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富农专题富农是相对较小的土地所有者,各地标准也不一样(资料显示,江西省土改时富农标准一般是拥有12亩左右的农田,人均约3亩不到)。但一般而言,其拥有的土地数量,除了自己耕种以外,还大约富余三分之一的土地因自己忙不过来而雇工耕作者就被划为富农。
1.增雇长工投资生产 晋绥富农经济发展(《人民日报》1946-06-07)
[详细阅读]【新华社兴县四日电】晋绥各地富农经济蓬勃上升,并向其他生产方面扩展。各地富农增雇长工,扩大生产,极为普遍。据兴县、临县、岢岚、方山四县二十九个村不完全的统计:今年共增雇长工四百五十余人,较去年增加十倍以上。临县殇坡村,去年只雇长工二人,今年增加五十九人。兴县寨上村去年也只雇长工二人,今年增加三十八人。此类雇主大部系由中农上升为富农者。朔县西狼村、南北辛村富农,以三百大石粮食,投资水利事业。宁武农家滩村富农郭鹏岳等六人,集资二百余万元,开办生产运输合作社。马闹村一带富农,以食粮种子组织贫苦群众垦荒
2.龙江二万农民摆脱祖辈贫穷 收回被占土地十万亩 富农土地维持原状奸霸地主生活仍予照顾(《人民日报》1946-09-26)
[详细阅读]【新华社齐齐哈尔二十三日电】嫩江省龙江县西南济沁河两岸十万垧黑土地上的二十个行政村,最近一个月来掀起了农村大改革运动,卷入斗争群众共达二万人,二十个村共分得汉奸恶霸非法侵占之土地万垧(即十万亩),并分得粮食四百八十六石,牛马一百四十七头,猪羊百只。廿个村中有二千人参加农会,四百人参加民兵。这一地区过去为有名的“北大荒”。奸霸与军阀官僚占有大量荒地,陆续招来逃荒户开垦。这些逃荒户,终身甚至几辈子为这些仅占有全村人口百分之十的奸霸地主耕种,地主占全村土地百分之八十七,而其余百分之九十的贫农却只占土地
3.新型主雇关系 翻身后上升富农曹树芳对待雇工好 雇工劳动效率高,一个顶两个。(《人民日报》1946-05-30)
[详细阅读]新型主雇关系翻身后上升富农曹树芳对待雇工好【本报长治讯】一种新型的主雇关系,在涉县曹家村富农曹树芳家生长起来了。曹树芳战前是少吃少穿的贫农,两三年来在民主政府减租减息政策下,和许多贫苦群众一块翻了身;在大生产运动中,又积极劳动生产,改善了生活,买了骡子上升为富农,并被选为曹家村村长。今年他为了更加发展,特雇了长工,由于曹树芳是新社会生长起来的富农,他对长工便采取了新的态度。他经常征询雇工意见,关心雇工饭食,每逢赶会瞧唱,都给雇工盘钱、干粮,雇工曹四的十分感动,劳动效率一个顶两个。一切作活都自动计
4.晋绥减租后 广大群众置地生产 二分区富农增雇长工百余人(《人民日报》1946-05-18)
[详细阅读]【新华社兴县十四日电】晋绥二分区各地,各阶层生产情绪普遍高涨,广大贫苦群众,在减租后争相买地。偏关西沟村有二十余家,即买进好地二百四十余亩,各地富农增雇长工一百七十余人。河曲地主张承业,于洪爵等十余人,在减租后,积极转向农工业,发展生产。河曲、保德、偏关、神池、五寨、岢岚六县,共增购牲口达二千余头,群众对耕地施肥,更加注意。河曲城关二百二十八户,在半月内就集粪二万余车。五花城村,去年买油饼三万斤肥田,今年就增加到八万斤,每小车粪价由三十元涨至一百二十元,群众今年生产情绪,较往年提高。半月来种棉纺
5.永智县委四次指示各区 彻底肃清封建剥削 扶植新富农广泛团结中农(《人民日报》1946-10-28)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讯】永智县委四次指示各区,深刻检查工作,彻底消灭封建剥削。指示中强调提出:全县已有三百余村掀起翻身浪潮,解决了土地问题,但有些村庄封建剥削尚未消灭,地主仍然利用巧妙办法统治农民,很多假卖假当疏散土地,麻痹群众缓和斗争现象,还有不少村庄存在着贫农赤贫。为领导农民翻透身,彻底消灭封建剥削,应进一步的开展农民翻身斗争。并提出对富农只清算其封建剥削部分,对新升富农要扶植其发展,广泛吸收中农参加组织,坚决不损害其利益,如已违犯者,要在分配果实或生产中多加照顾,弥补其损失,或适当的给予赔偿。(士杰
6.翻身之后生产发家 莒南农民生活上升 官庄一百零九户佃户,一百零八户上升为中农富农。(《人民日报》1946-07-14)
[详细阅读]【新华社临沂十日电】滨海区莒南县(莒县之南部)人民经两年半的大生产后,经济生活普遍上升、以区村单位为例:大店区史官庄全庄四十五户原均佃户,努力生产结果,全庄耕地面积由二百四十亩增至千余亩,其中八户上升为富农,另三十七户全部升为中农。兰墩官庄全庄共一百零九户,过去也是佃户庄;两年半中,一百零八户上升为富农及中农,余一户亦升为贫农。前泉区龙头庄全庄一百二十三户中,原有四十二户贫农现已减至五户。筱宾区全区五千三百二十户中,有五十户中农贫农,升为富农;有三千一百二十户佃户雇工,上升为中农。个人生产发家为
