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0月09日:英雄剪影——同蒲,陇海前线通讯 投稿:冯行绍

李德明机谋杀敌九月七日夜晚,三大队通讯员李德明同志到陈庄送信,当完成任务后,回到申庄砦,我们部队已经转移了。但他还不知道,刚一进村正与敌人走了个对面,他就一边打枪抵抗,一边退却,岂知后边也有敌人,李德明便被四个家伙扭住,刚要下他的枪,其中有个当官的说

全国同胞们!从中原突围的三五九旅,经过了无数次英勇的血战,打破了蒋军刘峙、胡宗南等部的围歼、追击、堵战,现在已经胜利的到达延安了。民国三十三年,中共领导的解放区战场,在进攻敌伪的战争中节节胜利,但是国民党军队的正面战场——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贵州,却在敌伪进攻之下,节节溃退,广大国土沦陷在敌伪手里,全国人民把停止敌人进攻、迅速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希望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身上,于是在南泥湾每人种有三十亩土地的三五九旅,就奉令南下抗日了。在南下抗日征途中,我们冲破了敌伪军的重重封锁,消灭了出击堵战大量的敌人。我们的作战虽然艰苦,但是我们却不断地受到华北、华中各解放区和敌占区人民热烈的欢迎、慰问、爱戴、援助,使我们感到忠于中国民族与人民解放的行动是无上的光荣!我们经历了万里的南征,终于打到湖南和广东。日寇投降以后,我们遭受了薛岳、余汉谋等部的“围剿”,我们因为执行中共中央避免内战、争取和平民主团结的方针,忍痛告别了湖南和广东的人民,撤回到中原来,并且和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将军、河南王树声将军的部队会合了。可是,双十协定签订后,背信违约的蒋介石,发动了大规模的内战,中原军区遭受国民党军队的大举围攻,我们中原

李德明机谋杀敌

九月七日夜晚,三大队通讯员李德明同志到陈庄送信,当完成任务后,回到申庄砦,我们部队已经转移了。但他还不知道,刚一进村正与敌人走了个对面,他就一边打枪抵抗,一边退却,岂知后边也有敌人,李德明便被四个家伙扭住,刚要下他的枪,其中有个当官的说:“下他干什么?还是叫他扛着,看他一个小土八路子,能会怎样?”敌人问他是那一部分,当了多少时候八路军等,李德明提高了嗓子回答:“我是八路军,才当一个半月。”他虽失去了自由,但对敌人仇恨得咬牙切齿,竭力挣扎,敌人威胁地说:“看这小土八路子还这样厉害呢!”李德明干脆的说:“八路军都是这样。”直把那个当官的气的大叫着:“才当了一个半月,要是十来年,就该吃人啦”。于是敌人都围着他,用枪托、刺刀、炸弹向他头上乱捶、乱打,把他打得七死八活,遍身是伤。但李德明还是坚忍不屈,这时有人说:“把他枪毙了。”有的说:“用刺刀挑了。”有的说:“送师部活埋。”一会儿听得有人哗啦拉开了枪栓,捉住他的三个敌人都离开了他,李德明知道不妙,情急智生,乘敌人松了一步,顺手取下枪来,向左面一个敌人劈面刺去,正刺在脖子上,另一个敌人前来夺枪,和他拚起刺刀来,被他用力刺倒,其他几个敌人慌慌张张打了几枪也未打中,被刺倒的敌人正要挣扎,却叫李德明再通了一刺刀,结束了这家伙的性命,那几个敌人见已死了二个,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拔腿逃去,嘴里还骂着:“妈的个×,不叫下枪!…………”李德明连追了七八步,又见百来米达前有十来个敌人赶来,他心想一个人抵不过这样多的人,就心生一计,退到一块庄稼地里高声喊叫:“一分队,快从那边过去,村里还有敌人。八分队,快跟上,不让敌人跑了。”敌人摸不清究竟,信以为真,吓的狼狈逃走。随后李德明同志又把被刺死的敌人的枪捡了起来,一个人背着两枝枪,忍着混身百痛,胜利的回到部队。

张发林满载而归

张发林是一中队担架班长,是去年平汉战役解放过来的,九月七日夜里,我一中队追击敌人,在术堡村与敌遭遇,部队就立刻猛冲过去,把敌人打得五零四散。张发林和另一个战士,在这时和部队失掉联络,心里着急的很,又不知部队去向,只有瞎找,在瞎找过程中遇到敌人一匹大洋马,他就把马牵上,又继续找部队,不料碰上被打散的十多个敌人,把他俩捉住。开始走的时候,敌人叫他俩走当中,洋马目标大,敌人又再三叫把洋马丢了,张发林总是不肯;在闲谈中,有一个士兵偷偷向他说:“你瞅空赶快跑,若不跑就要死的。”他和敌人渐渐混熟了,他俩就慢慢的走在后面,敌人一不注意,张发林一只手拉着另一个战士,一只手牵着那匹大洋马,一股劲的就跑开了。瞎转了一夜,天亮才走到××村口,又把敌人丢下的百多个水壶驮上,还捉住两个俘虏,带着胜利品,回到原部。

