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听见专题专辑封面JS2012全新创作专辑《听见》同名主打《听见》。从GoGo&MeiMei时期转变到JS组合,国际公司到本土唱片至今独立制作。一路坚持为音乐所做的努力与成长,都记录在他们的音乐里,深受日本音乐和文化的影响,多元的曲风与心情的撞击,没有过度的激情不是嘶吼的态度,用著优雅的旋律呈现出一种城市中的心情,安静的世界让人听见更真实的内心,我们惊喜听见JS。英式摇滚和TRANCE的碰撞,产生一种电力十足的魅力,依然优雅却很有POWER,大胆尝试House曲风,让想像力在旋律与歌词里奔驰,甚至邀请到日本歌手Misia御用编曲松井宽合作,这张集合了台日韩三国菁英完成的全新创作专辑。如同旅人旅途中处处遇见的惊喜,未来的可能都在眼前发生,无法用一般流行音乐来定位JS。许多的不可能性都在发生中…却很踏实一步步完成梦想,请安静停下脚步来感受,时间依然继续倒数著…JS的城市新音乐飞绕在空中,你听见了吗?每天打开电视翻开报纸,都感觉这世界又向毁灭靠近了一步,但梦想永远值得冒险,距离2012的末日预言越来越接近,时间继续倒数著即将接近尽头,你是否依然相信这预言,还是勇敢继续往前实现你的梦想,还是你听见了什麼声音?陈忠义主导的创作赋予了这张唱片一份对城市的强烈疏离感。唱片贯穿始终是对城市的陌生、精神的孤独、爱情的出逃的集中描摹。抛开JS这次在唱片中引入House、Trance等舞曲元素的精准考量,我们更多听到的是被“城市”这个意象挤压下孤独无依的灵魂。从《听见》中“我听见,心底嘶吼的语言;我看见,城市崩毁的瞬间”对城市的陌生无依,到《我们都孤单》中“我们都孤单,在自恋自卑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感;原来我们都孤单,就算心碎一百次也要笑得灿烂”那种被孤单所包围的痛楚,到《悲伤列车》中“悲伤列车,带我逃离虚构幸福”的挣破虚幻的现实,到《别改变自己》中“心中的小王子,早已没有了呼吸,想从复制人生逃离”那份被生活煎熬的体味,到《挣扎》电子化节拍下“想在有限平凡的人生里挣扎,华丽总会平淡,遗憾总会释然”的自我麻醉安慰,JS将其在城市生活中寻找“解药”的人生感悟写成了歌。听见歌曲歌词编辑听见演唱:JS我听见心底嘶吼的语言我看见城市都会的瞬间我飞跃残破美丽这世界我相信妩媚夕阳的永远我听见~我听见~同样时间同样地点重复被设定的路线我只想逃跑哪怕是一天在像机械般结束生命之前我听见心底嘶吼的语言我看见城市都会的瞬间我飞跃残破美丽这世界我相信妩媚夕阳的永远我听见~我听见~或许不执意不思考才是完美生存残略怕失去一切被现实妥协等有种梦想永远值得冒险我听见心底嘶吼的语言我看见城市都会的瞬间我飞跃残破美丽这世界我相信妩媚夕阳的永远我听见~我听见~我听见心底嘶吼的语言我看见城市都会的瞬间我飞跃残破美丽这世界我相信妩媚夕阳的永远我听见~我听见~听见专辑简介编辑时间倒数计时前进走着…停下脚步重新定位,不要以为流行音乐只有一种可能,听腻了千篇一律的制式旋律,不喜欢过于疯狂的摇摆,安静会是一种沉淀,让人听见另一种声音……听见歌手简介编辑JSJS台湾实力派创作型兄妹组合,Justin和Sophia。哥哥——陈忠义(Justin)和妹妹——陈绮萱(Sophia)。参考资料1.JS《听见》:听见陌生城市的孤单声音.网易娱乐.2012-05-12[引用日期2012-05-28]词条标签:音乐作品,音乐,流行音乐,娱乐作品,单曲