7.太行新区群运急进 十九县千余村收回土地卅六万余亩实行“填坑补齐”大部贫农升中富农(《人民日报》1946-10-26)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二十四日电】八月以来,太行全区各地地方干部与一千八百余翻身队同志,在坚决实现政协决议耕者有其田的方针下,先后在新区各县掀起了彻底清算翻身运动。两月来领导上真正放开了手,走了群众路线,发动了迅速、普遍、猛烈的清算租、息与转嫁负担、霸占等血汗账,使运动普及了所有新区三十七个县市的四千余行政村,翻身烈火,照彻了太行晴天。卷入运动的群众约二百余万,占新区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较七月前扩大五分之一。据襄垣二十六个村子的统计,五千余农户卷入斗争,占总户数百分之九十,较七月前增加百分之三十二。翻身阵营
8.检查纠正贷款中的富农路线(《人民日报》1947-12-27)
[详细阅读]太行行署建设处秋收以后,我区连续发放了救济贷款与冬产贷款五万万五千万元,救济粮二百万斤,其目的是为了扶持雇贫农民进行生产,渡过歉收难关。但由于我们的阶级思想不明确,所以在贷款工作中,发生了许多急须纠正的严重偏差,而其中最为显著的是贷款中的富农路线。磁县苏村的信用部放款二十万元,大部分贷给了有车有牲口的户,无资本和工具的雇贫却无人管。雇贫鲍付银组织了五个人想到林县贩货,但无资本不能干。脑子村第一次贷款十八万元,贷给了有车有牲口的中农,雇贫想贷款买生产工具,但因不合所谓“运输条件”而未贷上。还有的村
9.严格进行批评自我批评彻底打击地主富农思想(《人民日报》1947-12-31)
[详细阅读]在这一思想准备的基础上,一波同志着重联系本区实际情况传达了全国土地会议的精神和决定,大会旋即展开查阶级、查思想运动,严格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思想斗争十分剧烈,好多人在大会、小会上做了典型反省,不少同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痛哭流涕,深悔自己阶级立场不稳犯了很多错误,揭发出混进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暴露了严重的地主富农思想、投降主义和国民党作风,小资产阶级左的疯狂性,流氓破坏思想,反省出严重的宗派主义、自由主义和地方主义,部队代表检讨了军阀主义,地主富农分子钻进党内和军队内散布流言、挑拨党和军队与人民
10.地主富农操纵政权焦圈群众仍未翻身 馆陶县区干部正组织该村斗争(《人民日报》1947-02-02)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二十九日电】馆陶经过查减,全县基本上完成土地改革,但焦圈村群众始终没翻了身,主要原因:(一)村政权仍操纵在地主富农手里,村长(富农成份)威胁群众说:“你们谁想拆地主的房子,怎样拆的,远得怎样给人家盖。”他给区里跑天津做买卖,欺骗区里的个别干部。(二)过去斗争的果实还没有分,群众对村干非常不满。(三)几个开小差回家的战士,村长挑拨他们阻拦群众翻身。县领导机关发现这个问题后,即派负责同志协同区干帮助该村群众翻身。
11.贫雇掌握大权反对富农路线 安泽全县四百干部查立场(《人民日报》1947-09-20)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十八日电】安泽全县四百干部与积极分子检查雇贫农路线。八月二十二日的大会上,展开了立场与思想大检查,发现不少村庄土改运动走了富农路线。如多沟村干部检讨说:“多沟的贫雇至今仍未分得果实。有几个贫农至今仍以卖柴为生,有的甚至饿着肚子;几年来斗争的果实都还在那里放着,这都是我们的脚跟没有站在贫雇的立场上。”石渠村检讨说:“过去思想上存在着怕贫雇要求高,不愿给放牛的分果实,惟恐他们得了果实就没有人给放牛了。今天才觉悟这是忘了本的富农路线。”六区王清元检讨说:“过去咱就怕贫雇开会提咱干部的意见,还
12.比穷诉苦填补穷坑 彻底克服富农路线 冀鲁豫六地委指示分果实原则(《人民日报》1947-09-26)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廿四日电】六地委为了贯澈填平补齐,提高农民的阶级自觉,特于本月三日发出“关于分配果实问题”的指示,指出在分配果实中,要充分注意思想发动。过去分配果实时,往往有一些分歧意见,如村干民兵要多占果实,农民不满意,张姓当权,李姓少分,东头当权,西头少分,闹宗派矛盾;或者是中贫农的分歧意见,贫农要填穷坑,中农要按等级;或者是贫村要富村调剂,富农不愿意填给外村,造成贫富村的分歧意见。这些矛盾的现象,实际就是富农路线与无产阶级(填平补齐)路线斗争,我们必须肯定填穷坑是贫农的强烈要求,也是整个农民的
