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7月24日:哭我的姨父李公朴 投稿:阎翔勇

张则孙前晚,忽然得到了你遇害的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沉下来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泪来。我的心里郁积着无限仇恨!我恨不得把那杀人的刽子手立即拿来,千刀万剐。我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独夫,为了出卖祖国,建立法西斯专政,已不知有多少人民,多少志士,在他的屠刀下溅出了

“再干一杯,为我们光荣的义举再干一杯吧!”围着圆桌已经微醺的人们站起来,争着用重浊的陕西话相互祝贺,再一次举起酒杯,纵情地把红色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十七师团以上官长聚宴欢庆“七一七”起义的一周年。他们几乎全是刚强的关中子弟,在西北军中受了长久的教养和锻炼,和西北军同时,他们有着光荣的过去和以后一段令人悲愤的历史。在蒋介石摧残、逼害、分化、独吞之下,他们艰难地带领着这支西北人民的军队,效忠于神圣的抗日战争。但蒋介石不把所有杂牌全部消灭是不肯甘休的,去年今日,十七师不得已在河南洛宁故县镇举行反内战起义,渡过暴涨的洛河,踏上光荣的新道路。现在在这个可纪念的节日,面对着投靠帝国主义而向中国人民张牙舞爪的国民党反动派,他们全体都有着很难抑制的愤怒。杨虎城将军早在辛亥革命时代就手创了这支农民革命武装,也许北伐以前的事情对读者已经比较生疏,但提起西安事变却会使每个爱国人士永远怀着最大的感激。而十七师,就是那时英勇地起来逼使蒋介石停止内战,接受人民抗日要求的有力部队之一。正因为如此,蒋介石便用一切卑鄙的手段破坏瓦解他们。西北军的番号是第十七路军,辖两个军两个师,加警备旅特种兵团及陇东绥靖司令部的部队,一共四十二个团,兵强马壮的

张则孙

前晚,忽然得到了你遇害的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沉下来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泪来。我的心里郁积着无限仇恨!我恨不得把那杀人的刽子手立即拿来,千刀万剐。我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独夫,为了出卖祖国,建立法西斯专政,已不知有多少人民,多少志士,在他的屠刀下溅出了鲜血。而现在呢!他的屠刀又转向了你。你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你没有枪,也没有军队,你仅仅是用你的嘴和事喊出了中国人民要求独立和平民主的呼声!你仅仅是做了一个普通中国人应做的起码的事情。他们有什么理由公开杀害你呢!他们只能采取这样最卑鄙无耻最阴险、因而也表现了最软弱的手段暗杀了你。姨父,这血海似的深仇,什么时候才能报了呵!

为了中国的独立和平民主事业,你奋斗了一生,你遭受过蒋介石无数次的迫害,但你始终没有屈服过。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你因组织救亡运动而和沈钧儒、邹韬奋等一起被捕入狱。全家人都为你们担心,特别是西安事变时,许多谣言,都说你们很危险,家里放心不下,我和姨母想去见一见你,但国民党又不让接见,一直到时局比较松一些之后,才见到了你。你说:“怕什么,斗就斗到底!”并且反来问我们外面救亡运动的情形,要我给你找新哲学大纲、辩证唯物论教程和新经济学大纲看,我知道,你的身体是在苏州看守所里,而你的心还是在外面啊!在苏州的两次审判,我和姨母都去了,每次,看到你以及沈老先生、邹韬奋先生等和检察官辩论,斥责国民党反动派内战,不抵抗日本的罪行,呼吁“爱国无罪”的时候,我都被你们不屈不挠的顽强斗争精神所深深激动了,我们一直担心着会发生意外,然而,你却终于在全国人民的声援下,从看守所里出来了。我总想,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下,你还能得到自由,那么现在,你总不致于发生更意外的事吧!但谁知蒋介石不敢公开地杀你却把你暗杀了。

在蒋介石的统治下,你的事业曾经受到过多少次的摧残啊!你花了很多心血经营的《读书生活》是被迫停刊的,曾在上海团结了不少职业青年的“量才补习学校”是在国民党的压迫下挣扎着办起来的。抗战后,你办的“全民通讯社”是被迫停止的,你积极努力于大后方的民主运动也正因此,你就更加遭到法西斯独裁者的忌恨,到较场口事件发生,你终于被毒打了。你和陶行知先生共同在重庆创办了一个新型的民主的学府“社会大学”,但这个学校也不容于法西斯独裁者,而被查封了,你自己呢,你自己最后也竟被这兽性的魔鬼毒害了。

然而,你也曾到过另一个中国,在这一个中国里,你曾经见到了新生中国的光明,你自己也曾受到热诚的欢迎和帮助。一九三八年的冬天,你,姨母和我一起到了延安。在国民党统治区,你是在国民党特务的监视捣乱下发表演说,出版刊物书籍的,但在延安,你的关于教育的演说却受到了普遍的欢迎。你组织的“抗战建国教学团”不但自由地参观了晋西北、晋察冀和太行,不但自由地进行了工作,而且还到处受到热烈的欢迎。这两个中国是多么的不同啊!尽管你不是共产党员,但在一九四○年在太行见到你时,你也不能不承认:“中国的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身上,共产党是一定会胜利的。”记得你临走时还对我再三说:你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你一定要以这样的中间人士的地位力促国共两党的团结。你带着这样的信心走了,我也怀着祝福你成功的希望送别了你,但谁知这一别竟成了永别呢!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的又一次反共高潮起来了,那时,我从太岳区写信给你,希望你,外祖父、母、姨母和弟妹等一齐到解放区来,我说:“生活是苦一些,但工作却是自由的。”然而,你不愿意,你来信说在昆明你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这是我接到你的最后的一封信。

