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0月25日:要求真正的停战令 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 投稿:林霭仪

乔木今天中国只有一个可能的真正停战令,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我们要求这种真正的停战令。保持一月十三日位置,从来是国共美三方公认的唯一停战准备,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本身不必说,一月二十日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规定:“指挥官应采取各种步骤恢复一月十三日晚十二

杨朗樵苍茫的暮色已经淹盖着大地,×营长隐约看见东边陈堰村的田野间有一长串的人向西蠕动着,便命令通讯员即刻去和他们连络,这时战斗刚开始,营长就未想到蒋军就已有人开始逃窜出来了,还以为是自己的人,第七连两个年青的通讯员——宋开方和秦小墩,放开腿目不转睛的盯着向那群人奔去,距离渐渐近了,迎面仿佛有马蹄声,他们吃了一惊,像是谁在腿上敲了一下,急忙地卧倒在地上:“七连没有带牲口呀!”他们怀疑地从腰里取出四颗手榴弹,拉出了火线等待着,人影已经逼近了,穿短袄戴大帽的蒋军轮廓也看清了,两个通讯员也没有料到战斗刚开始他们就会偷跑的,立刻把手榴弹投放过去,蒋军资上这迅雷不及掩耳的轰击,没有来得及抵抗,甚至连眼也没瞪就扭头飞跑起来,惊恐的马把人也翻下,哮着从跌倒的人身上扑过去,人和马都在混乱的践踏着。宋开方和秦小墩像个皮球似的从地上跳起来,勇猛的赶上去,他俩没有想到自己才两个人,并且手榴弹都用完了,而对方则是带有充足武装的一大群。他们甚至没有想到这时营长和教导员正焦急的等待着他们,他俩遇到这样难得的冲锋机会,兴奋极了,决心要夺得一挺机关枪,所以就不顾一切的跑上去了,沿路丢弃的背包他们不要,看见在田边跑着。用鼻子喷着气的牲口也不要,

乔木

今天中国只有一个可能的真正停战令,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我们要求这种真正的停战令。

保持一月十三日位置,从来是国共美三方公认的唯一停战准备,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本身不必说,一月二十日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规定:“指挥官应采取各种步骤恢复一月十三日晚十二时之情况。”三月二十二日和字第六号命令规定:“为彻底停止冲突起见,政府及中共军队必须停驻于三十五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十二时所在之位置,任何部队曾越过上述位置者应立即退回。各指挥官应严格执行此命令,确保三十五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十二时之位置乃各执行小组之责任,并应继续努力。任何指挥官如不遵令撤退至三十五年元月十三日下午十二时正之位置或双方同意之改正位置,以违犯停战命令论罪”。直至今年六月的谈判中,国共美三方仍然同意“军调部应立即确定一九四六年一月十三日起中国内地被政府军或中共军所占领之各地,在本协定签字后二十日内,除特另加指示者外,应令各有关部队撤出此等地方”。国美两方虽然每次口头这样说了,实际上国方却是不断犯违犯停战命令之罪。而美方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形下也都是予以容忍包庇,所以这个罪简直没有论过。但是现在忽然有人竟然连法律上也推翻这个定案,甚至宣传这是犯违者的一种“新让步”,这真是中国的大怪事!难道犯一次罪叫犯罪,犯十次罪将叫无罪犯,犯一百次反叫让步了吗?蒋介石所“崇拜”的孔子说得好:“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这样的根本问题如不根本确定,任何谈判任何协议就都是玩笑、就都是欺骗了。