13.企之不少地主富农清吃坐喝威吓穷人(《人民日报》1947-09-28)
[详细阅读]【本报冀南二十五日电】企之虽经过几次群运,但经深入检查,离土地改革彻底程度尚差很远。一、有很多地主及封建富农被遗漏未斗争,有的是因为和村干同宗或有关系,受到包庇,如刘多寨共地主富农十六户,只斗了五户。小河道地主富农十七户,尚有五户漏网。有的是经过村干,献地,假装开明,逃过斗争。如小河道王全的,是个富农,今春献了三十亩坏地、二处宅子,就逃掉斗争。有的是地主富农当村干,没斗争,又分了果实。如刘大寨共十六户地主富农,只斗争了五户,其余地主富农大部是村干,不但没斗,又分了土地和浮财。有的是“两头赶上”(
14.襄垣上峪村农民集会 撤掉地主富农干部贫雇当家领导生产(《人民日报》1947-10-14)
[详细阅读]【本报襄垣讯】一区上峪村,在上月二十七日,因天雨不能下地,农民集会研究秋收秋耕工作,支书王天才说:“要想收耕完成快,非加强领导不行,咱村生产不带劲是领导的不够。”又说:“回想今春下种时,可受了罪啦,原因是去秋牲口少,地没耕完,全村秋地三千多亩,才耕了三分之一,今春就不好捉苗……”谈后提出大家对领导上或那个干部有意见,大胆提出来。大家乱嚷嚷的说:要想很快完成秋收秋耕工作,非得有好领导人不行。申三元(互助组长)站起来说:“没有好领导可不行,咱要不是毛主席来领导,还能翻了身?打破面情说实话吧,张金隆是
15.长治一区滥放贷款 地主富农都钻了空子(《人民日报》1947-12-24)
[详细阅读]【本报太行二十二日电】冀南银行太行三分行最近检查贷款,发现长治一区把款贷给地主富农,急需生产资金的雇贫却未贷上。该行在秋耕后,即与长市各银行号共同组织了下乡资金共三万万三千一百万元,并明确提出把贷款贷到雇贫手里,扶助他们进行生产弥补歉收,并将贷款一律通过合作社、信用社组织发放。但根据现在调查了解,还有不少地区仍未发放到群众手里,或虽已发放,但未真正放到雇贫手中。如长治一区,分配到冬贷二百五十万元,现在仍未到银行提取,旧贷的五百廿三万五千元,也没有到银行给转手续,直到十二月九日县委会督促,才进行检
16.不许地主富农掌握为非作歹 安阳整顿合作社 凡斗争果实一律交还群众(《人民日报》1947-12-26)
[详细阅读]【本报太行二十四日电】安阳县号召迅速整顿旧合作社,发动雇贫成立新合作社,扶植雇贫冬季生产。该县的村合作社大部是去年群运后才建立起来的,由于干部的形式主义思想与作风,与非群众路线强迫命令的做法,资金大部用的是斗争果实,名义上是群众资金,实际上群众却无动用的自由。合作社的人员又大都为能打会算会做生意的破落地主、富农所掌握,铺张浪费大吃二喝,他们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便拉拢能吃爱喝的干部作挡箭牌。致使许多合作社不但不为群众服务,相反违犯了群众利益,引起群众的反对。在这次检查中,发现水冶西街合作社资金有一千
17.涉县三区普遍查田查阶级 发现地主混充富农 决定继续思想发动彻底扫清封建(《人民日报》1947-03-02)
[详细阅读]【本报涉县讯】此间三区于春节后普遍进行查田查阶级运动,各村除由区干部深入群众调查访问外,并发动了群众性互相检查。半月来发现全区普遍存在三类问题:(一)封建尾巴严重存在,赵峪地主刘文库混入富农阶层,秋子峪四户经营地主隐蔽到富农或中农里逃避了清算,许多对封建残余扫除不彻底村,地主还随时向群众反攻。后西峪地主张有旺怀中记着变天账,叫他儿子把群众提的意见都记下,准备报复。南郭口地主李××故意装穷,到干部家中讨饭,编上迷信词调骂人。(二)干部积极分子多分果实脱离群众:前寨政治主任是个下中农,划为赤贫多分果
18.沁源二区农民庆祝翻身 新富农王天银向吴满有看齐(《人民日报》1947-03-10)
[详细阅读]【本报太岳七日电】沁源二区土地回家后,在二月九日庆祝会上,农民欢喜若狂,要求兴家立业发财致富,更有些人提出来和吴满有比一比。龙泉村劳动英雄王三管,订出了他的计划:一、即刻整顿互助大队,要将男女劳力、半劳力百分之百的组织起来。二、组织全村妇女纺织,今年要做到家家穿衣自给。三、春耕将到,组织大家准备全年柴炭和送粪。劳动起家的富农王天银说:“我有八十多亩地四只牛,还要好好闹,和吴满有比一比。”十五年的老雇工席金财也说:“我今年翻了身要好好劳动保证支差积极军鞋做的结实,打败蒋介石保卫我们的果实。”
