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2月27日:我为什么要脱离祸国殃民的阎锡山 投稿:冯岚功

张荣泛作者是阎锡山警三师师长,阎特务组织“敌工团”创始人之一,去年上党战役后之洪赵战役被俘,看到解放区各种建设,共产党各种政策,都全为老百姓,与阎统治区情况对比,很受感动,于是写此文控诉阎锡山。——编者我是一个顽固的旧军人;自幼攻读典范令等书,接受法

第一章总则第一条:本条例依据陕甘宁边区第三届第二次政府委员会之决议,在未经土地改革区域,发行土地公债,征购地主超过应留数量之土地,分配给无地或地少之农民,达到耕者有其田之目的而制定之。第二章征购范围第二条:凡地主之土地超过下列应留数量者,其超过部分均得征购之。一、一般地主留给其家中每人平均地数应多于当地中农每人平均地数之百分之五十。(假如中农每人六亩,地主每人应有九亩。)二、在抗日战争及自卫战争中著有功绩之地主,留给其家中每人平均地数应多于当地中农每人平均地数之一倍。(假如中农每人六亩,地主每人应是十二亩。)三、地主自力耕种之土地不得征购。第三条:地主家在边区外者应按第二条之规定,留给土地,其留给部分,在地主未回边区居住之前,由当地政府代为经管,地主回来后,即交还其自行经管。第四条:地主如经献地后,所留土地超过第二条规定应留地数者,其超过部分仍须征购之。不足应留地数者,由县政府呈请边区政府酌予补发部分公债。第五条:富农土地不得征购。一切非地主成分因无劳动力而出租之土地,亦不得征购。第三章地价之评定第六条:地价由当地乡政府协同乡农会及地主具体评定之。其评定标准,应按各地地价与土地质量之不同,最高不得超过该地平年

张荣泛

作者是阎锡山警三师师长,阎特务组织“敌工团”创始人之一,去年上党战役后之洪赵战役被俘,看到解放区各种建设,共产党各种政策,都全为老百姓,与阎统治区情况对比,很受感动,于是写此文控诉阎锡山。

——编者

我是一个顽固的旧军人;自幼攻读典范令等书,接受法西斯教育,那时只认为谁是我的上级,我就服从谁的命令。谁是当局的统治者,谁就是国家民族的代表人,就这样步入了阎锡山黑暗统制的反动集团。

抗战开始后,阎锡山亲手搞了一大套组织,他希望人们一齐钻入这个圈套,好厉行其变本加厉的特务统治;所以他说:“组织是世外桃园,不入其内,不知其美。”同时提出“革命”、“进步”等等欺骗口号。我受了这些口号的欺骗,参加了政治训练。当时自认为在政治水准上提高了一步,勃然兴起干的兴趣,我纠合了一批青年搞起敌工组织。成为阎锡山御用的最反动的特务团体!阎锡山又介绍我加入了极封建的“铁军”组织,历次指定为各个组织负责人,对我异常信任,我二十四岁派任随营总校教育长,三十岁调任政卫第三师少将师长。自以为阎锡山自称“统制全球”,我至少也可以统制全球任何一部。

我既钻入了圈套,浑身带满了纪律锁练,阎锡山讲:“你们眼里只认我阎某人,连杨副长官(爱源)的话也必须加以考虑才够忠贞。”自称为阎锡山宰相的赵戴文说:“我们会长(阎锡山)真正是现代圣人啊!”“会长坐的椅子,我也不敢坐一下。”就在这样的自拉自唱,或合演双簧的环境下,把我的思想装进了他那魔术箱,我不自觉的作了忠心耿耿的驯良奴隶。当时我认为阎锡山比任何政治人物高明与伟大,连阎锡山的言论集,我都奉为宗教经典式的那样信仰。

去年洪赵战役时,我驻守赵城,仅二天,赵城即被陈赓将军所部攻破。当时,秩序已乱,我仍下令坚守院落。一个士兵颤栗着语不成声的向我说:“师长,敌人厉害的很,我不敢打了!”我说:“你擅自退却,我要砍你的脑袋。”士兵答:“宁教师长杀了我,我也不再打了!”我深知士气已馁。但为了尽忠于阎锡山,仍贯彻坚守决心,此时我的司令部已被重重包围,曾命令部队重新布防,但部队早已四散奔命了,部属们把我拥出来,当了俘虏,这就是我当“忠臣”最好的下场!当时我对八路军虽仇恨万分,但内心不得不赞许他们作战的几点长处:一、攻击精神旺盛不怕牺牲。二、进攻速度的迅速,最好指挥能力者亦仅能使用预备队一次。三、精神压倒一切,夺尽守军士气。四、集中火力控制一点。这些优点究竟怎样造成的,那时认为是自难理解的谜。

