知觉,现在离人扶着不能走。敌人扫荡的时候,他跟老百姓一道躲在山沟或者地洞里。有“情况”的时候他就用枪对准自己的胸口,实弹以待。因此大家首先下他的枪,第二就劝他“群众化”。起先他很不高兴,觉着下掉枪,自己的最后决定权都就没有了,后来一想“群众化”到还是积极的,现在看来尤其对,他曾经有许多次遇着敌人,有一次他化装为个普通的老百姓,从敌伪手中逃脱,有一次他躲在树林子里,亲眼看着几个伪军走过来,把他的驴子牵去,距离他不过一百米,诸如此类的危险是很多的,如果他有枪在手里,稍微沉不住气一点,也许已经把自己打死了吧。和他将近三小时的谈话,使我发生许多的梦想。他的经历正是成千成万善良的爱国的知识分子的道路。特别是这八年来,有多少善良的知识分子象他这样,为理性驱使着,又为客观的现实所教育,经怯懦到勇敢,从逃避到斗争,从因袭的法统观念中挣脱出来,做为一个争取民主权利的战士,眼睛不再向高高在上的权威,而把自己的生命和希望依托于下层的老百姓。他们的经验是深深感人的,我很感动,我不是一个写小说的人,我禁不住要向我们当代的小说家提一个要求,希望你们之中有谁多多研究一些这样的智识分子,给我们创造一个这样的典型,记下这些人的一页,给人们一个生动的教训,使我们更多的智识分子少浪费些气力,更直捷地走上他们应走的道路。

太岳我军自卫获捷 恢复稷王山被侵村庄 同蒲路侧我歼灭阎军两个营 冀鲁豫军民击退顽伪多次进犯
太岳行署暨军区 电贺王海清部起义 王氏复电誓为民主和平奋斗
汾南人民自救军副司令 雷文清氏发表谈话 痛斥蒋阎排除异己,挑动内战; 力主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和平。
杜鲁门泄露 美续以租借物资助蒋内战 马西努指斥美英干涉各国内政
访问潘朔端师长

李普杨先生是山东民主省政府中我所见的唯一穿长袍的人,他的宽大的皮袍上面罩一件蓝布衫,挺着两撇八字胡,戴一顶皮帽子,因为身体残废,手杖总是不离身的,说起话来更是斯斯文文,修辞美好确当,又很幽默。这一切使人觉得他很潇洒舒适,心安理得,和他的出身性格和工作

李普杨先生是山东民主省政府中我所见的唯一穿长袍的人,他的宽大的皮袍上面罩一件蓝布衫,挺着两撇八字胡,戴一顶皮帽子,因为身体残废,手杖总是不离身的,说起话来更是斯斯文文,修辞美好确当,又很幽默。这一切使人觉得他很潇洒舒适,心安理得,和他的出身性格和工作

李普杨先生是山东民主省政府中我所见的唯一穿长袍的人,他的宽大的皮袍上面罩一件蓝布衫,挺着两撇八字胡,戴一顶皮帽子,因为身体残废,手杖总是不离身的,说起话来更是斯斯文文,修辞美好确当,又很幽默。这一切使人觉得他很潇洒舒适,心安理得,和他的出身性格和工作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DCCBE7TB.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6月17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邹浩亨)

在一起游击队第一次老百姓他们的省政府参议会负责人的一个共产党国民党

民主政府积极为民兴利 高邑疏河保田万亩 北满查哈阳大水闸竣工
我提出四项意见 要求迅拨供给 不再袭扰堤工
拖延供给与武装阻扰兼施 国民党破坏复堤工程 我坚决要求马、周等督促国方履行南京协议,俾五省同胞免于水患
意内部斗争仍烈 安伯托无耻拒绝退位 共和派在各地占优势
英阁使团邀各党派会议 印度问题困难尚多
《一个知识分子的道路——访山东教育厅长杨希文先生——》扫描版PDF下载:在一起,游击队,第一次,老百姓,他们的,省政府,参议会,负责人,的一个,共产党,国民党,这样的,接受,谈话,县长,医院,联络,时期,相信,到了,不是,战前,多少,人们,但是,徐州,协会,之后,过来,就是,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要求,他的,来了,了一,因此,关于,正在,需要,大学,家庭,怎么,首先,主要,觉得,更多,书记,为一,土匪,了解,作风,错误,浪费,也是,朋友,至今,第四,有人,从事,主权,学院,民众,能够,一下,失败,还是,他说,阶段,不会,曾经,转入,应该,抗战,因为,行动,青年,如果,抗日,起义,革命,最后,一定,广大,可以,你们,已经,许多,建立,经验,爱国,关系,完全,学校,实际,主任,一天,主张,事业,时候,研究,一带,根据,山东,出来,坚决,情况,第二,部队,领导,积极,敌人,教育,先生,团结,伪军,一切,分子,大家,主席,他们,工作,代表,群众,民主,我们,组织,起来,参加,自己,斗争,地主,联合,干部,政治,战士,什么,军事,合作,力量,决定,统治,准备,社会,学生,记者,实行,一次,开始,人家,那些,报告,后来,正义,那里,发现,如何,知识,真正,临时,冬季,正式,教员,训练,子弹,年来,知道,一样,希望,命令,发生,特别,争取,事件,以前,行政,更加,小学,小时,一些,批评,别人,创造,唯一,家家,打仗,曹县,或者,态度,迫切,自救,校长,高兴,不管,哥哥,专员,离开,敌后,中有,处长,同情,鲁南,教材,眼睛,扫荡,感动,实在,危险,不久,晚上,于一,和他,听说,不好,我是,容易,尤其,老人,留下,从此,青岛,自然,传统,所有,不过,民政,如此,秘书,战事,挑拨,乡村,材料,接近,走了,那一,人民,毕业,合法,临沂,回去,中学,事情,厅长,看见,生命,不满,观念,正是,我说,济南,回答,那么,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