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53年03月14日:苏州等地不法资本家报复打击工人 当地人民检察署配合有关机关作了严肃处理 投稿:郑谦莎

江苏省苏州市、安徽省芜湖市和山东省济南市等地,近来陆续发现部分不法资本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报复打击“五反”运动中的工人积极分子,因而发生了逼致工人自杀的严重事件。苏州等地的人民检察署已配合有关机关检查处理了若干起这样的违法事件。苏州市和芜湖市不法资本家

据新华社讯:各国共产党、国际民主组织和各国人民,以无限悲痛的心情哀悼全世界进步人类的伟大领袖和导师约·维·斯大林的逝世。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德·纳·艾地的唁电在这沉痛的日子里,我们想用发自内心的一些话来表达我们的思想和对我们热爱的领袖和伟大的导师斯大林同志的庄严誓言。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员宣誓要遵照斯大林同志的教导,保持并珍重共产党员的神圣称号;始终不渝地保持我们党的一致;把全部思想和力量献给工人和农民的利益,献给动员他们和巩固工农联盟的事业;建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统一民族战线,以贯彻旨在获得印度尼西亚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我们党的革命纲领;不断加强并扩大印度尼西亚工人阶级和印度尼西亚人民与其他各国工人阶级和各国人民的合作,以保障持久和平和人类的幸福;不断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斯大林同志的著作,提高政治水平和政治警惕,把全部思想和力量献给工人阶级和进步人类的事业。锡兰共产党总书记斯·阿·魏克马沁格的唁电我们代表锡兰爱好自由的人们低头悼念人类最亲爱的领袖。斯大林以自己的行动在亚洲被剥削人民的生活中,开创了新的纪元。在伟大的斯大林的领导下,苏联社会主义实力日益加强,使伟大的中国人民在胜利的斗争中以及亚洲兄弟人民

江苏省苏州市、安徽省芜湖市和山东省济南市等地,近来陆续发现部分不法资本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报复打击“五反”运动中的工人积极分子,因而发生了逼致工人自杀的严重事件。苏州等地的人民检察署已配合有关机关检查处理了若干起这样的违法事件。

苏州市和芜湖市不法资本家经常以停伙、停薪、停业来威胁工人,企图迫使工人自动离职;或者更恶意地挑拨职工团结,诬蔑陷害工人;或者找寻各种借口,强迫解雇工人。在不法资本家的这种逼迫和陷害之下,有的工人因生活无着或因受了侮辱而自杀身死。如苏州市添和菜馆资方许茂泰一贯残暴地虐待工人,“五反”运动后更多方刁难职工,不给饭吃,致使工人胡桂吉因三天没有吃饭而上吊自杀。福大颜料店资方孙铁安强迫解雇工人李伯商,逼使李服毒自杀。中央药房资方林符孙,怀恨学徒王锡荣在“五反”运动中检举他,便诬蔑王有偷窃行为,并布置人监视他,王因受冤而服毒自杀(幸被救活)。张兴建筑材料公司资方薛懋华,也因学徒陈根虎在“五反”运动中检举过他,便不发给工资,并借口营业困难,强迫陈回家。陈回家后生活无着,跳楼自杀。裕丰永纬绒厂资方丁启良阻止工人史永年参加工会,并诬告史企图强奸其妹,不给工作,强迫史离开工厂,史最后投河身死。特别严重的是苏州市豆腐业同业公会主任邵锡万,在劳资协商会议上公开殴打工人代表王罗喜,破坏劳资协商会议,并在资方代表会上对其他资本家说:“打死工人有我们三百多家同行支持,怕什么!”安徽省芜湖市陈守金机坊,以营业情况不佳为借口,威逼工人高本泉在所谓“协商”的名义下暂时歇工回家两月。高回家后生活极端困难,知道芜湖市机坊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助后,便回店要求复工。但陈守金认为他回家未满两月,拒绝了他的要求。正当双方争执时,陈守金的女婿卜国朝(卜开盛机房资方,当地小恶霸,封建把头)赶了去,破口大骂高本泉,并要打他。当时因天色已晚,高只好忍气吞声,要求将自己的被褥铺在地下暂睡一夜。但卜国朝为了逼迫他自动离店,蛮横地将他的被褥抛了出去,不准他留宿一夜。高本泉受了这样的侮辱,而又无处安身,便投河而死。长街区景春花园云兴昌车行资方朱云来,为了使工人自动离职,企图用金钱收买工人胡心成,被胡严词拒绝后,朱即怀恨在心。有一天胡因天雨不能做工,带着朱的四岁女孩子要去玩耍。朱便捏造事实,诬告胡意图奸污其女,并挑拨和收买其他工人作假证人,阴谋解雇胡心成,虽经市总工会、劳动部门的干部劝阻,朱不但不悔改,还说:“愿受劳动改造,坚决不让胡心成回店。”问题尚未处理,朱即以停薪、停伙、不让进店等办法逼走胡心成。华盛街凤仪兴乐器店资方张德厚,因工人刘显木等在“五反”运动时检举过他,不但不痛改前非,低头认错,却因此经常对刘显木讽刺辱骂,打击报复,并说:“你在‘五反’中搞我,现在我还是我。”刘显木是街道自卫警,又兼青年代表,有时须出外开会,张德厚便经常借故刁难。有一次张德厚竟无故找岔子,说刘显木做的胡琴不好,硬要他自己把胡琴拿到外面去卖完。刘显木因经常受这种委屈,精神上受刺激很深,便在次日服硫酸水自杀,幸获急救未死。

