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5月13日:胜利不是偶然的 投稿:谢芳兰

曾克快速纵队一四六团代团长王吉彬,现在安然的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话了。他和全旅被解放的蒋军一样,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还受优待。昨天清晨,他还颤抖在大胡营的火光和炮声中。他再三的说,现在的心情是平静的,恐惧已经从他思想里摆脱开。他抽燃一根纸烟,嘴巴慢慢张动着

古维进四月十五日,记者访问领导一个十二人的小型游击队、坚持五个月的敌后游击战争、收复村庄二十六处、掩护三分之二的村庄进行土地改革、歼敌一三三名的济源二区游击队队长王杰同志。他是二区副指导员,现年二十六岁,他对记者叙述他如何在反倒算基础上展开游击战争,进行土地改革;又如何在土地改革基础上,扩大游击战争的故事说:“当去年十二月敌占济源城后,转入敌后的二区,便成为土匪、武装特务、倒算队的世界,一个月内,被屠杀的干部、积极分子便有六十余人,被倒算的果实达七百一十万元,恐惧与动摇支配着一部分干部的思想。我带领三个干部和四个民兵突进蟒河北岸格子网内,把蒋军范登科三十多人的‘倒算队’赶跑,还捉住一个,吓得蟒河沿岸的‘倒算队’不敢公开活动。这时我们懂得了越深入敌后,敌人越稀松。这一胜利推动全体民兵,都要打回格子网去,于是我们便明确定出作战方针:‘分散活动,到处出击,不打硬仗,专打‘倒算队’。’但在突进格子网后,碰到一个困难,就是大桥一战,一个民兵牺牲了,敌人便造谣说民兵牺牲很多,有些民兵家属拉民兵后腿。当时有十五个民兵回了家,又是冬天,民兵没有棉衣,给养也成问题,困难达到顶点。这时我们咬紧牙关与敌人的瓦解攻势作斗争,首先以敌

曾克

快速纵队一四六团代团长王吉彬,现在安然的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话了。他和全旅被解放的蒋军一样,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还受优待。昨天清晨,他还颤抖在大胡营的火光和炮声中。他再三的说,现在的心情是平静的,恐惧已经从他思想里摆脱开。他抽燃一根纸烟,嘴巴慢慢张动着说:

“人的思想真是一件奇怪的东西。过去,有很多人,到了你们这方面,一年半载甚至一月二十天,就声言思想变了,被你们很多事情感动,我都非常疑惑。”他用戴着金戒指的中指弹了弹烟灰,声音放高一点又说:“我可只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的确也看到了一些东西——使你们能够胜利的基本的东西,我这才相信自己的生命有了保障。”

“请你把内心情感变化的过程谈给我们听,一点不要拘束保留。昨天在战场上,我们互相用火力射击,那是敌人,枪弹是不讲客气的。你既然放下武器,现在,我们可以交换任何不同的政治意见,这也是我们共产党一贯的主张。武力控制不住人的思想,所以我们从来不愿意用凶暴屠杀来解决问题。”我们说。

他那堆集着深深皱纹的额头一皱,流露出饱经世故的沧桑之感说:

“我做了俘虏,原是准备死的。只是盼望能死得痛快一些,并且人格不要受到侮辱。战士们喊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我完全不相信会有这回事。但是,他们把我从烟火的楼上带下来,真是没有动我一下。并且说话都很客气。我把钢笔和手表取下,给一个押送我的人,企图他不要糟害我,被他拒绝了。他说:“八路军不要俘虏私人的东西!一直到现在,我的戒指还戴在这里。”他举手给我们看:“到你们这里以前,我已经转移四五个地方了。每一个押送和接见我的人,都向我说着一样的道理。于是,我心里就暗暗的想:他们如果是做假,难道这多的人都假得一样?强迫训练成这一套吧?精神总会免强生硬。所以,我就相信了你们优待俘虏的政策。”

“共产党的每一个政策,都是通过群众思想了解以后才执行的。无论到那里:新四军,八路军,民主联军都是一样。你慢慢的就可以多了解一些。”

“是呀!你们一个兵所讲的就跟你们一样。他们的力量就不是被动发出来的,你们的力量基于下层,所以,你们的胜利就不是偶然的!”