事实上蒋介石自己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恢复一月十三日的位置,他的发言人只是羞羞答答的说这是事实问题,他们想出一条妙计,就是在所谓八项条件之下再一次宣布“停战令”,但是不恢复一月十三日的位置,而“暂驻现地”,这个计是妙,可惜太晚了。当蒋介石已经大打了几个月的内战,现在还是继续大打有加无已的时候,人们再不会相信他是为了什么和平了。在停战令已被蒋介石撕毁以后,中共曾无数次要求他停战,甚至只要他给一个停战的保证,甚至只要他不进攻张家口一处,但是都受到他的冷酷拒绝。现在他抢了解放区这么重要的地方,他却说就这样算了。自称为仆人的强盗,抢了主人的大部财产以后,为了不许主人追还就说:“你实行我八项条件,我们停战吧!”主人说:“我从来是要停战,现在请把东西还我!”强盗说:“这却是事实问题,须知我提出八项条件这还是我的让步呢!”我们能承认这种强盗的所谓“让步”吗?日本打到贵州,于是说:我们来个八条停战吧!试问这时中国能承认吗?而且一月停了战,过了九个月可以造成事实问题而来一个所谓“暂驻现地”,那么再过九个月再来个事实问题不就要全部消灭吗?强盗说:“主人!你把我比做日本,你错了,我们是一家,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我正是应该把你全部消灭。不过这叫做消灭武力割据,在我不为得,在你不为失,而且我以后对你一定象对外国的父母一样孝敬,这是完全为你好,我才为你打算得周到呢?”但是中国的土地究竟是人民的呀!蒋介石这个自称的仆人,霸占了主人的一切让送外国,而且把主人拚命从外国侵略者手中收回的一点家产都要穷凶极恶的抢光,其凶恶的程度与日本无异。他还说:不必争,等我抢完了自然通通奉还。我们能相信这种强盗的逻辑吗?

有些好心的人说,不必太伤和气了,现在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你姑且看事实说话,委屈这一回吧!殊不知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正是看事实说话,如果当真有理可说,早该把战犯送到法庭去以违犯停战命令论罪了。正是因为看事实说话,我们才只要求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而且非如此要求不可。第一、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是中国今年所产生的一连串协议当中的第一个,也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一个。没有停战令,就没有政协决议,就没有其他一切。现在其他一切都破坏了,这道最后防线也早被破坏了,但是如果要恢复和平的阵地,就不能不首先恢复这道最后防线。第二、一月十日的停战令,不但约束着国共双方,而且约束着所谓调处的美国。这是国共美三方共同活动的唯一法律基础,如果还希望今后国共美三方能够共同遵守某一种信义,那么只有恢复这个命令的全部尊严。第三、经过八年爱国血战的解放区军民,受了蒋介石如此深重残暴不可忍受的侵害,他们的愤怒仇恨决非南京的客厅中所能想象于万一,即使中共敢于出卖他们的利益,敢于允许蒋介石继续并且合法蹂躏他们的生命财产自由权利,他们的行动亦决非中共所能约束。第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只有恢复一月十三日的位置,才是从事实上和精神上阻止内战的继续发生,因为这可以使蒋介石在一月十三日以后违法调动的一百几十万内战大军,从华北、东北、华中回到南方;可以使今天到处密接的炮火连天的紧张战线,顿然松驰和缓下来;可以使狂热煽动内战和积极执行内战的好战分子,被迫相信战争的无益而开始用和平的凉水清一清自己的头脑。反之,卑躬屈节的承认蒋介石的侵占,这就不是什么新的停战令,而只是过去内战的嘉奖令,而只是将来内战的动员令。试问每一个看事实说话的人,这是不是今天的最明显的事实呢?须知在一月十三日蒋方大军比较远离的时候,在政协决议还能通过的时候,在美国政府马歇尔和执行部还多少象个样子的时候,在美国军事援助还在开始的时候,停战令尚且被逐渐破坏,那么在蒋介石大兵对解放区已经登堂入室翻箱倒柜杀人杀得眼都红了的情形下,在政协决议全部撕毁到处拉丁征粮捉人杀人、全国充满火药气和法西斯恐怖远甚从前的情形下,在美国政府马歇尔和执行部美方人员公然偏袒蒋介石、美国军事援助已使蒋介石羽毛丰满的情形下,蒋军如不撤回一月十三日位置,谁还能保证蒋介石愿意和平。谁敢夸这种海口?谁有这种天大的权力和神通?如果蒋介石的发言人在今天当众拍着胸膛说:我有!我有!那么这只是表示他是个口蜜腹剑的骗子,他的企图只是使蒋介石不费吹灰之力就合法的巩固他的占领,以便进一步实现他二十年来不能实现的彻底消灭中国民主运动的幻想。