到太岳军区时,我在路上问老百姓:“八路军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老百姓答:“自从八路军来,我们才翻了身!”我又问:“你们怎样翻了身?”老百姓答:“过去受尽阎锡山的压迫,今天不受压迫,也有衣穿,也有饭吃了。”又在休息的时候,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儿童,向一个士兵讲道理,士兵马上接受他的意见。几千年历史上从未见到的事,今天出现在解放区,由此使我意味到了民主的好处………。

到达军区后,第一件惊心触目的事,就是召开控诉阎锡山大会。中下级军官士兵,如倒苦水般的倾盆而出,我仍守“忠臣”之道,不发一言,但暗暗替阎锡山悲叹!无怪乎各地战役一败再败,阎锡山一手扶植的部队,他们最不满意的是“兵农合一”和制度上的牵制监视;他们受到的痛苦,比我更深,阎锡山怀抱的这颗炸弹,将是他致命的礼物。

我在路上曾问一个民兵:“你干什么工作?”民兵答:“不管什么工作,只给人民尽些责任!”连一个民兵也知道他们的政治目标是为人民服务;因而气壮山河!而阎锡山的士兵只是被逼为阎锡山服务;因而气丧胆怯!

我看了人民领袖毛泽东著的《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等等主张,及美国人著的《西北漫行记》之后,了解了共产党不是为了党派斗争,更不是争夺地盘,而是为中国广大人民争自由,反对蒋介石为首的独裁政府一手制造的卖国行为!共产党的主张正是今天中国人民的要求。而蒋介石阎锡山之流,为了私利,竭力反对民主,决心打人民所反对的内战。自此我认识了一个严重问题,我不是做了八路军的俘虏,而是早已做了阎锡山的俘虏!一个中国人连中国的实际情形还不了解,只听的是阎锡山的胡说八道,我真惭愧为中国国民;因而我的环境就决定了我自己,只有被八路军俘虏,才是我由反革命方面走到革命方面的唯一桥梁!

阎锡山在政治方面,投机取巧,封建守旧,孤立割据。一面镇压人民,一面自疑疑人中,产生了土造骗子手的统治办法。表现在形态上的就是他以封建为基础的各个组织,有所谓“民族革命同志会”,“铁军团”,“敌工团”,基干工作委员会。这些组织,以民族革命同志会,最高领导中枢。阎锡山自己做了同志会会长,自己规定人们称他“领袖”,对他行最恭敬的九十度鞠躬礼,见了会长高呼“会长万岁”、“会长健康”等口号。在制度上,自己又规定了实行所谓“突击”、“密报”、“检举”等等特务统治办法。只要发现任何一片“突击”一类的纸条,不论事实真象如何,先扣押后调查;阎锡山定名为“有病治病,无病防病。”当时一般人对这个制度的反映,有“家有玉匣记,不敢放个屁”的流传;又有一个人上书阎锡山;“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如有人突击下我时,请调查后再行处理。”阎锡山统治下,连自己身体的自由也须经过要求!不能否认的,还是起了些使钳口不敢说话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阎锡山自己,拟订了组织纪律多条:如“污蔑会长言论者制裁。”等等纪律数十条。参加组织者,双膝跪在阎锡山面前高声宣誓:“我誓愿终生拥护会长,实行物产证券按劳分配主义,……如有违犯,甘受组织制裁,介绍人应受连带处分。”师长刘墉之、钟有德,就在这样残酷、黑暗的组织纪律下,当了屈死鬼。刘墉之所以被制裁,因为他曾对他的部下说:“会长教我们财政公开,为什么他的财政不公开呢?领的多,发的少,余款干什么了?……”被部下突击至阎锡山处,就这几句话,已够上“污蔑会长”纪律的制裁,于是阎锡山批“准予制裁”。阎锡山自己手订的“制裁”,分:服毒、悬梁、自杀(枪、刀、绳杀)等项。制裁种类有二:一、是自裁。二、是强迫制裁。经常教育他的部下说:“如果你们考虑我的话对不对;就有叛徒嫌疑。”

