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7月19日:德国的土地改革 投稿:郭保乐

一九四五年底在德国苏军占领区所进行的土地改革,无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都是一件大事。倘要彻底肃清法西斯主义,那就非消灭它的经济基础不可。大家都还记得,容克地主制乃是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容克家族操纵着经济的

杨尚枫根据黎城二区各村的了解,开展今年大生产运动,在领导上十分注意了积极分子的使用,有意识的使查田运动中的积极分子转换到生产运动中,这对开展今年大生产运动起了很大作用。为了交流这方面的一些经验,特提出以下几个问题作研究:一、查田到生产,积极分子转换情形,从黎城二区风驼、北流两村的材料看:各阶层的积极分子转换情形(表一)风查田中八二一四二四驼生产中七二一一二○村百分比八七·五%%七八·五%八三·三%北查田中三三一二四五流生产中二九一○三九村百分比八七·八%八三·三%八八%北流村积极分子在年龄统计上转换(表二)年龄青年中壮年老年合计查田中八三二五四五生产中六二九四三九百分比七五%九○·六%八○%八八%从上述第一表看,两个村在查田运动中的积极分子绝大部分转入到生产运动中,风驼查田中的积极分子转入到生产上的,占八三·三%,北流村占八八%。如从各阶层的转换情形看,则贫、雇、佃农转入生产中的最多,两村都在八七%以上,风驼村的富中与中农合并计算,转入生产中的占八一·二%,仍没有贫农多。如从年龄上分别来看,其转换情形则要算中壮年最多,占九○·六%,老年次之,占八○%,青年较其他为最少,占七五%,根据这个数字,我们可以研究如下几个问

一九四五年底在德国苏军占领区所进行的土地改革,无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都是一件大事。倘要彻底肃清法西斯主义,那就非消灭它的经济基础不可。大家都还记得,容克地主制乃是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容克家族操纵着经济的和政治的大权。他们是反动的堡垒,是侵略的帝国主义野心的温床。

只要看以下的数目字,就可知道容克地主的经济力量究竟有多大:根据一九三三年的农业调查,三万四千个地主占有总数一五、六九二、○○○公顷土地,就是说占德国中部总面积的百分之三七·九,另一方面,经营○·○五到○·五公顷的贫农,这一类农民占德国农民几乎一半,他们一共有二、八○○、○○○户,而占地数总共不过全部土地的百分之一·二;八○○、○○○户小农,其所经营的耕地面积是二到五公顷,这一类农场占德国全部农场的百分之二五·八,而所占有的土地只是总数的百分之六·二。在希特勒统治时,容克的地位又更加强了。

由于容克地主统治的结果,封建关系在德国农业中是相当根深蒂固的。现代的德国,特别是东部地区,仍然存在着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劳役制,以及其他的农奴制残余。

由于有此经济力量做背景,容克地主就掌握了普鲁士的领导权,以后又掌握了统一的德国的领导权。他们经常担任国家官吏,都是一些贪得无厌的脚色和没有心肝的官僚。虽然德国政治经济中起决定作用的是财政资本的显贵人物,可是国家机关中仍有许多重要职位是在容克地主之手。不仅如此,地主阶级是德国军官的主要来源,从容克地主出身的军官往往带着一种特别的普鲁士傲慢神气,排外的爱国主义和好侵略。容克地主往往借缔姻、共同管理银行和康采仑种种方法而与独占资本的权贵密切结合。

德国地主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特别有兴趣:容克渴望取得新的土地。同时,宣传侵略政策又可转移缺乏土地的农民思想,使他们不再注意到容克大土地所有的状况。这是财政寡头和大地主结成帝国主义联盟的政治基础。法西斯主义正是德国统治阶级以掠夺为目的的帝国主义政策的产物和工具。

纳粹的统治势力,武装的纳粹组织和希特勒军队的领导人物都出自容克世家,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了。法西斯国家的政策规定保留容克阶级及其经济基础——规定农业中封建关系的延续。世袭权和一九三三年九月所公布的法律就是要在乡村中建立起法西斯集团的强固的支柱,造成一批富裕农民的特权阶级。关于农民阶级的帝国法律也是追求同一目的,就是强制农民经济适合于战时经济的需要。

我们都知道,希特勒匪帮曾经向农民开了一大堆空头支票。他们解决土地问题的唯一方法乃仍靠对外国领土的血腥的军事侵略政策。这一掠夺政策使爱好和平的民族付了很高的代价,而德国人民也就挑起了重担。

在希特勒匪徒准备侵略的过程中,他们曾向小的土地所有者进行层出不穷的征发。废止小农经营的法律,禁止使用公地的法令以及其他类似的措施从小的土地所有者的手里夺去了几百万公顷的土地。这样一来,法西斯就更进一步恶化了农民的土地贫乏。