今年正月时延安来电,说你问我是否还在太岳区,当时我因为怕写的信到不了你手里,总想等局势稳定一些,再给你去信,结果迁延至今,我的信没有写出,而你竟永远读不到我的信了。“干爹!”(让我还是用小时候,你最喜欢听的称呼,称呼你吧!)我从小就离开了父母,七岁起就和你在一起生活,你是那样真正地爱我,我念不起书,你供给我念书;我参加救亡运动,你积极地赞助我,我被学校开除了,你又多方鼓励我,我要到延安,你就帮助我到延安。你不但对我这样,你也曾这样地帮助过好多青年,你热爱着青年,青年也爱戴着你。但是中国人民所爱的人,正是蒋介石所恨的人。蒋介石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中国人的身上,因此,也就集中在你的身上。记得“一二九”以后,你曾经对我开玩笑地说:“你这个小共产,不要太走到前面去了。”现在这个“小共产”还在自由地生活着工作着,而你,却为中国人民独立和平民主的事业流尽了最后的一滴血。但你的血是不会白流的,血账还得用血来还。中国人民也会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那独夫民贼的身上。你的鲜血将更炽烈地燃烧起全中国人民的仇恨,让复仇的火焰到处燃烧起来吧!今天我对着你的亡灵宣誓:那一天总会到来的,那时,我们一定要用这些吸血魔王的鲜血来祭奠你和所有牺牲的先烈;那时,你所朝夕期望的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一定就会出现。

七月十九日

中共中央宣布 关向应同志病逝延安 遗嘱全党团结在毛泽东旗帜下奋斗前进
展开反异己阶级思想斗争 美共开除白劳德党籍 号召加强全党团结根绝修正主义残余
民盟罗隆基氏对记者称 闻李二氏系国特有计划暗杀 要求取消特务机关保障政治活动自由
李宗仁赴归绥卢汉由沈抵平
苏皖各线战事仍烈 天长蒋军两营被围 阎锡山军不断出扰晋绥区

张则孙前晚,忽然得到了你遇害的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沉下来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泪来。我的心里郁积着无限仇恨!我恨不得把那杀人的刽子手立即拿来,千刀万剐。我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独夫,为了出卖祖国,建立法西斯专政,已不知有多少人民,多少志士,在他的屠刀下溅出了

张则孙前晚,忽然得到了你遇害的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沉下来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泪来。我的心里郁积着无限仇恨!我恨不得把那杀人的刽子手立即拿来,千刀万剐。我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独夫,为了出卖祖国,建立法西斯专政,已不知有多少人民,多少志士,在他的屠刀下溅出了

张则孙前晚,忽然得到了你遇害的消息,我的心马上就沉下来了。我想哭,但哭不出泪来。我的心里郁积着无限仇恨!我恨不得把那杀人的刽子手立即拿来,千刀万剐。我恨那充满了血腥味的独夫,为了出卖祖国,建立法西斯专政,已不知有多少人民,多少志士,在他的屠刀下溅出了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SW55GRAL.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7月24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阎翔勇)

国民党统治区国民党反动派中国人民共产党员晋察冀在一起李公朴解放区蒋介石通讯社太岳区

光荣之路——纪念十七师“七一七”起义一周年
哈尔滨临参会 热烈检查市政工作一致通过施政纲领
承德市三千回民热爱八路军 电蒋抗议无理要求 你十三年前就丢下我们不管今天却拿美武器来攻城夺地
抵邯中原军区军官 历尽艰辛苦战八年竟遭蒋军无理围歼 痛述中原艰苦斗争史
美各报评联总物资运华 认为拉加第亚决策切当
《哭我的姨父李公朴》扫描版PDF下载:国民党统治区,国民党反动派,中国人民,共产党员,晋察冀,在一起,李公朴,解放区,蒋介石,通讯社,太岳区,独裁者,老先生,在中国,法西斯,共产党,国民党,中国人,这样的,重要,被迫,祖国,承认,复仇,供给,不要,遭受,还有,到了,不是,上海,多少,但是,得到,之后,我的,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和平,没有,要求,他的,有的,来了,了一,为了,因此,关于,而且,一起,大学,情形,以及,无耻,不但,杀人,新生,鼓励,至今,表现,家里,摧残,出卖,经营,看到,奋斗,还是,不会,公开,重庆,曾经,到处,事变,压迫,抗战,因为,青年,以后,今天,抗日,最后,自由,一定,立即,停止,你们,许多,独立,建立,人士,爱国,学校,后方,一天,事业,时候,发表,热烈,太行,情况,全国,积极,特务,教育,先生,胜利,团结,帮助,他们,内战,工作,运动,民主,我们,中国,延安,组织,起来,参加,进行,自己,斗争,什么,经济,统治,社会,生活,军队,今年,一次,西北,共同,呼吁,欢迎,采取,当时,真正,消息,才能,西安,出版,知道,希望,发生,特别,事件,结果,精神,建国,暗杀,更加,牺牲,一些,集中,普遍,努力,国共,地位,信心,身上,局势,被捕,不起,给你,高潮,成功,中间,离开,停刊,刊物,前面,心里,喜欢,专政,危险,一直,审判,终于,我要,我是,时局,手段,比较,总会,家人,所有,因而,参观,愿意,职业,走了,人民,不敢,演说,除了,去了,事情,不到,并且,打了,昆明,你的,是我,不得,那时,两次,行知,不知,然而,永远,教学,不少,辩论,马上,一齐,正是,我说,不同,那么,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