阎锡山“组织”内,也曾玩过一次“民主”选举的活剧。阎锡山为要迎合人们的心理,召开所谓“尊敬奋斗会议”中,破天荒的想用选举方式,产生同志会决策的负责高干。阎锡山事前费力的讲什么“组织整体呀”,“堪任组织任务呀”,“不准划小圈呀”,进行了这些准备工作之后,自以为这群人,一定能跟着他划的这个既定的大圈走,于是宣布了,第一次采用“单记名,不记名”投票的选举法。进行选举的结果,李江富选为基工会主任委员(基工会为同志会领导中枢),而阎锡山所喜欢的梁化之居然落选,完全违反了阎锡山的按阎分配制。好,这一场选举可惹下大祸了!?阎锡当场指鸡比狗的拍案大骂,声颤口吃气愤而去。阎锡山决定每小组产生一个代表,到阎锡山私邸开会,临时重订“组织纪律”,阎锡山面谕:“你们把梁化之选为驻外高干是何居心?!就应按破坏组织的刽子手当场打死?!………”代表们出门后,面面相觑,瞠目吐舌,再次开会,阎锡山宣布:“我有集中权,应推翻上次选举案另行选举,我想大家一定认为公道合理?”选举人怕干犯刽子手当场打死的罪名,遵照命令照笔记簿誊写,快到收票的时候,阎锡山声明:“我告诉你们代表们的话,只是我的介绍,不必拘泥!?”这一次选举圆满胜利,全场五百余人,除一票系梁化之事先布置的不选梁作点缀,及另一票系梁本人投选他人外,其余完全选的是梁化之。这次选举更有异于上次者,选举前特别讲求手续,象煞有介事的先推举出开票人,检票人,监票人,唱票人,记票人,而这些人都要一个个全体通过。选举毕,阎锡山仍在生气拒绝会见;高干们推选王靖国等代表全体高干参见,阎锡山抱头大哭,且哭且说:“你们和我不一条心啦!?”“我带一万人去打游击啦!?”使参见高干无法下台,只得双膝跪地,陪着流泪,直待阎锡山放话才离去!王靖国边走边说:“十五分钟的眼泪,组织就变成整体了!?”

总之,阎锡山这些反动、封建、顽固、落后的怪物,正摆在了中国人民革命的面前,革命首先就必须扫除这些障碍。不论他怎样花样翻新的掩饰他那付面孔,只要拿事实略加对照,自不难看穿他那欺骗的实质。阎锡山自称:“一二十年不倒的一个督军”,自认为是其历史光荣一页;在我看来,他是博物院早该陈列的古董。但他竟厚颜无耻的把旧古董上,装置了一些欺骗的花纹,因而欺骗了一些纯洁青年。阎锡山一面掌握了不离山西的政策,充分利用这个封建顽固的集团为基础;一面利用了这个旧古董新装的花纹,做封面,作招牌,侥幸的苟延了三十年。

阎锡山这个土造的政治怪物,和蒋介石这个日造美造的政治怪物,基本上同出一丘,如果将蒋介石比做孤老虎,阎锡山自然是个空架子。阎锡山蒋介石都是一样的汉奸卖国贼,这种在历史上罕有的民族败类,还在穷兵黩武,散灾造孽,诚是恶贯满盈,逼使人民不得不清算他们的罪恶。我羞于与这些蠢贼为伍、反对他们的卖国汉奸叛逆行为,我要离开他们,跳出那罪恶的渊数,坚决为和平独立民主奋斗到底!

