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1月26日:王贵与李香香(续) 陕甘宁边区民间革命历史故事 投稿:毛琼妹

李季3红旗插到死羊湾队长的哨子呼呼响,挂枪上马人人忙。听说王贵受苦刑,半夜三更传命令:“王贵是咱好同志,再怎么也不能叫他把命送。”二十匹马队前边走,赤卫军、少先队紧跟上。马蹄落地嚓嚓响,长枪、短枪、红缨枪。人有精神马有劲,麻麻亮时开了枪。白生生的蔓菁

【新华社晋绥二十一日电】活动于绥蒙傅军后方之地方游击兵团,在坚持大清山八年抗战的八路军姚哲将军指挥下,驰骋于平绥路南北与当地人民建立起游击根据地,将傅军压缩至狭窄交通线与若干据点内,成为南北袭击傅作义大本营归绥的两把利刃。绥南凉城、和林一带,只有县城及田家镇、哈拉窑子等几个据点尚为傅军盘据,而广大农村仍在游击队手中。八路军骑兵并挺进至平绥路北,粉碎伪保甲组织。十月至本月初四十天中,地方兵团游击队与傅伪军作战三十五次,毙伤敌纵队副以下二百四十二名,俘虏副团长以下二百八十名,缴获长短枪二百十三支,迫击炮一门,轻机枪八挺,战马二百二十二匹。

李季

红旗插到死羊湾

队长的哨子呼呼响,

挂枪上马人人忙。

听说王贵受苦刑,

半夜三更传命令:

“王贵是咱好同志,

再怎么也不能叫他把命送。”

二十匹马队前边走,

赤卫军、少先队紧跟上。

马蹄落地嚓嚓响,

长枪、短枪、红缨枪。

人有精神马有劲,

麻麻亮时开了枪。

白生生的蔓菁一条根,

庄户人和游击队是一条心。

听见枪响齐下手,

菜刀、鸟枪、打狗棍。

里应外合一起干,

死羊湾闹的翻了天。

枪声乱响鸡狗乱叫唤,

游击队打进了死羊湾。

崔二爷当炕上睡大觉,

听见枪响往起跳。

打罢王贵发了瘾,

洋烟抽的正起劲。

黄铜烟灯玻璃罩,

银铙的烟葫芦不能解心焦。

大小老婆两三个,

那个也没有香香好!

肥羊肉掉在狗嘴里头,

三抢两抢夺不到手。

王贵这一回再也活不了,

小香香就成我的了。

越想越甜赛沙糖,

涎水流在下巴上。

烟灯旁边做了一个梦,

把香香抱在怀当中。

又酸又甜好梦做不长,

“噼啪”“噼啪”枪声响。

头一枪惊醒坐起来,

第二枪响时跳下炕。

连忙叫起狗腿子:

“关着大门快上房!”

那边过来那边打;

一人赏你们十块响洋。”

人马多枪声稠不一样,

二爷心里改了主张——

太阳没出满天韶,

崔二爷从后门溜跑了。

太阳出来天大亮,

红旗插在岭畔上。

太阳出来一朵花,

游击队和咱穷汉们是一家。

滚滚的米汤热腾腾的馍,

招待咱游击队好吃喝。

救上王贵松开了绳,

游击队的同志们个个眼圈红。

把王贵痛的直昏过,

香香哭着叫:“哥哥!

“你要死了我也不得活,

睁一睁眼睛看一看我。”

自由结婚

太阳出来满天红,

革命带来了好光景。

崔二爷在时就像大黑天,

十有九家没吃穿。

穷人翻身赶跑崔二爷,

死羊湾变成活羊湾。

灯盏里没油灯不明,

庄户人没地种就像没油的灯。

有了土地灯花亮,

人人脸上发红光。

吃一嘴黄莲吃一嘴糖,

王贵娶了李香香。

男女自由都平等,

自由结婚新时样。

唐僧取经过了七十二个洞,

王贵和香香受的折磨数不清。

千难万难心不变,

患难夫妻实在甜。

俊鸟投窝叫喳喳,

香香进洞房泪如麻。

清泉里湎水水不断,

滴湿了王贵的新布衫。

“半夜里就等着公鸡叫,

瞧这个日子把人盼死了!”

香香想哭又想笑,

不知道怎么说着好。

王贵笑的说不出来话,

看着香香还想她!

双双拉着香香的手,

难说难笑难开口:

“不是闹革命穷人翻不了身,

不是闹革命咱俩也结不了婚!

“革命救了你和我,

革命救了咱们庄户人。

“一杆红旗要大家扛,

红旗倒了大家都遭殃!

