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8月08日:陈同志访贤——淮安胡老庄群众怎样发动的? 投稿:孔良丽

胡老庄是个“空白村”胡老庄是淮安石塘区鹅钱乡岳庄村的一个小庄。全庄十四家全是佃农,一年四季受着封建势力的残酷剥削,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工作队第一次在鹅钱乡组织群众反汉奸进行斗争时,胡老庄也组织了农会和妇女会,但每家所参加的尽是小孩老头和老妈妈,少年人

范文澜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被汉奸卖国贼蒋介石惨杀了。两烈士的鲜血,灌注到中国人民反美帝反奸贼的猛火堆里,光焰更是万丈高了。两烈士瞑目吧!你们正义的鲜血,决不会白流的。近百年来,地主买办阶级里产生大汉奸卖国贼,最著名的如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段祺瑞之流,把中国卖得差不多,但比之蒋介石那样干脆而彻底的出卖,却是小巫见大巫,反而算不得大奸大贼了。可以相比的只有汪精卫,好一对奸贼群中的难兄难弟!蒋介石企图掠夺抗日战争的全部果实,永远保持其法西斯独裁,悍然出卖中国的一切,向美帝求援。他把天空也卖了,把海面也卖了,把内河也卖了,把海关也卖了,凡可以卖的都卖了。他还觉得不够,还出卖所谓“最后决定权”。换句话说,就是出卖中国的全部政权,使中国变成美帝的菲律滨,使中国人民变成美帝的黑奴,他自己因此“荣任”美帝的儿皇帝。这个集罪恶之大成的大奸大贼,自以为得计,妄图迫促中共代表团同意他的“荣任”,碰了大钉子以后,拿出一张所谓马帅的王牌来吓人。这真是“不知人间有羞耻事”的标本,如果想在他的头脑里找出一个耻字,那比水底捞月还难,因为耻的影子他也没有,不管他经常大叫特叫“礼义廉耻”。美蒋进行买卖,双方都不掏本钱。美帝出卖的是准备投海的剩

胡老庄是个“空白村”

胡老庄是淮安石塘区鹅钱乡岳庄村的一个小庄。全庄十四家全是佃农,一年四季受着封建势力的残酷剥削,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工作队第一次在鹅钱乡组织群众反汉奸进行斗争时,胡老庄也组织了农会和妇女会,但每家所参加的尽是小孩老头和老妈妈,少年人没有一个参加,组长是两个四五十岁的妇女并不管事。工作队总结工作时,发现这个庄虽然有了群众团体架子却是个“空白庄”。第二次工作队又到鹅钱乡工作,这时全乡各庄都闹的很热火,而胡老庄却仍像一池死水不动,村乡工作的干部感到没有办法。

陈同志第一次“访贤”

后来胡老庄划给董庄村了。董庄村的陈同志仔细研究了胡老庄的情况发现没有发动起来的原因,主要是“没有人带头”,因此决定首先找出积极分子来进行启发和组织群众的工作。

胡连海是过去受过罪的小伙子,陈同志便确定以他为对象。有一天陈同志和胡连海碰到了,和他谈起他过去受的罪便动员他去替老百姓做事。他听到急得红着脸就要走,他说:“我没有功夫做。”陈同志问他庄上谁能替老百姓做事,因为他要急于脱身便说:“我们粗人不能办事,西头三老爷和我们家二全,你可和他谈谈。”说完就走了。

找胡连海就这样失败了。陈同志检讨失败的原因是太性急,初次见面就动员他为老百姓做事,以致把事情弄僵了。

陈同志第二次“访贤”

三老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经过各方面了解是一个叫胡必友的老头子,已六十多岁,种田精明,在庄上有威信,庄上的农民都相信他,于是陈同志便决定去找他。

第一次陈同志到胡必友家去闲谈,胡必友非常拘束。陈同志想马上就谈地主剥削,他必然不肯谈,于是先从“二皇”谈起。陈同志说:“过去‘二皇’在这里老百姓怎么样呀?”胡必友回答说:“唉!受的罪大呢!”谈话就这样开始了,由“二皇”进到老中央,由老中央谈到新四军,就渐渐地动摇了胡必友的“变天”思想。但是胡必友还只是吞吞吐吐的应付着不表示态度,陈同志便告辞走了。临走时鼓励他说:“你是这一庄的老长辈,庄上闹得好不好,就在乎你老人家领头呀!”

