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1976年10月08日:工人阶级主沉浮——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促进生产力发展 投稿:康宏友

在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怎样进行?在这个关系到企业性质、方向、道路的重要问题上,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提供了一些可贵的经验。这个小分队自建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鞍钢

新华社德黑兰一九七六年十月五日电伊朗《复兴报》十月五日发表评论驳斥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在本届联合国大会发言中对伊朗的无理攻击。评论说,葛罗米柯在联大发言时谈到,在苏联南部边界毗邻地区的某些人不是鼓励“缓和”,而是“加紧战争准备。历史知道,这种做法给自己造成的结果会怎样,关于这一点是不应忘记的”。评论说:“苏联外长的讲话令人惊奇的一点是,他提到了历史经验。”评论强调指出,伊朗在历史上所遭到的侵略中,不止一次“来自伊朗的北邻”。评论说:“我们没有忘记,也确实不可能忘记,那些忘却了这种历史教训的国家,遭到了什么样的恶果和命运。”评论说:“高谈裁军和限制军备的国家,在把这一口号挂在嘴边的同时,正全力用各种现代化武器装备自己,但是却披着爱好和平和缓和的外衣,威胁其他国家,要它们注意由于武装和依靠自己力量而引起的后果。”评论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被迫回忆我国最近一百五十年的历史。问问自己,在这一个半世纪里对伊朗的威胁和侵略来自何方?历史——即葛罗米柯先生讲的那段历史,明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在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怎样进行?在这个关系到企业性质、方向、道路的重要问题上,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提供了一些可贵的经验。

这个小分队自建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鞍钢宪法”,同修正主义路线和“马钢宪法”对着干,不断变革同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那一部分生产关系,斗出了进步,干出了胜利,成为我国冶金工业战线学大庆的一面红旗。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的斗争实践,充分显示了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给我国工业战线带来的深刻变化,展现了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的我国工人阶级的革命风貌。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的斗争实践,也是对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有力批判。

在沉痛悼念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的日子里,小分队的工人、干部回顾小分队的战斗历程,更加思念毛主席。他们说,我们小分队每前进一步,都是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的结果。在斗争最困难的时刻,是毛泽东思想给了我们勇气和力量;在斗争取得胜利的时刻,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给我们指明了继续前进的方向。他们决心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在党中央的领导下,认真刻苦攻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深入批邓,继续反击右倾翻案风,在毛主席亲自批示的“鞍钢宪法”的光辉照耀下,把矿山建设得更好,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觉悟了的工人群众的创举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诞生于一九七二年九月,是从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中冲杀出来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

一九七二年,有人把文化大革命中批臭了的东西,把“马钢宪法”那一套黑货,当成香饽饽重新拣了回来,文化大革命以来企业里出现的大好形势面临着夭折的危险。当时,王君绍所在的弓长岭铁矿岭东汽车队的三十九台性能完好的汽车,一个月只能出七、八万吨矿石、岩石,严重地拖了全矿的后腿。

对于这种倒退现象,经过文化大革命锻炼的工人群众当然不能容忍!他们对修正主义路线早已深恶痛绝,对是哪股道上跑的车,犹如小葱拌豆腐,分得一清二楚。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挺身而出,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观察、研究企业里存在的一些现象,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为什么全民所有制的汽车,少数领导人竟然可以任意支配,不是用于“开发矿业”,而是跑黑车,拉关系,走后门,谋私利?

为什么个别领导人高高在上,做官当老爷,对工人张嘴就管,动辄就卡?

为什么企业的主人工人群众作主无权,劲头使不出,积极性发挥不了?……

他们从毛主席的指示中,终于找到了答案。毛主席指出:“看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行的,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据我观察,不讲全体,也不讲绝大多数,恐怕是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工厂里头,领导权不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在工人群众手里。”工人们学习毛主席的教导,心想: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决定着企业实际上归哪个阶级所有。从我们汽车队的实际情况看,少数领导人思想政治路线不端正,继续跟着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走,形式上是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在搞资本主义。这种状况不改变,必然破坏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要改变它,首先要解决领导权问题。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的诞生,就是一场由谁来掌握和支配生产资料的斗争。