×

×

×

在希特勒主义被打败之后,由于德国占领区首次出现了反法西斯的团体和政党,广泛的土地改革的思想自然就成了迫切的问题了。不仅要求加速消灭容克及其物质基础,土地改革自然要这样做,而且为了在战后发展这个国家的农业也需要这样做。最迫切的措施是解决食粮供给的问题。由于成千的德国家庭从东欧迁回德国,由于德国被占区的家庭需要供给,致使食粮问题更加严重。

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只有进行广泛的土地改革,不再让大地主继续保留土地,不要再重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覆辙。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进行过一次有名无实的土地改革,结果大地主的绝对统治丝毫没有触犯。在那次土地改革中大地主什么也没有失掉;相反的,他们靠着高价卖地给移民而大发其财。许多移民虽然得到土地,但是因为没有国家贷款而无力置办必要的耕具和建立稳固了的农场,于是负了债,一天天走向破产,最后丢了土地去给大地主当雇农。

鉴于上次改革失败经验,结成反法西斯联盟政党中的两大政党——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共同拟出一个计划:在无代价分配大地主土地的基础上进行迅速的彻底的土地改革。虽然土地改革显然不合柯契(自由民主党的领袖)或者海姆和雪里本(基督教民主联盟领袖)这一类人的胃口,但是由于此两政党的基本群众和农民的情绪迫使他们不能不支持土地改革。他们始则怠工,继则限制。这些领袖对于没收大地主土地的“经济效能”是不信任的,坚持拖延到国家的粮食状况有了改善之后才进行土地改革。并且他们还提出只限于没收战犯的土地;要求对于被没收土地的大地主给以“公正的代价”……。可是,由于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拟定的草案却得到城乡人民中民主分子的广泛支持,也为反法西斯联盟中其余两政党所正式通过。

远在一九四五年九月间,即德国投降后三个月,土地改革实际上已经开始。九月三日,由于反法西斯政党联合委员会的提议,撒克逊尼亚省政府关于土地改革通过了一份决议(法律)。在它的第一条里,这一法律提纲契领地说明了土地改革的社会、政治、经济的意义,认为是“德国民主改造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和经济复兴的必要条件。”

按照这个法律,凡是属于战犯和战争挑拨者,或希特勒政党及其他法西斯团体的领袖和积极分子的土地一概没收,不管其数量多少;对于一切封建的容克地主和拥有一百公顷以上的地主也采取同样办法,没收包括房屋、牲畜、耕具。国家土地也进行分配,唯科学所研究或实验农场所用的土地、市自治机关和村公社或合作社的土地、教堂的土地例外。

土地的分配,除了规定用于建立模范农场和其他重要目的部分以外,一般都是由土地改革委员会先作提议,再由无地农民和缺地农民开会讨论通过。土地按块分配给五公顷以下的农民、农业工人和从他处迁来的移民。同时,比较贫苦的农民可以分得简单的农具和耕畜。没收来的拖拉机、打谷机、康拜因机以及其他农业机器由农民互助委员会保管,可以出租。农民所得土地在十年至二十年内分期偿付,其总额等于每公顷地一年收获的价值,约有裸麦一千至一千五百公斤。土地改革所设立的农场不能分配、出卖或出租。

这些就是撒克逊尼亚省政府关于土地改革决议的主要原则,其余苏军占领区——布兰登堡、梅克伦堡、西波米拉尼亚和杜林基亚各省所通过的决议也规定了相同的原则。

苏军占领区的土地改革到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初基本上已告完成。根据中央农林局该年十一月二十日公布的初步统计:七千个大地主的土地已被分配,一共分配了一、六四八、八九八公顷土地,其中有林地三五○、○○○公顷。得到果实者有五九、二○○个小农,一九七、八三三个无地农民和农业工人,还有六四、一三○个从其他地区来的移民。有一部分土地保留着准备用以组织模范农场和安置正在回国的德侨。

自然,地主剧烈反对土地改革的执行。他们试图对秋季播种和收割组织怠工,全力进行恐怖主义和破坏活动。他们出卖牲畜、机器和耕具,弄光了动产,从事各种投机活动,以及其他等等。他们试图通过政府机关中的代理人规避法律,以便达到最少也要保留一部分土地。他们还想宣布他们的领地是模范农场、育种场。有些地主试图装做反法西斯者的面孔出现,以逃避财产被没收。他们曾想方设法煽动从前的雇员和农业工人起来反对改革。希特勒残余分子制造谣言吓唬农民说:在英美压力下,土地改革很快就要垮台。在行政和司法官吏中间,也在资产阶级政党领袖中间,地主找到了赞助他们的阴谋的伙伴。

