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新闻网还乡团专题国共内战时期(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支持的以地主豪绅为基础的反动武装组织,因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力量号召打土豪,分田地,把许多土豪劣绅赶出家乡,所以当时这些地主土豪就想打回家继续称霸乡里,就组成了反动武装。
1.梁山泊出新英雄 宋江支队孙班长率队击退进犯军 侵陷区人民不愿做奴隶 夜袭济宁市捉拿还(《人民日报》1946-11-2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前线记者团十六日电】蒋军侵占郓城、济宁后,历代不甘做任何暴君独裁者奴隶的梁山泊人民,英勇拿起武器,组成了运河支队与宋江支队,随时随地打击敌人。十一月五日清早,蒋家嫡系十一师三百多人,赶着几匹驮美国炮的大马,由堤南摇摆着走过来,守卫着河堤的宋江支队班长孙进贤,早就看准了敌人。他命令另外三个队员分散到刘楼庄、小马楼等三个小村,他自己伏在刘口的正面。蒋军慢慢的爬上大堤,孙进贤从正面打了第一枪,三个村子的枪也一齐打过来,吓得蒋军伏在堤上不敢抬头。后来拉着四个伤员窜回去了。正如孙进贤所料,十分
2.平汉北段反击战勇猛推进 我军续克定兴容城 歼伪还乡团及蒋伪军两千(《人民日报》1946-10-06)
[详细阅读]晋察冀首脑机关驰电嘉勉前线健儿【新华社平汉前线三日电】平汉前线八路军继续勇猛推进,已先后解放定兴、容城二县城。定兴县城于三日午后四时三十分获得解放,此为平汉自卫反击以后解放之第三座县城。据守该城之伪刘祖升部之辎重营、炮兵连、机枪连、通讯队、军部直属队等一千余人全部被歼,无一漏网,详细战果正清查中。该匪部原为日寇治安军,去秋为国民党十一战区收编,仍由伪治安军副军长康慕飞直接率领,盘踞定兴,曾多次出扰蚕食解放区,当地人民恨之入骨。定兴位于徐水与高碑店之间,交通畅达,为平汉北段城市之一。容城县城于二日
3.豫北人民燃起复仇保家怒火 民兵横扫水观公路 夜袭辉县刘河歼伪还乡团三十余(《人民日报》1946-11-30)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二十八日电】豫北安阳蒋军四十师自进陷我水冶、观台后,半月来虽一再企图西犯,并曾不断出扰抢掠,但均遭当地我军民击退。据三分区武委会公布:仅安阳民兵十一月上半月单独作战四十七次,毙敌二十六名,伤四十三名,地雷战炸死十名,活捉蒋伪军及特务八名,缴手枪二支,其他物品甚多。连日来,该县地方武装及民兵更组成强大的复仇保家游击集团,由马县长、何政委、徐主任亲自率领,配合分区部队分十路挺进蒋军后方,主动出击蒋伪。十九日夜,徐主任率领下之某民兵大队一个,首次夜袭水冶北之石棺,焚毁敌巨大碉堡一座。廿一日夜
4.流氓无耻至于此极! 安阳蒋军充当还乡团 一面进攻一面威胁我方代表(《人民日报》1946-10-01)
[详细阅读]【本报邯郸二十七日电】驻安阳国民党四十师(原军)继陷我丰乐镇后,四日又占我大砚屯等村镇,企图将其内战输血管——平汉铁路一直伸展至漳河畔。为了掩盖这个军事进攻的阴谋,国民党反动派又一次施其流氓无赖手段,四日上午与其进犯同时,安阳执行小组国民党代表竟以备忘录一份送交我方代表,无理要求我军再行后撤,我方代表当即据理痛驳,并要求蒋军立即停止其对解放区人民进犯行为,蒋方代表支吾其词说:“那是难民所谓。”但当我代表提议小组实地调查事实真象时,蒋方代表又百般阻挠,并以“不保证安全”相威胁。但我代表始终坚持,始
5.我游击队出没滑县南 袭慈周砦歼敌还乡团(《人民日报》1946-11-17)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战场西线十五日电】侵占豫北滑县地区之蒋伪军,企图彻底肃清当地八路军之活动,但由于地方游击队人熟地熟,仍能坚持在蒋伪所控制的腹心地区游击运动。十一日,游击队一部在白天突然袭入长垣西北蒋军巢穴附近的慈周砦,将盘据该村还乡团及蒋家镇公所全部歼灭,计毙敌十余名,俘敌七名,缴获步枪十余支,战斗结束后,旋从进犯军旅部所驻地之上官附近安然他去,上官与张三砦之敌仓慌出援,双方互相打起来。似此突然出现之游击队,在滑县与道口以南长垣至东明的公路上亦不断出现。该地区之蒋伪“还乡团”均极恐慌。