济南市不法资本家以恶毒手段迫害工人的事件,已先后被发现二十多起。如泰兴印刷局经理阎泰丰,在“五反”运动前后曾打骂工人四次,不让工人报户口,限制工人参加工会,不发工资。结果有四个工人被他逼走。他还经常借口营业不佳,抗缴税款,印制假商标,不执行加工合同。三区大兴纸行经理刘星生,以工人到工会开会“耽误生产”为名,破口大骂工人,并借工人外出晚归的细故殴打工人。三区志新织布厂经理张淑明,指使别人偷窃该厂工会财务委员保管的工会费,企图陷害这个财务委员。他还经常拖欠工资,工人为求合理解决,曾召开劳资协商会议,但费时十天,毫无结果,张淑明反而借故殴打工人。事后他又捏造事实,诬告工人私设法庭审讯和殴打他,并在工人黑板报上公开侮辱女工。他终日大吃大喝,不事生产,企图解雇工人。复兴恒织布厂资方庞子久也经常拖欠工资,工人张世复想回家探亲,一再请他支付欠资,都没有得到结果。庞子久有时还经常借故殴打工人。事后他反而让其妻到街上大喊:“工人打死人啦!”他还收买街道工作干部,企图陷害工人。

上述这些违法事件,经苏州等地人民检察署配合有关机关进行检察后,均已作了严肃处理。如苏州市在该市市长亲自领导下,已将不法资本家林符孙、孙铁安、许茂泰、薛懋华及帮助资方打击陷害工人的职工冯阿厚、陈华发等人逮捕法办。芜湖市人民检察署认真调查研究了卜国朝、陈守金逼死工人高本泉案后,也已配合有关部门召开了工人代表、工商界代表、街道代表共一千二百余人的群众大会,当众提起公诉。最后由市人民法院宣布,判处卜国朝徒刑十二年,陈守金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会后市人民检察署又与市总工会、工商业联合会密切配合,组织各行业的私营工商业者与工人们讨论过这一案件。济南市人民检察署也对该市不法资本家阎泰丰等提起公诉,该市人民法院即予逮捕法办,并召开群众大会严肃地作了处理。