各方面启发群众觉悟

谈话后一天,陈同志又到胡老庄召开村民会,但未提出算租账问题,而是一般的打通思想讲了许多别的庄积极算租账的例子。这以后,胡庄的积极分子沈玉贞等也在早晚空闲时过来和佃户们商谈。沈玉贞问道:“这个怪呢?你们种刘和太家的田我也种刘和太家的田,你们不交预借麦、酱麦、伪费,我们却受罪,他待你们特别好吗?”胡老庄的人都是默默地嘴里不讲,但内心却渐渐动起来。隔了两三天和胡必友又见面,胡必友比上次客气得多,让陈同志到一家里去坐,他畅谈起受“二皇”的罪说:“修鬼圩子时,我们庄上出夫比人家多出,伪费也比人家多,出钱出夫都是我们穷人,还开口骂我们是死顽固肉头!”陈同志见话渐渐投机,便向他解释政府的规矩(指政策法令)及民主政府为老百姓办事等事实,更进一步启发他出来带头说:“过去受人家的罪,现在有话可说,有理可讲,你就不再受气了。”谈了好久,陈同志想起他相信乡长赵必文、赵曾,对胡说:“三老爷呀!你的庄上你要带头把租账算好呀!”首先用赵乡长的话作引线和他谈,联系到胡老庄的租账。但却未立即发动他们起来行动,即掉转话锋举出许多算租账的例子,如后胡庄沈玉贞家的田,曾被庄头强迫拿去,现在不是已经算回来了吗!一面谈一面看他的反应。

打破顾虑胡必友敢出头

这时胡必友已不提没账算,心里渐渐活动了。但同时却又发生新的疑问。刘和太在邱东乡、博甸都有田,一个庄上犯不着带头恼人,如能动员三个乡这个庄也可算。一面想刘和太家的庄头禺秉荣,会说会写说不过他。陈同志看出后,马上针对这两点告诉他:(一)那乡可以单独先算那乡先讨巧,如你怕恼人他也怕恼人,那个先出头呢?(二)有理才能赢人,单靠会说是没有用的。

因为考虑到他们的顾虑一时未能去掉,陈同志便又告辞走了。在这一次谈话以后,胡必友又被请去参加了好几次村和乡有关算租账的会议。在这些会议上胡必友见到许多实际例子,增长了许多见识,因之思想上起了很大变化,抛去了“犯不着”“恼人”的顾虑,特别是别村都已轰轰烈烈算过账谁也不肯落后,大大的变了他的“变天”思想。

第三次陈同志又找到胡必友直接提出胡老庄算租账问题,陈同志说:“这个庄的账算得好不好,全在你老人家领头了!”这时胡必友的算账思想已将近成熟,他想起过去受主人的罪,便拍着胸脯毅然说:“我们这个庄也决定算了!”

群众行动起来了

庄上的农民在思想转变中,常跟村中的积极分子闲谈,胡庄沈玉贞又常到庄上决心启发,因此思想上都有了变化。过去多年积下的仇恨激起向主人算租账的迫切要求。在全庄农民中发现了好几个积极分子,如胡殿扬、胡殿翠、胡殿邦等。