联系领导权的问题,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从汽车队的这个“点”,又看到整个矿山在企业管理上的一个“面”。文化大革命前,由于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破坏,弓长岭铁矿的企业管理基本上是沿袭苏修“马钢宪法”那一套。一小撮走资派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挥舞管、卡、压的“钢鞭子”和“物质刺激”的“金鞭子”,破坏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瓦解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干着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勾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修正主义的办企业路线受到猛烈冲击,但是,和其他旧事物一样,总是有人力图把它复辟。当时,这座矿山的管理基本上和文化大革命前差不多。在同一个掌子面上,同时作业的穿孔、爆破、养路、电铲、汽车、维修等七个工段,分别隶属于采矿、汽运、检修等车间管辖,各敲各的鼓,各吹各的号,点子打不到一起,调子唱不到一块,工种与工种之间,只讲分工,不讲协作;只讲制约,不讲联系;只讲任务,不讲风格。比如,穿孔机换钻具,本来可以由汽车把钻具一下子拽到山上就行了。可是,由于分属两个系统,要由班长、段长、采矿车间主任到矿调度室逐级请示,再逐级下达,这样一折腾,半天时间就过去了。所以,换钻具时,穿孔工人们宁愿把所有的穿孔机停下来,几十号人喊着劳动号子,汗流浃背地把钻具往山上拽。这样“分工分家、隔行隔山”的状况,工人们称它为全民所有制企业里的“单干户”。

在修正主义办企业路线影响下,过细过死的分工,就是这样把工人的手脚捆得死死的。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企业的现状,清醒地看到了企业变质的危险性。他们以大无畏的反潮流革命精神,向修正主义路线宣战,同旧的生产关系决裂。他们串连穿孔机司机长王玉荣、电铲司机长都兴发等工人提出了开展以穿爆为龙头、以电铲为龙身、以汽车为龙尾的“一条龙”协作赛的倡议,决心继续从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入手,回击修正主义路线回潮的逆流。他们当面锣、对面鼓地向矿党委领导提出:要是党委支持我们工人管理企业,把穿孔机、电铲、汽车组织起来,实现“三位一体”,开展社会主义大协作,大家就能拧成一股绳,摽成一个劲,奔一个目标,一台穿孔机、一台电铲、五台汽车,保证一个月能拿下二十五万吨矿石、岩石的任务,斤两不欠!

在矿党委的支持下,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这株共产主义的幼芽破土而出,以生机勃勃的活力,去创造生机勃勃的业绩。小分队建队的第一个月,就破天荒地创造了二十六万九千吨的最新纪录,比原来的生产计划翻了七番,充分显示了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对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作用。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的同志们说: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懂得了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也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我们不再是单纯干活的劳动力,而是睁大两只眼睛,看路线、管方向的企业的主人。

在斗争中求得新的进步

“不斗争就不能进步。”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在前进道路上所经历的一个又一个回合的斗争,充分证明了这一真理。几年来,小分队就是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党内资产阶级斗,同修正主义路线斗,同阶级敌人斗,同大自然斗,七斗八斗斗过来的。而这场斗争,又始终是围绕着是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还是恢复和维护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这个问题展开的。

一九七三年初,矿党委给小分队下达了年产一百二十万吨的任务。小分队的同志为了以实际行动回击林彪反党集团诬蔑我国“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的无耻谰言,响亮地提出了“一年干完两年活,坚决拿下二百五(二百五十万吨)”的战斗口号。这个口号一提出,就象隆隆的开山炮,在全矿上下激起强烈反响。一些受修正主义路线影响较深的“叶公好龙”式的领导人,左拨拉,右计算,断言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他们不但不予支持,反而设下重重障碍。一时,种种奇谈怪论,就象蜘蛛挂网,七勾八扯没个完。

“一年还能干二百五十万吨?纯粹是逞能、显圣,到时候干不出来,那就难看了。”

“一九七二年几个月好干,那是‘鸭子上锅台——一闯的劲’,要是干一年,门也没有!”