通过这些案件的正确处理,不仅有效地打击了不法资本家的反动气焰,同时也扭转了某些资本家虐待工人的行为,劳资关系因此正常起来。例如芜湖市在未将逼死工人高本泉的卜国朝等逮捕法办前,该市工厂商店中停伙、停薪、扣发工资和虐待、解雇工人的劳资纠纷很多,有时一天多到三十余起。例如资方钱振华在一九五二年七月间企图解雇工人,不但非法地停工停薪,而且十分嚣张地说:“闹到总工会也不怕”。资方昂朝海,在吃饭时,夺下并摔碎了工人的饭碗,不让工人吃饭。但自高本泉案处理后,资方态度转变了,劳资纠纷也少多了。这些案件的正确处理,同时也提高了工人阶级的觉悟,鼓舞了工人的斗争信心。例如工人许汉文说:“过去我们工人不要说死了一个,就是死了一百个,都没有人问,今天可得到保障了。”有的工人说:“今天有党和政府给我们撑腰,我们有信心与不法资本家斗争到底。”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捷共主席 哥特瓦尔德同志逝世
毛泽东主席到捷大使馆吊唁 章汉夫副部长向康萨拉大使面致吊唁
毛泽东主席的唁电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唁电

江苏省苏州市、安徽省芜湖市和山东省济南市等地,近来陆续发现部分不法资本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报复打击“五反”运动中的工人积极分子,因而发生了逼致工人自杀的严重事件。苏州等地的人民检察署已配合有关机关检查处理了若干起这样的违法事件。苏州市和芜湖市不法资本家

江苏省苏州市、安徽省芜湖市和山东省济南市等地,近来陆续发现部分不法资本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报复打击“五反”运动中的工人积极分子,因而发生了逼致工人自杀的严重事件。苏州等地的人民检察署已配合有关机关检查处理了若干起这样的违法事件。苏州市和芜湖市不法资本家

江苏省苏州市、安徽省芜湖市和山东省济南市等地,近来陆续发现部分不法资本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报复打击“五反”运动中的工人积极分子,因而发生了逼致工人自杀的严重事件。苏州等地的人民检察署已配合有关机关检查处理了若干起这样的违法事件。苏州市和芜湖市不法资本家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O2XOBPY8.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53年03月14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郑谦莎)

积极分子总工会联合会资本家这样的改造不仅不要到了人们得到

全世界人民哀悼伟大斯大林逝世
抗议美国侵略者屠杀战俘的新暴行
我全国总工会名誉主席和主席 刘少奇和陈云电谢日本工会组织赠送红旗
侵朝美军连续施放毒气弹
联大政委会结束关于朝鲜问题的讨论 再次暴露美国拒绝朝鲜停战的好战面目
《苏州等地不法资本家报复打击工人 当地人民检察署配合有关机关作了严肃处理》扫描版PDF下载:积极分子,总工会,联合会,资本家,这样的,改造,不仅,不要,到了,人们,得到,过去,就是,这些,这个,不能,现在,没有,要求,他的,有的,等地,了一,为了,因此,而且,合理,更多,回家,三天,不但,营业,布置,收买,若干,亲自,织布,会上,某些,三区,还是,公开,月间,行为,先后,商店,劳资,强迫,其他,工厂,召开,劳动,青年,今天,企图,最后,同时,关系,主任,自动,一天,研究,打击,永年,山东,公司,各种,商业,严重,坚决,情况,调查,配合,领导,大会,工人,团结,帮助,解决,自卫,工作,运动,代表,群众,政府,我们,组织,反动,起来,参加,进行,自己,会议,生产,斗争,委员,问题,干部,中央,什么,机关,检查,封建,提高,讨论,办法,生活,工会,认为,执行,恶霸,一次,职工,通过,宣布,工资,发现,利用,觉悟,威胁,当时,经理,协商,孩子,当地,阶级,阴谋,支持,知道,破坏,困难,非法,处理,发生,事实,特别,事件,结果,开会,双方,所谓,精神,拒绝,经常,别人,地下,徒刑,吃饭,信心,或者,态度,不怕,纠纷,正确,市长,转变,出去,离开,自杀,例如,撑腰,尚未,有关,安徽,有时,不好,均已,手段,营工,印刷,因而,建筑,支付,挑拨,复工,大力,加工,材料,人民,发给,中的,借口,法庭,部门,法院,上述,十天,保障,泰兴,名义,济南,暂时,密切,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