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19日:新乡执行组孟县考查纪实 投稿:李民楠

毓明三月二十五日,新乡小组去孟县调查。吉普车由新乡动身,一个多钟头,即到了修武县城。“报告,修武西南十五里处前董村发生了冲突,八路军向国军进攻,请小组前往调查。”这是修武国民党驻军陈团长及县长徐文涛的报告。听这报告的口气,好像煞有介事,非常严重。“那

方德北平华北日报五月五日发表《永年城同胞被困记》一篇通讯,把盘踞永年城的汉奸们的话,借“人民”的口吻说出来欺骗人民。现在,让我将人民控诉的声音带给读者:一放水围困,敲骨吸髓残杀冀南人民八年的老牌汉奸伪冀南靖安独立旅长铁磨头(即许铁英)、伪永年保安联队副王泽民及伪鸡泽县保安大队长王冠五,从敌人投降到现在,就一直盘踞着永年城。当王冠五九月十九接替王泽民盘踞东桥村(城东五里)时,为了阻止我大军解放永年城,王冠五在村南北两面决开滏阳河口,引水灌入护城河,灌水前把城外四关通至城内的大道也挖成和城河一样的横断深沟,切断关城的联系,以城为中心,水面宽到三华里到五华里,关和城像五个孤岛沉在周围四十五华里的小湖里。周围十九个村的一万五千亩良田变成了湖底,被水围在城里的人民再也出不来了!二万五千人的小城在年前被强征款项达一百八十万元之多,不断强征富商大贾,他们捐条满筐,税丁盈门,北大街范伯西被强捐七百万,南大街泰记老板郭兰荪被捐逼死。综计富户捐款达九百万。城内人民骨头都榨碎了,因负担不起而被逼死的达三百人之多。伪军在旧历年关更疯狂搜掠人民仅存的余粮,如土坡街席集五家没搜出粮食,他老婆就被抓到炮楼上轮奸。在年关期中被逼死饿死的每天

毓明

三月二十五日,新乡小组去孟县调查。吉普车由新乡动身,一个多钟头,即到了修武县城。

“报告,修武西南十五里处前董村发生了冲突,八路军向国军进攻,请小组前往调查。”这是修武国民党驻军陈团长及县长徐文涛的报告。

听这报告的口气,好像煞有介事,非常严重。

“那里有枪声,我们就往那里去。”美代表威尔逊上校说。国共两代表也同意这个意见。徐文涛氏也伴同前往。到了前董村时,这村驻的是修武人民刽子手伪军杨义九部,村西陈范桥为八路军的驻村。但并无八路军进攻伪军的迹象,只是前董村通陈范桥的大小道路都被伪军破坏了。这时美代表怀疑起来,他问伪军中校团副道:

“前董村你们驻了多少队伍?”

“一个团。”伪中校答称。

“陈茹桥有多少八路军?”

“二三十人。八路军每天夜晚进攻前董村!”

威尔逊冷笑了一下,又反问伪中校道:“你们有一个团,又有这样多的工事,现在还在做工事(这时三代表旁边有四五十个老百姓正在修碉堡),他们二三十人敢来打你们吗?你们刚才说这里发生冲突,在什么地方冲突的呀!”

这时伪中校及国民党修武县长,你看我,我看你,面红耳赤,哑口无言,像木鸡一样呆呆的站着。这像一幕狗咬皮球的滑稽剧——没有吃上肉,却吃了一肚子气,灰腾腾的。

碰了这一鼻子灰,但他们并不甘心,还想把破坏和平的帽子给八路军戴在头上,忽又转移目标,向威尔逊控诉道:“八路军封锁交通,双方老百姓都不能自由来往,请上校制止。”

此时已到下午三点,当天小组还要赶到焦作去,即折回修武吃中饭。当吉普车离开前董村五六里时,威尔逊上校见到从西面来了四辆大车,立刻把车夫叫到跟前询问:

“你们从那里来的?”

“从焦作来的。”

“这一条通焦作的大路好走不好走?”

“好走。”

“车上里是什么?”

“煤。”

接着又远远看见从西面解放区进村煤站向东运煤的大车,络绎而来。威尔逊上校看到焦作的煤可以大批向国民党地区输出,而且交通又很方便,不禁笑着说:“这,顶好顶好!”

于是想嫁祸于人的家伙,又落了个没趣。

小组在修武吃罢饭后,即往焦作出发。一出修武城七八里,就进入解放区,边境上只有两个哨兵,还有郊迎三十里的驻军指挥长官,他们早已在这里以满腔热望等候四个多钟头了。沿途老百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以同样心情在欢迎和平使者,他们希望给他们带来和平,希望国民党早些驱散蹂躏人民的伪军。虽然这天天气阴晦,春寒料峭,但他们的热望仍是那么高。

约摸五点多钟,吉普车到了焦作。当地军政首长及广大群众,热诚欢迎的盛况,恰和国民党区域的情形,形成了相反的对照。国民党统治区所谓请愿的“群众,”有流氓,有地主,有不三不四的人,都受着统一的安排,故意在眼睛下边抹着唾沫当眼泪,个个像演双簧一样,述说着背后人的话语。

