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8月19日:国民党阴谋绞杀文化界 诗人王亚平逃来边区 备述大后方政治黑暗民不聊生 投稿:熊宁环

【本报荷泽十四日电】进步诗人王亚平先生痛愤国民党的特务压迫,于八月九日由重庆辗转抵荷。记者往访时,见王先生在消瘦憔悴中显露喜悦之色,两目放光。他说:“国民党统治区已成鬼蜮世界。尤其是被追踪迫害的文化界人士,自从李公朴、闻一多先生被害后,到处风声鹤唳,

杨殿魁在反攻和以后轰轰烈烈的群运中,一年来我区民兵,有空前猛烈的发展。现全区民兵已达二十万,新发展数为反攻开始的百分之七十二。如加上自卫队,则全区人民武装已达百万。发展最快的为豫北,超过反攻时的四倍多。这个发展主要在新区。民兵的武器增加也很多,步马枪增加数为反攻时的百分之一百六十三。其来源除在反攻与自卫作战中缴获者外,余均为群运中解除之反动地主、恶霸、土匪、特务的武器,或用斗争果实购买的。新区的爆炸武器和土枪、土炮,也正在发展,群众为保卫翻身果实,拿起各种武器来武装自己。如一向盛行“钢枪主义”的豫北,翻身的农民有的也拿起了多年埋藏的土枪、土炮。民兵的发展,一般可以分为下述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地下军转化扩大的:反攻之前,邢台、沙河、左权、昔阳、潞城、长治、磁县等地均有地下军之组织,他们在敌伪特务血腥统治下,长期坚持了地下斗争,创造无数可歌可泣的事迹。如磁县地下军,曾于白天强迫敌司机将火车头炸坏,曾在一个月中捕杀过汉奸特务三十余人。潞城地下军,曾于反攻时,单独收复了五里堠日军据点。敌伪特务对他们的恐怖仇恨,摧残也不遗余力。磁县曾有一次被敌捕去一百一十多人,只有二、三十人生还。这些地下军反攻到来,配合我军与老区民兵,

【本报荷泽十四日电】进步诗人王亚平先生痛愤国民党的特务压迫,于八月九日由重庆辗转抵荷。记者往访时,见王先生在消瘦憔悴中显露喜悦之色,两目放光。他说:“国民党统治区已成鬼蜮世界。尤其是被追踪迫害的文化界人士,自从李公朴、闻一多先生被害后,到处风声鹤唳,许多文化界朋友无处藏身,国民党特务登记文化界之名单,分为四等:第一等地位较高,威望较大,年纪略老者,如郭沫若、张申府等;第二等为年纪较青,思想进步,活动能力强者,已死的陶行知为此等头名,被杀的李公朴、闻一多亦属此类;第三为思想动摇认识不清者;第四等为思想糊涂者。第一等特务认为年纪已老,活动时间不长,暂且留着。第二等则必须杀尽,不留一个。李闻就是被开刀的两位。第三等用金钱与官位收买。第四等让他活下去。现在重庆实际上已实行法西斯警管制,一日三查,特务登记之黑名单分为红卡片,黑卡片和白卡片,红卡片登记的仅杀无赦,黑卡片者待再考查,白卡片者暂时保留,七月初重庆市长张笃伦招待特务头子,开了一次所谓‘整顿重庆风纪’会议,重庆卫戍总司令王赞绪认为只有‘杀’字才能谈整顿,于是李闻被杀以后,重庆大批进步青年学生又遭杀害逮捕,现在昆明四十多杂志、报纸如民主周刊等,都被查封,上海也有许多杂志报纸,因当局密令印刷局不许出版而停刊。”