1.听见了朱总司令的声音!(《人民日报》1949-10-01)
[详细阅读]战车团一卒我们这里仅有一台收音机,这几天主顾特别多,一间十米长五米宽的房间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说前天毛主席讲演已经听了二次,今天朱总司令又不知说什么呢?看着表,距新华广播电台预告时间只差十分钟了。大家关心着:还有九分钟,五分钟,快了,三分,二分,一分,半分,怎么还没有来,大家都在等着,等着我们总司令的声音。火火地一阵掌声过后,讲话开始了,但接着又是不断的掌声,打断了讲话。好容易掌声平息了,你的声音多么响亮,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在我们的心中。“……我向大家保证把革命进行到底,解放全中国领土,……”这
2.丰台检车段制动组工友 听见机器有异声 加班修好不误工(《人民日报》1950-04-18)
[详细阅读]【本报讯】丰台检车段自从厉行工具、机器负责制以来,制动组成为执行负责制的模范。三月七日上午该组工友么荣廷、王金明正工作时,突然听见风泵机有异声,立即关闭电门进行细密检查和整修工作。他俩为不耽误生产使用,牺牲了中午吃饭及休息时间,更换了两片小型磨耗圈,一片大型磨耗圈。到下午三点钟风泵机修好,使整个工作计划未受影响。同时,该组工友每天等其他组工作完毕,实行试风,为公忘私的精神,受到了全段工友的一致钦佩。(丰台检车段通讯组)
3.美《时代杂志》暴露 侵朝美军怯懦残暴 一上火线就害怕听见枪声就逃跑见村庄整个摧毁对难(《人民日报》1950-09-05)
[详细阅读]【新华社四日讯】八月二十一日出版的美国反动刊物《时代杂志》,刊载了该刊驻朝鲜记者奥斯本所写题为《丑恶的战争》的长篇报道。奥斯本劈头就承认:美国侵略军在朝鲜的毫无人性的野蛮行为,“这是一篇美国人所不愿意写的报告,这是丑恶战争中的丑恶故事,因为我所要叙述的许多事情,说来既伤心,又要惹人讨厌。”“丑恶”的一面是美帝国主义者驱使“孩子”们去屠杀朝鲜人民。奥斯本写道:“送到朝鲜来打仗的士兵,多半还是孩子,年龄由十岁到二十岁左右,无怪他们一上火线就要害怕起来,很多时候他们听了枪声,就弃械向后奔逃。”“丑恶”
4.我听见了……(《人民日报》1957-02-12)
[详细阅读]丁芒我听见了,我们都听见了: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勒赛普的铜像跌下了宝座,跌下了,再也不能站起。它站在苏伊士运河北口,站在别人的国土上半个世纪,日夜听着朗朗的流水声,好像敲数着自己的金钱;它高高站在埃及人民头顶上流着贪婪的口涎;它把屠刀传给后代,后代也没有能挽回它的“事业”。请听,埃及人民举枪齐放,把勒赛普的阴灵枪毙。自由女神跳上了它的铜座,光芒照亮了新的世纪。
5.我听见隆隆炮声(《人民日报》1958-10-21)
[详细阅读]徐迟此刻夜色深沉,我听见隆隆炮声,来自海防前线,我军正重轰金门。我听见隆隆炮声,看见闪闪的火光,人民武装正惩罚可耻的蒋匪帮。给了悔悟的机会而不知道悔悟,在亿万发炮弹下,只有一条死路。此刻夜色深沉,我听见隆隆炮声,射向浩渺的海峡,守卫我国的领海。美帝蓄意挑衅,一再警告不听,如敢继续护航,定将你消灭干净。这闪闪的火光,这隆隆的炮声,在教训美国侵略者,休想碰钢铁长城!
