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9月19日:蒋介石在东北的政绩 投稿:白青河

“劫搜”“接受”这是国民党到东北后的第一项“德政”,在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许多工厂和建筑物的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条子,有的条子怕连半天的寿命都没有,便有另外的一个条子来代替,有的并存下去,不知谁才是最后的主人。”(大公报沈阳通讯)除国民党政府及军

【本报济宁讯】反动派指挥兖州伪军并以飞机掩护向我济宁市袭扰时,其部队进至八里铺西之琵琶山——我冀鲁豫边区奠定之抗日革命圣地烈士陵园,竟将山顶之界牌与烈士陵园奠基碑推倒,并在陵园基地挖掘阵地。此种侮辱抗日革命烈士、丧尽天良、毫无国家民族观念之反动野蛮行为,实为古今中外所罕闻。因此,烈士遗属与本市人民痛恨切齿,纷纷提议革命烈士陵园建委会向国民党提出严重抗议。委员兼工程处长张富忱氏根据群众意见与本市党政军民各界共同通电全国反对此种暴行。

“劫搜”“接受”这是国民党到东北后的第一项“德政”,在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许多工厂和建筑物的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条子,有的条子怕连半天的寿命都没有,便有另外的一个条子来代替,有的并存下去,不知谁才是最后的主人。”(大公报沈阳通讯)除国民党政府及军队的大小官员专事“接收”外,与这些官员有连带关系的官亲官戚们,只要弄到一张“接受证”,也同样可以到处贴封条。后来封条也不要了,有枪杆子干脆就派兵占领,就连国民党社会部东北区特派员曹唐三也不能不承认“你也接收,我也接收,你也抢,我也抢,文与武争,官与民争,有力量者公然霸占,无力者暗中盗窃”。工厂的物资,除了被私人吞没和运走之外,剩下的仍然被封在机器房或仓库里。机器和物资已经在生锈和霉烂着。据最近国民党派去的“清查团”钱公来说:沈阳有不小一部分物资霉烂在仓库里。至于房产,则十之八九做了私人公馆。有人说:“在东北当上一个营长,都有一座洋房。”各大都市的热闹街市,成了新来的官僚资本投机逐鹿场所,而且他们多数是找到当地的商人出面,自己只是在后面作后台老板,于是什么公司、洋行等招牌就挂了出来,其中最多的要算“金店”“钱庄”和“银号”。据东北老百姓说:这行买卖是从蒋军到后才兴隆起来的。

东北人民在民主政府所既得的经济利益,重又被剥夺了。在长春,民主政府已经分配给贫民居住的高楼大厦,蒋军到后,全部给撵了出来。蒋政府在东北的征粮摊派要超过伪满时代的“出荷”,赈灾捐、劳军捐、席筵捐等等不一而足。“居民证”贴张相片要四千元流通券,在法库一带,大车进城都要缴税,胶皮轮每辆四十元,铁轮六十元,买匹牲口亦要一千元税,有时捐税比货价还高出一倍,结果农村劳动力极度缺乏,沈阳一带农地荒芜了一半。东北行营沿用敌伪时代的老法子,命令“凡铁路两侧各十公里以内不准种植高粱和包米”。东北蒋管区只是一些铁路线及附近地方,沿铁路左右二十公里不准种高禾,叫老百姓到那里种去。行营命令禁止人民吃大米,理由是大米要供给他们的内战军队。在这种种的压榨下面,东北蒋管区以内高粱已变成城市中人民极贵的食品,绝大多数老百姓只能吃混合杂粮粉制成的“内饭”。

他们在东北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从人民手中“收复”人民所已经获得的一切民主权利,沈阳警备司令部的“警备参字第五四号”命令说:一、非经许可人民不准集会结社;二、非经许可不准游行示威”在那里,不仅共产党不准存在,其他党派也同样不准存在。五月间,民盟曾有三个代表到达沈阳,即被以“不保障生命安全”为恫吓赶走了。日寇对东北殖民地统治的“良民证”被蒋介石沿用下来,就这样剥夺了人民最起码的走路自由。在八月,为了镇压人民对内战征兵的消极抵抗——逃役,蒋介石东北行营颁布了十家联保连坐法,并颁发了最野蛮的“妨碍兵役治罪条例”,规定“使人顶替者处死刑,介绍顶替者同罪”。逃役或稳匿不报者亦处徒刑。

法西斯集中营遍设各地,凡是要求和平民主,敢于批评或反抗恶政府奴役的,就被捉进去。据国民党官方自己宣布:此种组织叫做“东北集中营”,去年十一月他们到了绥中就设立了的。现在锦州设第一大队,第二、三大队设在沈阳,公开收容的数目前后有八千七百人,现在还有三千八百人,死在里面的有二三十人。

最严重的是蒋介石给东北带来了新的民族危机。蒋军到东北后,大汉奸未办一人,据华西晚报载:溥仪的侍从武官长张逆海鹏,今天仍在锦州逍遥法外,前伪省长王某还在锦州大张筵席。八月间,蒋方竟将我北满、东满解放区送沈阳集中待遣的日侨中十八岁到四十五岁的壮丁全部留下,并在沈阳武装五千日侨,作为进攻解放区之用,伪军伪官一变而为“党国”大员。连大公报也承认“当伪军代表了国军飞来时,当摇身一变的伪官代表接受时,有些机关人员便说你是从关内来的吗?你凭什么资格来接收?”(该报四月八——十日、十三日——十四日沈阳通讯)日寇的残余侵略势力,被蒋介石扶植起来,在今年二月蒋介石策动的通化暴动,竟提出了“组织中日联合政府”的口号。大公报承认当国民党军到达时,日本人就重新活跃了。在沈阳,日本人大贴其“国军万岁”的标语,并组织了“中日友好协会”。日本人说:“过一十年我们还会回来的。”日本人自然是最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他们还想翻身。

