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5月01日:放下武器的蒋胡军官兵 投稿:常怡斌

他们在转变中一般被解放的胡宗南官兵们,平常在胡宗南长期欺骗教育影响下,都以为被俘后一定要杀头。但当他们一接触到人民解放军,许多人的怀疑和误解立即就扫清了。有的先看到优待俘虏的标语就已放心了。早在关中梁庄战斗时,放下武器的三六八团赵海泉说:“一放下武器

唐西民一、土地改革运动前的阶级关系李马昌是鸡泽四区,在县城东南二十五里以外,一个中等村子。抗战以前,全村共有居民一百四十户,六百二十四口人,耕种着将近三十二顷的土地。当时,由二十大户,四家一年轮流着办理村里的公事。这二十家大户,只有一百五十三口人,还不到全村人口总数四分之一,可是,他们却占有了一七三一亩土地,占全村土地总数的百分之五十四还多。其中仅常宗汉等三户,就占去了土地五百三十七亩,差不多为全村土地总数的百分之十七。经过了抗战期间,一九四一年的反贪污反资敌斗争,一九四四年的回庄宅赎地运动,一九四五年春天的揭黑瞒地斗争,以及解放以后的以减租、退息和增资为内容的雇佃运动,村里的封建势力已初步打垮了。在历次的运动中,农民陆续从地主手里清算回来五顷左右的土地;再加上在这几年里,地主为了逃避多出合理负担,也曾先后将一些坏地低价出卖或典当给群众,因此,地主的土地变动是很大的,总计共减少土地在六顷以上。可是,因为过去都是按问题分果实,所以运动的结果,凡是当过雇工、租过地和使过利钱的雇贫农,每人都从地主手里拿回不少土地,从此翻转了身。不仅全村的六户赤贫完全消灭了,在过去的六户赤贫及四十一户贫农中,有三十三户上升为新中农,

他们在转变中

一般被解放的胡宗南官兵们,平常在胡宗南长期欺骗教育影响下,都以为被俘后一定要杀头。但当他们一接触到人民解放军,许多人的怀疑和误解立即就扫清了。有的先看到优待俘虏的标语就已放心了。

早在关中梁庄战斗时,放下武器的三六八团赵海泉说:“一放下武器正害怕时,结果有人来和我握手,真使我惊喜极了。”三十一旅营长赵世才说:“被俘来到专员公署,经负责人一解释就打消了怀疑。我们一块被俘的有七十多人,连一个也没有开小差”。三六八团排长徐国辉被俘时很恐惧,直到听新四旅首长讲宽大政策后才了解死不掉。有一个因一时糊涂开了小差的炮兵排长赵万水,一跑出去几十里路后就悔悟了。他想人家对自己那样好,为什么要开小差?于是他越跑越没劲,加上山路不熟,曾一下子滚下崖来。后来索性在大路上走起来,等着再捉回去。后来他果然被捉了回来。他想“这次一定完了”。结果由于他坦白认错,并没处罚他。他深深感激地说:“这次没有生命危险,真是万想不到”。

许多被解放的官兵,都对我某某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徐国辉在梁庄战役中惊奇该旅战斗力的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说:“国民党最好的军队实际上也比不起某某旅”。他表示将来很希望到该旅去工作,不管做什么都愿意。四十八旅孔运奇说:“某某旅说话态度都诚恳和霭待人像朋友一样。”他们对人民解放军的运动战术,消息灵,特别是士气旺盛和军民关系,赞美不止。赵方水排长说:“担架队没有人押着,连一个也不跑。”“一到庄上,就有人烧开水,年青的女人们见了军队也不躲避。”孔运奇说:“在这边老百姓敢向军队随便讲话,在外边老百姓向军队讲话声音就打颤”。他们把自己切身经验两边一比,知道相差太远了。

杨世才营长在路上曾问过十五个老百姓,其中十四个满口赞成八路军,只有一个说他负担重些,原来那是一个有二十孔窑洞还没有改造的旧式财主。另外他发现给解放区做事永远有保证。他看到招待处的医生是个跛子,受优待有马骑。他说:“假如是在国民党区五官不全挨骂不完。”其实这也不仅对自己干部如此,就是对被俘过来的伤病号也是是同样优待。他们之中特务长宋杰脚上打了泡,招待所也给他一个马骑。另一个军官说:“在国民党那边少活十年,在这边多活十年。因为这边大家都是活泼愉快的生活着。”还有一个看到这边军民合作后,想起当他们在金盆湾杀老百姓的牛吃当时心里很不舒服。一个参加工作的士兵崔刚有说:“八路军这样好,我还不要求工作干什么?”据此招待所一个队初步统计: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要求参加工作。而早在战场上,已有百分之九十的士兵参加解放军作战了。(新华社西北电)

