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9月08日:火线散记 投稿:陆仪盛

陇海前线记者冒着中伏的太阳,我怀着一颗比太阳更热的心奔向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沿途的人民,欢迎着我们。八月九日,我们已从丰衣足食的解放区到了为蒋军敲榨压迫贫困饥饿的被占区,我们在相距考城十余里的村庄休息,看到村里家家封门闭户,满街生草,路上行人稀少,我问

【新华社延安四日电】中共发言人今日告记者说:美国政府与蒋介石政府不顾中国人民的反对,终于完成了西太平洋大宗战时物资的让售谈判,这种行动实无异于挑战。美国发言人虚伪的宣布这些物资并不包括“纯粹军用品”或“未改民用的军用品”,并说该项买卖可予中国以极需要的交通工具和建路设备,可以“协助中国获得和平与团结”,并“可立即分配与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民”,“久经苦难之中国人民,必因获得此大批物资而稍苏”。但是他们很明白,这些物资是完全供给蒋介石用于内战的,即是民用品亦将立即改为“极需要”的军用品,此于公路与交通工具尤为明显。因公路在战争未结束前仅为运输军队,而中国原有的民运交通工具现在都已改为军用,因此蒋介石在获得此项建路设备与车辆后,将实现其以一万辆汽车组织快速部队的计划,而久经苦难的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民,必因而陷于更大更久的内战与分裂的苦难。美海军部代表声明该项协定是“进一步促进两国之密切关系”。中国人民的确可以由此看出:美国政府制造中国内战与蒋介石出卖中国主权间之“密切关系”。因此,中国人民决不能承认任何这种协定。美国全权特使马歇尔将军曾被要求在中国和平未实现前阻止此项危害和平的谈判,但显然他不愿如此做。人们和马歇尔

陇海前线记者

冒着中伏的太阳,我怀着一颗比太阳更热的心奔向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沿途的人民,欢迎着我们。八月九日,我们已从丰衣足食的解放区到了为蒋军敲榨压迫贫困饥饿的被占区,我们在相距考城十余里的村庄休息,看到村里家家封门闭户,满街生草,路上行人稀少,我问一个拾粪的老汉:“这地方为什么这样凄凉?”他停了半天方答:“这里简直不成世道了,白天有城里的蒋军来征粮要款抓差,晚上有土匪到处抢牛架票,有钱的逃到城里去了,穷的都下了河北(指老黄河北解放区)逃难了”。这位面容憔悴的老汉,深深的叹了口气,凹陷的眼眶里,禁不住的流下泪,我又问:“这两年的收成如何?”老汉说:“提起这来,蒋介石该万死,日本汉奸在城里时,庄稼人每年要给他出八十多斤粮食,自从蒋军到城里后,俺这半年已经出了七十多斤了,什么军装费、子弹费,凭今年的年头,一年一亩地不过收四斗,粮还不够他们要的。”老汉叹一口气:“日本投降了,庄稼人那个不高兴,受了七八年的罪,想着往后该过安生日子了;谁知蒋介石又要打内战,这一来,弄得人比日本在时还难过。”我又问他:“你知道河北怎样?”老汉听了这句话,很兴奋,他就滔滔不绝的说:“河北实行了合理负担,一亩地一年顶多出二十斤粮,啥事都没有了,我们天天盼望八路军快来,把城里的坏蛋们打走,庄稼人就心净啦!”

十二日进入兰封城,发现大街上很多被拆毁了的房屋,房屋的砖石,堆积在大街上,原来蒋军正预备用它构筑碉堡工事,北大街的一座碉堡,已经筑起了,又要在城正中心的十字街上,修三丈高的炮楼,这座炮楼才垒起二尺砖,炮楼周围六家商号的门面,被拆毁了,一个商号老板含泪说:“你们八路军要早来一天,我们房子就保住了。”兰封城的南关、沿着漫长的陇海铁路望去,路两旁,一边一条两丈多宽深的封锁沟,这沟是敌人在这里时,用来封锁解放区的,日本投降后,蒋军继续用这封锁沟,切断了我冀鲁豫区与豫东解放区的联络。今年五月,蒋介石一面派兵筑堡看守封锁沟,一面大举“围剿”我豫东解放区,一再下令“一网打尽”豫东的地方子弟兵,但是在我豫东百万军民,三个月的英勇反“围剿”下,蒋军的“围剿”计划,被粉碎了。二十一日晚,我和二十多个拉着牛车的老乡们,从兰封城东,通过封锁沟,老乡们的牛车,被深沟阻碍住了,他们破口大骂蒋介石说:“不叫俺过安生日子,连条好路也不叫俺走”。大家急了一身汗,费了两小时的时间,车子才得通过。

