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10月18日:墨水和鲜血 (续完) 投稿:卢朗希

爱伦堡作万歌译一首西班牙歌说:“有些人唱他们所懂得的,别的人懂得他们唱的是什么……”这位农人唱他所懂得的;诺克斯维尔杂志的发行人也懂得他所唱的。人们想不惜任何代价发动我们两国之间的纷争,公开地说他们不喜欢俄国。我敢大胆地补充一句,这些人也不喜欢美国。

回民——在许多人的头脑中是一个谜。他们在怎么样生活?他们的思想状况如何?他们能够像汉民一样的发动起来吗?长治市的回民工作解答了这些问题。长治城里的回民有六百八十九户,三千三百四十三人。他们主要的职业是经营手工业性质的皮毛业,其中有极少数是作坊主,大部分是工人和城市贫民。抗战以前这里有三十六座皮毛作坊和三个大皮行,最多时曾雇用一千四百个工人。皮毛工人的生活是很苦的。最出力的打皮工人每天工资只一毛二,裁皮工人是皮毛业中的技术人才,裁一件皮袄也不过四毛五。但是,工人们并不能完全拿到这些钱。他们极穷,每人平均不到半亩地,每到二三月间就都困起来了,只得向作坊里预支工资,作坊里照例要少给些。工人们、贫民们有时自己也熟三二十张皮子,缝几身皮袄。他们自己无力运到汉(口)津(天津)等地去卖,只能交给大皮毛行,他们不得不忍受一重荷重的中间剥削。这种非常尖锐的阶级对立,被回族中的统治者用许多方法掩盖起来。回族是个宗教化了的民族,一切都侵润在宗教的色彩里。回民根深蒂固的相信命运,依赖真主,“阿訇”享有了最大的信仰和权威。清真寺是个庞大的组织,出租土地房屋(收高租重利),收受回民的“天课”(名为布施,实系征收)。“阿訇”和社头,统治着

爱伦堡作

万歌译

一首西班牙歌说:

“有些人唱他们所懂得的,

别的人懂得他们唱的是什么……”

这位农人唱他所懂得的;诺克斯维尔杂志的发行人也懂得他所唱的。

人们想不惜任何代价发动我们两国之间的纷争,公开地说他们不喜欢俄国。我敢大胆地补充一句,这些人也不喜欢美国。他们想到世界统治,石油、原子弹,英美集团,以及任何事物,但没有想到美国的孩子们。

美国的报纸很多谈到“铁幕”的,他们说它把我们从世界分开了,实际上,俄国是被谎言的烟幕阻挡着,而这一烟幕正是美国报纸所散布的。风可以吹散烟幕。有什么能够廓清谎言的幕呢?

许多美国的通讯员埋怨说他们在俄国不能看到任何事物。但正确地说,是他们不能看到那些可供美国报纸用作激动的头条新闻的事情。他们看到日常工作,可是他们是渴求激动的;他们看到家宅的重建,可是他们喜欢报导苏联准备夺取德黑兰,洪都拉斯或月球。

我可以告诉他们许多使我们激动的事情。当我们原来制造柏特里雅珂夫轰炸机的工厂现在改制婴孩的摇篮时,我们是激动的。原来制造坦克的工厂现在改为制造街车或牛奶罐时。我们也是激动的。我们很骄傲于列宁格勒的人民正在工作时间之后修理他们的住宅。我们梦想着重建基辅。我们写作;我们注意战士的遗孤。我们的青年们结婚了;我们的寡妇们在找寻她们爱人的坟墓并饰以鲜花。我们比谁都打得艰苦,我们对和平更比谁都看得宝贵。说我们的人民有什么侵略计划是卑鄙和罪过的。

没有一处地方使苏美两国的利益相冲突。——无论在世界地图上或在我们心里。美国是一个大国,俄国也不很小。我们能够和平共处而且必需和平共处。我们不想以我们的趣味和意思勉强别人。我想我们可以从美国学习的很多,美国也有许多可以从我们学习。学习比战争总要好些。

虽然美国记者们要求我答复为什么俄国只有一个政党而不是两个,我并不要问为什么在美国有两党,而不是三党或一党,或者在南部各州只有一党,而不是两党。每一民族随其志愿生活;各个国家应该互相尊重,就像隔壁邻居应该互相敬重一样。

我们两大民族有好多地方是相同的:勇往直前和坦白、坚毅、爽朗、乐观。我们的战士在易伯河遇到美国人时,说:“他们是好家伙”。后来在易伯河上我们变成了好朋友。现在美国人是在赫德森或密斯士必河上,而我们是在伏尔加或奥勃河上。为什么我们要争执呢?外交家喜欢坐在圆桌上谈话,那是他们最爱的家具。让我们坦白地说,外交家的圆桌还太多梭角。但人民并不是外交家,人民是可以开诚聚坐在圆桌上的,而我们两个民族更能渗杂共坐;他们可以很好地团结,而没有东西可以分隔他们,除掉谎言和诽谤。

