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8年01月22日:十年没听懂的话 (我对地主家庭认识的片断) 投稿:姜瑗会

戈马十年以前,我决定要到延安去了。临行时,我父亲给我讲了一段话。他说:“你实在要去了就去吧,再转回去二十年我也陪你一块去。我看将来你哥哥也要去的………不过,你也不要太相信共产党的‘小册子’宣传了。你到了那里,他们可能把你关在门外头,关一个时期。那时候

【新华社陕北十四日电】莫斯科讯:真理报顷发表记者伊萨科夫谈旅英印象一文,略称:伦敦现在象一个已患长期危险病症而无法复原的人。“这日子好难过呵!”——这是你不论在旅馆、餐厅、地下道和大街上……到处都可听到的话。并且,当英国人说这句话时,样子总是灰心失望的。战争是早就过去了,但是战时的限制却不断加紧。对“美元外交”的骄横,英国人民的愤慨正与日俱增,反美情绪十分强烈,任何反美言论,在集会上或会议中都一定遇到赞同。目前的新口号是“输出运动”,目的是到一九四八年底提高英国输出至战前的百分之一六○,但是不明白他们怎样达到这个目的。英国已走到经济上“此路不通”的境地了。【新华社陕北十四日电】伦敦讯:一九四八年新年早经过去,而工党政府往年照例要发表的来年“经济展望”,却踌躇拖延,不敢发表。财政时报访员称:一九四八年经济展望之迟不发表,是“由于马歇尔计划所产生的变化无常的情况所致。”工人日报访员指出这一原因时亦称:这是因为“按照马歇尔计划获取美金的前途,尚未一定”。而马歇尔计划强迫英国限制造船业发展的传说,正使英国船业界惶惶不安。去年八月开始的危机,已使英国金准备丧失了四亿镑。鲁斯特日前在工人日报上著文称:在英美目前关系中,“

戈马

十年以前,我决定要到延安去了。临行时,我父亲给我讲了一段话。他说:

“你实在要去了就去吧,再转回去二十年我也陪你一块去。我看将来你哥哥也要去的………不过,你也不要太相信共产党的‘小册子’宣传了。你到了那里,他们可能把你关在门外头,关一个时期。那时候你不要苦恼,悲观失望,甚至于自杀,你写信给我,我再寄钱把你弄回来。”

当时听了这一段话,我是硬着心肠,低着头,连他的脸色都不敢看一下,总觉得心里压着一个什么东西,很对不起他似的。这印象留的很深,参加革命以后,和同志们闲谈起家里的情形来,我也常爱谈这一段话。大家听了都说我父亲很开明,我自然也很高兴,于是乎还要例举出他的历史来,他曾参加过同盟会,当过黎元洪总统时代的旅长,当过袁世凯时代国民党的议员,参加议会斗争等等。于是,我肯定我父亲是有政治眼光的,不反动的。并且以为我父亲就是理解我,关心我,为我打算得太周到了。而我也自信我非常理解我的父亲。

土地改革学习以来,深入查思想,查了我严重的个人英雄成名思想的根源,便查到了我父亲那里。于是,我父亲便以小军阀和拥有二千亩土地的大地主面貌,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于是,我觉得我父亲的那段话,颇值得考虑了。于是,我想到了我在延安鲁艺学习时,我哥哥来信说:“父亲很奇怪你,为什么千辛万苦跑到延安,不学政治学起艺术来了呢?………”于是,我现在也感到奇怪了,难道我那样一个军阀兼大地主的父亲,还要我为人民服务而学政治吗?不是的,我发现他的政治企图了,他是在希望着我在共产党里,做一个他们眼中的“官”。这个“官”,按照他那“辛亥革命”式的想法来看,是有洋财可发的。至少当革命得势,共产党得势的时候,他还可以“借光”一下来一个“保险”。于是,他那一段话,我今天才恍然领悟了,他是明知道我非走不可了,不妨“大方”“开明”一些的。他那前一段话的意思就是要我思想上给他们“挂个号”。不要忘掉他们,给他们留个可“投”的机;他们当然是不会来的。后一段话则是他对我最后一次的“反共”宣传,要来一个“政治瓦解”,给我暗暗的拴条绳子,盼望着我万一“碰壁”的话,依旧回去做他的好地主儿子。