“王君绍这帮小子,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真是‘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

讽刺、挖苦、阻挠、打击,使小分队的同志们看到了斗争的复杂性和任务的艰巨性。他们针锋相对地提出:“举旗抓纲战铁山,干群团结搬走山,风雪严寒冲上山,不完成任务不下山!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我们就是要逞工人阶级之‘能’,显无产阶级之‘圣’!”在王君绍的带动下,小分队的同志们把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带上山,行李卷扛上山,米袋背上山,咸菜罐拎上山,在斗争中坚持大学促大干,在大学促大干中坚持斗争,赢得了胜利。到年底,他们实践了自己的诺言,完成了二百八十一万吨,用铁一般的事实,教训了摇头派、算帐派。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把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进一步落实到基层,一小撮阶级敌人极端恐惧,千方百计想把小分队搞垮。一九七四年春天,一个坏家伙就是怀着这样的险恶用心钻进小分队,伪装积极,骗取了副班长的职务。一九七五年初,辽南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时,他公开跳了出来,向青年工人灌输江湖骗术,散布反动思想,煽动一些人盗窃小分队汽车上的零件,制造停产事故。小分队的工人很快捉住了这个坏家伙的黑手,查明他是一个一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妄图为林彪反党集团翻案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工人们以这个反革命分子为活靶子,连续召开七次批斗大会,狠批刘少奇、林彪鼓吹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唯生产力论。通过这场斗争,党的基本路线在小分队工人的头脑中进一步扎了根,他们连续战胜了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在前进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坚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有力地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捅了一小撮走资派赖以生存的命根子,也就引起了党内资产阶级的反抗。去年夏季前后,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大刮右倾翻案风的时候,有人就指责小分队没有规章制度,必须立即进行整顿。

“什么整顿?还不是想把小分队这个新生事物整掉!”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很快就看出这个所谓“整顿”的内瓤,当即给予有力的驳斥:“谁说我们没有规章制度?我们是没有修正主义的那一套规章制度!”

事实正是这样。几年来,小分队的同志们把修正主义的规章制度砸了个稀巴烂,制订了崭新的无产阶级的规章制度。其中包括政治工作制度,领导干部学习、劳动制度,各工种岗位责任制度、设备维护保养制度,等等。这些规章制度的特点是,政治挂帅,简单明了,上口易记,来自工人的实践,有利于调动群众的积极性。这和过去那种大搞烦琐哲学,专家立法、干部执法、工人守法的修正主义规章制度,是根本不同的。

小分队的同志们,就是这样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顶住了那股“整顿”风。随着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动的深入发展,他们回顾总结几年来的斗争实践,感到小分队的建立,虽然打破了狭隘的分工界限,由过去的“单干户”变成了“互助组”,但仍然适应不了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要把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继续推向前进,必须把几个工种组成一个独立的、统一的管理体制,实行人员固定、组织固定、设备固定。在矿党委和上级党组织的支持下,小分队于去年年末,建立了党支部,组成了由穿孔、电铲、汽车、维修、养路等多工种联合作战的基层单位,进一步改善了生产关系。

斗争赢得了胜利。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中,王君绍和战友们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英明论断,更加认清了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以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对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充满必胜的信心,继续奋勇前进。

革命解放了生产力

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所进行的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给小分队带来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因素一天天扩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造就的一代新人茁壮成长,按照“鞍钢宪法”建设起来的新型劳动组织气象万千。因此,有力地促进了生产的发展。自一九七二年建队以来,小分队连年攀登新高峰,创造新纪录。一九七五年,在作业条件极为艰苦的条件下,提前三十一天完成了国家计划。今年以来,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推动下,小分队又提前七个月完成了一百五十万吨的全年生产任务,并创造了四立米电铲单机作业的全国最高纪录。和文化大革命前相比,如今的小分队,设备只有过去岭东汽车队的五分之三,人员减少了一半,产量却翻了三番。这一事实再一次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0页)