我们都笑了。这笑使他发生了怀疑,他剖白自己说:

“你们不要以为我因为做了阶下囚,在这摇尾乞怜的表示谄媚,我见到的,我愿意把他说出来。”

“我们欢迎你这种态度。”

“看见你们官兵相处像一家人,也使我带兵多年的人,有所感动。”

“这是因为我们都是为着一个目标前进,我们最高的关系是同志。这和你们很多过来的人,奇怪我们一个战士敢随口称呼毛泽东同志是一个道理。”我们解释着。

他脸上有了一点笑意说:

“在国民党部队里,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那里一切是靠命令纪律,但,任何命令与纪律也贯彻不下去。”

“你对你们的群众纪律怎么样看?”

“老实说吧,国民党的军队现在已经变成了大革命时候的北洋军阀一样啦,军行所至,赤地千里!已经完全失掉了人心!而你们,成了那时新生力量的革命军,事实是这样,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扭转它!”他攒起了拳头,又强调的表示:“我的年龄使我的头脑比较顽固。但,我可以记得经历的事实。大革命时,那里有你们的人领导,那里就有发展有胜利。实际上这个天下是你们打下来的呵!”

王吉彬团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人,据说他是军校四期的学生,我们尊重他敢于正视现实的精神。他不时的从口袋里掏出我们送的“自卫前线”说:

“希望多给我些东西看!如果我的顽固头脑可以慢慢转变,我还愿意供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阎军向太原外围缩退 晋绥我军收复文水 祁太武工队奔袭姚村活捉全部守敌
延安延长等地游击队掩护老百姓进行春耕
豫北所俘蒋军将校 已被送达军区驻地
打击敌人抢粮抓丁阴谋 冀鲁豫地雷到处开花
焦作民兵奋战敌后解放村庄三十多个

曾克快速纵队一四六团代团长王吉彬,现在安然的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话了。他和全旅被解放的蒋军一样,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还受优待。昨天清晨,他还颤抖在大胡营的火光和炮声中。他再三的说,现在的心情是平静的,恐惧已经从他思想里摆脱开。他抽燃一根纸烟,嘴巴慢慢张动着

曾克快速纵队一四六团代团长王吉彬,现在安然的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话了。他和全旅被解放的蒋军一样,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还受优待。昨天清晨,他还颤抖在大胡营的火光和炮声中。他再三的说,现在的心情是平静的,恐惧已经从他思想里摆脱开。他抽燃一根纸烟,嘴巴慢慢张动着

曾克快速纵队一四六团代团长王吉彬,现在安然的坐在这里和我们谈话了。他和全旅被解放的蒋军一样,庆幸自己还能活着,还受优待。昨天清晨,他还颤抖在大胡营的火光和炮声中。他再三的说,现在的心情是平静的,恐惧已经从他思想里摆脱开。他抽燃一根纸烟,嘴巴慢慢张动着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KWPX3NJE.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5月13日(第4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谢芳兰)

放下武器新四军他们的毛泽东八路军战士们共产党国民党革命军贯彻谈话

战斗中壮大起来——记济源二区游击队
激发斗志开展复仇 安阳收复区发动群众经验
身陷重围宁为玉碎 王世俊同志壮烈牺牲 东垣县委会通令褒扬
汤阴秩序恢复 难胞得到救济纷纷重建家园
曲翼难民欢欣还乡
《胜利不是偶然的》扫描版PDF下载:放下武器,新四军,他们的,毛泽东,八路军,战士们,共产党,国民党,革命军,贯彻,谈话,不要,纪律,最高,控制,战场,相信,到了,不是,但是,过来,我的,过去,这样,这个,现在,没有,了一,怎么,变成,甚至,新生,俘虏,了解,下去,六团,缴枪,优待,也是,火力,不可,能够,一下,他说,的说,私人,非常,于是,军阀,顽固,强迫,下来,因为,如果,以后,企图,革命,表示,联军,团长,可以,你们,已经,关系,完全,意见,实际,一天,主张,时候,出来,部队,领导,同志,敌人,前线,方面,地方,思想,胜利,一切,政策,解决,自卫,他们,蒋军,解放,群众,民主,我们,自己,问题,政治,战士,什么,力量,准备,学生,发展,经过,军队,执行,通过,东西,互相,那里,欢迎,前进,纵队,屠杀,为我,训练,任何,一样,官兵,希望,命令,发生,事实,以前,精神,所以,时间,拒绝,一些,态度,无论,射击,转变,解释,心里,感动,一直,老实,真是,交换,比较,总会,家人,只是,愿意,强调,做到,基本,给我,这里,事情,武力,转移,并且,十天,看见,保障,生命,那时,声音,过程,我说,人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