6.让聋人听见伟大时代的声音——访我国首先应用镫骨摘除手术的姜泗长教授(《人民日报》1964-03-09)
[详细阅读]王铁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耳鼻喉科,从一九六二年一月至今,应用精细复杂的镫骨摘除手术,治疗三十二位耳硬化症病人获得成功。有的人几十年听不到任何声音,现在的听觉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了。这项手术的成功,为我国的耳科医疗技术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为了了解应用这项手术的详细经过,不久前我访问了这个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姜泗长教授。教授房间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书架上那些骨胳标本,大概不止三十具,由于长时期的抚摸,已经变成了铜色,闪着光泽。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为什么珍藏这么多同样的标本呢?第一次见到姜泗长教授,我提起那些
7.听见了(《人民日报》1978-03-19)
[详细阅读]柳成林一九七一年五月二日,敬爱的周总理参加了李四光同志的追悼会。他再三号召:“大家一定要继承李四光同志的工作!”……连声问道:“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吗?”风刮,雨下,浸洗着总理的白发;电闪,雷鸣,回响着总理的问话:——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吗?炉火,烈焰,映红了工人的面颊;机声,汽笛,送去了响亮的回答:——听见啦,我们听见啦!雪山,草原,盛开着大寨的红花;棉海,麦浪,把满腔的豪情激发:——听见啦,我们听见啦!旌旗,号角,催动着出征的战马;数据,蓝图,把勇士的意志表达:——听见啦,我们听见啦!星光,
8.天鹅,我听见你在唱歌(《人民日报》1980-07-23)
[详细阅读]徐刚这是我早就向往的北国,这是我思念已久的浪波,这是我十分面熟的朋友,这是我似曾相识的天鹅……啊!天鹅,你展开了翅膀,却又为什么远离那蓝天和云朵?哦!你和我一样,留连着青枝绿叶的大地,留连着多彩多姿的生活——当假日的早晨在曙色中来临,松花江水就象明镜般清澈,你看见了母亲怀中的孩子,你看见了奋力跑步的队伍,你看见了科学闪耀的光泽……当夕阳的余辉从太阳岛上离去,穿梭的游船已经渐次停泊,松花江又迎来一对对恋人,你看见爱情的火在夜幕中闪烁……你怎么肯离去呀!——天鹅,我知道:你甚至很想唱一支歌!唱千千万
9.“我能听见你说话了”(《人民日报》1981-06-22)
[详细阅读]陈东医生将人躯体的某个部件作移植手术,使患者重新恢复某一方面的功能,这是现代医学对人类的伟大贡献。关于心脏、肾脏、角膜的移植术,有过不少报道。但是对耳鼓膜移植术,知道的人还不多。成功地实现这个大胆设想的是世界著名的比利时耳科医生、安特卫普大学耳鼻喉系主任让·马奎教授。这个精细的手术是通过一架40倍的显微镜进行的。医生只能在四分之一英寸宽、半英寸长、分布着三根细小的骨头(锤骨、砧骨和镫骨)的面积上动手术,需要全神贯注,万分小心。因为这三根骨头是人体上最小的骨骼,但它们掌管着把声音从耳鼓送进内耳的职责
10.听见落水声 不思铺通道(图片)(《人民日报》1984-10-06)
[详细阅读]湖北广济县武穴镇至江西瑞昌县码头镇的过江轮渡,是两镇间的重要交通渠道。可是,多年来,武穴港港口设施简陋,上下船秩序混乱,乘船旅客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上船时,时常有人被挤出跳板掉到江里。改变这里混乱的交通状况,为旅客上下船提供一条安全的通道,并不需要花费多少钱,也不是多大的困难事。可是,这个港口的领导听见旅客的落水声,也不想法去铺设通道。湖北大冶有色金属公司陈前卫吴国新
11.她在中国听见了声音(图片)(《人民日报》1990-10-21)
[详细阅读]19岁的日本大学生绪方美和,3年前因感冒造成神经性耳聋,被“判”为不治之症。一个偶然机会,她经朋友介绍于9月来到长春耳聋医院就医,仅30天便可听见声音了。图为美和的母亲手拿电话机,声音颤抖地对美和远在日本的父亲说,“美和能听见了,美和在中国能听见声音了。”美和父亲在电话里一再向中国医生表示感谢。袁焕章舒展
12.话剧《我听见了爱》公演在即(《人民日报》2000-09-09)
[详细阅读]中央实验话剧院排练的日本当代话剧《我听见了爱》,将于九月二十三日至十月五日在该院小剧场公演。日本剧作家高桥正国的这部作品在其国内演出达二百场,是日本当代享有盛誉的剧作之一。它讲述了一对身体有缺陷的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一声声爱的呼唤动人心魄。一批活跃在舞台和影视演出中的演员孙强、袁泉、常蓝天等在剧中扮演主要角色。导演孙晓江说,这出戏不以舞台的花哨取胜,而以演员真实细腻的表演见长,着力将视角伸向同健全人一样丰富的残疾人的内心,在彼此的关爱和沟通中吟唱理解与爱的颂歌。(刘铁钢)
13.孩子听见“鬼叫”?(《人民日报》2000-01-29)
[详细阅读]杨润不久前的一天黄昏,几个朋友带着各自的孩子来串门,他们在我家闲谈,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到外面玩去了。忽听急急敲门声,我刚把门开了一条缝,几个小孩便惊惊慌慌地钻进来。其中一个小女孩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我说:“叔叔,我们在你家屋后听到鬼叫了。”一个小男孩马上反驳:“我说不是鬼,你们不信。”我正想表扬这男孩,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把我给噎住了:“鬼节还没到,怎么会有鬼呢?”说得还很认真。朋友们和我哭笑不得,我赶紧给他们讲世上没有鬼的道理,可是几个孩子听了似信非信,那个最小的女孩还瞪着大眼睛说了一句:“可是电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