不仅如此,新的异民族的侵略势力,也被蒋介石带到东北来了,现在沈阳长春等地已充满了价廉物美的美国货,骆驼牌香烟成了小贩摊上的主要出售品。早在四月间,大公报记者就透露过:“苏军还未撤退,国际的朋友们眼光便集中在这里,我写到这里,我的手在发抖,我的心在发痛!”在六月及八月,美国的专家鲍莱、中美农合团相继到了东北,鲍莱声明要在“协助”的美名下开发东北的工业。

蒋占东北城市中,充满了垃圾,苍蝇之多是从来没有的,因之整个夏天人民都在“虎疫”威胁之下。据不完全统计:沈阳全城患者达一千七百多人,死亡近千。长春所属各乡,一个月死了八千八百人。“虎疫”这正好象征着蒋介石在东北的统治,它带来了民不聊生,它带来了法西斯式的恐怖压迫,它带来了新的亡国的威胁,使经受了十四年日寇奴役的人民面对着更黑暗的危机。

但是人民的愤懑和恼怒也正在生长起来,西中一带的民谣说:“日本在时盼中央,盼来中央遭了殃!抢粮抓丁当“国兵”,“老年又把劳工当!”老百姓把蒋军叫做蛮子,年青人们在骂“妈拉巴子,蛮子可坏透了”!

冀热辽军民运用运动游击战术 长城内外到处打击进犯军 蒋军损兵折将占我空城严冬粮缺威胁更大
马西努评“九一八”十五周年 中国人民更加努力反对内战反对干涉
罢战蒋军团长谈陇海战役 白崇禧苦心布署被我军一击即破
太岳游击兵团配合民兵 英勇出击收复茅津渡 介休阎军南犯灵石庙圪塔
何香凝发表告黄埔军官书 号召反对内战争取和平

“劫搜”“接受”这是国民党到东北后的第一项“德政”,在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许多工厂和建筑物的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条子,有的条子怕连半天的寿命都没有,便有另外的一个条子来代替,有的并存下去,不知谁才是最后的主人。”(大公报沈阳通讯)除国民党政府及军

“劫搜”“接受”这是国民党到东北后的第一项“德政”,在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许多工厂和建筑物的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条子,有的条子怕连半天的寿命都没有,便有另外的一个条子来代替,有的并存下去,不知谁才是最后的主人。”(大公报沈阳通讯)除国民党政府及军

“劫搜”“接受”这是国民党到东北后的第一项“德政”,在沈阳、长春、吉林等城市“许多工厂和建筑物的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条子,有的条子怕连半天的寿命都没有,便有另外的一个条子来代替,有的并存下去,不知谁才是最后的主人。”(大公报沈阳通讯)除国民党政府及军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XF94HGSC.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9月19日(第1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白青河)

官僚资本联合政府司令部殖民地大公报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大多数他们的日本人

行回日寇 冀鲁豫烈士陵园横遭蒋伪军摧毁
东镇农民都有了地种 团结愉快自唱自乐 邯郸二区三十五村清算运动初步胜利
运动中团结改造中农 晋城群运获新进展
磁县通讯 深入群运中改造干部
团结全体农民推动运动深入 磁县群运重入高潮 十分之九村庄打开新局面 当前应提高群众觉悟揭破地主的暗反攻
《蒋介石在东北的政绩》扫描版PDF下载:官僚资本,联合政府,司令部,殖民地,大公报,解放区,蒋介石,老百姓,大多数,他们的,日本人,法西斯,的一个,东北人,共产党,国民党,机器,接受,承认,示威,不仅,营长,供给,不要,还有,有些,去年,到了,人们,但是,侵略,协会,我的,就是,这些,这样,不能,现在,主政,和平,没有,要求,日寇,有的,来了,等地,了一,为了,新的,而且,正在,其中,长春,变成,主要,贫民,危机,蒋方,下去,一倍,三次,朋友,公里,集会,劳军,接收,作为,有人,主权,管区,银号,公开,月间,路线,暴动,重新,口号,私人,于是,到处,征兵,压迫,下来,声明,其他,工厂,劳动,民族,今天,获得,最后,人员,自由,可以,已经,许多,关系,完全,目前,物资,党派,一带,超过,利益,通讯,公司,严重,占领,出来,规定,第二,提出,地方,伪军,武装,东北,一切,他们,美国,蒋军,内战,代表,民主,政府,我们,组织,起来,自己,进攻,翻身,世界,中央,什么,机关,经济,力量,汉奸,统治,国军,各地,社会,全部,记者,军队,日本,第一,今年,工业,分配,宣布,后来,那里,回来,居民,牲口,威胁,民盟,主人,统计,国际,多数,当地,最近,收复,铁路,商人,希望,劳工,命令,撤退,结果,农村,势力,安全,大小,城市,一些,批评,集中,附近,大队,了的,徒刑,万岁,伪满,收容,面的,投机,所属,恐怖,残余,全城,禁止,摊派,苏军,另外,有时,存在,专家,五岁,留下,十家,自然,设立,介绍,只是,缺乏,建筑,如此,抓丁,时代,走了,协助,仍然,人民,只要,游行,大战,大车,同样,扶植,沈阳,除了,壮丁,抵抗,这里,保障,第五,整个,高粱,生命,长王,代替,法库,不知,死亡,左右,买卖,警备,官员,清查,镇压,官方,反抗,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