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9月29日:富家滩工人解放前后 投稿:叶伟奇

鲁生由南关车站沿着铁路往北走十五里,一个近代化的煤矿厂,西北实业公司富家滩第三厂便映入眼帘里,在六百多米两山之间,有三百多米平地,被汾河水分成两块。北岸是厂房、电灯公司和车站,南岸是营盘和厂长、股长和阎锡山挽留下的日本职员们的宿舍,建筑均整齐而华美。

【新华社延安二十五日电】莫斯科广播:英国星期泰晤士报驻莫斯科记者约尔特先生,于九月十七日以书面向斯大林提出几个问题,斯大林答复如下:问:现时在全世界上,到处都在不负责任地漫谈所谓“新战争”的问题;但是,你是否相信“新战争的实际危险”呢?答:我不相信“新战争的实际危险”。现时喧嚷“新战争”来临的,主要是军事与政治间谍及其少数拥护者,他们想以这种喧嚷来达到以下的目的:(一)以战争的幻想,恫吓其敌对营垒中某些天真的政治家,并且以这种方法帮助政府从其敌对营垒那里尽可能取得更多的让步;(二)于某些时期内,在自己国家内妨碍缩减军队;(三)阻挡军队减员,并以这种方法预防失业人数之迅速增加,必须把现时所进行的“新战争”喧嚷与目前的“新战争实际危险”严格分别清楚。问:你是否认为英国与美国有意对苏联造成资本主义的包围?答:我想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使得英国与美国当权分子有可能对苏联造成资本主义包围。假使、甚至于他们想达到这一地步,我认为这也是作不到的。问:如象华莱士最近演说中所说的,英、法与美国是否可以相信苏联在德国的政策不会变成苏联力谋反对西欧与美国的工具?答:我认为苏联利用德国反对西欧和美国是不会有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不会有的事情

鲁生

由南关车站沿着铁路往北走十五里,一个近代化的煤矿厂,西北实业公司富家滩第三厂便映入眼帘里,在六百多米两山之间,有三百多米平地,被汾河水分成两块。北岸是厂房、电灯公司和车站,南岸是营盘和厂长、股长和阎锡山挽留下的日本职员们的宿舍,建筑均整齐而华美。在两面山上,除过电灯公司矗立的烟筒和镇压工人的碉堡外,还有蜂窝似的数不清的土窑洞,每个洞口,都弥漫着使人窒息的煤气炭气,这就是富家滩千余工人的住处。土窑中每日两头不见太阳。工人们早上不明就被矿警队逼着钻进漆黑的煤窑底,直到夜半才能回到土窑。厂房的厕所能设电灯,但工人们却只能点豆粒大的昏暗的麻油灯,在黑魆魆的窑洞里爬行。两个月了,阎锡山没有给工人发过工资,但却逼着每个工人每天要挖一千斤煤。工人袁亭贵五十多岁了,在厂里干了五年多,从来没有扯过一丈布缝件衣服,也没有穿过一双新鞋。五年来,一直是去厂房拾人家的烂鞋穿。现在他很衰老了,每天挖不够一千斤,不得不叫自己七岁的孩子也下窑去。就这,每天也只能煮的吃碗黑豆,老婆也饿死了。一次他去矿井迟了,矿警队边打边骂:“妈的,你挖少了还行!太原的炼钢厂凭着这煤!同蒲路的火车也凭着这煤”!工人牛小成引我到工人的宿舍去时上到半山腰,经过两个塌毁的窑洞,上面长满了黄蒿和野草。他走到那里呆呆的站住了,眼睛滚出两颗泪珠来,说:“这两个窑洞里死了我们十一个工人呀!”这是前年秋天的事。窑洞年代久了,厂方不给修理,一连下了三天雨,窑洞塌了十几孔。那一次一共死了一百多人,里面还有他相跟出来的几个老乡。这时后边有人插嘴说:“我们住的地方简直是坟墓!你看这塌了的十几孔窑里,都埋着我们工人的尸首!”我转回头一看,那说话的人满脸是铜元大的黑疤,眼圈和嘴唇上也裂开了,手上更是一圈一圈的疤印。这分明是被火烧了的。我马上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同志,提起来真伤心呀!炸煤哩,在窑里装好四个爆发管,用的黄色炸药。不凑巧,只响了三个,还有一个等了好一会不响。矿警工头都不耐烦,逼着叫我进去看。咱还没走到跟前,炸药响了,同志…………”他摸着脸上的伤疤给我看:“好在没死了!”这儿因为炸煤死了的工人,不知有多少,我们经过一个碉堡,堡旁有一块地,玉茭长的特别好。工人彭和生一看到玉茭,便气愤愤的说:“看这一块玉茭长得多好!可是它是吃我们工人的血肉长成的!”我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他说:“同志,提起来你要害怕哩!这里光咱晋城人就埋着一百多!去年秋天天气热,大家又吃不上饭,再加上喝汾河的浑水,工人都害了痢疾;日他娘的阎锡山。不给治病不用说,逼着我们一天要出一千斤,结果是每天要往外抬四五个死人。起初是把死尸扔到这地里就不管了,后来臭气吹到厂房了,再加上石先生(阎锡山派的厂长)的狗要啃死人骨头,他怕把狗吃坏了,才叫工人挖壕去埋葬。以后工人越死越多,这地里便一壕一壕的挨着埋过去,光这地里就埋有三四百人。以前一千多人,今天只剩五百多人了!”他讲到这里,大家都气愤起来。一个工人高叫:“日他娘,阎锡山就不把我们当人!”另一个也喊着:“捉住石厂长,我们大家去和他算总账!”第一天,太岳行署为解决工人当前的吃饭问题,先在霍县灵石拨来三百石救济粮。在分配中间,我了解了这五百多工人的来历。一部分是过去日寇汉奸阎锡山军队到解放区抓来的,一部分是阎伪统治区的老百姓为躲避阎锡山的“兵农合一”逃来的。因此他们中间有些知道解放区的老百姓已在共产党领导下翻了身,也知道八路军绝对不会忘记来拯救他们。所以当我军解放富家滩的炮声响起时,工人们都自动停了工准备欢迎。电灯公司的工人们,为便利我军攻占碉堡,一听炮响就自动将铁丝网上的电门关闭了,南面的碉堡被我军攻下后,富家滩的阎伪军慌忙逃跑了,八路军进入富家滩煤厂,工人朱宏元两手紧握住战士李全贵的手说:“同志,总算等着你们了!”他兴奋得流出了眼泪,许多工人都伸着手来向我们同志握手说:“早就盼望你们呀!”电灯公司的工人们引着战士参观着机器,叙说自己保护的机器一点也没被破坏。夜间,电灯比往常更显得亮了!在老朋友一样亲密的谈话中,一个侦察员谈到他在进攻前,曾被派去侦察铁丝网上有无通电。他没带什么必要的器具便去了。他爬到网前,不得不用手指在铁丝上按,觉得没有什么,便回去报告。大家听着都哄笑起来。一个工人说:“如果有电,离铁丝一米远就能吸住烧死!侦察员笑说:“要不是你们配合得好,我今天就见不上你们了!”现在,工人们的情绪与解放前已经大不相同了。他们说:“现在才是为自己工作哩!”当我和他们谈到蒋阎伪军还想来抢夺这座煤矿时,工人们说:“他们来了,咱们反正不能活,咱就和他拚!咱背后有八路军,什么也不怕!”他们现正以努力增产来支援前线,并开始组织自卫。

