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7月15日:鬼魅的世界 投稿:金君霄

徐静凡胜利后的今日!欺压、侮辱、损害、恐怖的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民的自由!荒谬的自由春节期间一个热闹的日子,小东门外平时广集着马车的广场上,这时只见是人,而稀见马车。人群里,一

【本报阳城十二日电】太岳军区发言人,顷就国民党军向我晋南解放区进犯事发表声明称:在停战谈判中,国民党不仅一贯拒绝我长期全面停战之意见,反以谈判为掩护加紧调动部署,作全面内战之准备。本月初,国民党当局一面在人民压力下,答应继续停战谈判,并延长停战令,一面又调集大军,向我晋南及同蒲沿线解放区大举进攻,于此更可见其毫无停战诚意与积极扩大内战之阴谋。同蒲沿线广大地区,为我区年来从敌伪手中所解放;晋南解放区,系我抗战以来坚苦缔造赖以抗击敌伪保卫晋南人民之基地,且平陆、夏县与运城之盐池,系我从敌伪手中夺回又被国民党军侵占者。停战以来,我军为求和平团结,始终恪守协定,停止恢复该地之行动,而国民党军则从未停止进攻,且较停战以前更加疯狂。五六两月曾以两万大军侵占我汾南解放区,并向我同蒲沿线全面进犯,今则又向我晋南解放区与平遥、霍县等地发动进攻,目前进入晋南地区之蒋军,即达两万余人。而胡宗南系之第一师新二师集结黄河以西之朝邑一带,九十军之六十一师,亦开始自白坡渡河,进入豫北。一周以来,晋南国民党军已侵占我运(城)茅(津)公路全线,及平陆、安邑、运城、闻喜、夏县大部地区,当地群众均遭空前浩劫。阎锡山又结合杨逆城部伪军,侵占我平遥七

徐静凡

胜利后的今日!欺压、侮辱、损害、恐怖的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民的自由!

荒谬的自由

春节期间一个热闹的日子,小东门外平时广集着马车的广场上,这时只见是人,而稀见马车。

人群里,一辆车刚套完了车轭,正欲起行,被走前来一个伞兵部队的军官喝住了。

这时,车子里的坐客已经挤得促膝在一堆,但军官并不理会,就吩咐他身旁的二个女人登车。她们不但占去了车夫的座子,另一个女人简直就有半个屁股坐在别人的身上。

劳动过度的马原就够衰弱,这时经不起突然的重压,腰干一软,前膝就跪了下去。

车夫虽然再三诉说着马车的能力,无法增多负荷。但军官的理由却是一连串的:

“他们坐,我不能坐?”

“妈的,我不给钱?”

“不走?大家走不成!”

由于这种横蛮,坐客之一开腔了:

“你不能也叫我们走不成呀!”

“什么?”军官顿然恼怒了;

“你能干涉我的自由吗?!”

于是车斗里沉默了。马车夫的脸上堆满了苦笑和疑惑,随即把马吆上了疏散道。

威风和吃豆腐

疏散道长约十公里,中间有三个村子;曾经行驶过公共汽车。但自从驻村的鸿翔部队运用了这种“自由”以后,现在就只剩了马车在维持着交通。

公共汽车停驶的原因很多。但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这般伞兵的威风所致。“要发挥天兵神将的威风”,这是他们的口号。

那是一个星期天,公共汽车自郊外驶进城去。经过江头村站时,车子浑身都粘满了“天兵”。虽然经过司机抗议,但终因无法干涉他们的“自由”,不得要领。

车子开动后,“天兵”们不但不购票,并且吃尽了“豆腐”;被挤在那罐子似的车厢里,女售票员备尝了摸、捏的侮辱。

过了村子,查票员挤上车来执行任务。但争执随即发生了。查票员被众多的武装拳头压在底下。车厢里骚乱了,就在此时,汽车向山沟里滚了下去。

从此,人们进城就更难苦了。他们得在那缓慢的马车上熬过一二小时的颠踬。

搭车术

但能顺利揆过颠踬的还是幸运。往往马车经过驻军的村子时,人们要受到无理检查。有时候,汽车也不得不在那美国式的冲锋枪跟前留步。万一你问:

“查什么?”