杞县城内的监狱里,扣押着一百多我豫东解放区的军民,杞县城解放时,他们欢欢喜喜的跳出了监狱,和解放军握手,他们气愤的对我说:“在这里我们什么罪都受过了,辣椒水、压板凳,香火烧…………他们强迫叫说共产党不好,我们中间很多都是共产党员,他们那些卖国贼,没一个人从我们口里掏出一句好听的话”。我在蒋军县政府驻地,发现十五日晚写好的一件县府给专署的呈文,上面写着:“近日情况紧张,我处扣留之奸匪(指我被捕同志),或枪毙、或徒刑应速示知”。但是这份公文,尚未寄出,我军已进城了。杞县解放的当天,就有不少的乡下人,进城来找民主政府,要求到蒋军俘虏群里,去认出杀他亲人的刽子手来报仇,民主政府劝他们说:“政府一定要给你们报仇,把那些罪大恶极的汉奸公审”。

蒋军向我军民进攻时,天天有飞机助战,在陇海前线上,每天早上八点至午后六点,都可听见飞机的轰炸与扫射,有很多老百姓的牛马被炸死了。十二日的上午,在兰封城西寸高村,当飞机来时我就和房东五口,隐蔽在房里,房东是地主,他的六座瓦房,被飞机用美造机枪弹,穿的满房顶都是窟窿,气的房东大哭大骂。

蒋军如此惨无人道的来轰炸和平居民,只能在人民心里种下了更深的仇恨。

二十四日十二时一架红头,红颈带国民党徽之美式飞机在兰封城东北二十余里之瓜营,向进犯蒋军驻地低空侦察,数分钟后,开始扫射,虽然进犯军迅速举上联络记号,但蒋记飞机,并不管他们联络不联络,一直向进犯军扫射七次之多。可把进犯军吓坏了,士兵们怀疑说:“空军与陆军又闹磨擦了”。

我们也有“美械师”了
应邀参加国际妇女会议 邓颖超氏征询妇女界意见 国际妇联电请解放区妇女代表出席执委会
南京各报停刊一天 抗议当局迫害新闻界
谢米诺夫判决处死
莫洛托夫返抵巴黎 贝纳斯赴德视察美占领区

陇海前线记者冒着中伏的太阳,我怀着一颗比太阳更热的心奔向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沿途的人民,欢迎着我们。八月九日,我们已从丰衣足食的解放区到了为蒋军敲榨压迫贫困饥饿的被占区,我们在相距考城十余里的村庄休息,看到村里家家封门闭户,满街生草,路上行人稀少,我问

陇海前线记者冒着中伏的太阳,我怀着一颗比太阳更热的心奔向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沿途的人民,欢迎着我们。八月九日,我们已从丰衣足食的解放区到了为蒋军敲榨压迫贫困饥饿的被占区,我们在相距考城十余里的村庄休息,看到村里家家封门闭户,满街生草,路上行人稀少,我问

陇海前线记者冒着中伏的太阳,我怀着一颗比太阳更热的心奔向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沿途的人民,欢迎着我们。八月九日,我们已从丰衣足食的解放区到了为蒋军敲榨压迫贫困饥饿的被占区,我们在相距考城十余里的村庄休息,看到村里家家封门闭户,满街生草,路上行人稀少,我问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DWOVBF6B.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08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陆仪盛)

共产党员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解放军子弟兵冀鲁豫卖国贼为什么八路军共产党

中共发言人严正指出 中美反动派蓄意挑战 悍然完成物资谈判 中国人民决不承认这种协定
自卫英雄们
读者来函
解放区各地热烈纪念记者节 延安“九一”冒雨集会 余光生指出改进业务方针 慰问大后方新闻界 抗议蒋介石摧残新闻事业
边府直属机关致函刘邓 热情慰问前线将士 干部纷纷捐献津贴费日用品 保证军队供给 规定节约办法
《火线散记》扫描版PDF下载:共产党员,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解放军,子弟兵,冀鲁豫,卖国贼,为什么,八路军,共产党,国民党,怎样,庄稼,联络,紧张,投降,到了,但是,给他,这样,主政,和平,没有,要求,他的,了一,一条,合理,黄河,美式,土匪,大举,兰封,俘虏,扫射,火线,进入,北大,商号,城东,工事,看到,房屋,的说,日晚,侦察,到处,房子,好的,强迫,压迫,粮食,一定,你们,已经,军民,一天,每天,击战,飞机,情况,同志,敌人,前线,地方,进犯,大家,自卫,他们,蒋军,内战,解放,政府,我们,进攻,地主,什么,继续,汉奸,计划,一面,机枪,记者,日本,今年,实行,开始,通过,中心,那些,发现,欢迎,负担,英勇,居民,豫东,空军,如何,轰炸,村里,粉碎,虽然,士兵,子弹,铁路,知道,碉堡,县城,时间,村庄,小时,迅速,老乡,家家,了的,徒刑,分钟,被捕,那个,并不,收成,高兴,杞县,河北,南关,中间,房东,大街,心里,一口,尚未,下令,二时,休息,围剿,一直,晚上,不好,扣留,兴奋,地一,不过,如此,考城,老汉,人民,一边,日子,驻地,这里,我在,去了,专署,行人,路上,周围,公审,封锁,不少,陆军,不够,听见,太阳,我说,一句,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