那么,我哥哥是否对我也有政治企图呢?也有的,我离开他时,他还是南京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宣传干事,临我要走的那两天,他曾当着我的面向他的朋友说:“我把我弟弟送到共产党那里‘保存’起来。……”我当然不是他送来的。但是,他想把我“保存”起来干什么呢?难道他真要把我“保存”起来为人民当长工吗?显然不是的,他和我父亲同样暗藏了一种密而不可告人的话。那么,我是否思想上也为他们挂了号呢?挂了的,而且挂得很牢。去年当我碰到新四军五师的同志闲谈起来的时候,我曾想到把我的父亲弄到政府里工作,我认为他那块辛亥革命的老牌子,还可以用一用。当××同志从前方回来,闲谈中告我他可能派到南京参加中共代表团时,我又曾想到我哥哥一定回南京了,我还可以利用他的关系,为我党做些工作。但是,天晓得,象我这样一个没有阶级立场的人,真要是去了,还不知道是谁利用谁呢?我三八年参加革命,也参加共产党了,自己以为政治上是进步的,聪明能干的,而我父亲和哥哥那样简单几句话,经过十年之久,土地改革学习以后,我才算是听懂了,我那种自命不凡的聪明才智哪里去了呢?没有阶级立场的人是何等的愚劣啊。

对我这样的家庭应采取什么态度呢?这里也迫使我想起我父亲曾再三告我的一个故事:

民国二十年,长江大水暴涨时,我父亲因想发洋财,把二千亩田都种上了莲子,住在乡下。一天下午,我父亲看着水势涨得太大了,叫来他的佃户刘金旺说:“我看今天水势太大,还是用我的船把你那九十岁的老奶奶送上山吧,老年人要当紧些。你送走了赶快把船驾回来接我。”刘金旺把船驾走了,送了他的祖母,又搬他自己的家具去了,一直没回来。傍晚,月亮出来了,昏昏的。长江的大堤倒了,大水立刻冲到了我父亲住的房子里,我父亲只好带着他最后的一个姨太太站到方桌上,在桌子上压了些东西。水慢慢涨起来,一直涌到他的胸口了,这时候,那位姨太太掩面哭泣了,我父亲却似乎很感慨的说:“你哭什么呢?我们这一辈子作的孽还少了吗,死了,大水里喂鱼多好,多干净。”这里,我父亲似乎是要死得多么“豪气”“慷慨”的了,但正在危急之时,一个经常给我父亲送鱼来的老渔户驾着船来了,他看见了我父亲家里的灯光,又救了他一命。

往年听了这段故事,总为我父亲感动,甚至流泪,以为我父亲太苦,农民刘金旺“自私自利”对不起他,甚至此次在三查中,我也还不能了解我父亲讲这故事的用意,总以为我父亲再不好,总是个人,难道人还不如那些家具重要吗?为什么刘金旺不救我父亲而搬他的家具去了呢?但今天转过来一想:我父亲为什么要刘金旺送他的老祖母呢?真是为了所谓“敬老”“人道主义”吗?不是的,他叫刘金旺去送他奶奶,正是为了他自己,大水来了,他这个大地主是无能逃脱的,他想施点小惠收买刘金旺以求得逃命。但农民刘金旺早看穿了这一套了,究竟是谁自私自利呢?我父亲带着姨太太,剥削着他们,过着极为腐化的生活,早很对不起农民,早已为农民恨之入骨了。那末趁着这个机会,刘金旺不应该“对不起”他一下吗?在农民刘金旺的眼里,我父亲远不如他们的家具重要,他的家具收拾起来,还可以再劳动生产,而我父亲除了剥削人以外,还有什么用处呢?为什么当着大水滚滚万分紧急的时候,农民不该搬他的生产家具,而要救我父亲那个吸血虫呢?明白了这个,也明白了我父亲讲故事的企图了。他是在教育我仇恨农民,叫我为他那个“人道”而“正义”的地主父亲做个孝顺儿子。今天从这个故事里,我也明白了我父亲的罪恶,他剥削苛打农民是太厉害了,不然,那个忠实的农民刘金旺不会不救他一命的。那末,明白了这,我也明确的肯定了我对我家庭的态度。被我父亲歪曲了的农民刘金旺是对的,农民刘金旺把我教育过来了,我要坚决站在这一边。

