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8日:半年来的上海工人运动 投稿:萧娥宁

半年来上海工潮的高涨,已形成为“五卅”、“九一八”两个辉煌时代以后所未有的规模。去年胜利以后,由于绝大部分工厂不能复工,工人大批失业,迄年底工潮达一千余件。至今年一月,物价高涨,工人陷于饥饿状态,西南各省工人大批流落沪上,寻觅不到工作,因之工潮急速展

晓琹“河南四灾,水旱蝗汤”。尤其在三八年夏天徐州失守的时候,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的死活,把黄河决了口,整整八个县,二百万人民遭受到黄水的灾害,大水后几年,又遇到两次严重的旱灾,加上苛捐、杂税、兵役、差务、勒索、摊派,有的竟全家自杀,有的拿自己的儿子换粮食,连树皮、草根、泥土、鸟粪都作了食品。抗战八年中,除了共产党八路军解放的地区外,河南人民的灾难是与日俱增的。去年八月,敌人宣布投降后,人们喘了口气,眼睛里放射着欣慰的光芒;大家都庆幸着祖国的胜利,祈求着战后安定的生活。但是,胜利带给河南人民的是什么呢?是大军云集,是军粮就地征购,是流亡出去的人回来没法过日子,只好在一片荒土上,渡着原始人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在抢窃、勒索、奸淫、辱侮,重重负担的威迫下,离开家园,连开封出版的中国时报也这样说:“胜利后百万大军不能立即复员,且军纪不成体统,征军粮,急如星火,辗转中饱,黑暗无穷,缴尽了农民收获,抽干了农民血液,尚不足供应。过去是人民生活赖土地,现在是土地征课逼走人民”。这正是很好的写真。××ד捐项太大了,人都不能活了,青年人都跑到外边去啦,我们年老的只有等着死”。这是汲县某老先生的忿慨之词,然而这也是全县人民的哀语。仅据

半年来上海工潮的高涨,已形成为“五卅”、“九一八”两个辉煌时代以后所未有的规模。

去年胜利以后,由于绝大部分工厂不能复工,工人大批失业,迄年底工潮达一千余件。至今年一月,物价高涨,工人陷于饥饿状态,西南各省工人大批流落沪上,寻觅不到工作,因之工潮急速展开。工潮并与检举汉奸的运动和反对外商公司的奴隶虐待的抗争联系,至二三月工潮发展达最高峰,这是上海工潮的第一个阶段。

在工潮的第一阶段中,国民党当局对付工人已采取了镇压的手段,而在国民党二中全会以后,镇压尤为残酷。CC派头子之一谷正纲赶到上海,四月五日向工人代表及新闻记者宣布不准罢工怠工,“如果违反,政府应加有效制止”。随之公布了四月二十四日的所谓“劳资纠纷评论办法”,实即强制工人不能罢工怠工的镇压办法。与这同时,从三月起,不断的发生惨案基因而四月份的工潮比较低落。但就是在最残暴的镇压下,工人仍不屈不挠的抗争。四月的工潮尚有丝织业、海关、印刷业、蛋厂、浴室、膳堂及新加入的路透、合众、美联各社、海军工厂、造船厂工人和五万人力车夫的再度罢工,这是第二阶段。五六两月的工潮更加高涨,范围也大大扩大,包括着重工业、银行业乃至娱乐界各业,其中西服、理发、汽水等业的工潮,轰动全市,如全体理发业职工八百余人,为抗议当局镇压,举行血衣游行请愿,被害工友的母亲、妻子也乘三轮车随队出发。五月份工潮重趋高涨的原因,乃由于美货倾销下,工厂纷纷减产停闭,对工人减发工资,并造成大批工人的失业。

