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7日:灾难中的人们 新辉获“国军”侵占区剪影 投稿:魏爱峰

柳敏随着侵入豫北的国民党军队,豫北人民和平自由的生活,又随入黑暗的苦海了。当这批队伍侵入新乡、辉县、获嘉一带解放区时,早为人民宣判死刑的敌伪奴役制度(大乡制),与统治人民的封建镣铐(保甲制连坐法),首先被恢复起来,每个大乡联保下面,都养肥着一批由地痞

【新华社淮阴二十三日电】苏皖解放区三分区(淮南)、六分区(淮海)军民,已战胜四十年来未有的大灾荒,百万断炊灾民,已渡过灾荒。按苏皖边区自去年由春入夏以来遭旱灾,到七月间又遭水灾,七八月间又遭蝗灾,灾民占全区人口三分之二。三分区救灾运动,是从组织灾民生产与进行社会救济两方面进行的,在组织灾民生产中,根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原则,施行砍柴、割草、挑塘、捉蝗、挖荸荠、运盐、纺纱、挖藕等办法。据高宝(新设县)去冬今春两月统计:共组织灾民六千余户,一万六千余人参加生产,得利十二万余元(以下均华中币,按该币一元合法币三十元)。在组织生产中,干部与劳英都起带头作用,盱眙柳桥区长亲到三官乡挑塘,高宝劳动英雄张性道互助组,吃豆饼即节省食粮四十多石。又以工代赈,组织群众挑塘,发出救济粮十多石,不但解决本组灾民吃粮,且有余粮救济本乡灾民。在进行社会救济方面,政府发放救灾公粮一万四千余斤,豆饼三十万担。以工代赈积稻二万八千多担。贷放棉花五百担。发行救灾公债百万元。并以二千八百担杂粮发给挖蝗灾民。在六分区方面,淮阴、涟水、沭阳、灌云、宿迁五县,以惩奸中得益一百二十万元,粮食九十六万多斤、土地四十三万多亩、义赈四万七千元、粮食九十五万

柳敏

随着侵入豫北的国民党军队,豫北人民和平自由的生活,又随入黑暗的苦海了。

当这批队伍侵入新乡、辉县、获嘉一带解放区时,早为人民宣判死刑的敌伪奴役制度(大乡制),与统治人民的封建镣铐(保甲制连坐法),首先被恢复起来,每个大乡联保下面,都养肥着一批由地痞流氓、狗腿恶霸组织起来的特务武装,配合着内战进攻的国民党军队,真像一群凶暴的豺狼,破坏着各村人民自己选举的民主政权,以及群众自己的团体,特别是领导群众翻身的农会和民兵,更是他们残酷血洗的对象。半年多来人民所受的灾难再也无法统计了!仅据辉县九个村、获嘉四个村一月不完全的调查,就有二十八位农民遭惨杀,其中两人是妇女。辉县大赞城村村公所书记,被砍去了两臂,最后被枪杀了!一位营村陈月田与陈照典的母亲,被国民党特务黑枪手残酷的勒死了,并把尸体投入了井底,为何他们如此仇恨他们呢?因为前者是农会会员,曾经领导农民,坚决反对过汉奸,后者因为是抗属。遭遇最惨的,是南小营的民兵郭凤得,他是抗战期间领导全村反特务反汉奸的英雄,现在汉奸特务成了“中央贵人”了,郭凤得与他的老婆,便因之被活埋了。郭的家产房屋,亦全部被没收……

残酷的血洗和恐怖,继续加诸占领区的人民。在新乡、获嘉、辉县等地的每个村镇,千千万万人民的脸上,都为愁容所笼罩了。保甲制窒息着他们。想逃走吧,连锁法封锁住他们。最近国民党又发行了一种统治严密的“国民身份证”,谁没有佩带“身份证”谁就被认为“奸匪”,而遭到杀害。其中最使人奇怪的,是很多地区,农民仍佩带着敌人发给的“良民证”,稍为不同的只是“良民证”上,新加盖了一个国民党党徽。

