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6月23日:瓦解 投稿:潘才娥

立云五月六号,侯马周围,各个碉堡的敌人都歼灭了,只剩下南堡一个据点,孤立的残留在那里。太阳渐渐偏西了,战士们很烦闷,政治指导员在思虑着:“敌人已被我军的炮火所震慑,他们要的是逃生而不是抵抗。而我们要的是天黑以前将他们全部歼灭。”指导员这样判断了以后,

【本报太岳二十日电】晋南著名商业区新绛,解放两月中日趋繁荣。新绛战前为晋南三十六县货物集散地,共有商店两千余家,所谓“南绛北代”,向与晋北商业中心代县同享盛名,然在日伪蒋阎暴政下逐年萎缩,商业残存的仅四分之一,阎顽横征暴敛,今年初三个月已向城关商民勒索两亿一千四百余万元,外加征兵,(去年向商户征壮丁一百名,“买丁”一名一百五十万蒋币。)蒋币狂跌(百元、二百、四百、五百元蒋币皆已作废)等影响,商民困苦不堪。四月初旬该县解放后,最初一些大商号因受蒋阎反动诬蔑所惑,怀有疑虑,但据在绛经商三十年的商会会长张书田先生(积荣福京货庄老板)及许多商民谈:他们一与解放军接触,便什么都明白了。民主政府除将阎伪公营的“合联社”“实物准备库”“油脂食盐铺”等七家商店,与大益纱厂,荣裕纱厂,电磨等工厂依法没收外,立即宣布保护民商政策,所以全城五百五十家私商在解放之次日——四月八日即大部开门,我贸易公司并运售粮食六千石,食盐三万斤供给群众。老解放区商人纷来采购布匹及各种必需品,带来大批铁货、丝线、药材土产,萧条的市场立即活跃,解放后物价稳定,粮食等皆有下跌,麦价跌至百分之十五,高粱仅及原价四分之一,食盐跌至百分之卅,(麦子每大斗一千二

立云

五月六号,侯马周围,各个碉堡的敌人都歼灭了,只剩下南堡一个据点,孤立的残留在那里。太阳渐渐偏西了,战士们很烦闷,政治指导员在思虑着:

“敌人已被我军的炮火所震慑,他们要的是逃生而不是抵抗。而我们要的是天黑以前将他们全部歼灭。”

指导员这样判断了以后,十分有信心的,要用政治攻势把它攻下来。

于是他写了第一封信要一个老太太送到炮楼上,信中说:“周围战事已完,你们孤守是死路,放下武器才是生路。”

时间挨过了两点钟,没有回信,他又送了第二封信说:“考虑如何,上级命令我们坚决把你们消灭,我们感到打死你们太可惜,再去一信,希快斟酌!”

回信来了,蒋军连长用狡辩的口气说:“怎样也可以,只是要我们团营长来个命令。”

“明明是想挨到天黑逃跑,他妈的再写封信,不投降就……”大家觉察了敌人的意图。

第三封信是这样写的:“你们营团长早就说叫你们缴枪,他们过来后已解往后方,不能给你们写信,希勿再犹豫,时光已经不早。”

敌人急忙回答说:“我们正在民主商议啊!”

我们的同志们,有的在壕沟里走来走去,有的脸上带着失望的表情,有的气愤说:敌人太可恶。指导员终于又写了第四封信:“别犹豫了,半点钟以后我们要试山炮,请把靠近这边的地方让开,免遭无谓牺牲。限半点钟答复。”

营教导员也走过来,对着碉堡说:

“喂!碉堡上那个哨兵,叫你连长出来,我和他谈谈,我们决不打枪,你们也不要打枪。”

“说吧:不怕,我们决不打,打枪就不是人。”

“你们是十七师四十九团的吧!”一个解放战士喊起来。

“是呀!”

“十七师过去是好队伍,西安事变曾要求抗日,我们不忍打死你们,你们的老师长孔从周在这里,知道吧!”

“知道。”堡碉上高声大叫。

“我是五十五师的,以前也和孔师长在一起。”又一战士插上嘴。

“知道,过去的老人都知道。”

“孔师长现在当了西北民主联军新卅八军军长,跟他来的同志都很好!”

“我们都听说了。”上面说话的声音很多分不清是几个人的声音。

“因为你们也都是受苦人,我们不忍打死你们。”教导员像上课一样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都是抓来的兵,早就不想打了,没法子啊。”

“你们连长呢?请他来当面谈谈”。

“连长说:只要准许回家就缴枪!”

“回家可以答应,快缴枪吧!”

“八路军是好队伍”,上面很多人站起来大声喊着说:“缴了枪能把我们送出去吗?”