我们要打回集宁去
温县揭穿恶霸阴谋 托亲朋,假诉苦骗回果实。
蒋管区特务敲诈无法生活 高邑地主刘凤心返家 群众照顾感召下深悔误信谣言
领导群运不能拖泥带水新村找出运动迟滞关键
翻身农民欢欣鼓舞 王家对河村开庆祝大会小平营农户歌唱毛主席

鲁生由南关车站沿着铁路往北走十五里,一个近代化的煤矿厂,西北实业公司富家滩第三厂便映入眼帘里,在六百多米两山之间,有三百多米平地,被汾河水分成两块。北岸是厂房、电灯公司和车站,南岸是营盘和厂长、股长和阎锡山挽留下的日本职员们的宿舍,建筑均整齐而华美。

鲁生由南关车站沿着铁路往北走十五里,一个近代化的煤矿厂,西北实业公司富家滩第三厂便映入眼帘里,在六百多米两山之间,有三百多米平地,被汾河水分成两块。北岸是厂房、电灯公司和车站,南岸是营盘和厂长、股长和阎锡山挽留下的日本职员们的宿舍,建筑均整齐而华美。

鲁生由南关车站沿着铁路往北走十五里,一个近代化的煤矿厂,西北实业公司富家滩第三厂便映入眼帘里,在六百多米两山之间,有三百多米平地,被汾河水分成两块。北岸是厂房、电灯公司和车站,南岸是营盘和厂长、股长和阎锡山挽留下的日本职员们的宿舍,建筑均整齐而华美。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FK6ZWN8N.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29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叶伟奇)

支援前线不得不解放区老百姓阎锡山为什么八路军共产党机器谈话职员

斯大林答英记者约尔特 谴责驻华美军威胁和平 认为苏英能够建立友好关系 世界两种制度可以自由竞赛
蒋介石毫无国家民族观念 又出卖粤汉路主权
蒋家提出收回九龙是掩饰其卖国勾当
张垣破获国特巨大军事阴谋 主犯刘逆建勋等就擒 刘逆经审讯证据确凿已枪决
论华莱士事件
《富家滩工人解放前后》扫描版PDF下载:支援前线,不得不,解放区,老百姓,阎锡山,为什么,八路军,共产党,机器,谈话,职员,还有,可是,有些,去年,不是,多少,人们,过去,就是,不能,现在,没有,日寇,来了,了一,因此,每日,怎么,煤矿,觉得,三天,老婆,了解,进入,朋友,玉茭,看到,有人,他说,的说,不会,侦察,太原,因为,如果,以后,今天,你们,已经,许多,自动,一天,每天,公司,出来,配合,领导,同志,工人,先生,地方,伪军,大家,解决,自卫,他们,工作,解放,我们,组织,起来,自己,进攻,问题,战士,什么,汉奸,统治,准备,救济,经过,军队,日本,分配,一次,开始,西北,人家,报告,工资,后来,那里,欢迎,行署,车站,保护,才能,孩子,年来,铁路,知道,一样,破坏,碉堡,情绪,特别,结果,以前,所以,第三,咱们,太岳,努力,老乡,一会,汾河,了的,吃饭,逃跑,之间,他在,不怕,面的,不管,南关,中间,火车,眼睛,爆发,当我,一直,一块,和他,留下,兴奋,当前,通电,建筑,绝对,参观,饿死,就不,衣服,给我,修理,霍县,晋城,回去,地里,这里,去了,实业,电灯,不知,攻占,灵石,马上,不够,太阳,镇压,增产,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