这些自命“救民”的军队,并没有顾及人民和平的渴望。恰相反,他们从侵入解放区的第一天起,即用刺刀强逼着人民大肆修筑内战的碉堡,从新乡顺着平汉路北走,曾被人民平毁的许多敌伪碉堡,又一一被修筑起来。有些地方更增了两三倍。每隔一里半远,就有一个。在淇县城关三月内就增修了十二个新碉堡,在东坊店添修了四个,在郜村添修了五个。辉县峪河附近,大小碉堡即筑有十五个至三十个之多。随着内战工事碉堡的修筑,派砖、派坯、派夫、派木料等的条子,就像乱箭一样,恶毒的射在渴望和平的人民身上。汲县城郊伯玉乡一个六十二户人家的村庄,在两天内,就强派了砖坯两万块,泥木工匠十三名,民夫一百名,大梁檩条十三根,木板四十块,木柴一万斤,军麦二千五百斤,派款十万元。从此,人民忙得喘不过气来,只见在农民可爱的土地上,碉堡工事迅速增多了。获嘉峪屯贫农栗凤群,四亩赖以为生的菜园都被碉堡壕沟所占住,姚屯三顷良田的三十余户主人因之失掉了家园。而更多村庄的民房,砖头以及村庄附近的树木,更是抢征一光。从辉峪河东行,数十里的平原,已再看不见砖房和绿树,当地有一首民谣真是灾难人民的深刻的写照:“砖头捐光啦!树木锯光啦!男人支光啦!土地全荒啦!”

抗战胜利了。在解放区,千千万万和平的人民,正开展大生产运动,大兴土木,以迅速恢复八年战争创伤,可是生活在碉堡格子网内的新获辉人民,胜利却并未带给他们什么,守望在碉堡内的“国军”,和散布各地的特务,使他仍然享受着战争期间一样的苦难,每天“国军”却要下乡来“清乡”,说是来盘查“土匪”,但是经过清查的人家,就好象遭遇过日寇的“扫荡”一样,一切粮食财物都被洗劫一光。辉嘉滑木村一家大户,在“国军”清乡后,三个骡子被牵走了,大儿子被绑票了。八里村一位小贩,七万元法币也被“清”缴了。中堂村五个拉煤老乡的煤被抢走了,五人全被枪毙了。在清乡中,那里的妇女们也遭受着空前的浩劫,据获嘉四区九个村的调查,良家妇女,很少不被“国军”侮辱的,大户周家财家闺女媳妇十余人,被“国军”将全家男人赶出后,即实行了轮奸,中农唐保富之妻,家里住着国民党八十五军一排的士兵,每天晚上,这位良家妇女,即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轮奸,有一次包分庙的八十五军更异想天开,假装以开会为名,结果会场中十一位青年妇女,便被拉走了。清乡中的“国军”和皇军一样有着捕鸡的兴趣,他们经常三五成群去捕捉老百姓的鸡子,有一次在张家屯我曾碰着一排八十五军的士兵,正“胜利”归来,每人的枪尖上,都挂着三五只肥鸡。再走近村一看,老百姓院里墙上,还散布着拿刀执棍的士兵,整个村里吓得鸡飞狗跳,贫农王玉兴三只下蛋的母鸡,便被一拥抢光了,气得全家大哭了半天。此外,在格子网内,还流行着“四多”。那就是“特务黑枪多、破鞋多、赌博多、大烟料子多。”民间有首歌谣描写这种世道说:

“国军皇军一个样,

抢来抢去一齐光,

他们吃胖了,

百姓遭饥荒”。

走遍了豫北“国军”侵占区各地,各种不同阶层的人们,他们已对国民党军队,感到极大的失望,他们极切的盼望着八路军和民主政府,因为苛重的负担,使他们再也不能生活了,新乡方台村穷苦抗属阎春荣,民主政府时,完全不负担,现在一月即负担修炮楼粮五斗五升捐款七千元,辉县小占城中农朱法君,十一口人,种二十三亩地,对民主政府两季负担粮共五斗,交国民党军派粮,即达五石,获嘉方台村富农袁清玉,种五十亩地,喂三头牲口,去夏收粮二十三石,即被征派二十石二斗,占全年收入百分之八十。其他因强征而不能生活者,那简直是太多了!

但是经过八年战争锻炼的人民,他们已再不是绵羊,他们知道为争取自己和平自由的早日实现,应如何坚定不屈的进行斗争。这种人民的力量,将会把统治人民的一切锁链,打得粉碎。现在这些地区无法生活的人民,已广泛的开展了抗差抗征与怠工(修堡)运动。各种不同阶层的人,都渴望的喊出了自己的希望,富户们说:

“想八路,

盼八路,

八路来了少出赋。”

最广大的劳动人民说:

“想八路,

盼八路,

八路来了能减租。”

罪恶的内战,使不愿作炮灰的国民党士兵,厌战情绪也更加高涨。一个风清月明的晚上,在获嘉国民党碉堡线上,一个南方口音的哨兵,在凄切的哼着意味深长的小调。

“月儿湾湾长又长,

我的家乡在南方,

当兵原是为的打日本,

谁知开到内战场。

…………………

…………………

当炮灰,打内战,丧掉良心的事儿我不干!

