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7年08月01日:荣誉军人李万钧 随军漫忆之一 投稿:阎婵瑞

吴象战役开始了,昨晚攻克了一个外围据点。刚到部队的一批新战士,嚷着非参加这次战斗不可:“我们就是为打老蒋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打?”“一辈子不出马,还不是个小驹?”“这回不锻炼,下回还不是第一回?”首长们皱着眉头答应了。谁知道这些新战士竟和老战士同样的

【本报太岳二十九日电】万泉丁楼村开始酝酿斗争时,谁也不敢说话,领导上明知道他们有苦,但去找他们时总是躲了不见或见了不啃气,也有些人吞吞吐吐的谈几句,并再三嘱咐不要让人知道。领导上深入了解情况后,才知道全村群众头上的一块大石板“编村”,三罪首冯时子、彦令、狗子依然执掌政权,威胁着大家不敢动。“老编村”村长冯时子,逞凶搜刮群众,已成为全村首户,彦令是“编村”的书记,狗子是“编村”一条恶狗,村长明里作恶,他们暗里出计谋,所以村人便叫他们为三蝎子,一切坏事离不开他们,所谓“村长不行,狗子、彦令”。了解后将三人完全扣起,群众逐渐接近我们,但是大家仍然不敢出头露面,原因是贫农人少力量小,又怕中农“两面光”;领导上立即介绍了杨郭与同爱两村团结大家成立农会,有了力量,贫农皆积极起来,中农由犹豫走向坚定,纷纷要求参加农会,三天后,二百余人的农会正式成立,农民开始行动,地主奸霸便进行造谣破坏,奸霸冯云升说:“中央军过河来了,八路军站不住脚啦,参加农会都得当兵,三人一支枪,不去也不行”,部分群众恐惧起来,领导上即召开群众大会,揭露其阴谋,安定了群众情绪。开始让群众诉最大祸首的苦,大家都有些胆怯,领导上首先启发大家算负担帐,发现许多

吴象

战役开始了,昨晚攻克了一个外围据点。

刚到部队的一批新战士,嚷着非参加这次战斗不可:“我们就是为打老蒋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打?”“一辈子不出马,还不是个小驹?”“这回不锻炼,下回还不是第一回?”首长们皱着眉头答应了。谁知道这些新战士竟和老战士同样的坚强沉着,任务完成的很完满。我兴奋的写了条新闻,报导他们初次作战中的英雄气概。此时战斗还在继续,炮声隆隆,担架队员正冒着低飞扫射的蒋机枪运伤号。我不禁深深的问我自己:是什么使解放区的翻身农民如此奋不顾身呢?

我根据各方面的线索去探寻材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带头参军的荣誉军人。他叫李万钧,是补充团的排长。补充团的干部把新战士送到部队之后,原来是马上要回去训练另一批新战士的,后来却又决定留下参观作战,从而改进训练方法,到战役结束时再回去。

但是我找来找去没有找到李万钧,他到最前边战壕里去了。

晚上,已经过半夜了,我正在赶写稿件。一个人推开门进来:“那个同志找我,我叫李万钧。”

李万钧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他衣服上染有泥土,脸是黑黑的,肩膀是宽宽的眼睛,闪闪发亮。灯光之下,似乎精干而且强壮,不象是个残废的荣誉军人。他坐下来,开始和我谈话。

他是临城里城村一个贫农的儿子,早在三七年冬天就参加了八路军。先后在三八五旅,冀南军区当通讯员、警卫员、警卫排长。四○年夏天他肩膀被打穿了,当时冀南环境还紧张,他便回家休养,没有等伤好又跑到本县独立营去工作,率领便衣队深入敌占区活动,经常在高粱地里露宿。四二年冬天,他负伤被俘,敌人把他拉到城里,酷刑拷打,过电,灌凉水,几次断了气又活过来,他始终没有吐露一点秘密。他同两位战友被囚在一间小黑屋里,床头满是粪尿,谷草代替棉被。三十二天只吃到六十六碗看不见米的稀饭。他因流血过多,挨饿受冻,体力异常衰弱。但他仍领导战友们挖洞逃跑。他说:“不要难过,难过是空的,拿出克服困难的精神来!”他们的工具只有三双筷子,一把壶弦。挖时一个人跪在地上,用棉衣接着散土,提心吊胆的不敢发出响声,挖不动了,就在洞口尿尿,等土浸湿松开,再用手去一把一把的抓出来。卫兵就在门口巡逻,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忽然把送饭的小窗户拉开向里窥探,有三次都几乎败露了,他又鼓励同伴们说:“不要怕,当共产党的早都把命交给老百姓了。”终于他们偷偷地把洞挖好了。选择了个黝黑的深夜,打开洞的外口,脱去棉衣,钻了出去。敌人发觉追赶,他们分三路跑,他从城墙上跳下去,跌到护城河里,昏过去了。醒来衣服已被冰冻住,尖寒澈骨。幸好头还在水外,他咬紧牙,挣扎着向前爬,此时天已快亮,不能再动,他便躲在一道凹沟里隐蔽起来。竟日周身颤抖不止,冻溃的皮肤面积很大,痛入心脾。好容易挨到晚上,才悄悄溜到珙村姊姊家里。姊姊认出原来是他时,立刻抱着他哭得昏了过去,而他自己,却已哭不出一点眼泪。后来,敌人突然包围了里城村,捕去他的弟弟,扬言只要他不干八路军,就可以释放,他坚决不答应,敌人竟把他弟弟残杀了。四五年二月,他右胳膊又被打残废了。根本不能举枪,这才不得不退伍回家。

日寇投降,临城全县解放之后,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群众给李万钧分了十八亩好地,换了一座地主的好房子。他娶了个妻子,供养着老母亲,并被选为区的荣誉军人主任,在群众的尊敬之中过着舒适幸福的生活。他从自己的幸福中体验到整个解放区人民的幸福,他看到自己艰辛的努力自己的热汗和鲜血,终于缔造了这么个值得骄傲的解放区!