19.贯彻工商业政策恢复发展收复区经济 陕甘宁布告保护工商业 地主富农的工商业同样受保护侵(《人民日报》1948-04-14)
[详细阅读]【新华社西北十日电】陕甘宁边区政府为恢复与促进遭蒋胡匪严重破坏之工商业发展,繁荣经济,特于三月三十一日发出布告称:(一)坚决贯彻保护工商业政策,凡遭受蒋胡匪军重大破坏的工商业,无论属公属私均应本政府保护工商业的方针鼓励与帮助其恢复营业。在土改中切实实行土地法大纲第十二条,关于“保护工商业者的财产及其合法的营业不受侵犯”的规定,地主、富农所经营的工商业同样受到保护。因订错成份工商业受到侵犯尚未纠正者,应一律迅速改正,退偿损失。对某些尚存顾虑窖藏货物不敢营业者,应宣传解释鼓励其恢复营业。凡属工商业的
20.什里店为什么地主富农这样少?(《人民日报》1948-04-22)
[详细阅读]什里店为什么地主富农这样少?编辑同志:六七七期报上登的什里店划阶级一文中,该村四二一户,只有地主一户,旧富农一户,是怎么回事?望赐复地主富农这样少的原因是荷。若宇若宇同志:什里店因土地比较分散,民主政府成立以前地主富农就不到百分之八,有几户富农又在民主政府政策影响下改变了成份,所以这次划的结果只有经营地主一户,富农一户。在这里必须注意,划阶级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毛主席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说:“地主富农在乡村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虽然有多有少,但按一般情况来说,大约只占百分之八左右(以户为单位计
21.地主富农子弟 允许入学念书(《人民日报》1948-04-24)
[详细阅读]允许入学念书编辑同志:读了报载“中共东北中央局关于知识分子的决定”、“中学今后施教方针”“边府颁发整顿各级学校指示”等文后,我们更认识到去年武安一律清洗高初小的地主富农学生,是不对的,不认为他本身是个没有剥削过人的青年儿童,单纯根据成份好坏清洗下去。八区有个别村庄,甚至搬了乡村斗争地主一套办法,斗争地主富农学生,没收全部笔墨文具,给群众子弟“分了果实”。现高初小被清洗的学生,仍未入学,原因是一方面我们思想还不够明确,另一方面是不知该怎样来转这个弯子,最后不断有教员问及这个问题,该怎样着手?我们认
22.取消路条包括地主富农在内(《人民日报》1948-04-29)
[详细阅读]取消路条包括地主富农在内编辑同志:一、潞城二区老百姓看到报纸上发表今后要取消路条制,都很高兴,但农民问地主富农是不是也不开路条让他来回行动,如不开路条叫怎管理?他要跑走怎办呢?二、四月十日报下来后,干部群众看到解决春荒户困难,并叫注意解决无法生活、或留地少的地主富农的困难,让地主活下去。群众说地主富农过去剥削农民,现在他应该劳动还债,农民和地主互助,及和地主富农纺花赚的工资是否能扣他一部分?(潞城二区区委王玉珠)王玉珠同志:取消路条包括地主富农在内。中央局给太岳区党委指示中明确指出:对地主特殊管
23.赶快安置地主富农(《人民日报》1948-05-14)
[详细阅读]过去地主富农剥削咱压迫咱,咱们应该斗争他。可是拖拉下去不安置就坏事了。譬如内邱南关有个互助组,给地主一半工资,高平塞平把一个地主饿死………这都是不对的。共产党的政策是消灭地主这个剥削人的阶级,不是杀掉他们每一个人。这样做,对咱们自己也不利。“人多好做活”,现在每个村里人手很缺乏,养种地,代耕,抬担架,一摊子事情,黑夜白天干,还忙不过来。如果咱们让地主、富农也能生活下去,他们不是也能够做一份吗?他们做了一份,力量不是更大了吗?要是不去安置他们,成天管制他,饿他,时候长了他们就要胡生邪心,或者到处要
24.和顺一区检查一月生产 错斗中农没补偿 地主富农没安置(《人民日报》1948-05-17)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一区工作团于五月二日召开各村村长、支书、生产委员会议,总结一月来的生产工作,着重检查了补偿错斗中农和安置地富的工作,学习了划阶级的新标准,并实验划了三个村被斗户的成份,为的是在非土改实验村好区别地主、富农与错斗中农,以便进行补偿和安置。根据全区三十一个村的统计,被斗户共四百二十五户(献地户未统计在内),一千九百七十九口人,有土地七千零五十三亩七分八厘,其中扫地出门的七十五户,三百零八口人。整个被斗户中,无粮食吃、普遍的没有牲口、种子。东喂马基点九个村,被斗户大部没补偿和安置。再就是被
25.大石头河筹集土地 安置地主富农生产(《人民日报》1948-05-20)