当炮灰,打内战,丧掉良心的事儿我不干!”

求取东北停战巩固国内和平 我军自动让出长春 国民党当局如果继续进行东北内战,我有足够力量将仍然坚决自卫
本区周围顽伪军 积极布置抢我麦收 全体军民动员起来展开护粮斗争!
扩大内战军粮骤增 国民党区粮荒严重 恢复田赋征实勒索人民
济南执行组飞临沂 国民党威吓我南通小组代表
美国报纸支持马歇尔声明 指责国民党政府对反动派清除工作过于迟缓

柳敏随着侵入豫北的国民党军队,豫北人民和平自由的生活,又随入黑暗的苦海了。当这批队伍侵入新乡、辉县、获嘉一带解放区时,早为人民宣判死刑的敌伪奴役制度(大乡制),与统治人民的封建镣铐(保甲制连坐法),首先被恢复起来,每个大乡联保下面,都养肥着一批由地痞

柳敏随着侵入豫北的国民党军队,豫北人民和平自由的生活,又随入黑暗的苦海了。当这批队伍侵入新乡、辉县、获嘉一带解放区时,早为人民宣判死刑的敌伪奴役制度(大乡制),与统治人民的封建镣铐(保甲制连坐法),首先被恢复起来,每个大乡联保下面,都养肥着一批由地痞

柳敏随着侵入豫北的国民党军队,豫北人民和平自由的生活,又随入黑暗的苦海了。当这批队伍侵入新乡、辉县、获嘉一带解放区时,早为人民宣判死刑的敌伪奴役制度(大乡制),与统治人民的封建镣铐(保甲制连坐法),首先被恢复起来,每个大乡联保下面,都养肥着一批由地痞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WOKWV0QJ.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5月27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魏爱峰)

组织起来占领区解放区老百姓八路军大生产国民党制度遭受战场可是

苏皖民主政府组织生产救济 百万灾民渡过灾荒
温爱祥、杨老放创制新辘轳
太行汲淇、昔阳等县生产中贯彻查减 干部在参加领导生产中,发现问题灵活解决。
政府贷款、群众互济 长治解决新区生产困难 全县下种大部完成
誓死反对堵口阴谋 沿河七百万人民选出代表赴京请愿要求浚河复堤 群众激愤愿以实际力量与行动作后盾
《灾难中的人们 新辉获“国军”侵占区剪影》扫描版PDF下载:组织起来,占领区,解放区,老百姓,八路军,大生产,国民党,制度,遭受,战场,可是,有些,不是,人们,但是,给他,我的,就是,这些,不能,现在,主政,和平,没有,他的,日寇,来了,等地,了一,其中,首先,以及,更多,抗属,书记,土匪,收入,老婆,队伍,空前,家里,工事,儿子,房屋,四区,五军,曾经,城关,期间,抗战,因为,贫农,其他,粮食,劳动,青年,每人,恢复,实现,最后,自由,张家,广大,百姓,许多,完全,一天,一带,每天,各种,会员,坚决,调查,配合,领导,特务,敌人,战争,地方,中农,胜利,武装,一切,反对,他们,内战,民兵,土地,运动,国民,群众,起来,八路,进行,自己,进攻,翻身,斗争,农民,地区,中央,什么,侵占,继续,力量,汉奸,统治,国军,开展,封建,各地,英雄,全村,妇女,经过,全部,生活,军队,日本,认为,实行,农会,恶霸,一次,人家,那里,负担,豫北,牲口,如何,发行,村里,主人,统计,男人,粉碎,当地,士兵,最近,选举,知道,一样,破坏,碉堡,希望,情绪,为人,县城,特别,争取,结果,开会,富农,团体,大小,村庄,更加,经常,迅速,附近,老乡,媳妇,夏收,刺刀,身上,狗腿,感到,锻炼,高涨,村人,黑枪,一群,恐怖,平原,广泛,投入,修筑,一口,扫荡,活埋,保甲,此外,当兵,真是,我不,晚上,全年,母亲,民夫,对象,从此,不过,下乡,只是,侵入,如此,以为,走了,仍然,人民,一家,发给,中的,新乡,罪恶,法币,阶层,全家,无法,不愿,去了,公所,村镇,百名,整个,会场,封锁,民间,捐款,一齐,辉县,清查,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