停了一会王先生激怒的说到他自己身上来,他说:“就连我在重庆报纸上编些诗刊,作几句诗,特务也日夜来追踪着我,在将离开重庆的时候,郭沫若先生去了上海,我住在郭先生的房子里,‘七七’纪念那天,特务布置大捣乱,在六号,一个黄衣警察来我家‘访问’,明明知道是我住的,他偏偏要问是谁住、干什么的?硬要我填表,连在那个学校教书,也要填上去。第二天是‘七七’,我避开了。八日晚上又是那位黄衣警察,还带来两位夹着短枪的便衣,在我家里左看右翻,问这问那,一个特务说:‘王先生你房子可好,让给我来住好不好?’我说:‘我住到那里去呢?特务凶凶的说:‘老子管你?’我知道情势严重,当天晚上急急收拾行李,九号早上只好被迫出走了。”王先生愤慨的说:“特务用恐怖手段迫害作家文化人,想摧残文化,但是,中国文化决不会被摧残而倒退,她是必然向前推进的。愈是破坏摧残,愈是向前发展,就算大后方的书店报馆完全被统治者关闭,作家文化人完全挨统治者杀害,但是解放区的文化,这个中国新文化的开辟者,她将继续领导着大后方的文化向前推进”。谈到国民党统治区老百姓的生活,王先生无限感慨的说:“到处兵灾瘟疫,老百姓连树皮草根都吃净了,我看见四川的土地大部荒芜了,年青的都被抽了丁,田地早没有人耕,要是我遇见被骗来打内战的四川兄弟,我会告诉他:‘你的田都长着茅草了,你的母亲老婆望着你回来,都哭得没有眼泪了!’最后记者问王先生到解放区后有何感想,他说:‘解放区是天堂,已羡慕久了,虽然刚来,老百姓的生活还未亲身体验,但一路来看见老百姓个个笑逐颜开,我的心灵已经解放了。’”

颠倒是非乃国民党宣传惯技 苏北泛区视察欺骗破产 英法等外记者咸称此行毫无结果
冀南七县水灾惨重行署呼吁联总急救
国民党机轰炸抢堵人民 滏阳决口永年成灾
蒋伪奴役下的安阳人民
陇海同蒲前线再传捷报 解放杞县通许洪洞 杞城之战我消灭蒋军千余陈诚嫡系精锐一部被歼灭于兰封

【本报荷泽十四日电】进步诗人王亚平先生痛愤国民党的特务压迫,于八月九日由重庆辗转抵荷。记者往访时,见王先生在消瘦憔悴中显露喜悦之色,两目放光。他说:“国民党统治区已成鬼蜮世界。尤其是被追踪迫害的文化界人士,自从李公朴、闻一多先生被害后,到处风声鹤唳,

【本报荷泽十四日电】进步诗人王亚平先生痛愤国民党的特务压迫,于八月九日由重庆辗转抵荷。记者往访时,见王先生在消瘦憔悴中显露喜悦之色,两目放光。他说:“国民党统治区已成鬼蜮世界。尤其是被追踪迫害的文化界人士,自从李公朴、闻一多先生被害后,到处风声鹤唳,

【本报荷泽十四日电】进步诗人王亚平先生痛愤国民党的特务压迫,于八月九日由重庆辗转抵荷。记者往访时,见王先生在消瘦憔悴中显露喜悦之色,两目放光。他说:“国民党统治区已成鬼蜮世界。尤其是被追踪迫害的文化界人士,自从李公朴、闻一多先生被害后,到处风声鹤唳,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TJLRLHVA.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8月19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熊宁环)

国民党统治区李公朴第二天解放区老百姓法西斯总司令闻一多国民党年纪被迫

太行人民武装空前强大
黎城荣退军人 参加训练民兵支援前线
同蒲北段正日夜抢修忻口大牛店段已通车
国民党堵塞运河归江各坝 运河水势不断上涨 我沿堤党政人员亲率群众加紧设防
武清人民歌颂“民兵父亲” 李保珠舍身护全村
《国民党阴谋绞杀文化界 诗人王亚平逃来边区 备述大后方政治黑暗民不聊生》扫描版PDF下载:国民党统治区,李公朴,第二天,解放区,老百姓,法西斯,总司令,闻一多,国民党,年纪,被迫,杂志,上海,但是,只有,我的,就是,这个,现在,没有,等地,了一,登记,警察,大批,进步,一路,四川,老婆,下去,朋友,整顿,便衣,布置,兄弟,家里,第四,收买,摧残,月初,必然,他说,的说,不会,重庆,日晚,招待,日夜,于是,到处,房子,压迫,青年,以后,最后,已经,许多,人士,活动,完全,学校,实际,报纸,后方,时候,严重,第二,领导,特务,先生,思想,内战,土地,解放,民主,中国,边区,自己,会议,政治,世界,什么,继续,统治,当局,学生,发展,记者,本报,生活,第一,认为,实行,文化,必须,那里,回来,头子,才能,虽然,阴谋,认识,出版,知道,破坏,纪念,大部,所谓,时间,第三,身上,上去,那个,访问,作家,短枪,恐怖,市长,书店,离开,停刊,李闻,晚上,不好,母亲,周刊,尤其,手段,印刷,走了,告诉,给我,管制,我在,去了,看见,推进,昆明,你的,是我,行知,名单,我说,暂时,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