胡必友在下了决心以后,便立即行动起来召开全庄庄民会。胡必友问道:“后庄全算过账了,我们庄上怎么办?”接着又逼一句说:“不管你们算不算,反正我要算!这时胡殿扬、胡殿翠便接着说:“罪还要受到什么时候?我家也决定算了。”于是全庄佃户都要求向主人算账了。开会的下午,陈同志又到胡老庄去,庄上的人都围过来纷纷问:“陈同志!我们庄上的租账怎么算呀?别人家都算过了。”陈同志说:“这在乎你们自己;你们有账算吗?”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那里没账算呢!预借麦、酱麦、伪费、供饭那一样没有呀!租子是十二斗的,过去受的罪大呢!”第二天胡老庄的农民便开始向主人算租账,倾吐了多年来的苦水,得到了光荣的胜利。(新华社淮阴通讯)。

美政府若干高级人员 考虑停止军事援蒋
美各报抨击政府对华政策主张撤退驻华美军 停止对蒋介石军事援助
美政府破坏中国和平 人民应当起来阻止 郭沫若等发起签名致美国人民书
蒋机一架被我击落
马西努谈话: 国民党反动派进攻解放区是进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胡老庄是个“空白村”胡老庄是淮安石塘区鹅钱乡岳庄村的一个小庄。全庄十四家全是佃农,一年四季受着封建势力的残酷剥削,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工作队第一次在鹅钱乡组织群众反汉奸进行斗争时,胡老庄也组织了农会和妇女会,但每家所参加的尽是小孩老头和老妈妈,少年人

胡老庄是个“空白村”胡老庄是淮安石塘区鹅钱乡岳庄村的一个小庄。全庄十四家全是佃农,一年四季受着封建势力的残酷剥削,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工作队第一次在鹅钱乡组织群众反汉奸进行斗争时,胡老庄也组织了农会和妇女会,但每家所参加的尽是小孩老头和老妈妈,少年人

胡老庄是个“空白村”胡老庄是淮安石塘区鹅钱乡岳庄村的一个小庄。全庄十四家全是佃农,一年四季受着封建势力的残酷剥削,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工作队第一次在鹅钱乡组织群众反汉奸进行斗争时,胡老庄也组织了农会和妇女会,但每家所参加的尽是小孩老头和老妈妈,少年人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SSCXRXF4.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8月08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孔良丽)

积极分子动起来进一步新华社第二天第一次老百姓新四军工作队他们的第二次

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哀辞
太行行署军区发出通告秋后召开二届群英大会
民主建校同学慰劳中原来此伤病员
荷泽物价回跌
取缔黑市与民谋利 邯市货币交易所成立 三日成交千八百余万元
《陈同志访贤——淮安胡老庄群众怎样发动的?》扫描版PDF下载:积极分子,动起来,进一步,新华社,第二天,第一次,老百姓,新四军,工作队,他们的,第二次,的一个,怎样,谈话,相信,到了,不是,但是,穷人,过来,过去,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主政,没有,要求,他的,来了,因此,新的,决心,启发,怎么,首先,主要,三天,商谈,联系,了解,鼓励,三次,办事,家里,必然,失败,他说,的说,检讨,淮阴,非常,于是,直接,顽固,强迫,因为,召开,行动,以后,表示,动员,立即,可以,你们,已经,许多,同时,活动,实际,剥削,一天,时候,研究,通讯,出来,情况,同志,积极,提出,方面,发动,思想,胜利,政策,大家,他们,工作,群众,政府,我们,组织,起来,参加,进行,自己,会议,斗争,问题,农民,地主,干部,中央,什么,汉奸,决定,封建,妇女,一面,经过,办法,生活,农会,一次,开始,人家,后来,落后,那里,发现,觉悟,组长,下午,头子,光荣,村民,主人,才能,虽然,总结,年来,一样,发生,事实,一般,特别,纷纷,开会,佃户,势力,团体,确定,那个,态度,感到,迫切,并不,投机,打破,不管,转变,解释,心里,老头,想起,有关,淮安,变天,我要,和他,不好,十岁,对象,不过,只是,大大,一时,就不,走了,算账,告诉,中的,原因,家的,小孩,还要,接着,这里,去了,事情,乡长,你的,考虑,顾虑,马上,打通,人都,一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