[详细阅读]【平顺消息】平顺七区大石头河村,有一百卅二户,土地一千一百亩。被斗过的廿一户,其中没地种的十三户。其余有些地的也很少。今春生产中,没地种的户因为生活没办法,只好向大家要饭吃。最近看到中央局给太岳区党委的纠左指示,区上干部就在该村一面领导生产渡荒,一面组织群众学习这个指示。大家讨论中,都说地主富农没有地种,是个大问题。他们每天吃的都还是咱农民的血汗,他们也不来积极生产,还不是对咱农民不利吗?还是给他们一些土地,叫他们自己来种才对。没有吃的,到农会里借上些粮食,让他们好好生产。村干部在过去多得了土地
26.藁城韩家洼纠正左倾偏向后 水车昼夜不停转地主富农也干活(《人民日报》1948-07-28)
[详细阅读]【冀中电】藁城十区韩家洼纠偏后,各阶层生产情绪大大提高。该村共二百三十户,一千四百四十三口人,地廿九顷多,土地基本上已经填平了。土改开始时,贫农团队伍不纯,曾发动群众斗争了三十八家中农,借出粮食二万多斤。区上发觉后,虽然制止了,但是借的粮食并未立时退回,又加上五户富裕中农被错订成富农查封了家产,因此中农很恐慌,生产没有劲。中农刘洛景因怕斗争,把水车斗子偷着埋了起来。春天种地时,中农们不敢施肥。县区干部到该村连续开了几次会,说明了党的土改与生产政策,但农民仍不动,直至说服群众给五户错订的富裕中农揭
27.土改后迅速转入生产 杜家庄锄种都搞得好 地主旧富农也积极劳动(《人民日报》1948-08-09)
[详细阅读]【本报讯】总分社记者报导:获鹿七区杜家庄,由于端正的执行了土改政策,社会秩序安定,各阶层团结生产,情绪高涨。现抢种抢收即将全部完成。该村系去年九月解放。全村三四三户(内地主四户、富农十四户、中农一九九户、贫农一二六户),有地三○七二亩。去冬土改,开始先斗争两户地主、两户富农,今年三月间又按任弼时同志报告的划阶级标准,续划出了地主两户、富农十二户,前后共划出地、富十八户,占全村总户数百分之五点二。五月中旬经慎重审查成份后,才分配了果实。计没收与征收地、富土地八百余亩,牲口十一头……。满足了无地少地
28.我的成份是不是富农,封我的门对不对?(《人民日报》1948-08-15)
[详细阅读]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巩广材编辑同志:我叫巩广财,今五十七岁,献县第七区富家庄村人,我有一个问题,请你答复。我自小家里很穷,在外要饭,家里有十来亩地被水淹了不能种。八岁时我的父亲生病,这时我大哥二十岁,二哥十八岁,都在外面扛长工,大姐十一岁,兄弟三岁,母亲四十二岁,给人家当奶母,我和大姐、弟弟在外要饭。我父亲看见他自己生病不能去要饭,同时又没有钱不能治病,我们要来的饭自己也不够吃饱,还得要养活他,他自己就寻了死路。留下了我们母子六人。过了几年,大哥赚了一点工钱,给我买了一架织带子的木机,我刚十二岁,
29.怎样计算富农剥削收入?(《人民日报》1948-08-31)
[详细阅读]编辑同志:我们在学习土改政策中遇到一个划成份问题,请予解答:凡剥削超过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就算富农,但这百分之二十五应如何计算法?如一家五十亩地,每年收入四十石粮食,六口人,家里有两人参加主要劳动,另外雇长工一人,另外纺纱收入五石、放债收入二石,象这家是什么成份?如何计算剥削量?华北党校胡雨成、陶任珍△答:所谓“剥削超过百分之二十五即是富农”,是指一个农民的封建剥削收入超过其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即四分之一并连续此种生活满三年者即构成富农条件,这里所谓总收入是指包括农副业在内的各种收入的总和,封建性的
30.确定地主、富农成份时 计算剥削年限与剥削分量究以什么为标准?(《人民日报》1948-09-03)
[详细阅读]问:我们在审订成份中,遇到两个问题不能解决,一个是地主、富农的剥削年限问题,一个是富农的剥削分量问题。关于前一问题,一九三三年文件中规定以革命政权建立时为起点,向上推算,凡连续过地主、富农生活满三年者即构成地主、富农成份;而任弼时同志报告中则规定在老解放区内,民主政权建立后,地主劳动连续满五年、富农不剥削连续满三年者即可改变成份。关于后一问题,一九三三年文件中规定“其剥削分量超过其全家一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五者,叫做富农。”而任弼时同志报告中,则规定其剥削收入要超过其收入百分之廿五者才算富农。以上
31.新富农雇用长工不算封建剥削(《人民日报》1948-09-13)