“看看。”

他们原没有执行这项任务的权利,所以也只能含糊其词地回答说“看看”。实际上又并不看,却在说看的时候,成群的“天兵神将”就拥上了车。而且还不能阻止,否则他们会厉声的质问你:

“干什么?”

然更甚于此者,马车尚未抵达终站,人们就被“天兵”们赶下来,管你死活,他们就逼车子往回跑。

溜之大吉

虽然如此,崎岖的山道上早晚还能看到那些瘦骨棱峋的牲口来往。可是近来,天色薄暮,马车就不拉了。因为他们怕亏本,尤怕挨揍。因为在暮色苍茫,天光将尽的山道上,这些“天兵”们坐车还要摆威风。时常不付钱,就一溜烟地溜跑了。有时强迫载米,车资却“自由”给多少。稍有违抗,即老拳填胸。甚至撤了车夫,竟自吆车而去。

充壳子的阔老

村子周围的居民,不能以交通困难而怨艾,同时更感觉得生活里渗进了烦恼,由于这种无边的烦恼,白天黑夜都不得安宁。

开铺子的,那怕是小本经营,也都给那些驻军硬搞上一篇拖欠。当他们走进馆子,那付看座儿的气派,就十足够得上是吃客。可是这些吃客临走,多多少少总是要给挂上账。这一挂,就好比铁圈扣住了铁环,坚固而经久不脱。若说不挂,东西早已进了肚,你有可奈何?何况谁的眼睛能像X光呢?谁有本领先透视出吃客们荷包里的情况呢?!

空手妙术

正因此,眼睛不是X光,也无法透视出别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村民们不见东西就成了常事。那些村子邻近的工厂,则更是顺手牵羊的最好场所。

因为乡间地旷人稀,一家汽车修理厂于停工期间,工人宿舍里的床桌设备全被砍走了。之后武装的“天兵”又去厂里施行空手妙术,经人发现遂怏怏而去。可是当晚,那堆木料还是不翼而飞了。

血淋淋的活靶

“天兵”们除了会跳伞兼有如此的本领,已够人心惊,但还要叫人胆怕的,却是他们的“突击”——鸿翔部队一名突击总队。

他们最嗜好突击活靶。随时随地,手枪、步枪的子弹会在人的背后呼啸,从人的头顶飞过,树上的鸟,地上的狗,则是活靶的普遍对象。狗的目标究竟较鸟为大,所以村子里狗的命运也更悲惨。狗肉时常被视为上品而端上桌面。纵或能够逃脱的,不是被射击得血淋带地,就是不敢出外觅食。

损害与辱侮

这种突击,他们不仅用于禽兽,且施于人。尤其是女人。不过武器不同;一是枪弹,一是猥亵的言语的调戏和下流的侮辱。

假使妇人姑娘们经过村子,而被这里突击兵发现,于是你先会听一阵鬼喊,继着:

“奶子大得妙哇”;

“屁股摆得好”;

“喂!开那家旅馆?”

“……………………”