李纪云不得不承认:边区力量伟大确与蒋区不同

青化砭战斗被俘之蒋胡军卅一旅少将旅长李纪云,在其抵达陕北后方途中颇多感触。某日,李向一农妇借针线缝衣扣,农妇误认他是八路军,亲切地说:“你们为老百姓打胡宗南辛苦了,我来替你缝。”李顿时愧然低头,无话可答。当农妇省知李为攻打边区的凶手时,亦拂然而去。又一日,李在途中遇数百付担架结队奔赴前线,个个精神焕发。又遇成群结队农民疏散仓库粮食,每人背负达百余斤。并有人对李说:“我们决不让胡军吃边区一粒粮食。”途中又屡见有组织之自卫军站岗放哨。使其不得不承认边区力量伟大,确与蒋区不同。其初见边区人民时的那种“将军”臭架子已不知去向矣。李对胡宗南亦不满,常称:“胡长官平素对待部属不公。”因李为黄埔三期生,而其师长王应尊则为黄埔五期生。(新华社陕北电)

麦宗禹说:想不到会如此优待我们这边对我们实在太好了

记者在前线指挥部会见了最近放下武器的胡军五十五师一三五旅代旅长麦宗禹少将、四○五团团长成耀煌上校,及该团二营营长周行儒少校。麦宗禹少将面带疲惫,精神萎顿;但与记者谈话时故作镇定。他们均穿着灰色卡矶美式陆军军官制服,戴着大盖帽子。只是摘去了金帽花。那天的战斗这样激烈,以致胡军军官还来不及遵照蒋介石的秘密指示“在危急时换上士兵制服”就被活捉了。麦宗禹少将矮个子,黑黄脸,约四十岁,广东中山县人,黄埔第四期毕业。开口便说:“我进边区以后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不见老百姓,四望都是连绵不断的黄土山。”谈到过来以后的第一个感想时,他连声说:“想不到会如此优待我们,这边对我们实在太好了。”提起目前的内战,麦少将慨叹说:“我是不希望打内战的。”两天以前还是傲慢的胡军少将,现在说话特别小心谨慎,深恐把话说差了。(海棱)

正太线我克白羊墅 解放阳泉以东所有车站 四天歼蒋阎伪两千七百
我军收复县城十三座 主动歼敌四大铁道线
山东省府省参会 电贺豫北大捷
苏联各共和国劳动人民 推进新五年计划 纪念今年五一节
外长会议仅获次要决议 美国反动面貌处处暴露

他们在转变中一般被解放的胡宗南官兵们,平常在胡宗南长期欺骗教育影响下,都以为被俘后一定要杀头。但当他们一接触到人民解放军,许多人的怀疑和误解立即就扫清了。有的先看到优待俘虏的标语就已放心了。早在关中梁庄战斗时,放下武器的三六八团赵海泉说:“一放下武器

他们在转变中一般被解放的胡宗南官兵们,平常在胡宗南长期欺骗教育影响下,都以为被俘后一定要杀头。但当他们一接触到人民解放军,许多人的怀疑和误解立即就扫清了。有的先看到优待俘虏的标语就已放心了。早在关中梁庄战斗时,放下武器的三六八团赵海泉说:“一放下武器

他们在转变中一般被解放的胡宗南官兵们,平常在胡宗南长期欺骗教育影响下,都以为被俘后一定要杀头。但当他们一接触到人民解放军,许多人的怀疑和误解立即就扫清了。有的先看到优待俘虏的标语就已放心了。早在关中梁庄战斗时,放下武器的三六八团赵海泉说:“一放下武器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NHM32IQX.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5月01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常怡斌)

放下武器不得不胡宗南指挥部新华社还没有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解放军自卫军

鸡泽李马昌的土地改革运动
太岳增设随军书店
改变旧的司法传统 下乡建立调解组织 太行三专署司法会议确定办法
注意进行思想发动 干集彻底清算地主
走一村作一村 军区特务营帮助驻地群众分田
《放下武器的蒋胡军官兵》扫描版PDF下载:放下武器,不得不,胡宗南,指挥部,新华社,还没有,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解放军,自卫军,为什么,负责人,八路军,担架队,国民党,坦白,改造,欺骗,承认,不仅,营长,谈话,不要,还有,战场,人们,给他,只有,过来,中山,就是,这样,现在,没有,要求,他的,有的,由于,讲话,其中,美式,俘虏,了解,优待,也是,朋友,第四,指示,看到,有人,这次,一下,伟大,还是,他说,赞成,招待,于是,好的,因为,粮食,作战,以后,团团,军官,每人,表示,一定,立即,你们,许多,军民,经验,关系,实际,目前,后方,战役,保证,担架,特务,前线,教育,政策,大家,他们,内战,工作,运动,解放,我们,组织,起来,参加,边区,自己,农民,干部,什么,合作,力量,记者,生活,战斗,军队,第一,将军,西北,影响,人家,后来,发现,排长,回来,旅长,负担,长期,师长,当时,消息,统计,士兵,最近,知道,一样,官兵,希望,一般,特别,结果,以前,精神,态度,不起,被俘,不管,专员,转变,出去,好了,医生,解释,心里,长官,实在,想起,少校,危险,另外,将来,一块,真是,我是,十岁,留下,广东,只是,如此,一时,愿意,以为,人民,秘密,不断,县人,毕业,同样,回去,决不,去了,不到,初步,打了,路上,炮兵,生命,少将,不知,然而,永远,不满,陆军,声音,首长,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