6.安阳开展联防麻雀战 翻身农民痛击还乡团 领导上存在单纯军事观点正注意纠正(《人民日报》1946-11-18)
[详细阅读]【本报安阳讯】十月份是此间民兵与“还乡团”斗争最激烈的一个月。六、七、八、九区,没有一天不在与敌人作战,四、十区,更是昼夜短兵相接。据不完全统计,大小战斗六十八次,毙伤敌百五十余人,生擒十多个,割电线七十斤,并截下民夫六十余人,牲口九条,及枪支衣物一部。我民兵仅伤亡八人。这一胜利的取得,第一,在新英雄主义运动中涌现了不少的杀敌英雄与模范人物,许多翻身英雄又成为杀敌英雄。如洪岩农会主任领着十多个民兵,每日出没于曲沟附近,光他自己就打死了两个敌人。第二,联防民兵有机的配合,如东西石村民兵联合击退了百
7.焦作安阳东明一带 游击武装屡歼“还乡团”(《人民日报》1946-12-06)
[详细阅读]【本报安阳讯】(迟到)上月二十二日,安阳人民复仇一支队结合林县民兵与五三部队一部,在武委会徐、刘主任领导下直扑水(冶)、观(台)公路上的子弹,石涧“还乡团”据点,将东西子钺围墙彻底平毁,并将该村八大炮楼烧掉,熊熊之火,数十里外均可望见。敌伪惊惶,民心大振。该队现在逼近水冶近郊。(史洪)【本报讯】焦作一区任秀何同志于上月十八日上午带领该区十二个民兵到阎河侦察敌情,准备黑夜到该村捉拿蒋特,不料刚到洪河岭上即与返回阎河之八十余抢粮敌人遭遇。任秀何机警果断,迅速布置战斗,占领山头,向敌射击。民兵葛全兴等
8.受到民主政府宽大政策感召 济南“还乡团”员相率返家(《人民日报》1946-10-13)
[详细阅读]【新华社临沂十日电】济南蒋军派出之“同乡会”“还乡团”等人员,深受民主政府宽大政策的感召,相率返回解放区。仅历城县东郭庄埠村等两个区,半月来已有百余人返还。“还乡团”团员王凤舞回家后对其乡邻说:“这半年在济南比坐十年监牢还难熬!最初误听坏人挑拨,跑到济南开面馆,可叫捐税逼的连吃穿都混不上。今年四月间,绥靖司令部强迫我们参加‘还乡团’,逼我们打八路军,现在回到家,民主政府还这样宽大,我一定好好生产过日子。”朱玉坤回家后,已开设一家面铺营生。近日各地“还乡团”家属正掀起规劝丈夫、子弟回家运动。
9.冀鲁豫蒋后方兵力空虚 我游击武装纵横驰骋 扫荡伪“还乡团”收复据点多处(《人民日报》1946-12-11)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前线七日电】进犯军兵力不足与战线延长,造成我敌后游击队活动之空前有利机会。十一月十五日,我二分区郓巨游击大队于红船口侧击敌人,当场击毙蒋特务队长张智来以下六名,生俘蒋乡长以下十余名;同日原驻郓城敌合击我郓北游击队,我即机动转移至城郊,乘敌不备,烧毁敌碉堡四座;十六日我巨野大队奇袭巨野城北十里之佃户屯,蒋记九、十两个区部及“还乡团”等武装全部歼灭,毙伤蒋伪区长以下三十余人,生俘九十六人,缴获长短枪五十余枝。十七日我地方兵团一部,攻克荷泽东明线上之宇宙镇,蒋军一八一旅一部被我歼灭,计俘敌
10.焦作西南我军袭北朱村 “还乡团”全部被歼(《人民日报》1946-12-20)
[详细阅读]【本报长治讯】上月十二日晚,我豫北八路军结合当地民兵、武工队、将盘据焦作西南十余里北朱村之蒋记“还乡团”全部消灭之役,至今仍如神话似地在群众中传颂着。是日黄昏,我军以轻捷神速的行动,进至北朱村内。待敌哨兵发觉时,我已直抵敌西炮楼根,经喊话无效,即向敌展开猛攻,敌将炮楼下门紧关齐上楼顶,用土枪向我射击,我三个战士抬一根大木头冲上,将炮楼下门撞开,三十余“还乡团”员未及抵抗,即全部被俘,我军继即围攻伪“还乡团”长及当地特务奸霸驻守之东碉堡,“还乡团”员在特务奸霸威逼下,打尽手榴弹,竟揭起堡上之砖头向