但是受骗太多的中国人民决不再受骗了。依靠花言巧语而取得胜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问题十分简单,真和平人民为什么不欢迎呢?假和平人民怎么能接受呢?人民今天只要求一种停战令,这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的停战令。这是真和平的唯一试金石,除此以外都是血腥和毒辣的骗局。

国际简讯
刘伯承司令警告蒋介石 如不退出侵占地区我决予更沉重反击 蒋越高唱“和平”我更须警惕其血腥屠杀
林彪将军揭穿蒋介石和平烟幕 号召东北军民坚决抵抗把进犯者打回原来位置
巨野城郊毙敌盈千 我军主动撤出巨野嘉祥挺进敌后作战蒋伪军进犯回龙集遭我阻击狼狈窜回 豫北我克宜沟车站歼蒋军两营
胶济线及鲁南边缘区民兵展开地雷冷枪战

乔木今天中国只有一个可能的真正停战令,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我们要求这种真正的停战令。保持一月十三日位置,从来是国共美三方公认的唯一停战准备,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本身不必说,一月二十日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规定:“指挥官应采取各种步骤恢复一月十三日晚十二

乔木今天中国只有一个可能的真正停战令,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我们要求这种真正的停战令。保持一月十三日位置,从来是国共美三方公认的唯一停战准备,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本身不必说,一月二十日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规定:“指挥官应采取各种步骤恢复一月十三日晚十二

乔木今天中国只有一个可能的真正停战令,就是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我们要求这种真正的停战令。保持一月十三日位置,从来是国共美三方公认的唯一停战准备,一月十日的停战令本身不必说,一月二十日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规定:“指挥官应采取各种步骤恢复一月十三日晚十二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FJK1Z6NO.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0月25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林霭仪)

美国政府中国人民好战分子军事援助进一步执行部张家口马歇尔我们要解放区发言人

通讯员回来了
增产运动中的有力贡献 武昌海 王飞发明新工具
停止八年的华北驰名胜会 鲍店骡马大会复会 药材大会亦将开始
简讯
黎城三区合作会议 大力准备冬季生产
《要求真正的停战令 恢复一月十三日位置》扫描版PDF下载:美国政府,中国人民,好战分子,军事援助,进一步,执行部,张家口,马歇尔,我们要,解放区,发言人,在美国,蒋介石,军调部,他们的,为什么,法西斯,的一个,这样的,重要,日下,被迫,欺骗,接受,承认,造成,紧张,相信,有些,不是,多少,人们,但是,外国,侵略,只有,我的,过去,就是,这样,这个,不能,现在,和平,没有,要求,以便,他的,等地,为了,新的,而且,基础,一条,怎么,情形,首先,甚至,不但,蒋方,杀人,调动,也是,予以,至今,第四,出卖,依靠,指示,不可,有人,从事,冲突,战犯,能够,还是,的说,不会,日晚,华北,于是,到处,下来,应该,因为,其他,行动,如果,以后,今天,企图,恢复,实现,表示,动员,最后,人员,自由,一定,宣传,立即,可以,停止,已经,南京,军民,爱国,活动,完全,实际,协议,决议,时候,保证,利益,谈判,各种,占领,规定,协定,华中,情况,指挥,可能,第二,全国,部队,积极,提出,战争,地方,胜利,东北,一切,他们,美国,蒋军,内战,土地,运动,国民,政府,我们,中国,自己,进攻,问题,政协,消灭,彻底,什么,侵占,继续,准备,各地,经过,全部,停战,军队,日本,中共,第一,今年,实行,执行,一次,开始,必须,小组,通过,条件,宣布,东西,共同,欢迎,财产,同意,采取,真正,主人,虽然,巩固,任何,年来,一样,破坏,今后,希望,命令,撤退,发生,事实,大部,双方,一种,所谓,精神,所以,阵地,拒绝,第三,努力,国共,唯一,法律,产生,了的,确定,大军,愤怒,权利,根本,恐怖,战线,以外,撕毁,嘉奖,有关,二时,从前,将来,真是,我不,三方,签字,比较,自然,不过,只是,如此,愿意,时代,取得,责任,让步,仍然,人民,只要,不断,一家,基本,中的,法庭,合法,逐渐,收回,决不,武力,并且,上述,打了,你的,生命,不知,允许,保持,调处,炮火,正是,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