他想扛一挺机枪

苏岳飞是九连战士,在几次的战斗中,就想:搞一挺美造机枪扛扛是多么光荣的事情,但总得不到机枪。这次临浮战斗开始时,他就想离开小炮班,在这个班不能冲锋,他向指导员要求下步枪班,当时因小炮班人少,同时他还是个主力,指导员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当时他也没有表示不满,还是很有信心的讲:“只要自己有决心,在那里还闹不了一挺美国机枪。”可巧一天,连里有了任务,这一件事,在他脑子里又起了变化,当队伍刚要出发,他又向连长要求,那怕到不了步枪班,给他一支步枪也可以,连长见他再三要求,就允许了他。战斗一开始,他眼就红了,瞪着两只眼去寻找机枪。黄昏连长从蒋军手里夺了一挺机枪,他看见了眼红的说:“连长都搞上了,咱还闹不上”。当第六次冲锋时,他就和连长一直冲下去刚冲到一个崖头,下面有几个人,天黑了也辨不清是不是蒋军,就向蒋军答了话,那几个人问他,“你是几连?”他很机动的说:“二连,你看上边不是八路军吗?你们在底下干啥,把机枪拿过来”。蒋军也分不清是真是假,慌慌张张把机枪递给他,他接住枪就照准他们摔了一颗手榴弹,也没有听得炸,蒋军叫了几声,乱了一阵,再也看不见了。

第三个炸弹

天黑差不多半夜的时候,冯金宝这个组,跟着前面的一个组,摸到临浮公路上的官雀村,踏过封锁沟,一路上是静静的,冯金宝有些奇怪,这一回莫不是逃跑了,他的步子就渐渐慢了起来。他摸上一个高高的土堎,很费力的在头里走,冯金宝忽然站住了,像土壕里有人说话,明明白白地在说:“起来,起来。”冯金宝连忙给后面的人摆摆手,就地伏着,真有人在说:“这一定是共军…………”。冯金宝已经弄清楚了,原来这底下是个暗碉堡。冯金宝忙着找寻枪眼,从枪眼投进了一个炸弹,炸的土堎上的土崩下来一大块。里面的蒋伪军向外没命地跑,被冯金宝的人围上去,一下子都缴了枪。缴械的人笑了,可是被缴枪的人愁眉苦脸的说:“老总饶命,饶命………”。冯金宝又在头里摸进村子去,胡宗南部队还要使用火箭炮,可是两方对面太近了,冯金宝随着投出的炸弹冲了过去,占领了几间房檐后,胡宗南军队支持不住,且退且打,就在这时,冯金宝的胸口上,好像有东西轻轻的碰了一下,他不管,也没有时间留意这些问题。又回去拿上炸弹投出时,胸口微微发痛,摸了摸,是一个不大的窟窿,正在向外流着血,可是冯金宝又投出了第三个炸弹,又夺过来几间房子………。

(新华社太岳分社)

延安广播电台增加名人演讲
邯市两万翻身群众 检阅爱国自卫力量 响应美军退出中国运动
邢市举行“爱国运动周”市民热烈支援前线 献金千余万元粮食七千余斤
同蒲前线民兵英勇歼敌 缴获大批美式枪炮 临汾三区民兵展开“背美国枪”竞赛
王炳南同志等促马司 澄清张垣形势

李德明机谋杀敌九月七日夜晚,三大队通讯员李德明同志到陈庄送信,当完成任务后,回到申庄砦,我们部队已经转移了。但他还不知道,刚一进村正与敌人走了个对面,他就一边打枪抵抗,一边退却,岂知后边也有敌人,李德明便被四个家伙扭住,刚要下他的枪,其中有个当官的说

李德明机谋杀敌九月七日夜晚,三大队通讯员李德明同志到陈庄送信,当完成任务后,回到申庄砦,我们部队已经转移了。但他还不知道,刚一进村正与敌人走了个对面,他就一边打枪抵抗,一边退却,岂知后边也有敌人,李德明便被四个家伙扭住,刚要下他的枪,其中有个当官的说

李德明机谋杀敌九月七日夜晚,三大队通讯员李德明同志到陈庄送信,当完成任务后,回到申庄砦,我们部队已经转移了。但他还不知道,刚一进村正与敌人走了个对面,他就一边打枪抵抗,一边退却,岂知后边也有敌人,李德明便被四个家伙扭住,刚要下他的枪,其中有个当官的说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EQ5W9ZAJ.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0月09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冯行绍)

胡宗南新华社通讯员八路军手榴弹的一个指导员怎样庄稼联络还有

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 王震将军十月三日广播
苦苦相连亲密团结把身翻——博爱回汉民联合翻身记
边区工业研究所 试制漂白粉成功 继续研究可望建立三酸工业
赵锡田故乡访问记
自己繁忙不忘人民秋忙 军直各单位助民收秋 先后帮工六百个涌现不少爱民模范 太岳王司令员亲率干部助收
《英雄剪影——同蒲,陇海前线通讯》扫描版PDF下载:胡宗南,新华社,通讯员,八路军,手榴弹,的一个,指导员,怎样,庄稼,联络,还有,可是,有些,去年,不是,多少,给他,只有,过来,过去,这些,这样,这个,不能,没有,要求,他的,有的,了一,正在,其中,决心,分社,一路,使用,分队,队伍,俘虏,下去,缴枪,一挺,炸弹,班长,有人,这次,一下,还是,他说,的说,日夜,于是,房子,村子,下来,其他,主力,表示,自由,一定,可以,你们,已经,完成,同时,一天,时候,步枪,战役,通讯,担架,占领,部队,同志,敌人,前线,胜利,伪军,他们,美国,蒋军,解放,我们,起来,八路,自己,问题,战士,什么,继续,英雄,提高,机枪,战斗,军队,开始,东西,那里,共军,威胁,当时,光荣,村里,结束,士兵,支持,注意,连长,知道,碉堡,时间,任务,第三,太岳,公路,大队,一会,刺刀,信心,一只,逃跑,上去,那个,明白,机动,面的,不管,离开,立刻,头上,前面,心里,活埋,一直,一块,真是,当了,和他,我是,不过,追击,早已,以为,半月,走了,那一,只要,冲锋,一边,回去,地里,还要,抵抗,去了,事情,出发,不到,转移,中队,打了,看见,一大,不知,封锁,允许,不满,过程,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