[详细阅读]新富农雇用长工不算封建剥削编辑同志:现在我处各街都是写的开展大生产努力发家致富的标语,唱的也是大生产的歌子,都是号召大家努力生产,学习劳动英雄们劳动发家的好榜样,可是群众说,有些劳动英雄如吴满有等家里种着很多土地,喂着牛羊驴,并且还用着长工,这算不算封建剥削呢?在我们这里用过长工的户都按地主或富农清算了,这些新发的劳动英雄难道就不是封建吗?划分阶级不是按土地占有和剥削关系划分的吗?那么这些户不是封建富农是什么呢?群众问我,把我问住了,请快给以答复,以免群众心里有疙瘩不敢大胆生产。武安四区小屯小学
32.波工人党动员中小农民进行反富农斗争(《人民日报》1948-09-18)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十三日电】电通社华沙讯:波兰工人党中央机关报“人民呼声”九日宣布:工人党目前的任务是动员广大的中小农民群众进行反对富农和资本家的斗争,并组织维护乡村工人阶级经济利益的工作。该报继称:这一任务得以成功的条件,为肃清农村党组织内的异己分子和工人阶级的敌人,以及清洗农业行政机关。据波兰社会党中央机关报“工人报”报导,波兰农村中有一种暗中恐吓农民的流言,说农民可能失去波兰革命所给予他们的土地。该报提醒农民说:实业部长明兹已向农民作过保证,组织合作社之后,个体农民不仅不会丧失其为土地主人的资格
33.订我富农是按啥条件?(《人民日报》1948-09-25)
[详细阅读]编者按:划成份中应该充分发扬民主,允许任何人(包括地主富农)自由发表不同意见,不叫一人受屈。三榜定案后,本人不服仍可向上级政府申诉。根据这一原则,如李禄禄所提情况真实,则西沿兴改定成份的办法值得检查。工作组划成份中随便扣人,更属违犯政策的错误作法。李禄禄来本报诉说后本报已两次函请平山县委检查处理并作答复。但根据李禄禄所谈情况,平山县委处理这问题是不够严肃认真的,希望平山县委对此问题根据政策精神,和具体情况在该村分浮财前及时处理,并作公开答复。编辑同志:我是平山二区西沿兴村人,自小时家里穷苦,全靠
34.富农怎样才算变成份?(《人民日报》1948-10-09)
[详细阅读]问:“地主劳动五年,富农不剥削三年,便可以改变其成份”,所谓富农不剥削是指完全没有剥削或是剥削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五满三年即可改变其成份,这问题搞不清,许多同志都在争论,请答复。再,家中雇用一个长工,另有一个主要劳动力,按一般算法其剥削可占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应为富裕中农(这是指这一家没有别的剥削也没有别的收入说的),但平山好些村子的黑板报上在改订成份的标题下写着“家中有一主要劳动力,又雇一长工,已满三年便是富农”,这到底对不对,请一并作复。(王振国)答:富农改变成份,不一定要完全没有剥削,其剥削
35.确定富农成份应按其封建剥削计算(《人民日报》1948-10-22)
[详细阅读]问:在计算剥削量的问题上,我有几个疑问请答复:(一)富农的工商业剥削与对雇工及其他高利贷地租等封建剥削,是合并计算,还是分别计算?工作中有的合并有的分别,各执一理。一说百分之二十五的剥削量是指一切剥削(资本主义的和封建的)在内,故合并计算。另一说认为如把封建剥削和资本主义的工商业剥削合并计算,即提高成份,过去侵犯工商业就是因为合并计算而提高成份所致。那个说法对?请答复。(二)地租、债息对纯地主纯债主来说其纯收入就是总收入,那么对富农兼有部分土地出租或放债,是否也可这样说?(三)医生、小学教员、革
36.地主旧富农的蜂场应如何处理?(《人民日报》1948-11-08)
[详细阅读]地主旧富农的蜂场应如何处理?答柏乡三区耿家庄耿奎山:地主富农家中饲养之蜜蜂或经营之蜂场,是属于家庭副业或手工业范围,不能认为是封建财产。因此在土改中没收地主土地财产,或征收富农封建财产时,对非封建财产的蜂场则应予保留,让其继续经营。象你家的情况,家中既是富农,土地财产应按富农处理。你的蜂场,如果真如你所说,是十余年来完全靠你手工劳动发展起来的,那就不应没收。现在既由你村农会管理,尚未分配;可请当地政府协同你村群众,请明政策,将蜜蜂退还。——编者
37.土改完成后 地主富农有无公民权?(《人民日报》1948-11-09)
[详细阅读]地主富农有无公民权?答武乡县政府崔天申:土地改革的目的,是消灭封建剥削制度,使广大农民首先是贫雇农得到土地,以利于发展生产,推动社会前进。对地主作为阶级是加以消灭,对地主个人则予以改造,使其从事劳动生产。当地主富农的封建土地财产已经没收或分配之后,在经济上仍留给他们以与农民同样一份土地财产;在政治上,除少数犯罪分子依法判决褫夺公民权者外,也应给他们以公民权利。因为这样才能安定与鼓励他们生产,使其逐渐改造为劳动者。这对发展社会生产,创造社会财富,只有好处。在我们宣布地主富农这种公民权利时,必须在群