这时国民党反动派采取了新的软硬兼施的办法。五月下旬,谷正纲再度赶到上海积极进行“消弱工潮”的活动。五月二十九日,吴国桢、谷正纲召集各业职工代表训话,宣布了五条镇压工潮办法,三十一日,上海就揭起了惊人的示威请愿。重庆来沪的失业工人一千多人,坐在社会局门口,并抬了口棺材放在城隍庙里,表示不惜牺牲的决心。当局先后共派二百余警士镇压,携有机关枪、长枪等武器,但被工人群众愤怒夺去。最后工人代表找到了社会局劳工处长赵班斧,向他要求复工,赵一声不响,激起工人们高呼“有办法么,没有办法请赶快辞职”!“我们已预备好棺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相持到下午二时,劳动协会朱学范赶到,才定出每人补发面粉一包等三项办法。反动派为了进一步对付工人运动,自六月一日起,连日召集同业公会及各工厂代表“训话”,举行“劳工座谈会”及军政警各有关机关“消弱”工潮会议,并策动官办的总工会召集职工代表会议,他们一方面假借“挽救”工业危机名义,倒果为因的把“工人缺乏劳动纪律”归为危机原因之一,谷正纲再度提出不准任意罢工怠工,不提过高要求,迫使总工会接受这一“指示”;另一方面,用怀柔欺骗的手法,宣称要“建立劳资合作工厂”,按照CC派的计划,要蒋一百数十家“接收”工厂拨为建立合作工厂之用,由“政府供给厂屋,工业界筹集流动资金,失业工人贡献劳力”。这种合作工厂正如上海总工会方面所自称的,是要工人“束紧腰带渡过难关”,是搜刮工业界资金,扩大CC垄断事业地盘的计划。三日,职工代表在会议中,公开反对合作工厂的办法,电车工会、翻砂业、丝织业、针织业、罐头食品业、酒业等工人代表五十余人,一致认为工业危机皆因政治不安定,内战不休,官僚资本垄断所致,他们大声在会上提出了“要挽救工业危机,必须立刻制止内战”,并提议马上组织“反内战大同盟”。反动派诬蔑工人谓:“工潮破坏”了“社会秩序”与“生产秩序”,但职工们的斗争,实际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保持社会正当秩序。英商电力公司工人在斗争最剧烈时,虽睡在工厂水门汀上过旧历年,但对市民修理电灯等事务,仍照常服务,并有百分之十五人员在继续发电。法商、英商水电公司怠工时亦尽力维持水电,使市民生活不受影响。各路电车、公共汽车一律行驶,只是不售车票,称为“大请客”,甚至还在机关枪下抢车出厂行驶,维护市民交通。

反动派诬蔑工人之不照顾资方困难,其实职工们是非常照顾资方的,只是由于国民党当局和资方的不断失信,迫使工人不能不扩大斗争。

以海关职工怠工来说,二月二十三日要求发救济金两月,工资按生活指数发给,当局答应后,忽又反悔,才形成四月二十六日的再度怠工。以后当局对税务司增加百分之四十,但低级职员仅增津贴百分之二点七五,于是又激起五月十五日第三次怠工要求上下职工待遇平等,内除高级职员,职工全部加入,就是高级职员中的三十人,也认为员工的要求和行为是正当的。又如三月十三日,上海警局逮捕新裕纱厂工人,并枪伤女工胡冯氏,沪东、沪西纱厂数万工友怠工抗议,但他们仍于十七日星期日又自动工作一天,以补上三日资方所受的损失,因此获得了广大的社会同情。

在汹涌的运动中,职工们表现了无比的团结力和组织力,在业和失业,成年和童工,正式工和练习生………要求上、物资上都得到相互的支持和帮助,不仅许多产业工人(如三、四区棉毛织厂四五万工人,一、二、三、四区四百家电机,丝织厂万名员工)都能很快的一致行动,就是手工业工人(如油漆业四千员工、制履业二千员工)、店员(如九大百货公司四千职工,时装业二千员工)也能在短期间集合请愿,即令处于更散漫状态的清道夫、黄包车夫、土木工匠等,也都能以自己组织精密的纠察队穿街入巷,帮助同业觉悟,保证了二万土木工匠,五万人力车夫和七千清道夫的罢工和请愿游行。

职工们争取每一个机会,成立各种组织,新的工人自己的工会,在旧的官办工会及反动派压迫下成长和发展了起来。据朱学范统计,胜利后,工人已成立的工会有二百八十个,参加的工人有三十万,其中包括菜馆、跳舞厅、理发馆等。这些工会的成立大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会员参加,这些数字虽包括了官方力图控制的一部分工会在内,但也可窥见工人组织的广泛和强大。许多工会进行极民主的选举,拥有许多杰出的领袖。

全上海范围职工组织,有上海工人协会(和他对立的是反动派御用的上海总工会)亦已成立。一月间他们曾向政协提出成立联合政府,设立劳工部,重订劳工法规,确定组织工会罢工示威等权利,及根绝工厂管理中法西斯的残余和影响等提案。五一节又发表告工友书,具体提出上海工人的四项任务:一、消灭任何方式之法西斯主义,使民主与自由获得胜利;二、开工复工,反对买办奴隶思想,使中国不要坠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深渊里去,三、在民主基础上实现劳资合作;四、努力学习,提高文化、政治、技术上的进步。