11.寿张游击队收复两据点 守备蒋军二百被歼 武工队到处活跃还乡团胆战心惊(《人民日报》1947-05-12)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十日电】寿张游击队于一日收复赵固堆、墨虎庙两据点,守备蒋军全部人枪各二百余,均被俘获,游击队仅伤亡二人,附近“还乡团”闻风纷纷逃窜。此外,当地武工队近来益形活跃。六区武工队在张仰望、陈集胜利后,队员扩大一倍半,凡在蒋军据点附近群众,均为武工队送情报。四月十日伪区部和伪“杆子会”一部,驻五区杨城,立脚未稳,当夜武工队二十人即摸进杨城内,喊话打枪,敌伪大乱,“杆子会”当夜跑散,伪区部仓惶撤走。二十六日武工队设伏于陆胡同、王铁炉及曾那里三处,是日蒋军一个连配合伪区部和“杆子会”一部约二百余
12.魏县人民纷起抗蒋 民兵痛击还乡团 地主不敢“倒算”(《人民日报》1947-02-07)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五日电】蒋伪军程逆道生部自元月进占我魏县漳河以南地区后,结合当地不法地主,大肆残杀抢掠,仅十天的时间,在魏县三区二十来个村内,即残杀我村干及军属七十多人,被捕失踪及遭受严刑拷打者,无法统计,该区理教村不法地主贺光孟等随程逆返乡后,将该村所有民兵家内粮食什物抢掠一空,并将各家锅碗瓢勺砸碎,民兵王殿甲七十岁的老母被毒打得卧床不起,农会副主任王孟周被敌烧焦成灰,其大儿王未平被枪杀,六岁小儿被劈死,其妻被毒打后因疼痛难忍悬梁自缢,全家五口只剩一孤苦幼女。蒋伪军及不法地主之暴行,并未压服群众的坚
13.盐城战役民兵布下天罗地网 活捉“还乡团”三千多(《人民日报》1947-08-23)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中二十一日电】叶挺(盐城)城战役中各县参战民兵布下天罗地网,蒋记“还乡团”三千余人全部就擒。该城原集结“还乡团”近万人,经劝告悔悟来归者已有五千五百余人。解放军攻破叶挺城后,民兵即如潮水涌进大街小巷,处处喊捉,吓得“还乡团”们魂不附体,所有躲藏及冒充民夫的均被一一搜出。蒋记盐城县长刘先沛潜藏北门外一乱草丛中也被民兵搜获。当时刘一身臭水淋漓,群众围着他嘲笑道:“这下子威风可完了吧!”民兵们则怒指刘的鼻子说:“逃,看你逃到天边也要捉住你的!”【新华社华中廿一日电】叶挺城(盐城)战役中解放军
14.广大翻身农民积极参战 大名武工队进迫城郊 “复仇队”“还乡团”困守城内不敢出头(《人民日报》1947-01-20)
[详细阅读]【本报威县十八日电】蒋军侵占大名后,当地游击战争迅速展开,广大农村完全在我方掌握中。敌占大名前,该县干部间普遍进行了思想动员和准备,获得土地的广大农民充满着无比的愤慨与抗蒋的信心。敌占大名后,县大队即抓紧一切机会积极活动。县区干部一方面在漳河北集训民兵,一方面配合村干积极分子和武工队进迫城郊,伺机消灭小股敌人和“还乡团”及“复仇队”,并深入进行宣传,使出扰的蒋军惊惊惶惶,“还乡团”、“复仇队”不敢出城。武工队积极活动,给农民撑腰,扶植了正气,农民都充满了乐观的情绪,要坚决消灭“还乡团”、“复仇队
15.苏皖蒋记“还乡团” 三大弱点两大矛盾(《人民日报》1947-02-13)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中六日电】派来苏皖之蒋记“还乡团”具有三大弱点两大矛盾:第一个弱点与人民为敌,“还乡团”成份多是汉奸恶霸,本来就欠下人民一笔血债,加上在蒋军庇护下进行所谓“复田”“倒租”,普遍烧杀抢掠,更激起各阶层人民的反对。第二个弱点是经济困难,不能持久。“还乡团”经费全部自给,衣食用品全靠抢掠,而抢掠有限的资财,因多入少数头目私囊,实际困难不能解决。第三是无战斗力,贪生怕死。好些人连枪也不会打,往往一闻枪声,即飞奔逃命。两大内部矛盾:一是与蒋军的矛盾,蒋军把“还乡团”当挡箭牌,每次行军时,“还乡团
16.冀鲁豫五分区游击队民兵 主动进击“还乡团” 月来歼敌四百余人获得分区嘉奖(《人民日报》1947-02-13)