“快马上路牛耕地,

闹革命是咱们自己的事。

“天上下雨地下滑,

自己跌倒自己爬。

“太阳出来一股劲的红,

我打算长远闹革命。”

过门三天安了家,

游击队上报名啦。

羊肚子毛巾缠头上,

肩膀上背着无烟钢。

十天半月有空了,

请假回来看香香。

看罢香香归队去,

香香送到底里。

沟湾里胶泥黄又多,

挖块胶泥捏咱两个。

捏一个你来捏一个我,

捏的就像活人托。

捏碎了泥人再重活,

再捏一个你来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有妹妹,

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捏完了泥人叫:“哥哥,

再等几天你来看我。”

第三部

崔二爷又回来了

大红晴天下猛雨,

鸡毛信传来了坏消息。

拿着鸡毛信不住气的跑,

压迫人的白军又来了!

游击队连夜开到白军屁股后边去,

上级命令去打游击。

吹起哨子背起枪,

王贵没顾上去看香香。

死羊黑里听到信,

第二天大清早,白军可进了村。

白军个个黑丧着脸,

就好像人人都短他们二百钱。

东家查来西家问:

“谁家有人随了红军?”

“谁家分了牛和羊?

谁家分地又分房?”

牛四娃分了一孔窑,

三查两问查出来了。

崔二爷的大门宽又高,

两根麻绳吊起了。

两把荆条一把剌,

混身打成肉丝丝。

白军连长没头鬼,

又着手来裂着嘴:

“干井里打不起清水来,

天生的穷骨头想发便宜财!

“阎王爷叫我当穷汉,

斜头歪脑还想把身翻。

“仗着你红军老子势力大,

粪爬牛(注:即屎壳郎)还想推泰山!

“分的东西赶快往出交,

你们的红军老子靠不着了。”

绳子捆来刺刀逼,

崔二爷的东西都要回去。

狗腿子开路,狼跟在后边,

崔二爷又回到死羊湾。

(本节未完)

策应保卫陕甘宁 吕梁我克永和大宁 晋北我军又进抵大同城郊怀仁至高山一线为我控制
苏皖我再歼敌一营 击落美制重轰炸机一架南线克北刘桥歼敌二百
辽吉我军歼敌八百
马西努评美军驻华破坏和平 中美社会舆论表示不能容忍
戎副主席对边府直属机关干部讲话全文

李季3红旗插到死羊湾队长的哨子呼呼响,挂枪上马人人忙。听说王贵受苦刑,半夜三更传命令:“王贵是咱好同志,再怎么也不能叫他把命送。”二十匹马队前边走,赤卫军、少先队紧跟上。马蹄落地嚓嚓响,长枪、短枪、红缨枪。人有精神马有劲,麻麻亮时开了枪。白生生的蔓菁

李季3红旗插到死羊湾队长的哨子呼呼响,挂枪上马人人忙。听说王贵受苦刑,半夜三更传命令:“王贵是咱好同志,再怎么也不能叫他把命送。”二十匹马队前边走,赤卫军、少先队紧跟上。马蹄落地嚓嚓响,长枪、短枪、红缨枪。人有精神马有劲,麻麻亮时开了枪。白生生的蔓菁

李季3红旗插到死羊湾队长的哨子呼呼响,挂枪上马人人忙。听说王贵受苦刑,半夜三更传命令:“王贵是咱好同志,再怎么也不能叫他把命送。”二十匹马队前边走,赤卫军、少先队紧跟上。马蹄落地嚓嚓响,长枪、短枪、红缨枪。人有精神马有劲,麻麻亮时开了枪。白生生的蔓菁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DMCTN81Q.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1月26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毛琼妹)

陕甘宁边区同志们游击队第二天不是穷人过来我的这个不能没有

平绥路南北我建根据地 有如利刃威胁归绥 四十天内歼敌五百余
菲政府继续排华蒋介石袖手旁观
蒋贼扮演“改组政府”图以高官厚禄骗人 充当他独裁内战工具
我克寿光桓台齐东 渤海军民歼灭蒋军千余
晋北收复岱岳重镇
《王贵与李香香(续) 陕甘宁边区民间革命历史故事》扫描版PDF下载:陕甘宁边区,同志们,游击队,第二天,不是,穷人,过来,我的,这个,不能,没有,来了,了一,一起,一条,怎么,变成,三天,老婆,分地,报名,有人,二爷,的说,招待,压迫,革命,自由,你们,主张,出来,第二,同志,游击,大家,他们,土地,起来,自己,翻身,经过,东西,回来,消息,连长,知道,历史,一样,命令,势力,精神,大小,第三,咱们,队长,地下,故事,刺刀,身上,狗腿,上去,那个,不起,短枪,男女,哥哥,头上,心里,眼睛,实在,听说,耕地,半月,不断,一家,红军,毛巾,日子,回去,卫军,不到,十天,不得,民间,马上,听见,太阳,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