土地改革的敌人的无耻宣传,他们的怠工和恐怖主义的企图,结果都是徒劳无功的。土地改革受到农民热烈的支持,他们积极参加了地主土地清算和没收。柏林的报纸上刊载了许多农民会议上通过的决议,要求立即进行土地改革。城市工人也支持这个改革,在恢复农业机器的生产和修理农具上特别卖力气。

自由民主党和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领导人物口头上赞成土地改革,实际上却支持土地改革的敌人,在这问题上遭受惨败。当土地分配不顾一切反对阴谋,真正动手进行时,柯契、海姆及其同伙曾决定公开出来反对。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初,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领袖竟拒绝在四党文告上签字,这文告是为援助那些在改革中获得土地的农民而发的。这个引起了民主人士的激烈抨击,终至在基督教民主联盟本部和省代表所召开的全体大会上通过了一个决议,开除该党主席——海姆和雪里本出党,决议上说,因为他们执行反动政策。柯契也因同样的理由被迫辞去自由民主党主席的职位。

苏军占领区内所施行的土地改革,从德国民主重建和作为一个和平国家的发展前途来说都是十分重要之举。可以这样说,这一改革将影响其他地区,在那些地区大地主的土地依然原封未动,一直到今天都是肃清希特勒主义的严重障碍。

凡是到过苏军占领区的人们,象世界职工联盟的代表,英国国会议员,职工会代表以及外国报纸的新闻记者,都指出了土地改革的积极意义。

“这一改革”,二月五日的“新政治家与国家”杂志说,“加上对纳粹官吏和企业家的肃清……这就真正消灭了纳粹主义所赖以生根的社会阶级。”

该杂志更进一步承认苏军占领区内所施行的政策要比英国的政策更合理些,正如该杂志所说,英国的政策倾向于保留纳粹当权。

“曼彻斯特导报”记者在二月一日关于公布土地改革的初步统计写道:

“由于土地改革的结果,俄国人在大部分德国人中树起了威信,他们都感激俄国,而且坚决相信,旧制度是一去不复返了。”

除了这些理智的评论以外,也还有另外的意见。某些人企图诋毁这个改革,抹杀他的经济、政治意义。土地改革的第一批法令公布后,路透社驻柏林记者劳伍德赶紧向世界报导说,土地改革充其量只能部分解决农民问题。

同一通讯社的另一记者柏克莱居然公开的对德国地主的没落表示痛心:

“被毁灭的这个由成千家庭组成的阶级,除了少数(?)是寄生者外,其余的都是积蓄了几代经验的高明的农业专家”。

在柏林出版的某日报,受了美当局的检查,不敢公开反对土地改革,于是耍了一个枪花,在一九四五年十月底它发表了一封“读者”来信,为大地主作辩护。该信作者署名罗贝特·发尔雪,企图证明分配大地主土地将损及市民的利益。

有些英美的新闻纸故意把土地改革和其他占领区所采行一些政策作比较,比如废止希特勒的“田产承袭法律”,某些军事机关的土地分配给农民等等,目的是想冲淡土地改革的真正意义。显然,这些措施是由于乡村的迫切需要而被迫进行的,并不能解决土地问题,更不能和苏军占领区内所施行的土地改革相比较。

不仅是报纸反对,该年十月中,当土地改革全面展开时,“纽约邮报”的华盛顿记者泼莱尔报道称:同盟国管制委员会美国代表的政治顾问梅尔菲以密电致送国会,对于德国东部容克土地的被没收甚表关怀。他所惧怕的是公用交通、工业、银行以及其他私有财产不久也将社会化。泼莱尔说:“显然表示着希望用美国名义提出抗议。”

显然在德国西部占领当局中有一些人,企图诬称土地改革是德国“赤化”的第一步来吓唬他们的同胞。例如,英国军政府的通讯机关“联合新闻”最近报导称,苏军占领区正在组织集体农场了。“联合新闻”正是写给那些死硬的反动派看的,他们一听到“集体农场”几个字就会脸红脖子粗的,那里还管它谣言不谣言。不难相信,任何冷静的、客观的观察家都能理解,今天德国的土地改革是基本的民主的措施,这是根据盟国柏林会议决议上所规定的从政治经济上民主改造德国的纲领所提出来的。而反对土地改革的正是那些不惜一切代价以保留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经济社会基础的人们。(王子野译自苏联“新时代”第六期)

卫生材料部启事
晋南地方兵团歼灭蒋军一团 军区通令嘉奖号召各地学习
我军收复夏县城
由于反人民战争失败 蒋党处境危急 真理报评蒋家“总动员”意义
民盟香港支部发表声明 反对蒋党“总动员令” 要求清算独裁实现民主