这故事更早,是十九年前的事了,而我愚笨得迟至革命后十年才理解。我愿写下来,以被愚弄者极为愤慨的心情,供献给出身于异己阶级,而尚未听懂他们的话的同志。

一九四八、一、十九

一周综合战报
江汉军区解放军追悼赵基梅同志
陈谢某部实行“三记” 形成群众性的自我教育运动
美阴谋长期占领日本 作为侵略东方各民族的基地
出售石印石

戈马十年以前,我决定要到延安去了。临行时,我父亲给我讲了一段话。他说:“你实在要去了就去吧,再转回去二十年我也陪你一块去。我看将来你哥哥也要去的………不过,你也不要太相信共产党的‘小册子’宣传了。你到了那里,他们可能把你关在门外头,关一个时期。那时候

戈马十年以前,我决定要到延安去了。临行时,我父亲给我讲了一段话。他说:“你实在要去了就去吧,再转回去二十年我也陪你一块去。我看将来你哥哥也要去的………不过,你也不要太相信共产党的‘小册子’宣传了。你到了那里,他们可能把你关在门外头,关一个时期。那时候

戈马十年以前,我决定要到延安去了。临行时,我父亲给我讲了一段话。他说:“你实在要去了就去吧,再转回去二十年我也陪你一块去。我看将来你哥哥也要去的………不过,你也不要太相信共产党的‘小册子’宣传了。你到了那里,他们可能把你关在门外头,关一个时期。那时候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QQAFFV39.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8年01月22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姜瑗会)

为人民服务土地改革同志们袁世凯新四军他们的代表团为什么的一个共产党国民党

“这日子好难过呵!” 英人愤恨“美元外交”
南美劳工联盟强大 美国想分裂它碰了钉子
美海军公然侵入意大利领海 意国工人示威抗议
老母猪半天还乡梦
美帝包庇日本战犯 把很多大头子都放掉了想叫他们再来祸害咱们
《十年没听懂的话 (我对地主家庭认识的片断)》扫描版PDF下载:为人民服务,土地改革,同志们,袁世凯,新四军,他们的,代表团,为什么,的一个,共产党,国民党,这样的,重要,长工,不要,以来,还有,太太,时期,相信,去年,到了,不是,但是,给他,过来,我的,此次,就是,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他的,有的,来了,了一,为了,而且,正在,民国,家庭,情形,甚至,进步,同盟,觉得,了解,朋友,家里,收买,不可,儿子,一下,明确,还是,他说,的说,不会,非常,于是,房子,军阀,下来,应该,学习,劳动,以后,今天,企图,革命,最后,一定,宣传,可以,南京,关系,剥削,一天,时候,严重,坚决,可能,同志,主义,教育,思想,大家,他们,土地,工作,政府,我们,延安,反动,起来,参加,自己,生产,斗争,农民,地主,政治,中央,什么,决定,英雄,经过,生活,中共,认为,一次,东西,那些,正义,那里,发现,利用,深入,回来,旅长,采取,当时,下午,总统,为我,阶级,紧急,议会,前方,认识,知道,历史,希望,为人,佃户,以前,所谓,议员,一些,经常,故事,了的,值得,那个,态度,感到,不起,明白,机会,高兴,哥哥,离开,立刻,保存,自杀,以外,心里,干事,尚未,拥有,感动,实在,想起,立场,肯定,将来,当我,一直,至少,一块,真是,我要,当然,不好,显然,我是,十岁,自然,不过,早已,以为,时代,走了,那一,不敢,的意,给我,一边,中的,同样,罪恶,回去,还要,除了,这里,我在,去了,并且,看见,是否,考虑,父亲,往年,开明,正是,忠实,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