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6日:石塘区的主佃仲裁会议 投稿:金茗璐

新华社淮安通讯三月二十日,淮安市石塘区七个街四千群众,进城向地主算账,怒倒石碑后,(见本报五月二十日载——编者)立即返乡,分别集合进行清算,截至月底,一部租佃仲裁问题,已获解决,部分租佃账目,因地主不明大义,对各种额外剥削如预借麦、伪费等,不肯按法清

“一城官,半城民,老百姓来不算人。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民遭殃。”在安阳城内流行于街头巷尾的这个民谣,就是该城一幅很好的画像罢。安阳街上到处是兵,到处是官。兵,至今穿着棉衣,官,穿着“呢子”。据说这里国民党正规军有四万多,收编的伪军李英、王自全还不在内。文官呢?有三个专员公署,有磁县、武安、内黄、大名、邯郸、成安、安阳等八个县政府。还有威气凛凛、杀气腾腾的八个县的党官。安阳全县,按国民党新的行政区划,共有二十八个乡镇,在他们手里的只有九个。这占三分之一的九个乡镇人民,在层层叠叠的压榨下,现已滚出死亡线上了。据前任汉奸县长孙子青的有收据的给养统计,单就今年元月份说,麦子即征到一百一十六万斤,柴草加倍,八百余万斤。此外还有工征料,如铁道枕木共征一万五千根,每根售价万余元,便是一万万五千元,而实际每根只给价五百到八百元不等,连运费也不够。自国民党接收后至三月初有条据征用的款额,已达六十万万。一贯压迫老百姓的伪军,在得到所谓国军博爱之后更加猖狂了。著名的铁头汉奸李英,不过一千余人,假借三个名义,领取三份六千人的薪饷。他的部队下了乡,还得要人民“招待”,每村招待费用,又增加到全村费用百分之四十。他移防一次,买锅一次,

新华社淮安通讯

三月二十日,淮安市石塘区七个街四千群众,进城向地主算账,怒倒石碑后,(见本报五月二十日载——编者)立即返乡,分别集合进行清算,截至月底,一部租佃仲裁问题,已获解决,部分租佃账目,因地主不明大义,对各种额外剥削如预借麦、伪费等,不肯按法清算,群情愤慨,要求政府调处,同时地主也要求政府迅速处理,于是在四月四日,由淮安县府、市府、石塘区署共同主持下召开了主佃仲裁会议,下面即是该会议的通讯,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地主剥削佃户的残酷,而佃户却是宽大为怀。

——编者

四月四日这一天给予淮安石塘区人民的印象太深刻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样一个场面:在淮安县政府大礼堂内,一边坐着六十余位衣冠楚楚的业主,另一边坐着二百多位穿戴得很粗陋的佃农代表,他们双方都在说明自己的意见,以致争论得面红耳赤。这就是淮安石塘区的减租仲裁会议。

在会议前曾经过主佃双方的酝酿,政府也作了详尽的调查研究,因此双方代表到得很齐全,下午一时即由淮城尹市长宣布开会,他说:石塘区发动减租算账以后,主佃双方一时难能解决很多问题;政府同时接到业主及佃户双方申请书,请求调解双方纠纷,因此召开这个会议。

接着主佃双方踊跃发言,业主方面林秀五、赵兰亭、秦士良等,有的叙述此次算账情形,有的询问算账标准,佃户方面,发言者是王树功、他说出佃户苦处,要求清算“看稻费”等十余种额外剥削。主佃相继发言后,即进入仲裁,首先是解决业主汤仞千与佃户的纠纷(汤有一百二十六亩地在教场乡,本人在上海未归,由庄头王树仁为代表)。由佃户代表王树功按照账单叙述各项被剥削的细账。第一项“伪费”即发生争执,业主代表认为乡下有费,街上也有费,因此应由佃户负担,佃户王树功听着不服气,他立即站起来高声说,“伪费”是田亩摊派的,而我们种你地是出了租的,你自己的田不出“伪费”,难道还要朝我身上推!当即激起佃户们的一阵掌声,……双方争持不下,有个业主认为可以根据“天理、国法、人情”把伪费由双方负担,佃户代表王树功说:“一石稻(六亩六分)每年可收六石小麦,十五石稻共二十一石,除去给你们十石正租,各种人工、粪水要六担四斗,又扣去春修挑粪挖圩,“供饭”、‘小租’、‘看庄’等三石多,再要出“伪费”四石,共二十三石四斗,我们一年辛苦还要倒贴,真逼得我好苦啊!!没吃没穿,还要出去卖苦力,到处逃荒”!他想起了过去苦难的岁月,激起了愤怒,脸上泛出条条的筋脉,大声说:“什么是‘天理’,‘国法’,‘人情’呵”!他的话又激起了佃户们同情的掌声。但是佃户们终究是明白大义的,不愿因为“伪费”问题的争执而影响主佃之间的和睦,经过一度沉寂后,一个姓高的佃户,首先表示让步,“伪费”照主佃得益多少来出,得多出多,得少出少,只要主人知道我们过去受的苦,不再层层的剥削我们,我们可原谅他们,可以让步,至此双方意见已渐接近,孙县长就提出“按照天理国法,伪费应由业主负担,但为照顾地主生活,伪费可由主佃双方四六分担,佃四主六,还要依据业主的经济情况,具体执行”。业主都表示同意,佃户并高呼口号:“拥护孙县长的意见”!