上海人民团体代表 联名致函巴黎和会 中国已濒大规模内战之危境 不根绝法西斯则和平无保证
解放区青联筹委会 电贺国际学生大会 控诉蒋介石屠杀中国青年
柏德逊氏在众院演说 痛斥美国对华错误政策 主张马歇尔返国停止援蒋
解放区文艺作品在上海 受到读者热烈欢迎 郭沫若氏赞赏“李有才板话”等作品 上海青年狂热爱好秧歌剧
真理报评英美粗暴外交 侵犯南波独立主权 意图破坏和会工作进行

半年来上海工潮的高涨,已形成为“五卅”、“九一八”两个辉煌时代以后所未有的规模。去年胜利以后,由于绝大部分工厂不能复工,工人大批失业,迄年底工潮达一千余件。至今年一月,物价高涨,工人陷于饥饿状态,西南各省工人大批流落沪上,寻觅不到工作,因之工潮急速展

半年来上海工潮的高涨,已形成为“五卅”、“九一八”两个辉煌时代以后所未有的规模。去年胜利以后,由于绝大部分工厂不能复工,工人大批失业,迄年底工潮达一千余件。至今年一月,物价高涨,工人陷于饥饿状态,西南各省工人大批流落沪上,寻觅不到工作,因之工潮急速展

半年来上海工潮的高涨,已形成为“五卅”、“九一八”两个辉煌时代以后所未有的规模。去年胜利以后,由于绝大部分工厂不能复工,工人大批失业,迄年底工潮达一千余件。至今年一月,物价高涨,工人陷于饥饿状态,西南各省工人大批流落沪上,寻觅不到工作,因之工潮急速展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UH4UAO89.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8月28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萧娥宁)

国民党反动派官僚资本联合政府殖民地总工会进一步一方面座谈会反动派法西斯手工业

死亡线上的河南人民——蒋家暴政实录
闲话审战犯
文教简讯
热泪
阎锡山以救济物资 支撑内战又一铁证
《半年来的上海工人运动》扫描版PDF下载:国民党反动派,官僚资本,联合政府,殖民地,总工会,进一步,一方面,座谈会,反动派,法西斯,手工业,国民党,人力,欺骗,接受,示威,大同,不仅,规模,包括,供给,不要,纪律,造成,最高,职员,请愿,控制,去年,到了,不是,上海,人们,损失,得到,协会,就是,这些,不能,没有,要求,有的,以上,由于,为了,因此,新的,惨案,其中,基础,方式,决心,抗议,大批,银行,失业,甚至,进步,评论,危机,强大,联系,民生,三次,公共,至今,表现,车夫,面粉,资金,提议,公布,接收,指示,会上,制止,劳力,四区,阶段,公开,重庆,月间,行为,先后,非常,于是,产业,劳资,期间,压迫,工友,工厂,学习,行动,劳动,新闻,如果,以后,今天,西南,每人,实现,表示,获得,最后,人员,自由,成立,一致,全体,广大,许多,同时,建立,活动,实际,举行,自动,物资,一天,事业,领袖,保证,增加,公司,各种,海军,会员,展开,月份,发表,第二,武器,积极,提出,大会,主义,方面,工人,思想,胜利,团结,反对,帮助,他们,内战,工作,运动,代表,群众,民主,政府,我们,中国,组织,起来,参加,进行,自己,会议,生产,斗争,政治,政协,消灭,机关,继续,合作,汉奸,计划,当局,社会,提高,救济,发展,全部,记者,办法,生活,工会,第一,认为,工业,文化,职工,必须,交通,影响,宣布,工资,具体,合众,汽车,觉悟,采取,维持,下午,头子,技术,统计,正式,管理,服务,罢工,任何,扩大,支持,市民,年来,选举,破坏,成为,困难,劳工,发生,争取,大部,纷纷,照顾,所谓,更加,任务,牺牲,努力,年底,确定,纠纷,愤怒,高涨,机会,形成,军政,权利,电力,违反,广泛,立刻,残余,处长,同情,倾销,电车,拥有,一律,工潮,很快,有关,二时,在内,奴隶,对付,轮车,下旬,和他,母亲,集合,练习,手段,召集,再度,比较,十家,发电,设立,印刷,因而,全会,只是,缺乏,垄断,大大,开工,秩序,复工,宣称,星期,员工,时代,最大,不断,发给,游行,买办,数字,中的,物价,修理,原因,海关,待遇,提案,出发,不到,高级,电灯,范围,保持,名义,加入,马上,税务,一声,镇压,官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