杨主席紧急呼吁国人 制止蒋介石合龙放水 号召沿河居民武装自救全区奋起支援
黄河问题情势严重 蒋方坚持立即合龙 张秋会议上我方提出合龙放水延迟五个月,竟遭无理拒绝。
张秋群众质问蒋方代表 为啥不给修堤费、搬家费?为啥先堵口?这样不顾人民死活,我们就和蒋介石拼?
深入开展王克勤运动 前线部队互助练兵 大家想办法群众出主意提高战斗技术 各互助组展开竞赛准备打更大的胜仗
晋察冀野战司令部发布 满城附近作战公报 歼蒋伪军四千一百余 缴获各种炮五十余门

张荣泛作者是阎锡山警三师师长,阎特务组织“敌工团”创始人之一,去年上党战役后之洪赵战役被俘,看到解放区各种建设,共产党各种政策,都全为老百姓,与阎统治区情况对比,很受感动,于是写此文控诉阎锡山。——编者我是一个顽固的旧军人;自幼攻读典范令等书,接受法

张荣泛作者是阎锡山警三师师长,阎特务组织“敌工团”创始人之一,去年上党战役后之洪赵战役被俘,看到解放区各种建设,共产党各种政策,都全为老百姓,与阎统治区情况对比,很受感动,于是写此文控诉阎锡山。——编者我是一个顽固的旧军人;自幼攻读典范令等书,接受法

张荣泛作者是阎锡山警三师师长,阎特务组织“敌工团”创始人之一,去年上党战役后之洪赵战役被俘,看到解放区各种建设,共产党各种政策,都全为老百姓,与阎统治区情况对比,很受感动,于是写此文控诉阎锡山。——编者我是一个顽固的旧军人;自幼攻读典范令等书,接受法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DMK810NG.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2月27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冯岚功)

为人民服务中国人民联合政府司令部不得不第一次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美国人阎锡山

陕甘宁边区征购土地条例草案
农民的乐园——记鸡泽吴官营冬学
晋城西郜村分果实经验
任县完成查减地区 立即进行思想教育 其余四十九村继续深入清算
太行各地冬学开始 行署辅导组下乡
《我为什么要脱离祸国殃民的阎锡山》扫描版PDF下载:为人民服务,中国人民,联合政府,司令部,不得不,第一次,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美国人,阎锡山,委员会,他们的,卖国贼,毛泽东,为什么,负责人,八路军,法西斯,的一个,共产党,中国人,这样的,制度,包围,重要,怎样,本人,欺骗,接受,贯彻,三师,掌握,纪律,造成,最高,控制,去年,到了,不是,人们,之后,只有,我的,过去,就是,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和平,要求,他的,有的,了一,为了,新的,控诉,基础,方式,一条,合理,决心,作者,情形,变成,首先,进步,无耻,使用,俘虏,了解,炸弹,痛苦,布置,火力,新民,看到,奋斗,有人,这次,一下,伟大,言论,还是,他说,目的,公开,行为,重新,口号,于是,好的,顽固,强迫,压迫,教师,抗战,因为,声明,召开,民族,青年,作战,军区,如果,今天,军官,建设,革命,卖国,自由,全体,一定,独裁,广大,可以,你们,独立,同时,完全,意见,实际,主任,主张,党派,时候,领袖,战役,各种,严重,出来,规定,坚决,情况,调查,指挥,部队,领导,同志,提出,特务,大会,敌人,主义,游击,教育,方面,思想,胜利,一切,政策,反对,大家,他们,内战,民兵,工作,代表,国民,民主,政府,我们,中国,组织,反动,参加,进行,自己,会议,进攻,斗争,委员,问题,政治,什么,国家,汉奸,决定,统治,准备,封建,各地,当局,提高,清算,一面,经过,办法,工会,第一,认为,实行,将军,分配,一次,开始,必须,小组,通过,西北,宣布,落后,发现,利用,制造,如何,师长,财政,当时,拥护,光荣,真正,临时,作用,山西,训练,军人,服务,任何,士兵,认识,选举,知道,历史,一样,破坏,成为,希望,处理,命令,事实,一般,特别,结果,开会,儿童,团体,所谓,精神,所以,充分,突击,集团,拒绝,任务,太岳,牺牲,经常,迅速,集中,负责,唯一,会会,产生,一类,赵城,一片,分钟,不怕,万岁,全场,投机,被俘,不管,违反,离开,自杀,脱离,为首,给人,喜欢,感动,下令,长官,否认,奴隶,休息,至少,指定,服从,我不,当了,我要,我是,十岁,自然,介绍,因而,只是,二天,手续,秩序,早已,以为,加以,告诉,责任,人民,只要,基本,不敢,投票,孤立,罪恶,扶植,一手,无法,我在,打了,看见,你的,是我,路上,少将,那时,军士,不知,考虑,不满,加入,马上,反映,一齐,所部,正是,我说,攻击,镇压,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