[详细阅读]【本报冀鲁豫十日电】我五分区荷(泽)东(明)长(垣)等县游击队民兵,日夜活跃敌后,据不完全统计月来计共歼敌四百六十余人,缴获长短枪,子弹七百余发,并击毙恶霸周二勋等四名。五分区特通令嘉奖,并集体记功一次。一月十日荷泽蒋军一个连配合伪顽四百余人,到朝集抢粮抓丁,遭我荷泽武工队将其击溃,共歼三十余人。十六日荷泽刀屯伪人员四十余人,到荷泽段海席庄一带抓丁抢粮,我民兵闻讯追击,除将被抓群众七人解放外,并夺回大车三辆,柴火数千斤,款十万元,当归还被害群众。一月二十一日我东(明)长(垣)县游击队主动攻击东明
17.苏中我克三余镇 歼敌“还乡团”四百余(《人民日报》1947-03-24)
[详细阅读]【新华社华中二十二日电】苏中南通人民地方武装一部,于十八日攻克南通东五十里之重镇三余,蒋记苏省保安队与实业保安队各一个排及“还乡团”等共四百余人全部就歼,计缴获轻重机枪十五挺,步枪二百余支。按该镇位居黄海之滨,扼南通如皋与海门启东之交通要冲,周围数十里产棉甚丰,为苏中重要棉区之一。蒋军于去年十二月初侵占该镇,图封锁交通掠夺棉花,并屠杀群众达数百人,致该镇十余里内荒芜人烟,经此胜利,不懂对蒋伪封锁予以重大打击,且解救该地十余万人民于水火之中。【新华社华中二十二日电】苏中蒋军后方解放军某部,于十日夜
18.伪宛平“还乡团”首恶分子 刘鸿瑞等五人伏法(《人民日报》1950-07-06)
[详细阅读]【本报讯】据京市新闻处消息:伪宛平县还乡自卫团(即“白箍队”)首恶奸特分子刘鸿瑞、赵玉恒、董永年、薛振江、赵占华等五人,经本市军管会军法处判处死刑,并于六月二十三日在门头沟召开五千余人的群众大会宣布该犯等罪状后,就地执行枪决。从犯史玉龄、于德海依仗伪“白箍”势力,迫害革命干部家属,伙同杀害人命,各处徒刑十五年;薛芳共同杀害革命干部,处徒刑三年。刘鸿瑞为本市二十区石家营大地主,历任伪宛平县区长、参议员,伪“戡乱建国委员会”委员,伪国大代表等职。一向勾结地方官僚,为恶一方。曾组织伪“戡建大队”,训练
19.国际“还乡团”(图片)(《人民日报》1956-04-23)
[详细阅读]江帆美国众议院最近通过关于外交政策的决议,仍梦想在人民民主国家恢复地主资产阶级统治。
20.同还乡团作斗争的英雄形象——革命现代京剧《红云岗》观后(《人民日报》1976-06-12)
[详细阅读]山东师范学院中文系齐铸文胡志炜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张雨生革命现代京剧《红云岗》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运用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通过抒写一个普通农村劳动妇女英嫂用奶汁救伤员的事件,热情地讴歌了解放战争时期我沂蒙山区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对国民党还乡团英勇斗争的革命精神,描绘了一幅复辟与反复辟激烈斗争的绚丽的画卷。在当前深入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我们观看了《红云岗》,从中受到很大的教育和鼓舞。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在人类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是要向革命势力
21.“死老虎”和“还乡团”(《人民日报》1990-07-19)
[详细阅读]刘金不久前,有家报纸登了一篇《刘宾雁其人其事》,有的人看也不看,就“一言以蔽之”曰:“又是打死老虎!”我这个人孤陋寡闻得很,竟不知道,那个当年在中国作协第四次代表大会上颐指气使、风头出足的刘宾雁氏,几时成了“老虎”,而且“死”哉?于是去翻报刊。一翻,才知“死老虎”之说大谬而不然。非但“老虎”之称于史无据,而且更不曾“死”,连一点“死相”都没有的。按照孔老夫子“吾从众”的原则,姑且假定他是“老虎”吧。则这老虎,现时还活蹦乱跳的,忽而一个“虎跳”豁到香港,忽而又一个“虎跳”豁到台湾,忽而又一个“虎跳