因天雨,二十八日下午才达到目的地——孟县。

我赵旅长蓝田和孟县县长徐松涛向小组呈了一个报告。那报告上,用铁的事实述说着国民党违犯停战命令,于元月十四日北渡黄河侵占我孟县和我方于不得已的情况下恢复孟县的经过,还有通敌叛国的张伯华的罪行。这篇长的报告,充满了血泪,谁看了也不能无动于中。晚间,成百成千的群众,欢迎小组各代表几千万人一个心,希望国民党军队执行停战命令,退到黄河以南十三日原防。

二十九日,小组视察我军前线,见我区行者歌于途,农夫锄于田,一片和平景象。但下午到了国民党九十军地区,这地方,战争气味非常浓厚,使人感到仿佛在拉开火线的炸弹上行走,你看:大路两旁,街道中间,码头挨着碉堡,鹿砦接着鹿砦还并有接连不断的深沟高墙。交通怎样通达呢!威尔逊目睹此种情形,感觉到中共代表黄镇少将所提国民党区不拆碉堡难以恢复交通的意见是正确的。

一号上午,在国民党九十军五十三师驻地接见所谓群众代表,进行调查。

“五十三师什么时候渡河的?”威尔逊问。

“一月十三号。”

“一月十三号。”

许多代表异口同声回答着,说的都是阳历。

“这里老百姓那么进步?”黄镇少将提出质问:“中国广大乡民大多数都只知道阴历。不知道阳历,为什么此地独相反?这事实充分证明,这些所谓代表显系经过统一训练,所说的完全是捏造的事实,请威尔逊上校注意。”

国民党代表等哑口无言。

威尔逊上校却大笑不已。

威尔逊又详细问了两个代表。他们均回答在五十三师过黄河时,河北面是八路军,过河时经过战斗,而目枪声不很激烈。

国民党军队元月十四日,违令进攻我孟县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了。我们坚决要求国民党顾全信义立即撤退。

国民党军增援猛犯 四平街前线激战再起 民主联军击退六次冲锋 白崇禧携国民党最高当局命令赴东北
感谢自由幸福的保卫者 东北人民热烈劳军 哈市十五万群众盛大庆祝民主联军
民主联军释放战俘 被释官兵深为宽大仁厚感动自惭穿美国衣打中国人可羞
冀中解放区 加强邮电建设
峰峰利民煤矿 开展五月大生产运动 双和井创造一吨零六新纪录

毓明三月二十五日,新乡小组去孟县调查。吉普车由新乡动身,一个多钟头,即到了修武县城。“报告,修武西南十五里处前董村发生了冲突,八路军向国军进攻,请小组前往调查。”这是修武国民党驻军陈团长及县长徐文涛的报告。听这报告的口气,好像煞有介事,非常严重。“那

毓明三月二十五日,新乡小组去孟县调查。吉普车由新乡动身,一个多钟头,即到了修武县城。“报告,修武西南十五里处前董村发生了冲突,八路军向国军进攻,请小组前往调查。”这是修武国民党驻军陈团长及县长徐文涛的报告。听这报告的口气,好像煞有介事,非常严重。“那

毓明三月二十五日,新乡小组去孟县调查。吉普车由新乡动身,一个多钟头,即到了修武县城。“报告,修武西南十五里处前董村发生了冲突,八路军向国军进攻,请小组前往调查。”这是修武国民党驻军陈团长及县长徐文涛的报告。听这报告的口气,好像煞有介事,非常严重。“那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G2EGMIDU.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19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李民楠)

国民党统治区吉普车党代表解放区老百姓大多数他们的为什么八路军国民党日下

人间地狱——永年城
齐逆子修留下祸根 冠县蝼蛄成灾 政府组织群众捕灭 苏皖边区刨蝻代赈
永丰运输公司开张华中水陆交通畅达
太行行署指示各专县 防备风雹组织抢收
本市商人集会座谈 戎副主席阐述工商政策
《新乡执行组孟县考查纪实》扫描版PDF下载:国民党统治区,吉普车,党代表,解放区,老百姓,大多数,他们的,为什么,八路军,国民党,日下,怎样,三师,县长,请愿,还有,到了,多少,给他,只有,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和平,没有,要求,来了,了一,而且,正在,控诉,一条,大批,情形,黄河,进步,队伍,火线,炸弹,进入,车夫,工事,看到,冲突,制止,目的,非常,于是,中校,西南,恢复,自由,广大,立即,团长,可以,你们,许多,完全,意见,时候,每天,严重,坚决,情况,调查,指挥,提出,战争,前线,地方,伪军,他们,代表,国民,群众,我们,中国,起来,进行,进攻,地主,地区,什么,侵占,国军,经过,停战,战斗,军队,中共,执行,小组,交通,报告,那里,欢迎,旅长,同意,证明,下午,驻军,虽然,训练,当地,统一,注意,知道,一样,破坏,碉堡,希望,命令,撤退,县城,发生,事实,焦作,双方,所谓,大小,充分,国共,一片,于中,感到,并不,向东,正确,形成,军政,男女,边境,河北,中间,区域,离开,立刻,头上,眼睛,长官,视察,不好,只是,早已,前往,达到,人民,不断,大车,新乡,同样,驻地,还要,接着,这里,修武,出发,转移,输出,看见,不得,少将,封锁,首长,孟县,回答,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