在王君绍小分队,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工人群众掌握了领导权,名副其实地成了企业的主人。他们对企业的方向、路线问题有把关权,对事关全局的大事有发言权,对各级领导干部有监督权。因此,被修正主义办企业路线压抑了的工人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到处洋溢着浓厚的政治气氛。无论是工人还是干部,都把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作为生活的第一需要,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当成“方向盘”、“指路灯”。小分队建立了四年,学习班办了四年,政治夜校办了四年。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小分队的同志们自觉地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以高昂的革命斗志,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干社会主义,想共产主义,为铲除滋生资本主义的土壤和条件,奋斗不息。王君绍和他的战友们写的两首诗,表达了他们的决心:“一颗红心,一身钢骨头,就凭对党的忠诚,铁山才乖乖听咱吼。顽石——踢开,铁山——搬走,祖国需要钢铁吗?有,管够!”“工人山上一声喝,铁山立刻翻个个,献出无价宝,吓倒蓬间雀。”

在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干群关系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文化大革命前由于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影响而形成的那种“领导管,工人干”的猫鼠关系和对立状态,一去不复返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完全平等的、同志式的、水乳交融的崭新关系。建队以来,小分队的领导干部,长年累月地和工人搞三同。哪里艰苦往哪里上,哪里危险往哪里冲,分不出谁是干部,谁是工人。他们都会一至几门手艺,把着方向盘会开车,操起工具会检修,既是管理人员,又是工人;工人管生产,管路线,是工人,也是管理人员。正如工人们说的:我们小分队的八十四个人,既是八十四个工人,又是八十四个干部。

特别是一提起他们的老队长王君绍,工人们更是打心眼里佩服。一九七四年初,王君绍被提拔为矿党委副书记后,就给自己来了个“约法三章”:脑子里要有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眼睛里要有群众;身子要不脱离劳动。两年多来,他一直吃在小分队,住在小分队,干在小分队。矿党委考虑他的工作需要,决定在岭西矿机关附近分配给他一个套间。王君绍说什么也不要。他说:我不能和工人分出等来。至今,他仍然住在自己搭在山坡上的一间半小土屋里。几年来,党和人民给了王君绍很高的荣誉,称他为“无产阶级的优秀战士”、“著名的矿山铁人”,但王君绍始终把自己当成小分队的普通一兵。他和小分队领导班子的成员坚持季走访、月汇报的制度,经常到工人家庭和单身工人宿舍,走访谈心,问寒问暖,听取批评意见,和工人群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的建立,打破了过去那种各自为政的分工上的单打一,创立了多工种协同作战的新型劳动组织。这种革命性的措施,开阔了人们的眼界,使大家冲破了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牢笼,自觉地把困难留给自己,方便让给别人,为革命多作贡献。这种不分你我,闪耀着共产主义光辉的思想和风格,使人和人、工种和工种之间形成了一种崭新的关系,解决了许多老大难的问题。例如,过去电铲大绳一断,单凭几个检修工人换,一干就是半天。现在电铲大绳一断,检修的、开车的、开铲的,大家七手八脚一块上,只用二十分钟就修好。

有人说,小分队没有分工,是乱了套。小分队的同志们响亮地回答说:“谁说我们没有分工?我们既有分工,又讲协作,分工不分家。说我们乱了套,我们正好是乱了修正主义那一套!”现在,小分队的同志们正在开展一专多能、操检合一的活动,不少人已掌握了二至五门技术,进一步向生产的广度和深度进军。

在刻苦攻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中,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伟大斗争的推动下,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已经在鞍钢开花结果,涌现出了上百个王君绍式的小分队。他们如洪流滚滚,涤荡着修正主义的污泥浊水,冲垮“马钢宪法”的条条框框,在“鞍钢宪法”的光辉照耀下,正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型企业!

《鞍钢报》记者

新华社记者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 关于建立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纪念堂的决定(一九七六年十月八日)
中共中央关于出版《毛泽东选集》和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的决定
在举世沉痛哀悼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的日子里 毛主席气壮山河的光辉诗篇《毛泽东诗词》英汉对照本出版发行
中澳两国政府就中国公民去澳大利亚的有关问题达成谅解
前往墨西哥参加第三届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 我国乒乓球代表团离开北京

在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怎样进行?在这个关系到企业性质、方向、道路的重要问题上,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提供了一些可贵的经验。这个小分队自建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鞍钢

在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怎样进行?在这个关系到企业性质、方向、道路的重要问题上,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提供了一些可贵的经验。这个小分队自建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鞍钢