我和在美国的朋友们分别了。我以沉重的心情离开他们,因为在他们眼睛里我看到惊恐。恶毒的报纸尽了他们的能事:他们在好多美国人的心里深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可能的观念。有一句法兰西古语说:“多谈些圣诞节,圣诞节就来了”。

记者们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故事是危险的,他们在人民心里深植了某些事情无可避免的观念,其实是能够避免而且一定要避免的。许多人不节省他们的墨水是希望别人流血。盟国尚未结束纽伦堡战犯的审判,但已经有许多厌恨苏联的人在重为希特勒铺路了。难道说俄国人死在奥得河,美国人死在莱因河,就是为的这个?

在所有国家里,连美国在内,自由出卖毒品是被禁止的。但美国人为什么准许他们的坏人以致命的毒品害人呢?在所有国家,连美国在内,诽谤是受法律制裁的。但美国人为什么容让对二万万人民的诽谤呢?自由是一种伟大的天赋,没有东西比言论自由更神奇,也没有东西比一个大毒犯居然假装治病者,或一个大棍徒居然冒称是弱者的保卫人更可恶。

我愿意相信美国人民自己将找到精神的力量,觉悟和智慧,来向那些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人说:“够了!我决不愿用我的血来偿付你的墨水”。

国际简讯
对进犯军的标语 军区政治部通知
薄一波同志指出当前任务 加速贯彻土地改革 争取全面抵抗胜利
焦作市民安全撤退 博爱万余参战群众奔赴前线豫北蒋军厌战日增相继逃亡
我军民大破浮翼公路 太岳军区嘉奖晋西分遣队

爱伦堡作万歌译一首西班牙歌说:“有些人唱他们所懂得的,别的人懂得他们唱的是什么……”这位农人唱他所懂得的;诺克斯维尔杂志的发行人也懂得他所唱的。人们想不惜任何代价发动我们两国之间的纷争,公开地说他们不喜欢俄国。我敢大胆地补充一句,这些人也不喜欢美国。

爱伦堡作万歌译一首西班牙歌说:“有些人唱他们所懂得的,别的人懂得他们唱的是什么……”这位农人唱他所懂得的;诺克斯维尔杂志的发行人也懂得他所唱的。人们想不惜任何代价发动我们两国之间的纷争,公开地说他们不喜欢俄国。我敢大胆地补充一句,这些人也不喜欢美国。

爱伦堡作万歌译一首西班牙歌说:“有些人唱他们所懂得的,别的人懂得他们唱的是什么……”这位农人唱他所懂得的;诺克斯维尔杂志的发行人也懂得他所唱的。人们想不惜任何代价发动我们两国之间的纷争,公开地说他们不喜欢俄国。我敢大胆地补充一句,这些人也不喜欢美国。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WORQYE8P.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10月18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卢朗希)

原子弹西班牙德黑兰我们要在美国美国人通讯员我们的他们的希特勒孩子们

长治回民的新生
墨水和鲜血 (二续)
简讯
鄄城二区生产结合战争 实行全村生产大互助 科学计工发挥个人积极性
冀鲁豫涌现大批战勤模范 郭县长亲率担架出动 宋政委祝参议员均亲自领导 四分区通令表扬并予奖励
《墨水和鲜血 (续完)》扫描版PDF下载:原子弹,西班牙,德黑兰,我们要,在美国,美国人,通讯员,我们的,他们的,希特勒,孩子们,为什么,坦白,谈话,不要,杂志,相信,可是,有些,不是,人们,侵略,之后,只有,我的,就是,这些,这个,不能,现在,和平,没有,要求,来了,而且,正在,两国,变成,政党,以及,一党,也是,三次,朋友,流血,家里,出卖,看到,冲突,战犯,能够,某些,伟大,言论,公开,应该,因为,工厂,学习,新闻,民族,青年,自由,一定,可以,已经,许多,实际,报纸,利益,外交,可能,战争,发动,地方,团结,他们,美国,国人,工作,我们,自己,世界,战士,什么,国家,力量,统治,准备,计划,保卫,苏联,记者,生活,艰苦,东西,互相,那些,后来,觉悟,制造,轰炸,发行,结束,虽然,她们,任何,注意,一样,希望,一种,精神,时间,集团,英美,别人,坦克,故事,很好,法律,或者,之间,无论,正确,必需,离开,禁止,心里,眼睛,尚未,喜欢,改为,危险,在内,审判,大胆,所有,分别,盟国,答复,愿意,补充,告诉,人民,大战,修理,家的,两大,不愿,事情,你的,南部,节省,观念,正是,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