“伪费”问题解决后,即进行算账,佃户代表王树功提出:“我们石塘区有二十四家佃户,种业主汤仞千家地一百六十一亩,自二十八年鬼子来起,到去年解放淮城的七年中,我们共出‘伪费’六百六十三石二斗,‘虚田’(租老板的田不足亩数,成为虚田实租),‘供饭’(管事下乡收租,必须酒肉款待),‘小租’(地主家管事和仆役开支),‘稻种看稻费’(管事下乡看稻收成时,佃户要送钱),‘看黑庄’等,总共出费一千二百八十一石九斗五升。”说罢就把详尽的账单递给主席审查,主席接过账单来,交给汤家庄头代表王树仁查看,但王树仁接过账单还未过目就连声说不知不懂,佃户代表立即群起质问,有的说:“你不懂怎来催租的,少把一捆租,你就知道”?好多人都在说理,都在规劝,最后王树仁终于不得不承认,他说:“只有麦租了,余的账都不错。”双方同意扣除,尚有一千二百六十三石五斗五升,这时佃户又自愿再作让步,一个姓李的代表说:“今天各种剥削都提出来,是要老板知道我们过去受的苦,我们是怎样弄得穷不出头的,现在我们自动让步,只算五笔账,一、‘预借麦’;二、‘伪费’;三、‘修车’;四、(电码不明)五、‘挖沟挖圩’。”刚一说完,主佃双方均热烈鼓掌,于是业主汤仞千立即按此标准结算。业主见佃户如此让步,表示非常感谢。

会议至此,已近傍晚,仲裁即告结束,孙县长即起讲话,他说明佃户苦活一年,不能一饱,减租是完全合乎“天理”“国法”“人情”的。他又举了很多被剥削的例子。这时边府刘副主席也继起讲话,他首先说明今天是业佃团结会议,他希望以后不要听坏人造谣,共产党是使穷富都有饭吃,大家有衣穿,大家日子过得好,我们提倡讲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讲理要采取民主方式,佃户要说业主也要说,把理讲清楚。业佃双方都静静的倾听着,他的话声屡为热烈的掌声所淹没。会至薄暮,这个在淮安城首创的业佃团结会议,就告胜利结束了。

红军如期撤离东北后 美军仍留华助长内战 马西努再论中国问题
欢迎马歇尔声明 军区发言人称:我以严正态度坚持停战令,愿与美公正人士合作维护和平。
莫斯科广播评论英对印新计划
英共议员加拉契演说 主张宣布印度独立 抨击英阁使团对印问题白皮书
塔斯社奉命辟谣红军中绝无德军官

新华社淮安通讯三月二十日,淮安市石塘区七个街四千群众,进城向地主算账,怒倒石碑后,(见本报五月二十日载——编者)立即返乡,分别集合进行清算,截至月底,一部租佃仲裁问题,已获解决,部分租佃账目,因地主不明大义,对各种额外剥削如预借麦、伪费等,不肯按法清

新华社淮安通讯三月二十日,淮安市石塘区七个街四千群众,进城向地主算账,怒倒石碑后,(见本报五月二十日载——编者)立即返乡,分别集合进行清算,截至月底,一部租佃仲裁问题,已获解决,部分租佃账目,因地主不明大义,对各种额外剥削如预借麦、伪费等,不肯按法清

新华社淮安通讯三月二十日,淮安市石塘区七个街四千群众,进城向地主算账,怒倒石碑后,(见本报五月二十日载——编者)立即返乡,分别集合进行清算,截至月底,一部租佃仲裁问题,已获解决,部分租佃账目,因地主不明大义,对各种额外剥削如预借麦、伪费等,不肯按法清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HCQ2AC0E.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6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金茗璐)

不得不副主席新华社共产党国法怎样本人承认边府县长月底

“几家欢乐几家愁” 安阳杂记
一万五千干部参加群运 渤海组织群众三百万
长春市三十五所学校复课 医科大学月底开学
冀南一、三、四、五分区 农民普遍组织农会 闻喜加强思想教育,揭穿非法地主破坏群运阴谋。
冀鲁豫日报 总结一年通讯工作 临泽等八县荣获奖章
《石塘区的主佃仲裁会议》扫描版PDF下载:不得不,副主席,新华社,共产党,国法,怎样,本人,承认,边府,县长,月底,不要,去年,上海,多少,但是,只有,此次,过去,就是,这样,这个,不能,现在,要求,他的,有的,因此,讲话,方式,情形,首先,酝酿,进入,小麦,他说,不会,曾经,口号,非常,于是,到处,标准,因为,召开,以后,今天,表示,最后,立即,可以,你们,同时,完全,意见,自动,剥削,一天,研究,通讯,根据,各种,出来,热烈,情况,调查,提出,方面,发动,胜利,团结,大家,解决,主席,他们,代表,解放,群众,民主,政府,我们,起来,进行,自己,会议,问题,地主,什么,经济,清算,经过,本报,生活,第一,认为,执行,必须,影响,宣布,共同,具体,负担,同意,采取,下午,拥护,主人,结束,调解,知道,成为,希望,处理,发生,开会,佃户,双方,照顾,发言,迅速,市府,自愿,给予,身上,之间,无理,当即,纠纷,愤怒,明白,仲裁,请求,收成,市长,出去,审查,同情,踊跃,摊派,感谢,想起,场面,淮安,终于,造谣,集合,开支,一阵,分别,地一,下乡,如此,一时,接近,算账,让步,人民,只要,一边,说明,日子,还要,接着,不愿,这里,主的,交给,不知,永远,鬼子,调处,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