在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企业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怎样进行?在这个关系到企业性质、方向、道路的重要问题上,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提供了一些可贵的经验。这个小分队自建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贯彻执行“鞍钢

本新闻由【破新闻网】整理校对,转载请保留网址:http://www.poxinwen.com/news/ZRW2IR15.html。本新闻原始刊载于《人民日报》1976年10月08日(第3版),本网转载此新闻只为学术研究的目的,不为新闻的真实性负责。(破新闻网责任编辑 康宏友)

群众运动资本主义组织起来同志们进一步新华社毛主席大多数互助组他们的毛泽东

伊朗报纸驳斥苏联外长的无理攻击
日本人民不怕恫吓,坚决反击苏联霸权主义 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各团体强烈抗议葛罗米柯的威胁性谈话
瑞典执政党大选失利政府辞职
西德大选结果执政党地位削弱
乔冠华团长会见一些国家外长等
《工人阶级主沉浮——鞍钢弓长岭铁矿王君绍“一条龙”小分队继续进行生产关系方面的变革促进生产力发展》扫描版PDF下载:群众运动,资本主义,组织起来,同志们,进一步,新华社,毛主席,大多数,互助组,他们的,毛泽东,为什么,的一个,共产党,这样的,制度,产量,重要,人力,怎样,祖国,贯彻,包括,掌握,不要,改善,以来,最高,可是,去年,到了,不是,人们,但是,给他,只有,过来,过去,就是,对于,这些,这样,这个,不能,现在,没有,他的,有的,来了,由于,了一,为了,因此,关于,新的,正在,需要,一起,其中,基础,大学,一条,决心,家庭,变成,首先,观察,主要,进步,单位,无耻,分队,书记,不但,强大,联系,新生,改变,调动,也是,猛烈,整顿,至今,作为,班长,亲自,指示,看到,奋斗,不可,有人,必然,一下,伟大,还是,他说,公开,修正,路线,重新,口号,到处,国工,好的,引起,下来,其他,工厂,学习,召开,行动,劳动,青年,作战,恢复,建设,革命,实现,人员,指出,全体,立即,可以,已经,完成,许多,独立,同时,建立,经验,关系,活动,完全,意见,实际,主任,一天,事业,时候,研究,打击,领袖,保证,宪法,严重,出来,展开,坚决,情况,全国,领导,同志,积极,提出,大会,敌人,主义,方面,工人,发动,思想,胜利,团结,分子,大家,解决,他们,工作,运动,国民,解放,群众,我们,组织,反动,起来,进行,自己,生产,斗争,问题,联合,干部,政治,地区,中央,战士,什么,机关,经济,继续,国家,力量,决定,开展,计划,社会,一面,发展,经过,记者,生活,战斗,第一,今年,实行,执行,工业,文化,分配,一次,必须,通过,艰苦,影响,条件,东西,深入,回来,汽车,觉悟,制造,证明,前进,当时,真正,少数,形式,连续,主人,作用,技术,形势,虽然,巩固,多数,总结,为我,管理,统一,阶级,扩大,支持,年来,坚持,历史,一样,破坏,困难,发生,反击,事实,一般,特别,结果,一种,发言,所谓,精神,所以,组成,充分,时间,集团,更加,任务,一些,批评,经常,别人,努力,队长,创造,附近,诺言,了的,给予,信心,年底,分钟,之间,感到,无论,当即,锻炼,正确,形成,根本,企业,打破,设备,资产,战线,立刻,发挥,立法,措施,例如,脱离,五台,火车,真理,眼睛,方向,监督,专政,比如,很快,危险,年春,一直,复杂,司机,一块,个别,真是,终于,观点,于一,全年,当然,支部,同一,荣誉,存在,专家,对象,一小,钢铁,减少,现象,自然,所有,分别,工具,早已,一时,取得,各级,最大,那一,责任,仍然,人民,不断,基本,给我,战胜,罪恶,日子,计算,还要,事情,不到,整个,汇报,路上,长王,不知,考虑,有力,促进,著名,不满,保持,得了,党委,行了,不少,成一,矛盾,教导,正是,性质,推动,一声,攻击,反抗,密切,不同,回答,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