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46年06月02日:给登个报吧! 投稿:于琼

记者吴象“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叫刘树昌,是邢台市西阁外的参议员。你坐吧!我说完你就明白啦!你看,这路条上写的不是窦克琴?这个窦克琴是西阁外花园村卖菜的。他进城把路条丢了,还有个钱包,一百三十五块钱钞票。钱不算多,可是一个穷卖菜的可丢不起呀!他正着急,来

余一平从历史谈起正如公司林鲁卿先生所说的一样,“济丰工厂从民国六年创办起,总是那样命运不佳,在风雨飘摇中前后度过六次波折。”民国十六年的冬天,该公司因为资金短少周转不开,到处告贷无门,而开始了第一次的停工。十七年秋,为梁冠英——(山东省长)没收过一次,十八年秋,韩复渠强迫并入粮秣厂。军阀们南征北战,谁来了都要说是“官办”的“逆产”,公司的股东却没有做过真正的主人,于是老板们对连年内战不胜其扰,无法经营,干脆把全部机器房产定期出卖给别人了。十九年的秋天,是租给徐州宝兴面粉厂,二十四年春,是卖给无锡大资本家丁某,到了二十三年正月,随着整个的民族灾难,在“强行军事管理”的狂叫下面,沦陷于日本“驻屯军”手中了。三十年二月,一切经营大权即完全掌握在“皇军”手中了。济丰面粉公司总是在这样的命运中惨度着。整整一个年头面粉工厂是去年四月十二日停工的,到今年四月十日开动机器,整整一年。去年春天鬼子把猛济铁道的铁轨补到津浦路上去,济丰工厂的机器也最后停止它的吼声了。九月里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汉奸又在“地下国军”的庇护下面,把面粉工厂的全套零件、机器房、材料库的全部五金资材运到济南,企图搬回日本,可怜的是全部职员和工人们都流离

记者

吴象

“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叫刘树昌,是邢台市西阁外的参议员。你坐吧!我说完你就明白啦!你看,这路条上写的不是窦克琴?这个窦克琴是西阁外花园村卖菜的。他进城把路条丢了,还有个钱包,一百三十五块钱钞票。钱不算多,可是一个穷卖菜的可丢不起呀!他正着急,来了个八路同志张挺,原来路条和钱包是咱×旅十团团部辛烨允同志拾到了。特地派他按路条上开的地方找来。天下那有这样好的队伍呀!拾了钱不要,还亲自送上门来,饭不吃一碗,茶不喝一口,他拉也拉不住,真是又喜欢又生气,没有办法,就跑来找我说:“咱八路军政策这样好,你给想个什么办法传传名呀!”我签应了便到区公所来,听区上同志说你来了,正要去找你呢!恰巧你倒又来了。快起个稿吧,千万叫报上登一登。你知道,钱不多,事情可实在好呀!”

两种军队:阎锡山军队害民致死 我汾河支队节食救民
练兵爱民结合进行 胶东我军为民服务 三个月帮群众工近九万个
太行合理分配斗争果实后 干部群众团结生产
平、并毒品南流 高邑我捕获运毒犯
检查领导转变作风后 荷泽反奸掀起热潮

记者吴象“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叫刘树昌,是邢台市西阁外的参议员。你坐吧!我说完你就明白啦!你看,这路条上写的不是窦克琴?这个窦克琴是西阁外花园村卖菜的。他进城把路条丢了,还有个钱包,一百三十五块钱钞票。钱不算多,可是一个穷卖菜的可丢不起呀!他正着急,来

记者吴象“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叫刘树昌,是邢台市西阁外的参议员。你坐吧!我说完你就明白啦!你看,这路条上写的不是窦克琴?这个窦克琴是西阁外花园村卖菜的。他进城把路条丢了,还有个钱包,一百三十五块钱钞票。钱不算多,可是一个穷卖菜的可丢不起呀!他正着急,来

记者吴象“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叫刘树昌,是邢台市西阁外的参议员。你坐吧!我说完你就明白啦!你看,这路条上写的不是窦克琴?这个窦克琴是西阁外花园村卖菜的。他进城把路条丢了,还有个钱包,一百三十五块钱钞票。钱不算多,可是一个穷卖菜的可丢不起呀!他正着急,来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ZJR3GRFX.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46年06月02日(第2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于琼)

八路军参议员不要还有可是到了不是这样这个没有来了

新生中的济丰面粉公司
鲁中泰山区经过减租 群众买地生产发家
晋绥想出各种办法 解决新区农民粮食困难
渤海区发现蝗虫 刘副专员亲率群众捕打
陕甘宁边直机关人员 大部卷入生产热潮 个人发挥所长从事生产
《给登个报吧!》扫描版PDF下载:八路军,参议员,不要,还有,可是,到了,不是,这样,这个,没有,来了,队伍,亲自,好的,团团,同志,地方,政策,八路,什么,记者,办法,知道,邢台,不起,明白,一口,喜欢,实在,真是,事情,公所,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