一九四五年底在德国苏军占领区所进行的土地改革,无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都是一件大事。倘要彻底肃清法西斯主义,那就非消灭它的经济基础不可。大家都还记得,容克地主制乃是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容克家族操纵着经济的

一九四五年底在德国苏军占领区所进行的土地改革,无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都是一件大事。倘要彻底肃清法西斯主义,那就非消灭它的经济基础不可。大家都还记得,容克地主制乃是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容克家族操纵着经济的

一九四五年底在德国苏军占领区所进行的土地改革,无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都是一件大事。倘要彻底肃清法西斯主义,那就非消灭它的经济基础不可。大家都还记得,容克地主制乃是德国法西斯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在这个国度里,容克家族操纵着经济的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FZCMX0VD.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7月19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郭保乐)

积极分子土地改革土地问题民主人士帝国主义基督教进一步合作社一方面占领区第一次

如何把查田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变成生产运动中的积极分子?
永离破旧草舍欢欣移居楼房 南乐展开大调换运动
学习“女状元” 沁县开展李贵香运动
平陆曲沃新收复区 贫雇带头复仇分田
周海全村互助收割抢种及时
《德国的土地改革》扫描版PDF下载:积极分子,土地改革,土地问题,民主人士,帝国主义,基督教,进一步,合作社,一方面,占领区,第一次,路透社,民主党,通讯社,委员会,华盛顿,他们的,希特勒,省政府,反动派,法西斯,共产党,制度,国法,机器,重要,改造,被迫,承认,不仅,集体,包括,供给,掌握,月底,不要,改善,遭受,杂志,造成,还有,一方,相信,投降,可是,有些,到了,不是,多少,人们,但是,外国,侵略,得到,之后,只有,就是,对于,这些,这样,这个,不能,和平,没有,要求,以便,他的,有的,以上,由于,了一,为了,关于,新的,而且,正在,及其,需要,其中,基础,一条,合理,抗议,家庭,草案,银行,国会,作者,农业,观察,主要,政党,同盟,以及,评论,无耻,使用,为一,也是,提议,读者,公布,出卖,经营,不可,从事,会上,月初,战犯,房屋,某些,贫苦,失败,赞成,目的,官僚,公开,月间,曾经,月中,于是,领土,军阀,引起,英国,改革,因为,贫农,其他,召开,粮食,新闻,民族,以后,今天,企图,军官,资本,恢复,表示,获得,最后,结合,指出,自由,全体,宣传,立即,可以,已经,完成,许多,德国,同时,建立,经验,爱国,关系,活动,意见,以下,实际,决议,纽约,报纸,一天,研究,领袖,利益,通讯,根据,各种,严重,占领,出来,展开,规定,发表,热烈,坚决,调查,领导,积极,提出,敌人,主义,战争,工人,果实,思想,武装,一切,分子,政策,反对,大家,解决,主席,他们,美国,国人,土地,代表,群众,民主,政府,我们,组织,反动,起来,参加,进行,会议,生产,问题,农民,地主,联合,政治,地区,消灭,世界,中央,彻底,什么,机关,经济,军事,继续,检查,国家,力量,决定,统治,准备,计划,互助,封建,当局,社会,苏联,讨论,清算,发展,全部,记者,办法,军队,工会,第一,认为,执行,工业,分配,一次,开始,职工,通过,交通,影响,条件,宣布,那些,共同,那里,全面,财产,制造,采取,证明,财政,自治,真正,少数,纲领,作用,联盟,统计,正式,虽然,至一,管理,同胞,统一,加强,任何,阶级,阴谋,支持,注意,市民,最近,日报,出版,知道,坚持,破坏,希望,情绪,援助,模范,一般,特别,结果,大部,开会,一种,势力,团体,议员,方法,原则,组成,行政,集团,英美,拒绝,更加,城市,贷款,一些,经常,迅速,地位,唯一,文告,法律,一类,了的,顾问,年底,或者,无论,迫切,雇农,独占,农林,投机,企业,恐怖,堡垒,不管,农具,广泛,中间,资产,残余,中有,措施,头上,以外,例如,禁止,苏军,拥有,比如,动手,很快,打败,走向,柏林,从前,另外,不久,司法,一直,占地,面积,当然,同一,显然,往往,存在,专家,意义,签字,比较,尼亚,战时,自然,设立,所有,地一,不过,耕地,富裕,只是,数目,缺乏,盟国,收割,工具,如此,绝对,挑拨,乡村,时代,取得,纳粹,仍然,达到,人民,只要,基本,不敢,大战,中的,修理,同样,战后,说明,管制,家的,两大,除了,收获,去了,转移,并且,初步,全力,拖延,不顾,回国,辩护,担任,名义,前途,掠夺,科学,过程,所得,正是,密切,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