“好,回家的给开路条,给发路费!”

“好!好!”上面喊声更嘈杂了,

“私人的东西要不要?”一个南方人的口音。

“绝对不要,战场上俘虏,我们还不搜腰包哩,这是我们八路军的政策。”

“好队伍”上边嚷成一片。

天渐渐黄昏了,指导员看看表他有些焦急:“快决定呀!再限十分钟!现在是六点一刻,对对表!”上面真的有人对了表,嘈杂的声音一会儿高,一会儿低。

我们把山炮、重机枪都摆到前沿上,作着发射准备。

刹那间的沉寂。

“怎么样!快作最后答复。”

“我是第一师的,交了枪八路军待我很好,你们怕什么?……”一个解放战士摸透了敌人心思,大声叫喊着。

敌重机枪排长搭话了:“我的一排要缴枪,别人我管不了,商议一下再说。”

“连长呢?”

“躲起来了,”停了一下有人说。

“你们先下来吧!给你搭个梯子”。

我们把梯子竖上以后,敌重机枪排长为首,扛着一个机枪身,迅速走了下来,跟着来的是一大群,换上战士服的连长也夹杂在步兵连的中间一齐往外涌。

战士们都从战壕里站起来,拍着手乱喊乱叫:

“缴枪不打人。”

“欢迎,欢迎!”

“好!好!……”

下来的人自动站成三路横队,跟前放着两挺重机枪,一门六○小炮,八挺轻机枪,七十多支步枪。队伍站好以后,自动报数,从一报到一百七十还没有报完。

陇东我军追击环县逃敌大捷 蒋军八十一师全部溃灭 关中游击队解放@州东北永乐镇
平汉北段支离破碎 我军攻克松林店南岗洼车站
大石桥之捷 歼敌六百余 我军主动撤离本溪
华东两个月综合战报 我军歼灭蒋军七万
滨海区爆炸队 两月毙敌七百

立云五月六号,侯马周围,各个碉堡的敌人都歼灭了,只剩下南堡一个据点,孤立的残留在那里。太阳渐渐偏西了,战士们很烦闷,政治指导员在思虑着:“敌人已被我军的炮火所震慑,他们要的是逃生而不是抵抗。而我们要的是天黑以前将他们全部歼灭。”指导员这样判断了以后,

立云五月六号,侯马周围,各个碉堡的敌人都歼灭了,只剩下南堡一个据点,孤立的残留在那里。太阳渐渐偏西了,战士们很烦闷,政治指导员在思虑着:“敌人已被我军的炮火所震慑,他们要的是逃生而不是抵抗。而我们要的是天黑以前将他们全部歼灭。”指导员这样判断了以后,

立云五月六号,侯马周围,各个碉堡的敌人都歼灭了,只剩下南堡一个据点,孤立的残留在那里。太阳渐渐偏西了,战士们很烦闷,政治指导员在思虑着:“敌人已被我军的炮火所震慑,他们要的是逃生而不是抵抗。而我们要的是天黑以前将他们全部歼灭。”指导员这样判断了以后,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JKG57AI3.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6月23日(第4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潘才娥)

放下武器同志们老太太在一起轻机枪还没有我们要重机枪我们的八路军战士们

新绛商业日趋繁荣 棉织品等供不应求
英勇果敢保卫群众 张华同志荣获表扬
平顺整顿村财政经验
组织辅助劳力的研究
几点经验
《瓦解》扫描版PDF下载:放下武器,同志们,老太太,在一起,轻机枪,还没有,我们要,重机枪,我们的,八路军,战士们,指导员,军长,怎样,营长,不要,战场,投降,有些,不是,过来,我的,过去,这样,不能,现在,没有,要求,有的,来了,了一,正在,怎么,回家,队伍,俘虏,缴枪,一门,第四,有人,一下,的说,私人,于是,事变,下来,因为,以后,抗日,联军,最后,团长,可以,你们,已经,自动,后方,步枪,出来,坚决,第二,同志,敌人,地方,政策,大家,他们,蒋军,解放,民主,我们,起来,政治,消灭,战士,什么,决定,歼灭,准备,全部,机枪,第一,西北,东西,那里,欢迎,排长,如何,师长,西安,连长,据点,知道,一样,碉堡,命令,以前,时间,第三,牺牲,迅速,别人,一会,很好,一片,信心,分钟,逃跑,那个,感到,不怕,给你,已完,中间,出去,为首,终于,当了,和他,听说,我是,三路,老人,攻势,只是,绝对,战事,答复,就不,走了,只要,的意,孤立,抵抗,这里,决不,打了,周围,一大,考虑,声音,炮火,一齐,教导,太阳,一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