然而,卖国贼蒋介石进攻来了。于是,他忘记自己是个残废,又带头报名参军,愤怒地再拿起枪来。村干部劝阻他时,他大叫大闹:“我左胳膊也残废了吗?!我右胳膊并没有残废呀?!”

他的老母,他的娇妻,他的好地好房子,他都毫无留恋地放下了,他要为保卫这些而战!不!他不仅是保卫这些,他要为保卫整个解放区而战!他最知道解放区是多少汗多少血缔造成的,因此他对进攻解放区的蒋贼的仇恨最强烈最深刻!

“你问我为什么这样恨老蒋?好!我问你,我为什么不恨老蒋?我为什么不恨老蒋!”他吼叫着站起来,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他抬了抬胳膊,但是那胳膊的残废,却因想高举又举不起来而更显露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机枪声,那是敌人在阻扰我们挖交通壕。

“敌人鬼得很,外壕边埋了许多地雷,我发现了,帮七连带了三个新战士爬过去都拔了。今晚挖好交通壕,明晚就要请这些忘八蛋回老家。”他狠狠的骂着,面孔板得同铁块一样。我这才知道他衣服上何以有这么多的泥土。当这位抗日的英雄,这位残废的荣誉军人英勇地在敌人机枪封锁下向前爬去,后面三个初次作战的新战士,也英勇地在敌人机枪封锁下面向前爬去的时候,不正是一幅自卫战争的缩影吗?我们千千万万年青健壮的新战士已经接受了二十年艰苦战斗的英雄传统,我们一定能彻底消灭蒋贼,解放全中国的人民!

羊山集团歼战光荣胜利 我军歼敌二万三千 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以下九千被生擒
山东省府抗议联总 放任蒋党封锁阻拦救济物资 联总应即制止蒋贼破坏河堤
黄河北岸完成六百余里堤工
中央局、边府暨军区 “八一”电慰前线将士
魏德迈开始巡视蒋管区

吴象战役开始了,昨晚攻克了一个外围据点。刚到部队的一批新战士,嚷着非参加这次战斗不可:“我们就是为打老蒋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打?”“一辈子不出马,还不是个小驹?”“这回不锻炼,下回还不是第一回?”首长们皱着眉头答应了。谁知道这些新战士竟和老战士同样的

吴象战役开始了,昨晚攻克了一个外围据点。刚到部队的一批新战士,嚷着非参加这次战斗不可:“我们就是为打老蒋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打?”“一辈子不出马,还不是个小驹?”“这回不锻炼,下回还不是第一回?”首长们皱着眉头答应了。谁知道这些新战士竟和老战士同样的

吴象战役开始了,昨晚攻克了一个外围据点。刚到部队的一批新战士,嚷着非参加这次战斗不可:“我们就是为打老蒋来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打?”“一辈子不出马,还不是个小驹?”“这回不锻炼,下回还不是第一回?”首长们皱着眉头答应了。谁知道这些新战士竟和老战士同样的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WO881K6J.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7年08月01日(第4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阎婵瑞)

自卫战争土地改革不得不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村干部通讯员他们的卖国贼为什么

成立农会壮大力量 丁楼群众反“编村”
寿张干部“献思想” 端正立场推进复查
威县宋家庄 积肥准备种麦
南乐观城农村支部 党员检查思想加强翻身领导
南桥沟合作社赶掉地主 农民自己来管理生产节约劲头高
《荣誉军人李万钧 随军漫忆之一》扫描版PDF下载:自卫战争,土地改革,不得不,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村干部,通讯员,他们的,卖国贼,为什么,八路军,独立营,担架队,共产党,包围,接受,不仅,谈话,不要,造成,紧张,投降,不是,多少,但是,老蒋,之后,只有,过来,我的,过去,就是,这些,这样,不能,现在,没有,他的,日寇,来了,了一,因此,而且,正在,回家,扫射,下去,鼓励,三次,便衣,流血,家里,报名,看到,不可,这次,儿子,他说,先后,棉衣,于是,房子,下来,贫农,新闻,作战,军区,抗日,一定,可以,已经,完成,许多,活动,主任,时候,战役,根据,全县,出来,坚决,部队,领导,同志,敌人,方面,他们,工作,解放,群众,我们,中国,起来,参加,进行,自己,进攻,翻身,农民,地主,干部,消灭,彻底,战士,什么,继续,决定,英雄,保卫,机枪,生活,战斗,第一,开始,艰苦,交通,后来,释放,发现,深入,排长,英勇,当时,结束,训练,军人,放下,冀南,据点,知道,一样,困难,地雷,精神,方法,任务,参军,经常,努力,值得,逃跑,那个,被选,愤怒,锻炼,根本,被俘,出去,立刻,好了,眼睛,突然,终于,我不,晚上,面积,母亲,荣誉,退伍,容易,三路,留下,兴奋,一阵,传统,二天,工具,如此,参观,补充,警卫,材料,克服,人民,秘密,只要,不敢,衣服,中的,同样,回去,地里,接着,去了,整个,高粱,不顾,代替,交给,封锁,然而,发出,马上,改进,正是,负伤,首长,率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