同时,一铲铲的泥灰就向那些女人身上脚上洒去。

国产的日寇

并且,这种突击有时还突击到人们的家里去。

一日,村民周姓的家里没有男人。中午时分,忽然有两个突击兵闯了进去。后门进前门出。经过院子时,大皮鞋蹬得震天响。那副横行直撞的神气孩子都骇哭了。

一个在香港耽过的广东太太说,这种自由地进入民家,只有香港沦陷时,日本鬼也这样做过。想不到没有敌人的地方还是一样的情形。

恐怖的突击

在这前一日,上庄村另一家姓田的新婚夫妇却遭到更恐怖的突击。

是一个深沉的夜晚,男人忽发觉窗外有人影浮动。正待出声,门就被三个突击兵狠狠的踢开了。随即他夫妇俩被反绑在一堆。男人挨了一顿“惩戒”临去,他们的门也被倒锁了。

事后,他夫妇俩还是摸不到底细。不知犯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迫害。不过他记起了一桩事,白天为了他妻子被人欺侮,曾与他们吵过的。于是夜半就遭到这恐怖的“突击”。并且被迫而迁徙了。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欺压、侮辱、损害、的恐怖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们的自由,在遮断着晴空上的阳光!

胜利后的今日,昆明还是鬼魅的世界啊!

三月十日昆明

蒋介石加紧法西斯恐怖 国特杀死李公朴 陕甘宁及本区各界电唁李氏家属
沪文化界二百六十余人 发表反内战争自由宣言 要求中共努力争取永久和平实现
热河省李主席谈话 严斥蒋介石无理要求 沈阳国民党当局积极征兵
阎锡山不顾军调部命令 继续进攻我解放区 东沁线形势更趋紧张
大同大学学生反战拒考 吴国桢指挥军警制造流血惨剧 徐州国民党军枪杀学生全市罢课抗议

徐静凡胜利后的今日!欺压、侮辱、损害、恐怖的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民的自由!荒谬的自由春节期间一个热闹的日子,小东门外平时广集着马车的广场上,这时只见是人,而稀见马车。人群里,一

徐静凡胜利后的今日!欺压、侮辱、损害、恐怖的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民的自由!荒谬的自由春节期间一个热闹的日子,小东门外平时广集着马车的广场上,这时只见是人,而稀见马车。人群里,一

徐静凡胜利后的今日!欺压、侮辱、损害、恐怖的魔影,还在紧压着人们的心!魔影的足迹在追踪着人们的路子,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魔影的巨掌在攫夺着人民的自由!荒谬的自由春节期间一个热闹的日子,小东门外平时广集着马车的广场上,这时只见是人,而稀见马车。人群里,一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F2PYKI5N.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7月15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金君霄)

不得不他们的这样的被迫不仅太太可是不是多少人们之后

太岳军区发言人声明 誓为人民利益奋战 坚信久经锻炼的晋南军民,有力量打退任何反动派的进攻。
金元帝国野心毕露 着手建立世界基地网 菲岛反动当局摧残人民抗日武装
比利时 内阁总辞职
国际零讯
林彪总司令电贺刘善本等 号召空军拒绝内战
《鬼魅的世界》扫描版PDF下载:不得不,他们的,这样的,被迫,不仅,太太,可是,不是,多少,人们,之后,只有,我的,就是,这些,这样,不能,现在,没有,日寇,由于,了一,为了,因此,而且,抗议,情形,主要,甚至,觉得,随时,不但,下去,进入,公共,公里,车夫,家里,经营,看到,有人,能够,还是,一名,曾经,今日,口号,于是,村子,期间,强迫,下来,因为,工厂,劳动,以后,军官,自由,已经,同时,实际,时候,步枪,情况,武器,部队,敌人,工人,地方,胜利,武装,大家,他们,美国,我们,世界,什么,检查,经过,生活,日本,执行,交通,东西,那些,发现,居民,汽车,牲口,威胁,维持,村民,驻军,男人,虽然,孩子,她们,干涉,子弹,一样,困难,发生,所以,突击,任务,小时,理会,别人,普遍,身上,不起,无理,并不,射击,香港,权利,恐怖,设备,中间,发挥,心里,眼睛,尚未,伞兵,产的,突然,司机,我不,有时,往往,尤其,对象,从此,广东,一阵,不过,如此,早已,星期,运用,就不,院子,走了,人民,一家,不敢,冲锋,修理,原因,女人,日子,还要,除了,无法,这里,去了,不到,并且,总队,昆明,不得,周围,不知,不同,回答,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