38.西井富农干部霸占雇贫老婆 武安政府包庇恶霸 官司打到边府两年还没解决(《人民日报》1948-01-16)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武安西井村雇贫郭文章被富农出身的农会主任霸占了妻子,打官司从区打到专署,打了两年都碰了钉子,各级政府都没有站在阶级立场上解决。这次他来边府告状,并亲至本报要求代笔将他的意见登在报上。事情是这样:郭文章是武安西井村一个雇贫灾民,父子三人给富农王文义家(王文义是富农还是地主出身,还值得重新审查)受苦,租种过九年山地,还替他修过一亩地。每年出一石八斗租子。二十岁后又到山西种山地,家里人不服水土,老婆和兄弟哥嫂都病死了。三十年逃荒到黎城上窑开饭铺,父亲留在老家,把房、地(二亩)卖光也饿死啦。
39.晋绥地主富农暗杀牲畜 行署农会下令禁止(《人民日报》1948-01-17)
[详细阅读]【新华社晋绥十五日电】本区各地已发现地主富农暗地宰杀和虐害牲畜的严重现象。兴县李家湾富农李增良用耕牛拉炭,故意弄坏牛蹄,借此宰杀。该县杨家坡杨培基、杨秉寅等五六家地主,不好好喂养牲畜,使牲畜瘦病。该村地主并大量以饲草当柴烧,使农民分牛后无草可喂。晋绥边区行署及农会临时委员会顷特发表联合通令,号召全体农民警觉起来,击破地主阶级反抗土地改革破坏生产的毒计。通令并规定,严禁宰杀和故意弄坏牲畜,违者以破坏生产论罪,交群众处理或送政府法办。如确系有病或残废而又无法治疗之牲畜,须经农民代表会查验及政府税局批
40.水门贫雇没翻身 耕三余一是富农路线(《人民日报》1948-01-11)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邢台水门村过去是“生产模范”,从全村总的收支上看,今年达到了“耕三余一”。进一步从各阶层的实际收支检查,相差很大。老中农共四十三户,每人平均余粮八斗五升;而其中上中农十四户,平均余粮一石二斗八。最富的一户,平均每人余粮一石五斗。贫雇阶层五十八户,每人平均余粮五斗七升,刚达到“耕三余一”;而其中二十户,只平均余粮三斗六升,仅能自给。地主十四户,总收入一百十五石,每人平均余粮二斗二升,而其中降中六户,平均每人余粮九斗八升;富农三户,平均每人余粮一石四斗九。从农民中看:剩余最多的是老中农,
41.黎城五村调查发现大毛病 地主富农压迫贫雇弄得冬季生产塌台(《人民日报》1948-01-12)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黎城检查冬季生产没有搞好的原因,据县办公室调查,大都是因为地主富农干部和地主富农分子掌握了村里大权。靳家街顶专权的是十几年来父子三代当村长的封建富农宇文虎森,不少主要干部又是他的忠实耳目。村里主要斗争对象张恩奎、张俊明担任着合作社的社长和会计。贫雇农张申海是武委会主任,那些地主富农干部硬说他有“特务活动”,把他打击下去,换上狗腿王松江。西仵政治主任孙老虎是个破产地主。这些人对上边张口就说:“群众”如何如何,对农民拿“特务活动”的帽子压制。用这两套手腕,维持他们的地位。用各种方法打击贫
42.信用部转贷款有问题 强调结合游资 走了富农路线(《人民日报》1948-01-12)
[详细阅读]【本报消息】长治四、五区的贷款,大部转到信用部及少数的合作社。五区二十五个行政村转到十八个信用部的贷款八百五十六万八千三百元,转到四个合作社一百零八万元,未转者一百零四万八百元。四区三十九个行政村转到二十八个信用部的贷款一千一百零一万八千元,转到六个合作社一百七十三万元,未转者一百二十四万元。在转贷检查中查出虽然大部都转了,但还没有真正贷到贫雇手里,如五区楼底村贷款五十万元,都是干部使用。四区石炭峪村贷款三十一万六千五百元,新中农三户贷六万一千元,旧中农七户贷廿二万五百元。被斗户一户,贷二万元,
43.我们执行土地法 不许地主富农管(《人民日报》1948-01-12)
[详细阅读]·赵树理·地主和旧富农,是剥削咱们的人;土地法就是为了取消这种剥削制度才定出来的。在执行的时候,地主和旧富农一定要使些阴谋来破坏什么的。同样的一句话,我们说出来为的是把事情办好,地主富农说出就是别有用心,比方某人多占了果实,某干部应该撤换,我们提出来是民主,应该称赞,地主富农提出来就是挑拨,应送人民法庭受审。因为果实分得公不公,干部合适不合适,都是我们大多数被剥削的群众的事,与地主富农一字无干,他要来管,就是说的事实,也是挑拨、捣乱!这一点我们要认识得清清楚楚。土地法里规定给地主分同样的一份,给
44.晋察冀财办决定冻结合作社地主富农资财(《人民日报》1948-01-13)
[详细阅读]【新华社晋察冀九日电】晋察冀边区财经办事处顷决定不许提取所有地主富农存放在公营工厂、商店、银行及合作社内之物质资财。由政府和商店、银行或合作社清理登记,将来调剂给山沟穷村贫苦农民。农民清算地主富农浮财时,不必将这项资金计算在内。属于中农以下的私人股金财物,也应清理登记,通知原主取得他所属村的新农会证明,一律保留他的所有权。属干部私人资金,由原主所属机关证明,确实是由自己勤劳生产所得的,一律发给,如果是从贪污和其他不正当方法得来的要没收。为防止土地改革期间地主富农偷卖物品,各工厂、商店等公营企业机
45.地主富农把持纺织压迫欺侮贫雇妇女 和顺等地检查纺织工作(《人民日报》1948-01-21)
[详细阅读]【太行消息】和顺、昔阳及涉县某些地区检查纺织工作时,发现好多贫雇妇女在这方面还处于被歧视和受压迫的痛苦地位。和顺二区温源村长、政治主任等干部,口说发动雇贫纺织,实际检查结果,发现一百零一个所谓雇贫纺妇中、就有两个是地主富农妇女,六十个是中农妇女;十一个所谓雇贫组长中,就有一个是封建妇女,五个是中农妇女。真正的雇贫妇女还是起不来,纺织困难没解决,也不能上机学织布。涉县七区白芟村,更发现了区村干部硬组织雇贫妇女加入小型纺织工厂;他们在雇贫妇女会上,左动员右动员,说成立小型工厂如何好,对雇贫妇女在家中
46.富农混当村干成了石板 西山卅户贫雇没吃喝(《人民日报》1948-01-27)
[详细阅读]【太岳消息】晋城七区西山行政村经过四二年的减租减息和去年前年的土地改革,直到现在,还有雇贫农被压在石板底下,过着困苦的生活。有十七户眼下就没吃的,十三户可吃到旧历年底,其他还有的只能吃到春天二月。贫雇没有翻身,主要是因为村里大权还被富农分子掌握着。村干部里有富农十二个;只有两个贫农,还不是主要干部。去年斗争中贫雇农虽也得了一部分土地和房子,但大部分果实被少数人独占了。如去年斗出六十多个羊,贫雇农没得上一个,都被五个村干部分了。在土地改革时,村干部主张“动员”了李二富三亩地,政治主任卫德信就抢种了
47.邱县李省庄合作社 地主富农当掌柜天天想法坑穷人(《人民日报》1948-01-09)
[详细阅读]【冀南消息】邱县李省庄在生产中地主富农掌了大权,处处坑害贫苦群众。村里合作社九个干部,经理、会计、购买员都是被斗富农,社内的油坊工人中有一个地主,两个富农,用的油挑也多是地主。油坊里好吃好喝,还开着赌场。油坊从十月份起,八十天内打了一百五十个垛,赚毛利六十三万元,但光盘费就用了五十六万三千元,净赚只六万多元。合作社既是地主握大权,他们心就向地主,赚的钱马上就给了被斗户三万多元。上级发下贷款四十万,当掌柜的地主更不按谁穷贷给谁,而按谁对合作社有“认识”,结果都贷给富农和中农了。秋天时银行又发给贷款
48.富农当权斗争白搭 台上前年果实未分(《人民日报》1948-01-10)
[详细阅读]【沙河消息】四区台上村,发现前年土地改革斗争果实尚未分给雇贫群众,这村石厚土薄,老百姓生活很苦。全村只有四十户,村民除种地外兼打磨为生。一般干部说:“村穷无大户,不易来翻身。”他们很少到这村去工作。在去年十二月廿四日召开全区五百余人雇贫代表及雇贫农村干检查冬季生产,会议上才发现群众根本没翻身。该村雇贫韩纯朝说:“俺村村长韩长年是敌伪时代的伪保长,又是被斗的富农,书记韩小唐是自动户(逃避斗争,自动出粮出地的户)。斗争果实粮二十袋,布二百斤,还有树等都没有分。村长并把一口小猪送他姐家喂,这样雇贫翻身
49.把富农亲戚划成中农 张士彦该受处分(《人民日报》1948-12-07)
[详细阅读]【太岳电】太岳冀城二区在纠偏中曾发生右倾错误,把许多富农错划为中农而进行补偿。据该区干部张士彦的检讨,所以把富农错划为中农,主要是因为牵扯到私人的亲戚故旧,加之对划成份政策的掌握有偏差所致。这种右倾错误的产生,应引起警惕。张士彦在唐村纠偏时,该村富农刘福仁本来剥削量很大,因为和他是亲戚关系,以前张士彦没吃的曾借过刘五斗粮食,在划成份时、张就只简单地问:“你哪年停止剥削?”人家说:“二十八年就停止了剥削”,也不再深入征求群众意见,就把刘划为中农而补偿了一个大犍牛。另有陈万家等富农也就都成了中农而进
50.拿行动来拥护土地法 新富农吴满有献出多余财产(《人民日报》1948-03-01)
[详细阅读]【新华社陕北二十八日电】陕廿宁边区参加军队的著名劳动英雄吴满有,在学习中国土地法大纲和毛主席十二月报告以后,决心将自己的多余土地粮食牲畜,全部献给缺少这些东西的农民。吴满有在二月八日致电毛主席和边区政府林主席、中共西北中央局习书记称:“我在学习中完全拥护土地法大纲和毛主席报告,在查阶级查立场查斗志的三查运动中,我反省了过去在对待雇工和难民的态度上,我是有错误的。边区在胡宗南匪帮抢掠烧杀以后,灾情严重,我愿将我的五十多石余粮,四头牛,四十只羊,除留给家庭人口一对牛十只羊和必要的吃粮外,全部送给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